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忠犬进化史 作者:山上喵

字体:[ ]

 
书名:忠犬进化史
作者:山上喵
 
一代帝王的进化史。
与国师不得不说的故事 。
朕有一本忠犬手册。 
 
忠犬是什么? 
别问朕!朕怎么可能会知道!
忠犬守则一:他说对的,就是对的。不对的话,参照第一句。 
忠犬守则二:他想做的,就可以做。不能做的,参照第一句。 
忠犬守则三…… 
如果其他理由不能说服你的话,那么,因为你爱他。 
 
内容标签: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邰玖,清沐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朕曾倾心于一人
 
  马蹄扬起一阵尘土,一队骑兵从远处飞奔而来进入城门,随后又下马列队整齐的走入巷子深处。
  城门口的守卫也只是叹了叹气,又接着排查进程的人。巷子口的喧闹也只是暂停了一会儿又恢复原来的样子。
  偶尔也会有好奇的人在巷子口四处张望,转身又去附近的酒楼打探。
  不慌不忙的点上两个菜,才开口问道。“哎,小二,你说这巷子深处有什么宝贝啊?这么多骑兵进去。”
  “客官,那里面住的啊,可是位大人物。”一面压低了声音,一面伸手指着上面,脸上有些恐惧。
  “忽悠人呢?真正的大人物在帝都坐着呢!怎么会来这种小地方?”嗤笑一声,男子也没在说什么。
  “哪儿能啊?咱这店可是老店啊!”也不多说,店小二收拾完桌子就乐呵呵的去通知后厨上菜了。
  那真是是为大人物啊,这街上的老店都没剩几家了,没赏银总比掉脑袋好啊。
  柜台前算账的老板抬头看了看店里比昨日明显增多的客人,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与外面的喧嚣不同,巷子深处却是另一番景象。
  走到深处的一栋宅院门口,领头的那名男子抬了抬手,制止了继续前进的脚步。吩咐身后的人四处守好,只带了几个人站在门前。“叩叩叩”轻叩三下,静默了一会儿,便推开陈旧的木门进去。
  一踏进院子,入目的便是大片的葡萄架,几乎盖满整个院子。院子中央摆着石桌,四边有很多划痕,却只摆了两个石凳。
  院子的门开了又关上,坐在石凳上的男子却始终没有反应,只是看着桌子上的棋局又缓缓落下一子。
  “臣接到消息,当今陛下下令斩杀前朝之人!”领头的男子重重的跪下,声音带着些许沙哑与颤抖。
  “三年,我倒是高看他了。”男子不再对着棋盘,而是站起身来,弹了弹白色袖子上不存在的灰尘,衣服已经有些陈旧,也有些短,但男子却丝毫不在意,依旧淡定从容。
  “臣恳请……”领头的男子俯身磕下头,双手放在耳侧。
  “不必说了,我知道。”男子束手看着对面的石凳,眼睛隐隐有些酸涩,闭了一会儿,才又开口道,“告诉他们,卸甲归田,不必争了。既然消息放出来了,想必也不会赶尽杀绝的,只是这朝堂是呆不了了。”
  “可是,这江山明明……”是您的啊!为何要拱手相让呢?跪在地上的男子声音里夹杂着些许不甘,却又没有说完。到底是谁的,国师不在了,合不合适,谁又能说得清呢?
  “虽然残暴,但却也深受百姓爱戴,边关也因此没有躁动。”白衣男子微微眯起眼,极好的掩盖住眼底深处的情绪,“成大事者,自然要杀伐果断,况且毕竟是前朝的,自然不能在放在自己手下做事。”
  沉吟了一下,又开口提点到。“告诉他们,能坐稳那个位置,能守好这片土地,这江山是谁的便不重要了。”
  “臣,会安排好的。”
  “以后都不必过来了,我也是时候去找他了。”
  “臣遵旨。”领头的那名男子从地上起来,转身向门外走去,只是眼中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
  很快,巷子深处的骑兵重新出现在大街上,又向城门外疾驰而去。
  一切又回归寂静。
  ---------------------------------------------------------------------
  春日好,阳光闹。
  门前枝桠抽新芽,归燕正筑巢。
  回首相看街边饶,只见衣袂飘。
  春风绕,绿枝条。
  青杏旧尚小,桃花街前笑。
  久别违,盼郎归。
  郎归娘子笑,逢春喜盈盈。
  巷子前的大街上的几名小童嘻嘻哈哈的唱着歌谣,脸上天真的笑颜,路上遇着的姑娘听了也掩嘴轻笑。
  帝都的风起云涌似乎与此地无关,江南依旧是一片平和。
  从巷子深处院子走出一穿深色布衣的男子,对那些嬉笑玩闹的小童看了一眼,随即嘴角扬起浅笑,绕过院子向屋子后面走去,将街头那些熙攘的声音置于脑后。
  若是仔细一看便会发现,这正是刚才院子中端坐的男子,可惜院子深处无人问津,单看衣着,也都以为只是个长得贵气的普通人。
  屋子后面是一片竹林,竹林四周栅栏围着宣告着是有主人的一块地方,深处有这一间简陋的木屋,屋前放着一把摇椅,那名男子照惯例去清扫了一下屋子。
  木屋正对的是一个小土包,歪歪斜斜的树了块木牌,似乎是个人的栖身之地。
  盘着腿坐在木牌的面前,丝毫不在意满是尘土的地面,长发高高束起,紧抿的嘴唇微有松动,眼睛里也有丝丝笑意泻出,显示着主人的愉悦之情。
  “世人都说你清冷,不似凡人。”
  “呵,可不就是不似凡人么?凡人也能活上几十年上百年的,你倒好,十几年就活够了,剩下的几十年想让我生生的熬了下来。不过不要紧,我也快熬过去了。”
  “那个你挺看好的皇帝如今要赶尽杀绝了,可真是个狼崽子,养不熟的那种,不过也无妨,我本来就不喜他。”
  “不过,你放心,我都安排好了。对父皇死忠的大臣我都找了风水极好的地方,让他们教书育人了。这朝堂不适合他们待了。将军的旧部都放回塞北了,那里自由自在的生活才适合他们,没有将军的庇佑,总是要闯祸的。我们的人也都送到江南了,也不知他们会不会种田。”
  “哈哈,骗你的,不用担心。他们建所大宅院,当一个土财主还是可以的。你总是对他们的关心那么多,也不见你明目张胆的对我表示关心。”
  “朝廷现在大洗牌了,不过我私下里了解过,那只狼崽子眼光不错,也不用担心。”
  “你会不会有一点伤心?因为当初做的决定,亦或是……因为我。”
  “不提也罢,都是些糟心事,不过还是想跟你说说话。”
  “你走之后,一切都按照你的心意来了,如果你能见到的话,会开心上许多吧。”
  “你希望的我都做到了,你能不能回来看看这盛世?也顺便看看我。”
  “你别怪我话多,我只是好久没能和你说说话了。”男子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摸一摸面前的木牌,又拐了个弯附在自己的眼上。“你可真是狠心呢。”
  许久,才放下手,露出有些湿润的眼睛,眼睛里有着偏执与疯狂,但眼神依旧温柔。
  “阿华,我等不了了,我要去找你了。”低沉喑哑声音从男子的口中吐出来,有的是无限的眷恋与深情。
  末了,那名男子站起身,也不管身上沾染的尘土,径自走到屋前的摇椅上躺下。摇椅大约有些时间了,扶手处磨的光滑,躺下也有吱呀的响声,男子不知又想起了什么,眼神暗了暗,手下微微用力。
  那名男子一直在摇椅上躺着,透过竹林射进来的阳光越来越弱。男子抿了抿嘴,又开口,沙哑的声音响起来,听起来似乎与歌谣相差无几。只是这轻轻浅浅似低语的声音,令人感觉有些悲伤。
  春日好,阳光闹。
  门前枝桠抽新芽,坟冢欲长草。
  回首相望曲径深,只余琴箫涩。
  春风绕,绿枝条。
  青杏旧尚小,美人树下笑。
  久别离,盼君归。
  不见君归来,只闻鸟啼鸣。
  木牌上是刻的极深的几个字,可以看出来雕刻之人的心情。
  吾妻风华之墓。
  朕是一个皇帝。
  哦,不,朕曾经是。
  朕觉得国师是要不得的,掐指一算算出天下大事的国师更是要不得的,一心为了国君的国师,不,一心为了让国君统治好天下的国师最是要不得的。
  朕是不喜欢国师。
  朕曾倾心于一人。
  后来呢?
  后来朕自己也不记得了。
  朕真的不喜欢国师。
  朕怎么会喜欢他呢?
  我,又怎么会……
  喜欢他,呢?
  ------------------------------------------------------------------------------
  新皇登基,改国号景同,换成平历,广招天下贤士,以礼相待。
  连创两朝盛世,一段佳话的前朝皇帝,太上皇及其皇后不知所踪。
  成平历三年春,百官纳谏,后举办三朝以来浩大的选妃大典,后宫重新恢复旧时热闹,帝大赦天下。
  “小姐,明日就要进宫了,我们还差什么啊!啊,再带一套衣服吧。对了,要上美人坊在买盒胭脂!啊啊啊啊啊,首饰要怎么办?”一名穿着青色粗布衣衫的少女正在忙里忙外的收拾东西,不时从屋子里传出几声惊叫。
  “春儿,不必着急,这些东西夫人会准备好的。”屋子外的走廊上,穿着素白色长裙的女子淡淡的抬眸看了眼屋子里打转的丫鬟,并没有多余的情绪开口说道。
  “可是二小姐也要进宫,夫人不会理我们的。”听到自己的主子开口,屋子里忙着的小丫鬟连忙跑出来回话。
  “不,她会。”说完,也不再理会□□儿的丫鬟,转身走回屋里。
  春儿也不再多说,自从前几日小姐从重病中醒过来便换了个性子,不似以前那般懦弱,有主见多了。虽不知是好是坏,但总不会比以前更差了。
  想了一会儿,便去打扫院子了,诺大的的院子竟然只有那名□□儿的丫鬟。
  一场新的风暴将在这盛世爆发,在这看似一切井然有条进行着的世界。
 
  ☆、第二章 朕的父皇与将军
 
  每次提及往事,朕总是拒绝的,朕不愿去想他们有多令人羡艳,在朕看来总是讨厌的,不要问朕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朕不愿回答。
  父皇打下的江山是一片繁华,当然,他接手时简直是千疮百孔,因为父皇的兄弟们都忙着抢皇位了,没人理会那乱世中的子民,其实也能理解,毕竟那个时候还不是他们的子民,倒是没必要管。
  在往事中占最大一块的莫过于朕的父皇和朕的父皇的将军,对,就是朕的父皇的将军,将军是朕的父皇的,不是军队的,不是这个国家的,也不是百姓的,曾经可能是,但后来便不是了。
  朕在宫里见过将军,将军曾经暂住宫里,十几年的样子吧。
  将军是个瘦弱的美人,好吧,也不算是很瘦弱,只是比起那些军营里的士兵总是有些差别的。
  至少比起朕的父皇还是弱的,不然怎么会当了那么多年将军,赢了那么多场战争,却偏偏输给了朕的父皇呢。不过也不算是输吧,至少依然可以在朕面前你侬我侬。
  朕或许才是输,输到守着这万里山河,却唯独守不住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