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方清池 作者:藤萝恋月

字体:[ ]

 
 
文案
 
 
十年前,景辰对仁泽煊一见钟情,不顾父母劝阻执意进宫,十年时光,深宫冰冷,那人却只是把他当做棋子,利用完就扔。
 
喝下那人给的毒药,他发誓,要是他能活下去,那么他会给父兄磕上几个头,然后离他远远的,从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他是那个聪慧自负的景三公子,没有人能掩藏他的锋芒,十年沉寂,他终究会在这片大陆再放光芒,亲手描绘属于他自己的人生!
 
老梗题材,狗血遍地,如有雷同,你绝壁和我失散多年_(:3」∠)_
 
 
公告:接到编辑通知,本文周三(10月15日)入V,入V当天三更,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月月!
本文晋江独家连载,请之前转载的各位立即删除
 
 
排雷处
1.本文换攻 
2.此文老梗,作者喜欢泼狗血,若是依然跳坑,请带好避雷针,
3.小受自负自大,三观略微捉急
4.作者宫斗废柴,文章主线是小受离开渣攻之后自力更生的不断变强的过程 
5.正牌攻各种宠溺,无误会无虐
 
 
内容标签: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辰,君少谦 ┃ 配角:穆闻砚,兰烟 ┃ 其它:重新开始,
 
 第1章 楔子
 
    入秋之后,这几天晚上天天下着暴雨。
 
    今年的雨季似乎比较久一些,早晚的温差大得让人不习惯。
 
    景辰跪在殿门口,低着头,视线对着殿门,但是思绪早已经神游开来。
 
    此刻早已经入夜,大雨瓢泼,大雨落下的同时也带来了让人不自觉颤抖的寒风。
 
    他在这里跪了两个时辰,之前还是下午,天气热得很,只是没想到仅仅两个时辰,大雨夹杂着寒风袭来,他就开始发抖了。
 
    太医还在里面救治,来来往往的宫女太监对他视而不见,极为慌张。
 
    他有些怔愣地看着紧闭的殿门,周围的人来来往往,他却像是被隔绝在外一般,来来往往的人,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
 
    不知为什么,他觉得他和这里格格不入,就像是独自一个人看着戏台上的戏子演戏,而他一个人观看着,跑到了台上想与之一起表演,却演不出别人的精湛。
 
    可是他在这个深宫里面住了十年……若说不习惯,他应该早就回家了才对,可是……
 
    他在这里住了十年,为了那个人,在这里住了十年。
 
    没有名分,没有地位,十年前的那份爱恋,让他心甘情愿雌伏他人身下,。
 
    这十年来,他得到了什么?
 
    景辰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时候,大殿的门打开了,有人将他扶了起来,他跪了两个时辰,腿早就麻了,可是那人却粗鲁地半拖半拉把他拖进了殿里面。
 
    殿内,那个人站在丽妃的床边,丽妃被人扶起,脸色苍白,怨恨却又得意地看着他。
 
    “你可知罪?”那人冷漠地开口问道。
 
    “毒药不是我下的。”景辰说,“你……信我吗?”
 
    “那碗汤确实是你送来的。”那人转过来,不带感情的眸子冰冷地看着他,那一刻,景辰觉得,他是在看一个死人,“你说你没有在里面下药?”
 
    “我只想知道,你信我吗?”景辰直视着他的眼睛,执着地问。
 
    “皇上,臣妾真的怕死,真的好怕死。”丽妃扯着他的衣袍,在他的手边痛哭涕流,“如果这次不是太医救治有功,臣妾……臣妾恐怕就要死在这个人的阴谋之下了啊,他仗着您的宠爱,不把宫妃放在眼里,皇上,您不能再纵容他了啊!”
 
    宠爱?
 
    景辰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丽妃。
 
    原来几月不能见一次他,原来那人只有在需要自己帮忙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时候才会来看一次他,这样就是那人对他的宠爱?
 
    原来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
 
    景辰忽然觉得很想笑,很想开怀大笑,但是他笑不出来,到了最后,只是淡漠地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
 
    “我还是那句话。”他看着那人,执着地说,“我没有下药。”
 
    “那么,你把这碗汤喝下去,若是你没事,我就信了你,如何。”那人刚刚说完,便有人拿着那碗汤,走到他的身边,没等他说一句话,便捏住他的下巴,狠狠地把那些液/体灌了进来。
 
    景辰没有挣扎,他一直看着他,看着那个人眼中的冷漠,看着他的不以为意,看着他的讽刺。
 
    那些药发作得很快,不会立刻要了他的命,却是让他腹中难忍痛不欲生。
 
    他叫都没叫一声,就这么看着他,看到了最后,他露出一丝讽刺的微笑,看到了最后,他自己湮灭了眸子中所有的爱恋。
 
    “任泽煊,”他挣开那些人的束缚,“爱上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他不知道那人会不会发怒,但是他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
 
    十年执着,他终究只是他的棋子。
 
    他想起十年前,他执意进宫,不顾父母兄长的阻拦,说是那人会是他这辈子的良人,说是那人刚刚刚刚登基,身边没有可以信任的人,说是自己要助他,助他坐稳至尊之位。
 
    而今十年后,那人却是有了信任的下属,坐稳了至尊之位。
 
    可是自己对于他而言,却成了可有可无、仅仅是利用品的存在。
 
    前面有人拦住了他。
 
    “让开。”他狠狠地震开了他们,“我不想……死在这个肮脏的地方。”
 
    外面瓢泼大雨。
 
    他毫不在意地走进雨里面。
 
    药效发作让他腹痛难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啃着他的五脏六腑,他冷笑,丽妃为了陷害他也真舍得下血本,要是太医来不及救治,只怕丽妃此时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他跌跌撞撞地往自己的宫殿走去。
 
    都说冷水最能让脑子清醒,这些年他在宫里娇生惯养,即使任泽煊在利用完他之后他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可是出入毕竟有人跟着,自然没有人让他淋过一场雨,现下被着雨水一泼,往事全部涌现在脑海。
 
    他想起当年很多的一切,想起自己做的很多傻事,最后,一切都定格在那一双冷漠的眼中。
 
    他带着嘲讽的笑容,一步一步走回了自己的寝殿。
 
    如果他能活下来,那么他要离这里远远的,去给父母磕个头,然后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如果他活不下来,他一定要在转世的时候多喝几碗孟婆汤,把那人忘掉干干净净,不过,他手上沾染了那么多鲜血,恐怕来生,他也没资格做一个人……
 
 第2章 十年噩梦一朝醒(一)
 
    秋风虽送爽,暑热却渐消。
 
    少年持一纸折扇立于庭院,看着眼前的两个青年舞刀弄枪,嘴角露出一抹狡黠。
 
    即使入秋时节,如此活动下来也是大汗淋漓,见青年渐渐收了手势,似乎比试即将止住,少年把手中折扇一收,将之拟剑,眼神一厉,清呵一声:“大哥二哥,小弟来讨教一番!”
 
    话闭,持着折扇就冲了上去。原本就要收势的两人见少年冲过来,急忙用手中的武器挡住了少年的攻势。
 
    其中一个青年无奈地看着少年,边打边喊:“三弟,趁人之危可不是君子所为!”
 
    “大哥二哥都是上了战场的人,面对敌人的时候不想着趁人之危早早把敌人砍了算了难不成还想着堂堂正正慢慢来?”少年笑着问道,他的两个哥哥,一个持枪一个持剑,无论哪个人的武器都比他这短小的扇子锋利且容易击中人,可少年在两人凌厉的攻势下却游刃有余,甚至还给两人造成不少的困扰。
 
    “半年不见,三弟功夫见长啊!”他兄长夸赞道,“再过几年随我们杀敌去!”
 
    话落,手中长枪一挑,灵巧地没有伤害少年却也打落他的折扇,定下输赢。
 
    “我才不要去呢。”少年皱着眉头,“我可是要考取状元名扬整个辉京的景辰公子,甚至以后要名扬天下!”他骄傲地说出自己的宣誓,捡起自己的折扇,一打开,霎时又变成了风度翩翩的小公子,那里像是有武功的人?仿佛刚刚那个力挑两个青年,招式凌厉的人不是他。
 
    “哈哈哈哈,好!好!”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男人带着妻子缓缓而来。“我家辰儿文学出众,整个辉京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既然辰儿有志于此,那么辰儿可要努力学习,莫要辜负为父对你的期待。”
 
    男人看着少年,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满意。
 
    “咱们一家子上阵杀敌,虽然立下大功,却也被称作莽夫,若三弟日后名冠天下,也能狠狠地一巴掌打了他们的嘴。”持枪青年拍了拍少年的头。
 
    少年躲到持剑青年身边,恼怒地说:“二哥,我十五了,再过三年就要加冠了,不许再拍我的头!”
 
    “好好好,二哥不拍,咱们景家各个都是能干的,按我说啊,三弟干脆今年就加冠算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