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下第一滚刀侯+番外 作者:初吻江湖(二)

字体:[ ]

降那榫熬腿滩蛔⌒Γ茨侨账踩チ耍徊还氐?好,没有被人发现,或者说,发现了的人也不敢吭声儿。
  想到小定军侯得意洋洋的样子,想到那些文臣们黑了的脸,那些武将们喊红了的脖子……。
  此人真是个奇才!
  “高达!”
  “在!”
  “去看看,小定军侯考过了没有?是第几名?”正和帝非常好奇,石磊读书时间并不长,可以说是 临时抱佛脚,虽然抱得是李老相爷这位老丈人,却不能保证过关,皆因正和帝自有消息来源,小定军侯 的文章,还真不怎么地。
  “遵旨!”高大总管非常迅速的跑了出去,话说,他也很好奇小定军侯的考试成绩啊!
  正和帝身边的贴身总管,办什么事儿都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完成,也没有人敢敷衍拖延他,不一会儿 的功夫,高大总管就回来了,且表情奇特嘴角扭曲。
  “怎么?”正和帝也来了八卦的心思:“是不是去早了,试卷还没有批出来?”
  “回陛下,试卷是还没有批完,但是小定军侯的试卷批完了。”高大总管哭笑不得的道:“据几位 老大人说,小定军侯的试卷是第一个批阅的卷子,他们故意找出来的,因为小侯爷他的举动太过……咳 咳……,几位老大人一致认为小侯爷不适合去国子监,虽然文章差了些,但是吊个尾巴还是可以的,于 是,小侯爷他,中了举子榜上最后一名。”
  正和帝:“……!”
  他的大臣们是有多害怕小定军侯去国子监读书啊?要知道院试的卷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个之多,能 在众多试卷中单单挑出小定军侯的,那也是要耗费不少功夫的,且院试排名是从最后一名开始排,能特 意挑出小定军侯给排到最后一名,可见不只是不想让小定军侯去国子监,更多的是不想再看到那一日的 光景,贡院前都快成菜市场了。
  石磊还不知道自己中了举人,其实中不中的,他还真没把握,待开了院门之后,他第一拨儿就出去 了。
  回去后睡了三天才缓过来,三个孩子抱着他这个爹爹哭的稀里哗啦,就连老姑奶奶都红了眼圈儿: “你说你这是何苦呢?孩子们好几日不见你人影,都吓坏了。”
  本来每三日会看到的爹爹,突然八九天不见人影儿,三个孩子都敏感着呢,能不害怕吗?若不是老姑 奶奶一直安抚着,指不定吓成什么样子呢。
  “乖啊!”石磊背着抱着孩子们,轻轻的哄着他们,待他将孩子们哄的眉开眼笑了,这才跟老姑奶 奶说话:“苦也就苦这一回罢了,好日子在后头呢!”
  “你呀!”张石氏也不知道这个侄孙该怎么说才好,为了那么个恩萌的监生名额,硬生生受了多大 的罪,那几个月的读书,着急上火的脸色都不好了,看着都让人心疼。
  “姑奶奶,侄孙想跟您说个事儿。”
  “说吧。”
  “侄孙临去考试前,跟岳父大人说了表弟的事情,岳父大人如今致仕在家,教导的孩子里,也就剩 下一个小孙子,年岁与表弟一般大,我就想着,与其咱们在家聘了私塾先生教导表弟,不如将表弟送去 岳父大人那里,一则岳父大人学富五车,教导表弟绰绰有余,二则表弟日后若是进了官场,有岳父大人 的名声在,也比旁人要好过许多。”
  “好!这是好事儿!”张石氏没有想到,石磊这个侄孙为了孙子竟然有了这样的安排,自然高兴万 分:“承蒙李老相爷不弃,能将超儿教导成才,我、我就是日后闭了眼睛也安心了。”说着那手帕擦了 擦眼睛里流出的泪水。
  张家乃是武将,这一代更是断了代的人家,本以为日后小孙子怕是要依仗石家的定军侯府了,哪想 到石磊竟然给安排了更好的出路,张石氏岂能不高兴。
  “姑奶奶,若不是看表弟学的好,侄孙也不敢给岳父大人推荐学生,待过几日放了榜,侄孙就亲自 带着表弟去岳父家。”
  张石氏欣然同意。
  放榜的那一日 ,石老太太以及那五家叔叔婶婶们都来了,张石氏与石老太太并排坐在主位上,其余 人等按辈分分开两排分坐两侧,石磊则是坐在张石氏下首第一位,四个孩子都坐在张石氏身边,而石老 太太身边则是那五个叔叔家的孩子,一个个也穿金戴银,只是看着张石氏身边的那四个孩子,眼神带着 些许羡慕嫉妒恨。
  按理来说,放榜一般名次越高,这报信的就越晚,而石磊不说自己能得第几 ,他连自己能不能上榜 还不敢肯定呢。
  而今儿个闹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其实也是石老太太的私心作祟,她其实也不敢肯定石磊能不能上榜 ,这举人不是那么好考的,故而闹了这么一出来,说是给石磊提前道喜之类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实就 是为了万一石磊没考过,他们全当看热闹了。
  顺带下下石磊的面子,哪怕不能伤了分毫,解解气也是好的么,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
  这阵势刚摆好,大家才喝了一杯茶的功夫,就有官差来报喜了,那官差一行三人,提留着个铜锣, 到门口就敲了一下,并大声的喊道:“恭喜京籍石磊石老爷得中本科秋闱第二百八十名举人!”
  石大总管特别有礼貌,赶紧拿了一百两银子给三人:“辛苦辛苦!z这是小侯爷,哦,不不,这是举 人老爷给你们的赏钱!”
  三个报喜的官差擦着汗扭曲着表情接了谢礼,一溜烟儿的跑了,话说上定军侯府这武将家来报文人 的榜,他们三个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
  “小侯爷!小侯爷!”石大总管直奔大堂而去,反正里面都是自己家人,倒是不用回避了:“您考 上了举人啦!”
  “好!”石磊一拍桌子:“来人!赏府里每人三个月的银钱,你们小侯爷我也算是文武双全啦!”
  石老太太那边的都瘪嘴,虽然也说了恭喜的话儿,只是不甚高兴,张石氏倒是高兴,没白让侄孙受 罪,虽然名次什么的靠后了些,但是能考上就好,反正侄孙都是侯爵了,又不指望这个当官儿。
 
147 抄了私库
 
  终于不用担心去国子监里受罪了,不管石老太太他们怎么皮笑肉不笑,石磊欢快的坐车去了岳父家 ,给岳父家报喜,另外还顺带将小表弟,芳龄七岁的张志超小盆友带了过去、
  张志超虽然才七岁,但是读书上却是用功的,小家伙儿有些人小鬼大,知道自家的情况,有祖母在 还好,若是日后祖母不在了,自家必须要顶起门户来,故而读书上很是用功,又因年小而心无杂念,李 老相爷也是知道他的,略考了一番就收下了,跟石磊那个时候一样,每隔三天休息一日,可回去与祖母 团聚。
  于是石磊带着小家伙儿又兴高采烈的回了定军侯府,一进大厅也没顾及什么,直接就跟张石氏道: “姑奶奶,我岳父说了,明儿就叫表弟去上学,跟我一样,每隔三日回来一天,在您跟前儿尽孝,与他 家的小孙子一起跟着老爷子读书识字。”
  “好好!”虽然张石氏听石磊说过,但是自家毕竟门第不显,虽说连着亲戚,可她一个未亡人,那 边的女儿还去了,石磊那是人家女婿,自然教导,可自己这边却不能保准,毕竟李老相爷哪怕是致仕了 ,那致仕之前也是左丞相。
  如今见事情成了,张石氏自然喜出望外的紧,赶紧让张嬷嬷张罗给张志超带的东西,除了笔墨纸砚 这些必需品,还有些衣服鞋袜,被子褥子枕头这些东西,收拾妥当了,待明日随着张志超这位小少爷一 起带去相府。
  可巧了石老太太也在,身边坐着两个孙子,一个七岁一个六岁,都跟张志超一般大,一听张志超这 个外八路的亲戚都能去李家跟着李老相爷读书,那自己的孙子岂不是更有资格?
  于是便开口道:“怎么?这是要送超儿去你岳父家读书吗?”这是明知故问呢。
  “嗯,岳父大人考校了一番,觉得表弟是可造之材,这才允了我送表弟过去,跟他们家最小的孩子 一起读书。”
  “那感情好!”石老太太笑的可仁慈的模样:“亲家公到底是当过宰相的能人,这手段自然不凡。 ”
  张石氏皱眉,石磊不吭声儿,任由石老太太自己在那儿自说自话:“只是,超儿一个怪孤单的,不 若让瑾儿和敏儿也跟着去,读书也有个伴儿。”
  这石锦乃是石家的嫡长子,而石敏则是石景河家的嫡长子,往日里被自己的母亲惯的不成个样子, 如今看着乖巧,背地里坏的流脓了都。
  “不需要了,岳父家有孩子跟表弟一起读书,老太太就不用操心了。”石磊心说这还要不要脸了? 你都算计死了人李家的女儿了,还想送孙子过去让人家教导?脸大不是这样大的。
  “话不是这么说的,孩子多了也热闹些……。”石老太太岂能就此罢手?又开始说些话。
  只是她忘记了,如今这定军侯府里,可不止她一个长辈,张石氏拿起茶碗就摔倒了地上:“闭嘴! ”
  这一举动别说石老太太跟两个孩子吓到了,就是石磊也惊了,老姑奶奶发火啦!
  “你还有脸说这话吗?”张石氏怒瞪石老太太:“磊小子的媳妇儿是怎么去的?你我心知肚明,如今李家就不待见你了,你能怎么滴?明天就超儿自己去,我倒要看看,谁家猫三狗四的敢跟着去!”
  自己孙子好不容易拜得名师,怎么可能让人给搅和了去?石老太太跟李家的恩怨,那是不死不休的 ,别说这事儿成不了,就是成了,李家指不定如何折磨那几个小子呢,就行你折磨人家女儿,人家就不 能折磨你家孙子了?张石氏看的清楚,石老太太想搭她孙子的顺风车,没门儿!
  石老太太:“姐姐……。”
  “嗯?”张石氏不惧她什么,看她的眼神冷冰刺骨。
  “没,明天叫人好生的送去,难得有李老相爷青睐,那个,弟妹有些不适,这就先回去了。”石老 太太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看张石氏瞪她,立即跟见了猫的老鼠一样,带着两个小孙子赶紧就溜了。
  石磊佩服不已:“姑奶奶怎么让这老虔婆子这么惧怕?”以前石老太太可不是这样的,几句话就想 打发走?那是不可能哒!
  “哼!”张石氏却是闻言冷哼一声:“她打量我跟你一样好性子,随她闹一下也就完了的?”
  石磊默然不语,这话说的,他自己都替自己脸红,他这样的还“好性子”的话,那别人就没几个有 脾气的了。
  “上次不是说,她们那边几个娘们儿给你相看继室吗?我去问了,起初还跟我狡辩,含沙射影的说 些胡话,当我是那泥捏的不成?”张石氏说起那时候的事情就来气:“我一来气,干脆就告诉他,择期 搬出定军堂,回到该她住的那个小院儿去,她还来劲儿了,又是哭你祖父又是要回娘家的,当我是吓大 的不成!我让张嬷嬷直接带着我的人,抄了那不知羞耻的私库。”
  “啊?”石磊惊讶死了:“侄孙怎么不知道?”这么大的事情,石磊竟然一无所知!
  “你那个时候正是关键时刻,哪敢让你知晓,我跟石大总管一起商量好了,给下面的人下了封口令 ,谁也不告诉你去,省的你操心。”
  “哦。哦!”石磊了解,那个时候他正用功呢,每日读书读的昏天暗地的,八股文就是做梦都在梦 里折磨他。
  不过老姑奶奶也够可以的了,想当初石磊抄家的时候,可是连叔叔婶婶们的都抄了去,偏偏没敢动 定军堂,那里的私库里放着的可是石老太太的私房,包括嫁妆在内,说什么,石磊这个当孙子的,也不 能去抄祖母的私房啊!
  “这人呐,就怕没有自知之明,那天可精彩了,抄出来的东西,足够让我们石家休了她!”张石氏 一想到那天抄出来的东西就恨得牙痒痒:“里面还有你祖父当年的随葬品呢!”
  “什么?”石磊懵了。
  “当年你祖父喜欢的一对玉石狮子,说好了给你祖父随葬,谁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她掉了包,那 对玉石狮子乃是上好的金翠雕琢而成,眼睛上镶嵌着四颗鹅卵大的红宝石,价值连城亦不为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