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下第一滚刀侯+番外 作者:初吻江湖(三)

字体:[ ]

 
  朱瑞摸了摸下巴:“那你是个什么意思?你真要跟他在一起么?”这一点必须要先问清楚,这种事 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呢。
  “本来没那么非他不可,可是他这么突然的就撇清了,我就不得劲儿了。”石磊想了想,就这么跟 朱瑞说了。
  朱瑞看了看他:“哥你知道你这样的,在江湖上怎么称呼么?”
  “不知道。”
  “你这就是贱的啊你!”朱瑞鄙视石磊这个当哥的:“估计你是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那一伙 儿。”
  “属驴就属驴好了,反正现在我不甘心。”石磊脸皮厚如城墙,小脖子一耿耿,滚刀肉似得。
  他长这么大,头一次这么执着一段感情,那股子倔强脾气上来,谁说都没用
  朱瑞拿他没辙儿,不过在心里却十分欣慰,这样的感情虽然至真至纯,却有些 不容于世,能有这份 坚持,其实已经很好了。
  “你要是想倒追那位也不是没有办法。”朱瑞多聪明的人啊?这么点儿时间里,这心思转了不止九 曲十八弯了都。
  “说说呗?!”石磊一听有门儿啊?!赶紧凑了上去,因为激动欣喜,却没有看出他的好弟弟眼中 一闪而逝的算计。
  反倒跟人家亲亲热热的计划了一小天儿,被好弟弟忽悠的都快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到了晚上石磊整个人都满红满蓝地全血复活了!
  这天气晴朗风和日丽,朱瑞跟着石磊来到了柳巷,直奔阳花园的大门,而今天也是文君因年满十八 岁了,按柳巷的规矩,离开柳巷。
  “小侯爷!”门口的小厮对石磊这位小定军侯印象深刻,一看到他来了,脸色都变了。
  “恩,”石磊点头,然后很自觉的凑到一个没有门客的小厮面前:“今天……。”
  其实他是想问,今天还唱歌通关行么》?
  谁知道那个小厮没等他问出话来呢,立刻就恭敬的对他与朱瑞施了一礼:“请小侯爷与这位先生入 园。”
  “额……?”石磊有些茫然。
  “嗯?”朱瑞更是大惑不解。
  不是说,这柳巷里的门槛都很高的么?尤其是阳花园,十之七八都进不去,在门口就被挡了回去。
  “不需要通关?”石磊眨巴了一下大眼睛,觉得是不是哪里弄错了啊?昨天他可是亲眼看到许多人 都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进不去不说,还得到花五十两银子的费用,这些银子就是丢水里还能听个响儿呢 。
  “园主有话,小侯爷来,不论带多少人,都直接入园即可,不必考核了。”小厮说的非常认真,几 乎都是用哀求的语气对着石磊了,不哀求也不成,因为园主的原话是这么说的:“以后小定军侯再来, 甭管他带多少人,都给我弄进园子里去再说,可千万不要再有第二次在院门口唱歌的事情发生了,整个 柳巷里,就没人能唱出那么难听的歌儿!”
  而且小定军侯的歌声,说实话,真的很有特点,很让人记忆深刻,反正到现在,整个柳巷里所有的鸟 儿,都还不叫呢。
  不论是八哥还是鹦鹉,百灵鸟儿还是金丝雀儿,都跟哑巴了一样,怎么逗弄都不叫唤了。
  有几个胆小的,今天都喝了好几付定惊汤药了……。
  小定军侯的歌声杀伤力太大,像他们柳巷这种小地方,还真承受不了。
  石磊倒是高高兴兴的带着他弟儿朱瑞大摇大摆的进去了,所以他没有看到那个小厮见他进去了,竟 然是松了口气擦了擦脸上冒出来的虚汗,跟度过一劫似得表情。
  一进去就看到康公子在跟一个书卷气息浓郁的青年说着什么话,而青年手里提着一个小包袱,背上 背着一个书生常用的书籍。
  轻便的装束乍一看就是一个读书人的模样,只是石磊看着这个青年,却立即就别扭了起来。
  朱瑞看了看他突然别扭了起来的大哥,用扇子捅了捅他的腰:“怎么了?熟人?”
  “不是。”石磊摇头,然后偷偷跟他弟儿报备:“这个就是那天的那个人,恩,下面的那个。”
  朱瑞一脸黑线。、
  “哎?小侯爷?”康公子看到石磊,便迎了上来,作辑见礼之后,看了看跟在石磊身后的朱瑞:“ 这位先生不知道如何称呼?”
  “在下朱瑞。”朱瑞在康公子打量他的时候,也打量了一下康公子,心说不愧是喜爱风雅之士,这人一看就是个情场老手啊!
  “朱先生。”康公子也不见外,能进他这里的人,可没一个是简单的主儿。
  “这位公子是?”朱瑞更是不见外,他只想知道谁这么倒霉,被他大哥那个不着调儿的给偷窥了。
  “哦,这是文君,他今天归家。”康公子以为朱瑞是看好文君了,立刻就说明了一下:“按柳巷的 规矩,十八岁到了,所有的孩子都会分发一笔钱,然后让他们归家好好过日子。”暗中的意思,就是跟 朱瑞点明,文君即使是你看上了,也是不可能了。
  “归家?”石磊跟朱瑞哥俩儿齐齐惊闻出声,他们俩真是没有想到,今天这个青年就要离开柳巷了啊!
  “是的,文君今日就要离开园子了。”文君看了看住了许多年的地方,心里有着些许的不舍。
  尽管在这里的日子,其实并不是那么好过,可是若没有园主当年救了自己,可能,他现在早就…… 。
  “那真是恭喜了。”石磊跟朱瑞对视一眼,觉得这样也不错啊!这个文君看起来冷冷清清的,但是 人却是个不错的样子,柳巷里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按规矩出去,过平淡的生活,他们在这里享受惯了,很 容易搭上一些高官显贵。
  “谢谢。”文君见她们俩并没有纠缠不休的架势,反而真心的恭喜他,便在冷清的脸上多了一丝真 心的笑容,这丝笑容却让他本就清俊的脸霎时便活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石磊他们身后突然一个声音气急败坏的道:“文君!我来接你了!”
  石磊一回头看到来人就“啊”了一声,这回朱瑞不用问就知道了,这位肯定是那天他大哥偷窥的另 一个可怜人。
  只是,朱瑞眯了眯眼睛,怎么这人看着这么眼熟呢?
  来人在看到文君竟然对着两个陌生人笑的那么好看,心里顿时就酸了起来,他的文君凭什么要对别 人笑啊?只对他一个人笑就够了。
  看都没看两个陌生人一眼,大踏步的走到文君身边,将那个没几两重的小包袱提到了自己的手里。
  
  214 双方合作
  
  “雷浩?”朱瑞不确定的轻声叫了来人。
  “嗯?”雷浩这才从文君的身上,分了一点注意力给叫自己名字的人,但是当他看到朱瑞的时候, 立刻就瞪大了眼睛失声的喊了出来:“小师弟?你怎么在这儿?”
  “我还想问你你怎么在这儿呢?”朱瑞黑着脸看着雷浩:“师父说过的话,你忘了?”
  “我没有!”雷浩立即就反驳:“师父说了,北行一次,终身无嗣!”
  “那你还来北边做什么?”朱瑞无比激动:“你是不是不听师父的话了?”
  “可是师叔却也临行赠了我一句戒语,偏安一隅,此生无爱。我不想今生都没有真心相爱的人,忙 忙碌碌的度过此生,所以选择了北行一次。”雷浩紧握文君的手:“北行一次,果然找到了我心爱的人 ,所以我不后悔。”不后悔终身无嗣,宁愿与这人长相厮守,也不要娶一大堆女人,生一大堆孩子,却 没有一个是他真心喜欢的。
  “算了算了!”朱瑞揉了揉额头:“你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我不不管你了。”十二个师兄之中, 这位雷浩师兄脾气最为火爆,跟个爆竹似的一点就着了。
  “师兄的事情,还不要你这个小师弟来管啦!”雷浩得意洋洋的将文君往前推了推:“这位是文君 ,你雷师兄的另一半。”
  “文哥。”朱瑞才十六岁,而文君都十八岁了,叫一声”文哥“绝对不差辈儿。
  “小师弟。”文君有些涩然的打了一声招呼。
  见朱瑞没有因为是在这种地方见到他而对他有所轻慢,而雷浩的举动更是让文君感动,毕竟他听雷 浩说过的,他是他师父养大的,就连这身本领也是他师傅倾囊相授的,所以他讲师父和那群师兄弟们当 成亲人一样的看待,今日能将自己介绍给他的小师弟,也算是表明了他的心迹了。
  “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那瑞有一事相求,不知道雷师兄和文哥能不能帮个忙呢?”朱瑞一看大家 都认识,心里不禁感叹,真是老天爷都帮他啊!
  雷浩和文君不明所以,朱瑞干脆拉着他们俩,让石磊扯着康公子,五个人进了屋里,从屋顶上却飘 下来一个人,正确的说,是朱瑞与雷浩一进来就发现屋子里有人,双双出手的结果就是让房梁上的那位 被迫飘了下来。
  康公子觉得今日是不是日子没选好,怎么事情一波接一波的没完没了了呢?
  他的阳花园多少年都没黑衣人出没啦?
  他们这里又不是什么风水宝地,至于蒙面潜进来么?
  “ 你是何人?”朱瑞见对方身手了得,拿不准对方是什么人,不好仓促出手。
  这个人就是黑子,哦,就是正和帝的暗卫密探宗统领,也就是高大总管拜托前来查证的男人。
  其实刚才他潜进来的时候,文君已经在收拾东西了,而后康公子与文君说的话他也都听到了,按他 们俩的对话来推算,这位文君公子亦是卖艺不卖身,且文君已经有了良人,出去后就与良人长相厮守。
  一开始黑子以为文君的良人说的是小定军侯呢,毕竟刚才头一个到达的是石磊跟朱瑞,但是他们竟 然相互见礼,还是那种挺客气的说话方式。
  等到雷浩出现的时候,黑子可以肯定,文君的良人就是这个叫雷浩的男人,而小定军侯,跟这位文 君之间,肯定清清白白的啊!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传回去的消息会是那样的呢?
  思索之间,看到他们竟然回转房里,想要躲避的时候就被发现了踪迹,对方一出手,黑子就知道大 家几乎都半斤八两,反正他觉得与其胡乱猜测,不如挑明了说吧!
  这才现出身形,与他们面对面。
  “在下黑子。”黑子的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不管走到哪里,他永远都是“皇家暗卫”的身份。
  “啊?”大家惊叹,这什么名字?
  而石磊是惊讶:“你们不是都搬走了么?”这样的人他们也许不熟悉,但是他却是知道的,而此人 与自家的那些暗卫不同,看桶身的气势,十之八九就是皇家暗卫了,只是他们不是都搬走了么?难道那 个 长舌男骗了他不成?
  “此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黑子的眼睛一眯,小定军侯说话果然能噎死人。
  但是黑子看了看周围的人,这些人到底能不能相信。
  最后还是朱瑞非常干脆,:“你家龙公子的事情,我们多少都知道些,你挑可以说的说吧。”
  拖他们下水也是不得已。
  文君是当事人,又是人证,必须要他在。
  雷浩师兄跟文君一看就是一对儿,就算是家属好了。
  康公子是此地主人,要想成事必须要有他的帮助才好。
  至于自己跟大哥,好吧,他们俩才是在这里知道的最多的人好不好!
  “你确定?”
  “当然。”朱瑞想了想,:“这阳花园真正的老板姓风。”
  康公子眼神一厉:“你怎么知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