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下第一滚刀侯+番外 作者:初吻江湖(七)

字体:[ ]

真是这二位命不好,俩人一死,守孝三年,她用三年时间将冯家攥在手里,因为荣王府还有一个没死的,她花了半数家产递话到荣王侧妃的耳中,弄死了那个妾侍。 
   三年之后,又花了半数家产出去,终于某了一个岭南息县的缺,来到了岭南。 
   “离开京城,是我这辈子做希望做的事情!”冯夫人说这话的时候,连语气都没怎么有起伏。 
    小石头一干人等却心里一惊,这女人真够狠的,不愧是秦林氏的大女儿,说杀人就杀人,还杀的是自己的公公婆婆! 
   到了岭南山高皇帝远,她的丈夫又是个好拿捏的,这位冯夫人终于翻身做主了。 
   荣王府的那个侍妾死了,他们一家子就跟荣王府没了干系,更跟秦府没了往来,跟定远侯府?那就更远了,恐怕见了面都认不得了。 
   这也是当初不带冯家进入官场走动的好处吧,反正见过认识冯家的人很少,且都是些小吏芝麻官儿。 
   所以他们走的不声不响谁也不知道。 
   “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不过我那二妹妹倒是个幸运的,进了东宫又进了后宫,最后更是父亲升官她就成了德贵妃!”说不嫉妒是骗人的,当初为什么入宫待选的不是她?那个时候的秦正才是几品官职?她就是入了宫待选,也只能是女官善赞之类的高级宫女,秦正跟秦林氏又怎么可能送她入宫当高级奴才? 
   还不如嫁出去换个能调进京的前程合算呢、 
   一开始,她只给家里送一些土仪,渐渐的就开始是绫罗绸缎,最后干脆就真金白银了。 
   不然德贵妃也不可能那么快就频频得宠,有了身孕之后更是需要上下打点,出手十分大方,别人都当是秦林氏持家有道,可是没几个知道这些钱,其实还有冯夫人的一份。 
   要知道,宫里没钱可比外面还要寸步难行呢。 
   可是秦家起来了,冯夫人却没有回去,只送了礼物,这几年山高皇帝远,岭南没人注意这个穷山恶水,所以冯夫人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 
   “你知道吗?我这几年其实并没有真的往娘家送多少,我说十万两,其实也就送了一万而已,剩下的可都是我要给我儿子攒下来的家底,怎么可能给他们?”冯夫人说的时候简直太理所当然了,她娘家对不起她,她怎么可能还顾着娘家? 
   “嗯。”尽管不知道冯夫人到底要说什么,可是小石头还是只有一个字儿的回答。 
   这样的定军侯让冯夫人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这样的情况她没遇到过,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能不能顺利了。 
   “好吧,定军侯,罪妇知道自己罪不可赦,可罪妇有个请求,只要定军侯答应罪妇,罪妇就什么都招!” 
   其实刚才那么多都是铺垫,冯夫人最关键和最终的目的却一句都没提到,她本以为定军侯看着年轻必定气盛,她将自己说的这么凄惨这么愤恨不过是为了博取同情罢了,只要对她有一份心软,她就能借助这一份心软,达到目的!   
   “不能。”小石头摇头,很干脆的说了两个字儿。 
   冯夫人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她千想万想,却没想过定军侯会拒绝! 
   “这次可是大事!难道你不想知道这些东西都去了哪里?都是谁在背后指使的吗?这可是多大的功劳!哪怕你是定军侯,正和帝都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辖制你的!”冯夫人积极的话语,让旁边陪同的人都脸色巨变。 
   “你真认为你的事情没人知道吗?”小石头突然笑了起来:“冯秦氏,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我来这里就是奉旨行事,不然你以为我来这里干什么来了?我一个堂堂的一品侯爷,不在京中看风景赏落叶,跑来这鬼地方,就为了送一趟军需打一帮山匪?那本侯爷得吃多少盐才能咸成这样啊!” 
   别人尚且被逗的憋笑不已,石来顺简直就想翻白眼儿了好么?侯爷您就是人在京中,也从来没有看过风景赏过落叶好么……。 
   “不可能!”冯夫人被小石头这么一忽悠,立刻就着了道儿:“别看你们表面上找的是荣王府,可这些东西都是成王府在操作,荣王府是替死鬼!你们不可能查到这些!” 
   到底是内宅妇人,她的眼界太小,见识太短,也不够了解定军侯石磊这个人,不然她绝对不会选择跟定军侯条件要交易,因为满朝文武都知道,定军侯的外号就叫“滚刀侯”! 
   别人跟他讲道理也跟人讲歪理,别人跟他讲歪理他跟人上拳头……。 
 
479 飞奔回京
 
    说白了小石头就是忽悠她呢! 
    她是什么人? 
    小石头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这女人背后算计过他,他怎么可能会相信她的话》?还要答应她一个条件》? 
    纯粹白日做梦呢! 
    “不!定军侯,你不可能全都调查清楚!”冯夫人依然摇头,仿佛神经质的一般的肯定小石头他们不会全都知道。 
    她有了不得的证据在手,这是她为了以防万一给自己和儿子留下来的后路。 
    “清不清楚无所谓,反正这些证据足够让她们抄家灭族就成了,知道多了与知道少了,有何分别?”小石头打了一个哈欠,问冯夫人:“还有事儿没?没有本侯爷好回去睡一觉,这几日折腾的累死个人儿了。” 
    “罪妇只求定军侯能保住我的儿子,我什么都告诉你们,保住不会让你们失望……。”这个时候了,冯夫人没了最开始的那种信心满满的样子,有些失魂落魄。 
    刚才演戏演的很不错,可惜,小石头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看戏的人,他也看不懂这些。 
    所以冯夫人这是对小石头弹琴了。 
    “你们冯家这代是单传,一个儿子才八岁,但是这罪名的确是抄家灭族的大罪,本侯爷可不敢保证保得住你儿子,就算是皇上仁慈也最多能判个流放戍边为奴,你觉得呢?”小石头寸步不让,冯家人口简单,揪着一家三口,冯夫人善妒,家里原来婆婆给的通房丫鬟,在离京之前就被她全部都卖去了青楼,冯大人就她一个正牌娘子和一个八岁的儿子。 
    她所求的不过是儿子能得以保全,至于丈夫?她从来就没有爱过他,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能让他好好活着不受苦,可以吗?”她也知道以自己家赶出来的事情,孩子不死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只求孩子能活着不受苦,她这个做娘的对不起她。 
    “……这个不敢保证,本侯爷只能让人照拂一二。”小石头头一次看到冯夫人眼中有了正面情绪,而不是一直的负面情绪。 
    “那也好,那也好!”有总比没有的强,定军侯一句话,谁能不给个面子呢? 
    但是想到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冯夫人还是有些后悔的:“侯爷大人大量,罪妇感激不尽!” 
    “甭说别的了,说些有用的吧!”小石头的怜悯从来不是对着这个冯夫人去的,他只是不忍心看着一个八岁大的娃娃受苦而已。 
    “好,罪妇什么都说!”冯夫人一咬牙,她也知道自己不说些有用的,基本山很难让人家履行承诺,就跟定军侯所说的那样,自己说与不说,对方其实都可以让牵连在内的人定罪。 
    只是,他们知道的好少了些。 
    “这里的矿山是五年前发现的,三年前开始开采,因为人手不够又要保密,我给荣王府去了信,谁知道来的却是诚王府的人,因为荣王府里有诚王府的探子,截获了这封信,不过诚王很有意思,他让我直接去找这边的五毒部落,说他们会安排好一切,开采出来的东西,十分之三归冯家,十分之三归五毒,十分之四归诚王府。至于荣王府。却是用来顶罪的替身,每次写信里面称诚王府为荣王府二房,其实荣王府哪里有二房?” 
   “你们一共开采了多少?”小石头对这个很在意,因为只有知道了总数才能弄清楚这两家王府到底拿了多少。 
   “一千一百万两。”冯夫人报出了一个准确的数值。 
   一千一百万两? 
   这是很多,但是在小石头的眼里,守着银山铜矿,就一千一百万两的成果,也太少了些,更何况那库里的银子铜锭绝对不止这个数。 
   “别不相信,一开始都没人手,还是五毒部落的人偷偷摸摸的带着几个奴隶干活,后来开始用流放的人口,找那种没有远亲死了也不会被人惦记的下手,上报暴毙,然后带到山上开矿,可有了矿石不代表就能马上做出银子铜板,还需要提炼,需要工匠!” 
    朝廷里的制银制铜工匠都是公布管辖,想要单独找到懂行的工匠不可能,且就算是有,那也弄不出银锭子铜板来。 
    还要做出来的就要模具,这更是个难题。 
    最后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愣是找了两个已经致仕了的工匠来,可岁数太大了,老工匠也知道这事儿是要掉脑袋的,死活干了半年,愣是最后熬死了! 
    结果就是除了几个学徒勉强可以上手之外,别的都得慢慢来! 
    好不容易经过两年的摸索,可以勉强合格了,刚要大干的时候,山下就被围了起来,东西运不出去,可也不敢被发现,幸好五毒部落还能有点儿手段,暂时的通信还能保持,就是这样才让人每次冲上了都铩羽而归。 
    但是这不是长久之计,尽管山上因为以防万一早已存放了许多粮食,又有山泉水饮用,可是山上毕竟人手少,守得了一时守不了一世,想着暗中带人跑路也不能,因为五毒部落的人太贪婪,总想着带走这些东西,后来想挖地洞将东西埋了,然后仿造一个山寨出来,自己跑路后等风头过去了再回来。 
    结果还没等跑呢,小石头就来了。 
   顺便,冯夫人告诉了小石头一个他们还不知道的内幕,这是她偶然之间得到的消息。 
   得了内幕的小石头立刻就让丁大传信给正和帝,他自己则是将这些东西都交给风烈大将军处理,带着石家军星夜兼程回京,他担心京里有变。 
   京师的确有变。 
   正和帝阴沉着脸看着被擒获的反叛之人:“荣王,很意外吧?见到你这样。” 
   此时的荣王没了往昔的样子,一头乱发披肩,身上的铠甲都破损了,身后带着的亲卫们也都死的死伤的伤,被擒的被擒。 
   “大家都是太祖血脉,凭什么你能当皇帝,而我们就只能是亲王?”荣王知道今日兵败之后,定不会再有回转,心里话一次都说出来好了。 
    “因为这是太祖他老人家的决定,你问朕还不如直接去问太祖!”正和帝动气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接到小石头的消息,荣王跟诚王他们不仅私自开矿这么简单,还跟南族的部落有联系,这可不是内乱就能解释的,这是叛国!“ 
    ”说什么都晚了都是无用的!“荣王不服气,可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他失败了。 
    ”是呀,所以,你,还有整个荣王府,都因为你而成了过去!“正和帝冷冰冰的看着荣王:”以为朕不知道?荣王好算计,荣王世子也好计策,让嫡次子去五毒部落宰了他们的头人,自己全身摸了药水儿假装头人指挥五毒部落为你们所用!“ 
    ”你!“荣王又惊又怒,他的嫡次子前几年就宣布夭折了,然后私底下派出去找盟友,他们在中原找不到任何新的助力,被正和帝再这么蚕食鲸吞下去,迟早变成人家桌子上的御膳给吃了,所以铤而走险,联络外敌,若非军机处那里严防死守他们进不去,说不定连边境布防图都能送去敌人手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