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辞冰雪 作者:百花酿豆腐

字体:[ ]

 
 
文案
辛苦最怜天上月,
一夕如环,
夕夕都成玦。
若似月轮终皎洁,
不辞冰雪为卿热。
步笑尘很庆幸,那日幸好他从北原回来了,才能看见那少年蹲在自家店门口,不然,不知他还要等多少日子。
 
╮(╯﹏╰)╭主攻~攻控...不喜绕道 
(⊙o⊙)一直没有人看,难道是文案写的太简短?
这么温馨无虐居然没人看(╯﹏╰)好心塞。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不过还是要说,从现在到国庆停更一会儿~出去旅游又没有存稿0.0摸摸蛋~
如果有人看你们吱一声好嘛~嗷~~~
话说好多人说文案太差,可我真心只能做到这儿了!!!!!
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我不会弃坑的~~~更新时间不定但每天一定会更!更新时间视我打本时间而定~~哈哈~~谢谢你们么么哒~~~另外攻受都是双洁~坚持温馨受宠攻或者互宠路线不动摇~~话说你们真的觉得受略高冷吗?其实还好吧?~~真的看到点击率收藏率上涨好开心啊 ~~~~~!!!!!!!!!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筝 ┃ 配角:步笑尘,慕凉,兰赋生 ┃ 其它:弱强~攻控~主角攻
 
 
  ☆、第一章
 
  第一章
  晨光熹微,这天才刚刚明朗,街上小贩的叫卖便已经将整条街热闹起来。
  长街尽处一家小店顺着这热闹的声势也开了大门,一蓝衫男子靠在门边接过旁边卖豆花的大婶递过来的一碗豆花,细长的手指捧着那碗青瓷,煞是好看。街上热闹依旧,却不知为何,那男子站在门口似将那店那人都隔出了这片喧嚣之地。直至……
  “杨公子!杨公子救救我啊……”人未至,声先到。只见一华衣贵服的青年男子匆匆跑来,到了店门口已经是气喘吁吁。“杨公子,老杨,这次你可真的要救我啊……”
  “哦?”杨筝偏头看着这位平时出手都很阔绰的男人,“这天底下有什么钱办不到的事情了么?”
  秦志缓了一会儿气,一副不堪重负的扶住门框。“我还是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钱办不到的事情。”
  杨筝一声嗤笑,将人请进了店里。
  “可是我没钱了。”进了店里,秦志便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一脸愁苦。要知道,他每次来可都是一脸神气坐在上位的。
  看着眼前这人的愁苦,杨筝倒是没有升起什么同情心,反而盘算着怎么才能多讹一点东西来。“那你是要来当什么?”杨筝也没有问原因,直接开门见山。
  秦志叹了口气,垂头不答。又过了一会儿,“昨日我在赌坊,昏了头了,竟然将所有家产都押了进去,最后若不是我夫人赶了来,我可能房子都要押进去……”
  “别告诉我您今日是来当您家夫人的,这我可不收。”杨筝轻笑一声,茶杯在手中打了个转儿,一口轻畷,这简单的动作当真是做的贵气逼人,让人觉得这应是生活在某家大宅里的贵少爷而非这小小当铺的掌柜。
  秦志听了这话也是一声轻笑,从兜里掏出来一枚小小的骰子。递到杨筝眼前,杨筝皱眉,他素来讨厌这些赌坊里的东西,并没有伸手接过。“哟。秦老板这真是昏了头了,这东西我就是给你一文它都不值。”
  “老杨。”秦志难得的正经起来,紧盯着手中的这枚骰子。“这不是一般的骰子,它,能杀人。”
  “噗嗤”杨筝险些将手中的茶杯扔到秦志的头上去,伸手推开那只拿着骰子的手,“秦老板闹够了就请回吧。”
  秦志叹口气,正准备将骰子收回,却被一柄折扇轻轻拦住,扇子一兜一转骰子便到了另一人手里,秦志一惊,想要伸手抢回,不想那折扇似有千钧之力,轻轻一点他的手就像受了什么重击般让他痛呼出声。“玲珑骰子。”这声音冷淡疏离,不似杨筝那般如沐春风的温柔之声,沉静如同湖面。
  杨筝一怔,心中惊呼不好,不禁往门外的方向挪了挪,背上却被那柄折扇一推便颓然软倒在边上的座椅上。“老板……”杨筝抬头看了一眼那正在把玩手中那枚不起眼的骰子的男人,男人似是没听到一般转而看向了一旁的秦志。
  “伙计没什么眼力,险些错过了好东西。秦老板要多少当?”
  “一…一千两……”秦志咽了一口口水,这东西是当初老爷子不知从哪儿弄回家留给他的,还说这东西最少值个五千两,可面对这男人,他却不敢开那么高的价了。
  “一千两?”
  听见这声质问,秦志身子一颤,咬咬牙又降了二百两。
  “不值。”男人冷冷开口,从钱柜里拿出五张一千两的银票递给秦志,“当完就走吧。”
  秦志惊讶的接过手中的银票,晕晕乎乎的走出当铺,再回头却看见店铺已经关上了门了。
  “这这这……这玩意儿五千两?老板你没病吧。”杨筝一脸的心疼,若不是他被那扇子一击没有力气现在恐怕已经跳起来了。
  “杨公子在我这儿也住了这么久了,也该走了。”话罢,人便上了楼。剩下杨筝一脸懊恼的盯着装着骰子的那个小盒。待得身上恢复了点力气便直接冲到了那盒子面前,还是那么不起眼,就连这盒子都比这骰子值钱!杨筝愤然取出这骰子,放在手里使劲捏了几下,又抛了几下,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破骰子,居然比我还值钱!”想他当初走投无路来到这儿死皮赖脸的把自己当在了这儿那老板才给了自己二百两还外加一心情不好就虐待伙计加让自己住够了就走!这骰子是哪儿比自己好了!杨筝气呼呼的盯着这骰子半天,越想越来气。“还什么玲珑骰子,哪比得上本公子这颗七窍玲珑心,破骰子。”心中一气,便将这骰子直接扔了出去,却不想这骰子竟穿过挂在墙上那柄做装饰的银剑,稳稳的钉在墙上。“天哪……”杨筝惊讶的望着那枚嵌在墙里的骰子,一步一步挪过去想要将骰子取出来,却发现那骰子已经嵌了将近一半入墙,他就这么轻轻一挥啊……杨筝吞了一口口水,费力的想将骰子取出来,可凭他这点力气连撼动这小小的骰子半点都不能。
  就在杨筝挽起袖子想要最后努一次力的时候,只见两根葱白的手指轻轻一夹似乎是毫不费力般的将嵌在墙里的骰子取了出来。
  “我说过,我做什么都有我的理由,你不必质疑我的决定。”男人将骰子重新放进盒子里。
  杨筝没有接话,他最男人说这句话,好像自己是多么的多管闲事一样。
  男人见他这模样,不禁摇摇头,又上了楼去。
  “哼。”杨筝轻哼一声,横了一眼那人的背影。你的理由你的理由你倒是说个理由给小爷听听啊,就知道说有理由。杨筝叹口气也不再与桌上那骰子较劲,从旁边的格子里拿出一壶酒,凑上去闻了闻,满足的发出一声叹息。“好东西~”这孔雀开屏酒听男人说是以十一种佳酿混合调制的美酒,再滴入三滴清水,一滴浓茶即成,听来简单,可找遍这天下,能做出这酒也不过寥寥几人,可这么珍贵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叫花子送来的,实在是令他想不通。
  不过一会儿,一壶酒便见了底。“舒服~”杨筝伸了一个懒腰,哼哼两声竟然直接在贵妃椅上睡了过去。自从他来了这儿,几乎每日都要被这一壶孔雀开屏酒醉过去,却依旧每日来上一壶,然后一睡便是好几个时辰。
  楼上传来一声轻响,男人翩然而至,手里拿着一件狐裘披风,悄然盖上熟睡之人的身上,又在旁边摆上一碗醒酒汤,随后便拿起桌上装有玲珑骰的盒子上了楼。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你还是回到我的手上……”轻轻一声叹息,又像是惋惜一般。
 
  ☆、第二章
 
  等到杨筝睡醒已经是未时了,眼还未睁开便习惯性的端过旁边案几上的醒酒汤一饮而下,半晌才睁开眼。
  “醒了?”边上突然传来男人的声音,将杨筝吓得一跳,差点从贵妃椅上翻了下去。 
  惊魂未定般的拍拍胸口,“我说大老板您能不能不这么吓我。”
  “心中有鬼,才会受到惊吓。”旁边的人淡淡的开口。
  吓我还吓得理直气壮了。杨筝轻哼,心中腹诽道。
  男人不再开口,只在旁边静静坐着,杨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阵沉默。 
  “那……”杨筝开口,本想问问关于那骰子的事情,到口却又不想问了,他可不想再被人说多管闲事。
  男人扫了他一眼,手中摩挲那枚不起眼的骰子。“这骰子,是我的。”
  ??杨筝讶异的望着男人,真是没想到,这看起来冰山似的人竟然还玩骰子,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这是我8年前下山,我师父所送。”男人闭上眼,似乎在回忆。“玲珑骰。你看。”男人运力,那骰子竟在他手心中发出淡淡的光芒,仔细一看,那骰子周身竟还冒出细细的银丝来。杨筝被这一遭的变化惊住,伸出手想摸,却被男人抢先一步按住。“这银丝若是碰到,虽不痛不痒,却会缠绕住你,融入血内,不出三刻,便长满你的体内。”
  “啊?”杨筝一惊,连忙收回自己的手,“那我刚才拿着不会……”
  “无碍。要催动这玲珑骰,必须会我这一派的心法才行,常人碰,这只是普通的骰子。”男人手一合,那骰子又变回原来的模样。
  “既然是你的,那又怎么会在那秦志手中?”杨筝伸出一个手指头试探性的碰了碰骰子,又飞快的收回。
  男人没有回答,盯着手中的骰子发呆,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直到杨筝都认为他不会回答时,他才悠悠的叹了口气,开了口。
  “我有一个师弟,他来门里才10岁,却天资聪颖,很得师父喜爱,师父甚至将一生的绝学全部交付与他,当时除了我与他,还有一个师姐,我与师姐当时都很羡慕他。这玲珑骰也是师父的宝物,原本也是要交给师弟的。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师弟无意之中发现一本内功心法,此心法若是练到最高层,便无欲无求无情无爱,可越是无欲无求,越容易坠入魔道。师弟也凭借他天资将心法练到了最高重,等到师父想要阻止时已经晚了,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师父便将这骰子给了我,让我下山打听,若是有发现师弟坠入魔道,或许能够阻止。只可惜,我与师弟实力相差太大,即便找到了他,也徒劳无功。这骰子也是我在与他交手时落下的。”
  “你输了?”杨筝有点不可置信,据他所知,这男人的武功已臻化境,比他还高,那不是都成神了。
  男人一声轻笑,似乎是在笑自己。“何止是输了,若不是当时他不知为何突然离去,我可能现在是一坯黄土了。那骰子也不知落在了何处,不想居然被秦志捡了去。”
  “……”杨筝挠挠头,太可怕了,武功又高又没有情感,跟机器有什么区别。“那你现在拿到你的骰子了,你还要去找他吗?”
  男人听了这话突然转头盯着杨筝,皱起眉头,吓得杨筝心脏一紧。“去送死?”话毕,男人便拂袖而去。
  “呼”杨筝松了一口气,原来这冰山也怕死啊,却又放了心,幸好不去找他了,万一要是去了,人家寻仇上门,他不是要跟着陪葬了。
  “把它封起来吧,我以后用不到了。”楼上传来男人略显疲惫的声音,杨筝撇了撇嘴,仿佛不愿多碰般的将骰子扔进盒子里,又随手扔进身后的暗格里。
 
  ☆、第三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