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凶徒 作者:眠瑟

字体:[ ]

 
书名:凶徒
作者:眠瑟
 
文案
 
天下风起云涌,江眠待在乌炀镇上安安分分做个小捕快,直到遇见韩子略,被卷入这风波中。
 
内容标签:三教九流 乔装改扮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子略,江眠 ┃ 配角:谢青衣,桐珠 ┃ 其它:
 
 
  ☆、第一章 伪装(上)
 
  腊月,正是乌炀镇梅花盛开时节。古有诗云,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乌炀镇作为一个普通的江南小镇,因其梅花绚烂之景,每年这个时候总有无数文人骚客慕名而来。或是因此契机,又或是小镇百姓本就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基业,吃食上有梅花酥,梅花羹,梅花香饼,妇人或是未出阁的少女亦是喜爱各种精巧的以寒梅为式样的佃头银篦,甚至是花灯、扇面也以描几株梅花为雅事。
  节日将至,加之正是赏梅的最好时节,或吟诗会友或来此进货,文人商客络绎不绝,免不了出些什么问题,作为乌炀镇少数几个捕快之一的江眠也免不得放弃自己本该轮休的时间抽空巡逻镇上治安。
  也许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乌炀镇这个江南小镇也染上是江南水乡的婉约之气,民风淳朴,素日里出了邻家鸡毛蒜皮的小事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
  江眠虽年少,自他担任捕快起,至今也有四五年了。虽然长着一张少年般稍显稚嫩的脸,不过对于长居于此的百姓们而言,他也是位可靠的捕快。
  从集市出来走在街上,江眠一眼便瞧见街边邻家杨嫣卖伞的摊子。杨嫣正和一个青衣男子说着话,边比划着身旁的伞,一脸喜意。
  江眠知道这个邻家的妹子一向开朗大方,做生意也是有着自己自叹不如的口才,只是今日格外主动的样子。
  走进一看那个男人,他大概就明白原因了。
  在摊子边上的男人身材修长,眉目俊朗,对他而言很是面生,必然是外地来的,这时候来的不是商人便是雅士文人,看这人不沾市侩之气却也只是穿着普通,大概是哪里慕名而来的学子吧。不过这人光着站在这里,也未见过这样出挑的人,也难怪杨嫣这样了。
  “啊,江眠!”杨嫣虽在讲话却也眼尖地注意到江眠的到来,急忙招呼。
  那青衣男子转头过来,眼神正好对视。
  江眠想着自己好歹也是个捕快,要是慌慌张张的样子等下回去后肯定被杨嫣嘲笑,忍不住微微挺直了脊梁,又对杨嫣道:“阿嫣,我这正执行公务呢。”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本就有兄妹之情,再加上本朝民风开放,对于男女之妨也不严,两人之间也不太忌讳什么。
  杨嫣嘟囔了句:“没事啦,反正你也不忙。这不,正好有事想摆脱你啦。”她做出了个拜托的姿势,看得江眠颇为无奈点点点头,“好吧,你先说什么事。”
  “杨姑娘,这是……”旁边的男子开口,带着丝了然。
  “这是我发小,本镇的小捕快江眠。”杨嫣立马回到,指着男子对江眠道,“韩公子来乌炀打算置办一批货物,大概七八天。他刚过来向我问路,还问我哪里能找人这几天带个路,我一想你不正合适嘛!”
  “在下韩子略,江捕快若有空闲,在下感激不尽。”韩子略浅笑,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虽知道杨嫣是个热心肠,没想到这回把他给绕进去了。他本就不擅长应对他人请求,杨嫣正是料到这点才向他求助的。
  “……”沉默了一会儿,江眠点头,“那好吧。正好我今天也没穿捕快的衣服,等下我带你随便逛逛……”或许是面对陌生人有些拘谨,想了好一会轻声道,“顺便介绍点本镇风景给韩公子吧。”
  杨嫣从摊子上拿了包自家做的香囊不由分说塞给江眠,得意道:“就当是报酬咯,下回我让娘给你炖只鸡。”
  对于杨嫣这般豪爽的动作习以为常了,江眠看看天色道:“时间还早,我现在先带韩公子随便看看吧。”
  韩子略颔首道:“有劳了。”
  南园卉木便春光,独爱琼葩掩众芳。乌炀镇又有琼葩的别称,家家户户自然少不了栽梅。宫粉,照水,绿萼,洒金,红粉的嫣然多姿,白的娇俏可人,或开在街旁的青石板上,或是悄悄从人家院落中探出头来。南方的天气不若北方寒潮,虽有湿冷之气却并非凛风阵阵,一眼瞧去漫入眼帘的梅不似诗人口中傲然,弥漫小镇的冷香只是百姓们祖祖辈辈比邻而居的邻居,美好绚烂。
  “不知韩公子是打算做什么生意?”
  韩子略道:“家父只是让我还看看,如今还未做打算。不知江捕快有何提议也可让韩某参略一二。”
  江眠正色道:“提议说不上,我不过是个捕快,对于从商之事完全是个门外汉。”随机便听到一阵低沉的笑声,不解道,“怎么了?”
  “江捕快莫要过于拘礼,便当是陪我闲话便是。”韩子略含笑道,“旁人看了还以为江捕快在执行公务呢。”
  “啊……失礼了……”对着这个相识才一会儿的人的满眼笑意,江眠愣了一下才讷讷答道。在小镇里出生成长的小捕快,毕竟还是不擅于应付与陌生人的交往,不是以捕快的身份,而是以江眠的身份。
  似乎是被小捕快青涩的反应给娱乐到了,商人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转头道:“我表字为檀之……”
  剩下的话他没说完,小捕快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苦恼地开口:“韩公子,这……”
  韩子略阻止他继续讲下去,意外地说起了别的话题:“乌炀镇是个好地方,江南水乡钟灵毓秀,更是有这番美景,”他摊开手掌,一片花瓣飘落在手心,韩子略转身朝仍然不知所措的小捕快笑了笑,“何不若忘了什么官差商贾的身份,就当是友人来访?不然,岂不是辜负了这番美景。”
  江眠默然,随即道:“韩公子不介意就行。”原先几分拘谨倒也平复下来,“我也就读过几年书大致认得几个字罢了,更没什么,直接唤我名字就好。”
  此事揭过,两人之间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
  乌炀镇不大,即使这个季节因外来商客增多,本地商户大多出售些梅花制作的商品,不过两个时辰两人便逛完了。
  江眠道:“今天大致看一遍,有对什么感兴趣,明天可以再来。” 
  “此事还得容我回去考虑考虑,一时也无法定下。毕竟无论是从运送成本还是其他都必须经过深思熟虑的。”韩子略道,看着江眠认真听着他说话的神情不由得哂然,“难得来此,不去游玩一番岂不可惜了。”
  乌炀镇本只是个默默无名的小镇,因其梅花的盛名给镇子添了几许颜色,若说到有何景点,其实也不过是郊外几处景致颇妙的地方罢了。其中当属东郊的临雪亭和南郊的放翁山上的一座小庙尤为出名。前者为才子文人汇聚一堂吟诗作对之处,后者的名声也与梅相关。
  韩子略细细询问了一番,一槌定音明日去涟湖
  “我倒是想见识见识那些个书生究竟如何。”韩子略笑道。
  次日天气正好,冬日里难得的灿烂阳光,好在江南之地比不得北方的凌冽寒风,微凉的气息配着梅花的冷香,再加上着满目各样的梅花,身在其中犹如置身于仙境奇景。
  “好一番景色,不枉我来此一遭了。”
  江眠只是笑笑,只是指着被繁花掩映的小路尽头道:“快到了。”
  不过几步距离,眼前便豁然开朗。
  清晨的几缕阳光洒在湖面波光粼粼,冬天特有的气息使其自有一番萧瑟意境。清晨的湖面弥漫着轻纱般的白雾,岸边的数目秃叶净落,古朴而又悠远。
  韩子略随着江眠登上乌篷船,顿时凉意扑面而来,叹道:“可惜冬日无法看到繁花之景了。”
  “这可不一定。”江眠话语中略带笑意。
  随着小船缓慢前行,骤然看见不一样风景的韩子略恍然道:“倒是我忘了,乌炀镇果然不负盛名。”
  
 
  ☆、第一章 伪装(中)
 
  清晨的几缕阳光洒在湖面波光粼粼,冬天特有的气息使其自有一番萧瑟意境。清晨的湖面弥漫着轻纱般的白雾,岸边的数目秃叶净落,古朴而又悠远。
  韩子略随着江眠登上乌篷船,顿时凉意扑面而来,叹道:“可惜冬日无法看到繁花之景了。”
  “这可不一定。”江眠话语中略带笑意。
  随着小船缓慢前行,骤然看见不一样风景的韩子略恍然道:“倒是我忘了,乌炀镇果然不负盛名。”
  弥漫的白雾似乎一戳就会破碎,随着船前行,展示在两人面前的是胜似云霞,绵绵不绝的红梅。
  韩子略负手道:“若是有诗人在此,作诗一首,也不枉这景致了。”细细欣赏之下,当看到某处时忍不住惋惜,“看来即使经过照料也难免残败。”
  江眠放眼望去,一片灼红中几株枯萎的梅树格外明显,与周边的艳丽格格不入。
  “可大家都没有特意去照顾啊。”江眠脱口而出,“虽然我幼时经常看见杨婶训斥那些在树干上刻字的孩童,不过这些也就够了吧。”他看韩子略若有所思接着说,“嗯……大家都说这梅是上天给乌炀的恩典,我们只要不让人糟蹋就好,枯萎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么说倒有几分道理。”
  “不过……”江眠略有些尴尬地说,“我有一个朋友说这些和天无关,只是万物自然生长,虽然他这么说,我还是觉得心怀感恩会好点。”
  “个人看法不同罢了。”韩子略不予置评,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不多时,天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湖面泛起涟漪。
  隐约前方出现一个湖心小亭。
  “临雪亭。”韩子略喃喃道。
  “你会武艺?”江眠注意到韩子略是看着匾额上的字便念了出来。
  韩子略:“从商要走遍大江南北,还是有武艺傍身方便些。不过是些粗浅功夫罢了。”他没有说下去,只是道,“那里很多人。”
  “哦……”江眠恍然道,“今天好像是那些文人集会的日子。”
  乌篷船靠近,亭中高谈阔论的文人只是点头示意了下,并未过多理会他们。倒是一位俊秀的青年许是江眠的熟人,看见江眠到来迎上前来,他看见韩子略也不意外,“江眠,这位便是韩公子吧。”既不笼络也不冷淡,只是口气透着疏离。
  “他是杨嫣的兄长。”江眠对青年道,“杨越,来春就要进京赴考了,不是说在家中温习吗?”
  对着江眠,杨越的态度显得友好很多,他挪揄道:“你还真是个榆木脑子,就算再怎么读书,难得一次的聚会岂能不来。”
  “江捕快。”又有一个青年过来打了声招呼,他转头对杨越道,“旁边这边就是你家妹子说的那个商人了吧,乍一看还以为是哪来的公子哥。”
  他话说的直白,弄得杨越脸色有些不好,但他本不是感情外露之人,只是道:“云拓,你先前的画可作好了?”
  云拓朗声道:“随性之作,凭心而画,我可不像那些庸腐之辈,费尽心思不过平平。”他话中自由傲气,一看便是自负才学,他画锋一转,“既然这位公子是江眠带来的,必定是才华横溢,阁下可愿意试试?”
  韩子略毫不在意,笑道:“恐怕要献丑了。江眠认为如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