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霸道 作者:千里孤陵(上)

字体:[ ]

 
 
《霸道》作者:千里孤陵
 
文案
 
周继戎觉得他十八年简单粗暴的小日子过得十分滋润惬意,他其实不太想成亲。
他也不能理解兄长为何会认为不成亲就有可能走上断袖路。
容貌秀丽这种东西就是个屁好吧?没看见老子武力值爆表么?谁能把老子怎么怎么着啊,只有老子怎么怎么着别人的份好吧?
换句话说,老子如此爷们的攻,怎么可能会是炸毛受!
 
大宝要做攻,1v1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继戎 
 
 
    
    第1章 
 
  随着轻微弦响,黑杆白羽的翎箭“夺”的一声正中靶心。这已是分毫不差的第三箭,引得围栏上远远观望的几名小姐和丫环们的小声欢呼,朝着这边指指点点,小声地窃窃私语。
  射箭的人自己也颇有得色,还要做出一付谦虚的模样来,先向周围叫好的同伴道了声承让。目光却顺着众人若有意若无意的视线看向回廊中,那儿摆高的席面上正有一人独自低头坐着,对周围的动静仿若未闻。
  “听闻小王爷箭术无双,真不来射两箭玩玩?”
  今日借着周相家办的这场赏梅宴,皇上特地让各家大臣将子女也一并带来,虽然名义上说是图个热闹,可谁都不是傻子,都知道这里头的缘由说白了,实质上不过是为着新近进京的小王爷办的相亲大会罢了。
  京城里有才有名的贵族小姐,一向有无数纨绔热烈追逐。但平时里勾心斗角争风吃醋是一回事,此时众人眼巴巴望着却吃不到口的娇花,却要反过来任凭一人挑选,纨绔们对着这个莫名其妙横插一竿的新贵王爷,不约而同就变得同仇敌忾起来。
  先皇膝下无子,如今的皇帝并是先皇亲生儿子,数年前借着机缘巧合坐上了皇位,于是一人得道也带着他弟弟从候爷升级到亲王。皇上登极数年来颇见手段凌厉,这些纨绔倒不敢对皇上有所微词,但这个小王爷从寒州那样荒凉的乡下地方初来乍到,衣着打扮完全跟不上京城的潮流,众人虽知道有他这么个人,但之前没什么了解,也就以衣取人地生出几分不以为然来。
  但这些早已经混得油滑了的京城子弟们眼力还是有的。不会明着去挑衅,然而若有机会落一落对方的面子,他们也是不愿意放过的。
  周继戎今日从落座起就没个笑脸,他又谁都不认识,也没想着要和人搭话,只拖过面前最近的一盘点心低头在吃,见桌上有酒,还拿了只杯子在自酌自饮,直到那人半晌没等到回答,又叫了一声小王爷,他这才意识到对方是在叫自己。
  他们这种游戏似的比试看在周继戎眼里连儿戏都不如,原本看也没有兴趣看,可眼前这人锲而不舍地邀请了自己很多次,总不理睬似乎有那么点儿不给对方面子。想了想倒也没有明言拒绝,只是摇头对几人道:“你们全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自个儿玩去吧。”
  他把这话说得理所当然,语调平常无比,全不觉得自己口气大得跟什么似的。几人对他都不怎么了解,这么些年还真没见过能这样大言不惭的人物,被这话给惊得目瞪口呆的同时,却是险些连鼻子也给气歪了。
  先前射箭的李皖和是这几人当中箭术最好的,更是难以忍受,不过他涵养毕竟还有,当下忍着气道:“既然小王爷如此了得,今日机会难得,还请小王爷赐教一二。”
  周继戎道:“这得靠平日里多下苦功,那有看我射一两箭就能受益匪浅的。”
  有人忍不住就小声笑道:“说得比唱得还好听,却不拿出真本事来,该不会是徒有虚名吧?”
  他话音才落,便觉得遍体生寒,却是周继戎眯眼看着他,一手按着桌子站起身来。他长相肖母,颇为女气而娟秀,乍一看比女孩子还要漂亮两分,身段又纤细得称得上瘦弱,让人都怀疑他是否拉得开弓。若不是亲身经历,很难相像得出这么个人会有那样凌厉如刀的眼神,只一眼就盯得人后背发凉。
  这人忍不住就想往同伴中缩去,刚刚一动又想到他总不能因为这一句话就把自己怎么的。就算万一当真动起手来,自己这边又有这么多人,就凭周继戎那样单薄纤细的身段,还能把自己怎么的!最多不过是顾忌他的身份,吃点亏让他两拳罢了。
  周继戎却已经走出回廊来,扫了在场几人一眼:“何苦想不开?”
  众人还没想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已经接过李皖和手中的弓看了看,接着道:“这弓太软。力道不足,重换一把来。”
  众人只当他做出这么大的阵仗来,临了却又要寻借口推托,面面相觑片刻之后忍不住就要发笑。李皖和道:“……相爷是读书人,自然不会备有硬弓,还请小王爷效应将就一二吧。大家都等着看王爷绝技呢。”
  “也好。”周继戎点点头,就跟没听出他口气中的讥讽似的,又道:“将靶子移远些。”
  这点倒是有人去照办了,只是这梅园毕竟不是校场,再远就只能移到围墙边上。离着几人所在也就有个八九十步的距离。
  周继戎凑合着点头同意了,向一旁走开了两步,探手去取箭。
  搭箭上弦仿佛只用了一瞬的工夫,众人只见他举起弓来几乎都没怎么瞄准就轻易将弓拉至满弦,所有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接着弓身断开的同时,中心被洞穿的箭靶哄然倒地。
  围观的少女们一阵惊呼,还有人已经站了起来。
  “服不服?”天生怪力的周继戎周小王爷一举震摄住众人,将断掉的弓弦拍在栏杆上,他左右四顾,似乎对这一箭造成的震慑效果甚为满意,因而心情大好,眼角眉梢全是快意。
  众人哈哈干笑着,总算明白方才他所说的想不开是什么意思,看看那把弓的下场,不服也得服,谁还敢梗着脖子上去自取其辱?尤其是方才想过大不了让他两拳的那人,背上更是冷汗森森的。就这力气,两拳下去还留得半条命也得靠对方手下留情吧?
  好在周继戎也不强迫众人非要说出个服字来。让相府下人再去取一张弓来:“这么个比法多没意思。不如换个新鲜刺激点的玩法。我保证你们没玩过。”
  李皖和已经后悔不该去招惹他,此时只得硬着头皮强笑道:“不知道小王爷想怎么玩法?”
  “射木头靶子多没意思。”李继戎从盘子里抓过一个橙子,随手指了一人:“你拿着这个站过去,咱们射果子,你就设法不让人射到……”
  他所指的方向纨绔们齐刷刷地让开,只有被他指住的那人避无可避,确定他并不是开玩笑的意思,险险都要哭出来了,偏还得勉强扯出笑脸道:“小王爷,咱们不过是娱兴而已,玩玩罢了,不必这么较真……”想来平时他们虽然玩得疯,却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取乐,这种自己上去做靶子的事简直只有疯子才会做!
  “什么较真?”周继戎皱眉看着他,半晌作恍然大悟状道:“原来你怕了。”
  他将橙子在手中抛了抛,泰然自若地道:“那我来做靶子好了,你们来射箭。”
  作者有话要说:  想尝试一下不同的人物类型,但也不能排除最后会不会远离了初衷……
  大家就当作是个二货文看看吧,请不要纠结文的逻辑性、考据、现实可能性等等等等……
  鞠躬。
    
    第2章 
 
  众人哑口无言地看着他,若说方才担心自己上场有受伤之虞,如今换作周继戎自告奋勇愿意做这个烫手山芋,却简直是在逼着他们拿身家性命在开玩笑。
  用弓箭朝着一位亲王,这和方才意气之争的比试意义不可,往大里说可等同于忤逆不敬,犯上作乱,反正大帽子怎么扣都合适。周继戎敢大大咧咧地去做靶子,可谁又真敢去朝他射箭?
  一人机智道:“在下突然有些内急,前去方便一二,去去就回。”又有人干笑应和道:“同去同去。”
  片刻之间,众人寻了花样百出的借口,溜得七七八八。
  周继戎甚感无趣,仍要坐回去继续吃喝。
  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宫人赶来拦住他道:“小主子,皇上请您过去。”
  老宫人是从寒州带来的老人了,还按着从前的称呼改不过口来,在他面前也敢大着胆子说句话,路上便心有余悸地道:“莫怪老奴多嘴,小主子方才那般实在太危险了,刀剑无眼,伤着了可怎么办。”
  “几只绣花枕头哪有里那个本事。”周继戎见左右没有外人,开始本性毕露口无遮拦:“再说老子又不是死的,箭来了老子不会躲么?”
  他的兄长周继尧在离此不远的一座小楼之上,显然得知了方才的经过,且听到周继戒的说话,又是老子又是死,都是些犯忌讳的言词。可见了周继戒,周继尧却又舍不得教训他,只是轻轻斥了一句:“胡闹什么!”
  周继戎当着兄长的面,便是装也要装出两分老实,便自认十分斯文地笑了笑不作分辩。
  皇上自己先作罢,招了招手道:“过来坐。”又闻到他身上酒味,这次真有些恼了:“你喝酒了?你才多大……”便要絮絮地念叨下去。
  “就喝了两杯。”周继戎连忙道:“冷死老……我了。喝点酒暖和暖和。”
  贴身的锦袍勾勒出他一段完全称不上健硕的腰身,他兄长伸手摸了摸,那衣料在这样的天气确实薄了些,而且还显得略有些旧色。周继尧立即就心疼他了,皱眉道:“不是让织造局给你做了冬衣?怎么还穿这个。”
  “早做好了,我要留着过年时穿。”周继戎有些地方性子还跟孩子似的,喜孜孜地答道。他不缺这一件两件衣裳,但兄长给的,意义自然不同。
  这话却听得皇上心里发酸,一边让人去取袍子火炉,揽了他在身边坐下,一边道:“前日不是送了你两件狐裘?可别说也要留着?”
  “别提这个。”周继戎原本还喜滋滋的,瞬间就垮下脸来。孩子今天穿了皇兄送的狐裘,原本兴高采烈地来赴会,可路上撞上个不开眼的纨绔错认成小姐出言给小小调戏了一把。他容貌咤丽身段纤瘦,毛裘里一裹又看不出轮廓,咋一看当真是雌雄莫辨。
  他安静下来不说话的时候看似一朵娇花,脾性却是与之相反的暴烈,在寒洲耀武扬威多年,早已无人敢拿他容貌说事,哪知道小王爷的雄风没传到京城里来,出门就吃了这么个亏。
  他把这事儿和皇兄一说,又道:“我把那人抓了,教他两天规矩再放出来?”
  他虽是商量的口气,但皇上知道若说不行他必定也不肯罢休。
  周继尧原本就护短得很,且这个弟弟的容貌问题也是他一桩心事,要说这天下白面书生多的是,但周继戎泰半时间混在军营里,身边一群汉子见不着半个女人,他又长那么张脸,越长越出众,皇上心里怎能没点顾忌,急匆匆把他叫进京中商议亲事,也有生怕他被人拐上邪路的考量在里面。
  此时他丝毫也不在意周继戎的作法,只是失笑道:“就为这个不穿裘衣?果然没个人照顾你就……”
  周继戎算是默认了这个原因,若不是天气太冷,他都要把胸膛给露出来才罢休。眼看兄长起了个头又要念叨,连忙出声打断道:“我不小了,能自己照顾自己。你都要让我成家了……话说让我回来成亲,不是应该先给我把媳妇找好么?赶紧麻溜儿的准备好我好带走,弟兄们还等着我回寒洲去过年呢。”
  皇上一听这话愣了愣:“回去过年?”
  周继戎听出他声调不大一样,也同样有些吃惊:“不回去寒州了?可我前几年都是在营里过年的……”看了看兄长脸色,没再往下说。
  “你难得来一趟,今年便留在京中吧。”周继尧只觉得弟弟与自己生疏了,心下很有点不是滋味,沉默了一会又露出笑来转开话题道:“方才你在下面,可有中意那家小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