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笑携天下 作者:千层浪(上)

字体:[ ]

《笑携天下》作者:千层浪
    文案:
    七年光阴弹指而过。
    他立于江湖的顶端,武功绝世势力滔天,翻掌间风云动宕。
    他隐于市井的巷陌,沦为一方商贾默默无为,昔日成就幻成了一场空谈。
    七年前他失去了他,七年后,他定要他忆起当年的辉煌,与他携手天下!
    便像是他当日的启誓:
    ——纵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要青山相迎不相送,罗带同心结相成。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重生 灵魂转换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风,薛辰,颜少青,杜迎风 ┃ 配角:沈遥云,苏傲,方惜宴,宇文无极 ┃ 其它:重生,江湖,争霸天下
    第一卷:春风一杯酒,星辰几度霜
    第1章 楔子(校改)
    楔子
    
    “庄主醒了!”
    “来人!庄主醒了!”
    “哥,你怎么样?”?
    七日高烧,烧得人神志昏沉,薛辰睁开眼,当先映入眼帘的是床围上精琢细刻的钿花蝶纹,稍稍偏过头,三张担忧的面庞近在咫尺,离自己最近的,几乎与他鼻尖贴着鼻尖。
    “我这是……”嘶哑的声线,令他一开口便皱起眉头。适时,一只茶杯递到唇边,他就着喝了两口,目光在对方的手腕上扫了眼,说道:“如娆,说你多少次了,碧螺春第三泡才得真味。”
    如娆眨了眨哭红的眼,默默地将茶水撤下。
    薛辰尝试着移动四肢,只觉得半点力气也使不出来,这时,一双手臂伸了过来,扶着他靠在床头上。
    薛辰抬眼道:“如砚,近日铺子里的生意如何,可还算顺利?”
    如砚为他捏好被角,恭敬道:“回禀庄主,没出岔子。”
    薛辰宽下心来,将目光移向最后一人。
    薛飞哽咽道:“哥,你烧了七日,大夫说你再不醒就……”
    伸手为他拭去眼泪,薛辰苦笑道:“我要是死了,栖云庄还不得在你手里败个干净。”
    薛飞抽了抽鼻子,哇一声扑进他的怀里。薛辰轻拍他的背脊,眸中闪过思索,唤来如砚。
    如砚躬身问道:“主子有何吩咐。”
    薛辰道:“我并非失足溺水,而是遭人谋害。”
    
    第2章 第一回:楼台传情遭罔闻,秦阁吐意撩疑心(校改)
    
    
    春暮过后,薛辰的伤势渐渐地稳妥了。各处绿肥红瘦,桂馥兰香,他却无暇欣赏,下地之后,便开始着手栖云庄的事务。这日近申时,正赶往风华楼洽谈一笔药材生意,轿子经过太一酒楼的楼下时,突然间停了下来。
    “有人坠楼!”
    “打架了,打架了!”
    “让开让开!”
    轿外传来一阵喧哗,其中还夹杂着几声詈骂,薛辰掀开轿帘,只见酒楼的飞檐之下,斜倚着一名白衣男子。那人墨发半缳,眉眼如画,手中执一只青铜酒爵,懒懒向他望来。
    ——一眼成茧。
    心脏蓦地一颤,仿若酝酿了亘古的悲伤在胸腔中炸开,似曾相识,又只疏于陌路,这个人,是谁?
    薛辰正是怔忡,忽见人群中走出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指着楼上骂道:“臭小子不要命了?敢踢你老子下楼!”
    那人倚着柱子笑道:“谁叫你挡着小爷的好风景?”
    大汉咬牙切齿道:“你!”
    那人语带嘲讽道:“小爷都不计前嫌了,你还赖在这不走,还是说,要将你刚才做的那偷鸡摸狗的勾当宣之于众?”
    大汉四下里一张,缩了缩脖子道:“你……你……”
    那人睇了他一眼:“还不滚?”
    大汉气急败坏地一顿足,迈步扬长而去。
    如砚见薛辰杵在原地,催促他道:“庄主,时候不早了,不能让晋南商会的人久等。”
    薛辰经他提醒,点点头道:“也是。”正要转身入轿,突然间鬼使神差地转过头,向楼上瞥了一眼。
    那人饮尽杯中酒水,似笑非笑的念道:“车遥遥,马幢幢。君游东山东复东,安得奋飞逐西风,七年了,这天南地北,真是叫人好找。”
    薛辰听他念了几句诗,不知怎地,心中怦怦直跳,脚下更似生根一般动弹不得,问道:“你在找谁?”
    那人摇头道:“问我这话,可见你是他,却又不是他。”
    薛辰听得云里雾里。那人朝他举杯:“你我相见如故,何不上来共饮一杯?”
    薛辰道:“不了,在下身有要事……”便在此时,那人身子一斜,翩然跃下。
    众人惊呼出声。薛辰心跳更快,顾不得如砚阻止,一张双臂,将人拥进怀抱。
    那人伸手一指楼上,再指指他,笑道:“你不上来,我就只有自己下来了。”
    薛辰问道:“你是谁?”那人笑而不答。
    如砚神情焦灼,急道:“庄主,来不及了!”
    抬眼一瞧天色,薛辰只得将人放下,进到轿中,朝如砚吩咐道:“走小巷过去。”
    如砚舒了口气,领轿夫从后巷径去风华楼。
    一行人渐行渐远。
    那白衣男子目送轿子离开,长眸眯起,笑得意味深长。
    泽州府物宝天华,人杰地灵,繁华不下于都城汴梁。风华楼为泽州府最出名的风月场,而今日,恰逢花魁娘子聂芸香的梳栊之日。前来捧场的不是巨商阔佬、便是名流富绅,才至酉时,厅中已是座无虚席。
    薛辰坐在二楼包间,对席是晋南商会的掌事季卓。见对方酒兴已浓,便伺机说道:“季老,那件事,您考虑得如何?”
    季卓端着酒杯笑了笑,不答反问:“薛庄主,你觉得这聂芸香如何?”
    薛辰立即会意,说道:“听闻这聂芸香不仅美貌多才,还会串戏扮角,有她作陪,必是风流快意。”
    季卓嘬了一口酒,哈哈大笑:“看来薛庄主也是同道中人。”转而又叹了口气道:“就不知,今夜谁有这艳福啊。”
    薛辰端起酒杯,向他敬道:“今夜定叫季老称心如意。”
    季卓与他一碰酒杯,笑得红光满面。
    谈话间,老鸨已扶着悉心妆扮过的花魁在搭台前坐下。周遭闹哄哄一片,龟公循着规矩将众人拦在台下,老鸨团扇一摇,口灿莲花的漫天要价。
    价格一路飙升,待到千两以上,喊价声便渐渐弱了下来。千金买笑毕竟只是富家子弟的消遣,寻常人到了这份上,都得掂量掂量。
    薛辰慢悠悠地放下酒杯,开口出价:“一千五百两。”
    这句话掷地有声,众人的目光一下子朝他聚拢过来。
    老鸨喜逐颜开,挥着小团扇道:“一千五百两,要没比这出价更高的,芸香今夜可就许给薛大官人了!”
    栖云庄沿袭数代,在泽州声名显赫,这些商贾、富绅自要卖他一些薄面,当下便有人向他道贺:“薛庄主,今夜艳福不浅啊。”
    薛辰笑道:“还要多谢各位承让,这样罢,今日各位的花销,便全记在薛某账上。”
    周围又是一阵喝彩!老鸨用团扇掩着嘴,将聂芸香扶去后院厢房。突然,在此起彼伏的起哄声中,有道声音不疾不徐地插了进来:“两千两。”
    议论声戛然而止。薛辰皱着眉,向声音来源寻去。只见二楼天字号包厢里,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手中折扇轻摇,模样十分惬意。
    看那身形样貌,俨然是方才遇见的那人,薛辰怔了怔道:“是你?”
    那人向他笑了笑。
    在薛辰看来,那笑容颇有些挑衅的意味,他面无表情的开口:“二千五百两。”
    那人啪一声收了扇子:“三千两。”
    薛辰继续加价:“三千五百两。”
    对方漫不经心的伸出一个手掌:“五千两。”
    大厅中鸦雀无音。老鸨看看薛辰,又看看楼上那人,笑道:“五千两,可还有人出价?”
    薛辰缄默片刻,道:“既然这位公子对花魁娘子有心,在下便不夺人所爱了。”
    那人笑着向他一揖:“那还要多谢薛大庄主承让。”
    薛辰心中有气,冷声道:“好说。”说罢别开视线,望向别处。
    老鸨唯恐对方反悔,急急推了聂芸香过去。那人拿扇柄挑起花魁娘子的下巴,哂笑道:“泽州府的花魁,也不过尔尔嘛!”
    老鸨心下一凛,试探道:“这位爷,您不是来砸场的罢?”一面说,一面往龟公那头递眼色。
    那人啧啧两声:“这等姿色也敢妄称花魁。”撩帘踏进隔壁包间,折扇一合道:“薛庄主,你的眼光实在俗不可耐,看来分别数年之后,你已叫这俗世淹没了真性子……这花魁,可有我好么?”
    他语出惊人,众人无不愕然,更有人开始窃窃私语,猜测二人之间的关系。
    薛辰只道他是哪个对头派来砸场的,这般没脸没皮的无赖,他见得多了。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对于周遭议论,倒是无动于衷。
    那人欺身靠近:“薛庄主怎么不说话?”
    薛辰侧开身,那人忽然一伸手,取走他手中的酒杯,毫不忌讳的一口饮尽,薛辰望着空空如也的掌心,登时愣住。
    那人归还空杯,叹道:“方才你走的好快,我还没来得及将话说完。”
    薛辰倒要瞧瞧他还有甚么花样,冷静下来道:“甚么话?”
    那人甩开折扇,十分潇洒的摇了摇:“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周围响起了一阵抽气声。
    忽然楼梯直响,冲进来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包间原本便不宽敞,这时更显得拥挤,那人转着手里的扇子,说道:“这是干甚么,怕小爷给不起银子?”说着甩出银票,掷在桌上。
    老鸨推开人群,见桌上一叠五张盖着和裕银号的保票,转怒为喜道:“哎哟,我们芸香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被这么俊俏的公子爷看上了,芸香,芸香呐,快来接客!”
    装模作样唤了两声,她挥退打手,道:“公子爷请去暖阁稍坐,一会儿啊,叫芸香给您弹个曲,串个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