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黄门(上) 作者:邓彣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黄门 (上)
  作者:邓彣
 
 
 
文案
古有黄门令、小黄门、中黄门等
侍奉皇帝及其家族
皆以宦官充任
故后世亦称宦官为
黄门
 
此文有cp,作者开文时脑残手贱选错无cp属性
所以急急要完结上部,开下部重选古耽属性
在家要带娃,工作日下午5点左右更新
国家法定节假日同步放假
 
 
入文须知
 
主受文
历史架空
考据党慎 入
大太监成长史
小受后期会变强
升级为主情感为辅
谢谢小邹姑娘的封面
 
内容标签: 平步青云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常秀,闻牧 ┃ 配角: ┃ 其它:宫斗,太监受,主受文 
\
 
 
  第一章
 
  贞宝元年十一月
  查,江南织造柳文兴结党营私,勾结叛党,意图谋逆。凡柳氏一族,男子年满十二,枭首示众,十二以下之男童,皆处以腐刑,充入内廷。女子年满十六没入娼所,未满十六充入教坊。凡与柳族姻亲者,男子发配充军,女子罚入贱籍,遇赦不赦,身籍世袭不得变更……
  司织一直以为自己已生活在不幸的最底层。美人迟暮,红颜不再,托付终生的良人另觅新欢。
  她也曾嫉妒过,怨恨过,但最终却只能无奈地接受自己的命运——她死心了,不再寄希望于曾经的良人,只想着平平静静地守着独子,养育独子,待独子金榜题名、娶妻生子,她便可含饴弄孙,颐养天年。
  不想,就在她只望心如止水地度过日后漫长的年华时,面临的却是更大的不幸,堂堂数百年荣耀之门,钟鸣鼎食之家的柳府竟被抄家了,并且是抄得如此彻底。
  十二岁以下之男童,皆处以腐刑,充入内廷……
  争权夺利是他们男人的事情,与她一介弱女子何干?又与她那年幼的独子何干?可怜她的孩子还未满十岁,便要处以腐刑,充入内廷?
  柳文兴,你即便是要抄家,要断子绝孙,却为何要报应到我的孩子身上?我那苦命的孩子,自出世起,得你欢颜便少,他为何要承你所犯的错误、所得的失败?柳文兴,你荣耀半世,却为何我那孩儿还未享几日富贵,便要承你的罪?凭什么?凭什么!
  “娘……秀儿跑不动了……”本应粉雕玉砌的小脸上,如今已布满黑尘,喉咙如火烧般的痛,腿像灌了铅般举步唯艰。原本就未做过粗活,这奔跑已是他至今为止最剧烈的运动。
  看着身后漫天红光,男童晶莹的大眼中已是蓄满水光,但他却硬是不让自己落下一滴泪来。
  “秀儿,再坚持一下,跑到城外就安全了……”散落的头发,苍白的面庞,粗喘的呼吸,历历说明她也同孩童一样,没有多少气力了。
  “秀儿乖!” 虽是弱质女子,然而为母则强,即使已经全身虚脱,她仍是深吸一口气,挣扎着起身,紧拽着孩童的小手,又将准备亡命奔逃。
  突然,一阵长哨破空而来……
  “娘——”孩童尖叫出声,只见一只羽箭深深扎入女子后背,将女子射倒在地。
  “跑……快跑……活下去……一个人也要活下去……”忍着剧痛,扑倒在地的女子艰难地抽出被独子紧握的手。
  身后的人声越来越近了。
  “秀儿……逃……活下去……”用尽全身的力气,女子猛地将孩童向前推去……
  第一章
  贞宝二年
  九月里,金桂飘香,虽然西宫里没有桂树,但从西花园里传来的阵阵香味,还是浸透了整个宫闱。
  看到常贵领着一群人过来,站在飞霞殿外等候的红玉笑着迎了上去。
  “常公公,您老人家可来了,娘娘一早就打发奴婢出来候着您呢,您要再不过来,奴婢可就要像书上说的一样,望眼欲穿了!”
  “不敢,不敢,老奴该死,竟让娘娘差姑娘候老奴,都叫这几个不听话的小崽子们闹的,要知道姑娘在这儿候着,老奴怎么也得一早赶来啊!”常贵弯腰颔首,低眉顺目,一脸恭敬,“只是选几个奴才,也不曾想娘娘竟这般看重,还特特打发了姑娘来候着,到是委屈姑娘了。”
  红玉脸上笑得越发欢了,“常公公这是哪儿的话,哪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这都是我们做奴婢的本分。况且常公公您是宫里的老人,如今皇上初登大宝,我们随娘娘迁入宫中,凡事不懂规矩,还要靠公公您多照应着呢,奴婢在这儿候着您老人家也是应该的。”
  她顿了顿,又说道:“此次是皇上登位以来内宫初次选侍,娘娘体恤我们下人,一心想选几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好为奴婢们添几个帮手,也省得以后再来的新人调|教起来麻烦,所以到愈发慎重起来。只怕公公您见惯了场面的,还要见笑呢!”
  “死罪,死罪,老奴岂敢笑话娘娘,萧主子向来宽厚仁爱,体恤下人,这是连先皇都称赞过的,姑娘们跟在娘娘身边,也是有福之人!”常贵的态度越发恭顺,从红玉眼中看去,竟只能看到他低首处的白眉毛。
  老狐狸!
  红玉心里咕哝着,虽然才入宫不久,但常跟在萧主子身边,宫闱之人她也算见得多,听得多了。难怪娘娘曾言,内宫当差的人,越老越成精,尤其是那几个身历几代的老太监,内宫的嫔妃哪个都别想从他们身上讨着好。
  对于后宫的纷争,那几个人jīng.子向来是无事靠边,不搅混水,因着他们在面儿上从来不偏向哪个嫔妃,所以几任帝王反到愈发信任这些个老人。
  还是娘娘英明,知道一次两次是打动不了这些个老太监的,红玉边领着常贵走进飞霞殿,边在心里琢磨着主子先前说过的话。快进内殿时,她对常贵说道:“常公公,您老先在这儿等候片刻,奴婢进去通报声便来。”
  常贵低首称诺,红玉便转身进了内殿,不一会儿工夫,便见红玉与另一个年纪大些的宫女走了出来,那个宫女向常贵施了个礼,然后便与红玉一路笑着将常贵领入了飞霞殿内殿。
  殿内虽然也是雕梁画栋,但摆设却并不很华丽,两侧香炉内的缕缕檀香,让整个内殿都显得格外庄重沉静。此时在殿内正前方坐着的,不仅有萧贵妃,还有萧贵妃之子——五皇子闻牧。
  “老奴常贵给贵妃娘娘、五皇子请安!”常贵连忙跪拜,他身后的一群人也跟着跪拜下来。
  “起来吧,还劳烦公公亲自领人过来,这些便是今次充宫的人了吧?”看到常贵身后一群半大不小的宫人,大的不过十二三岁,小的最多也不过七八岁,萧贵妃问得甚是平和。
  “回娘娘,这些正是此次选出来的内侍,男女各八人,最大的十四岁,最小的七岁,”侧头看了看身后跟随的一帮孩子,常贵继续说道:“这些都是老奴份内的事,不敢称劳烦二字,此次选出来的孩子都还算的上伶俐,娘娘看可还称意?”
  萧贵妃没有答话,反是问道:“其他主子那儿,人可都送过去了?”
  “这个老奴到不是很清楚,老奴只负责皇后娘娘和萧娘娘这边的人,不过,想来各宫的人现在应该差不多都送到了。”
  听到常贵说只负责皇后和飞霞殿这边的人,萧贵妃的嘴角不禁微微扬了扬,站在她身边侍侯的一个嬷嬷见了,便笑道:“常公公过谦了,公公是司礼监的总管,这管人方面的事还有谁能比公公清楚,公公亲送过来的肯定都是伶俐的孩子,我们娘娘哪有信不过的道理,肯定都是称意的。”
  “姑姑谬赞了,能得娘娘的喜欢,便是我们做奴婢的福气!”常贵低着眉,却面上带笑。
  萧贵妃抚了抚坐在他身边的闻牧,突然叹了口气,道:“常公公,说句实在话,其实本宫也不在乎多这么几个人服侍,身边有几个常跟的人侍侯着也就够了,这宫里人多了反而见着眼乱心烦。那些个下人,只要他们心里有个主子,能尽心称职也就罢了,伶俐不伶俐,聪明不聪明的到在其次,只是……”
  常贵在下静静立着,并不多话,只等着萧贵妃把话说完。
  萧贵妃似是无奈地看了一眼坐在她身旁的五皇子,接着又说道:“公公也是知道的,本宫这孩儿,天性顽劣,以前便没少得他父皇的骂,只是当初皇上未登大宝,牧儿即便顽劣,便也只比寻常百姓家多得他父皇几句教训。可现如今,咱们身在宫中,规矩不比以前在亲王府的时候,本宫也不求这孩子以后能有多大的宏功伟志,只求他能平平安安的外封个亲王也就够了。只是,这孩子若是性子不改,长此玩闹下去,只怕连这个都是要人操心的。”
  见自己说了一番话,下方的老太监仍只是垂头拱手,萧贵妃用手帕轻按了按鼻尖,继续道:“此次充选宫人,与其说是为我,到不如说是为着五皇子,我只望能挑个机灵一点儿的孩子放在牧儿身边做近侍。也不要他能怎么规劝着牧儿,只想能有个机灵的人,多变些法子让牧儿少做些惹他父皇生气的事儿。听说这次充选的孩子都是经过公公手里亲自调|教过的,想来公公对此再是熟悉不过,还望公公能帮着挑个适当的人,也当是帮我这个做母亲的一个大忙了。”
  “娘娘这是哪儿的话,真是折煞老奴了,娘娘的吩咐老奴敢不从命?”
  萧贵妃虽语气平和,但话中却不乏威仪,那最后几句话更是用平常母子的亲情动人,让即使是在这宫中老到成精的司礼监大太监常贵也难有拒绝之理。
  常贵转身对身后那群小太监中个头最高的一个说了几句话,便见那个小太监行了个礼,慢慢退出内殿,然后便转身一路小跑着出了殿门。
  “回娘娘的话,其实这班小子们大体都差不了多少,不过,娘娘既是为了五皇子选近侍,那少不得要找个拔尖的。老奴那到是有个孩子,名唤常秀,原也不见得比旁人聪明多少,许是因为在宫外读过几年书,行为应对上到也进退有度。他虽不是这班小子中年纪最大的,不过却是最沉稳的一个,安排在五皇子身边应该也还恰当。”
  常贵低眉顺目,继续说着那个小太监的由来:“老奴本想把那孩子收在身边,调|教几年,等年岁大了,懂了规矩,开了眼,留给皇上用着,不过,娘娘既是开了口,又是为着五皇子,皇上向来最是重视皇子们的教养,拨个奴才过来,还是使得的。只是因着配到各处的宫人人数都是定额,若娘娘多要了个人,怕是犯皇上忌讳,坏了宫中规矩,皇上那儿若是知道了,老奴这里也不好交差。所以这次的小太监只能给娘娘先换着,却是无法多给了,赶明儿等这次充宫完了,老奴再找个机会给娘娘把人补上,娘娘看可还成?”
  听到这小太监是常贵原打算调|教好了给皇上用的,萧贵妃目光微闪,随即便笑着颔首道:“就照着公公的意思办吧,公公向来是个贴心的,你的主意总不会错的。看来这个孩子甚得公公欢心,竟是随了公公的姓。”
  正说着,先前那个跑出去的小太监又跑回了殿里,只是,身后却并无人跟随。
 
  第二章
 
  “人呢?”常贵微微皱眉,这帮小子,还有的学,办个豆大的事也这般慌慌张张,连个规矩都不懂了。
  “在外候着,说是里面没让传唤,不敢进来。”小太监唯唯答道。
  萧贵妃听了,便笑了起来:“的确是个懂礼的,绿裳,你去领了他进来吧!”
  说着,开始领常贵进殿的那个年岁较大的宫女便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又见领着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太监走了进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