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长夜无央 作者:青竹酒仙

字体:[ ]

 
书名:长夜无央
作者:青竹酒仙
养成系暖萌甜,基友被佞臣陷害遭灭门,救回基友唯一的儿子慢慢养大,结果自己被吃干抹净。
 
正文中是“现在”和“回忆”穿插着叙述的,大家不要搞混了。
 
不甜你可以咬我。
 
 
内容标签:甜文 年下 强强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余青,无夜 ┃ 配角:浣云,月白 ┃ 其它:养成,甜宠
==================
 
☆、第 1 章
 
  静月悬空,夜鸦安眠。初秋的风有一下没一下地煽动着道旁的槐树,在破旧的围墙上拉扯出长长短短的残影。
  无夜百无聊赖地靠在囚车的栏杆上,低垂着眼,目无焦距地看着下方,不知是在看自己□□的、伤痕累累的脚,还是在看囚车前本应守夜,此时却正睡得酣熟的狱卒。
  忽然,无夜感觉到身后有气息正慢慢靠近。他的嘴角不由得勾起,拥有如此深厚内力和超高轻功的人,在这二十几个狱卒中,只有一个。
  “魏余青,你不好好睡觉,又跑出来干什么,难道说你看不到我就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吗?”无夜故意抬起下巴,挑衅地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青年。
  魏余青并不答话,只是往囚车里塞进一件黑色的披风,稍一运功,披风就像被无形的大手拉开一样,平平整整地盖在了无夜的身上。
  “兔毛的。夜里凉。”说完魏余青又自顾自地离开了,整个过程轻盈流利,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甚至没有惊扰到囚车前睡觉的狱卒。
  “谁要你多事!”无夜冲着魏余青的背影没好气地嘟囔了一句,手却不受控制地把披风往肩膀上拉了拉,刚好可以盖住脖子。无夜当然清楚,自己的武功在魏余青之上,有内力护体,晚上再冷都没事,反倒是魏余青没了披风大概才会觉得冷吧?但他只要一想到这件披风是魏余青的就不愿拒绝,仿佛即使只是披着他的披风都可以离他更近一点,他甚至可以清楚地闻到披风上有淡淡的冷香。
  那是只有魏余青才有的味道。
  次日一早,二十二个狱卒就骑上马,继续押送死囚无夜前往千里之外的桓州,不敢多做耽搁。
  无夜打着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懒散样子,他的衣服依旧破烂不堪,露在外面的皮肤无不布满了触目惊心的伤痕,而魏余青的披风已经重新搭在马背上,没人知道昨晚发生过什么,他依旧面色冷峻,不苟言笑,从不参与其他狱卒的任何谈话。
  走了半日有余,仍未见到城镇的影子,大家只好随便找了几棵树栓马,席地而坐,分发今日的口粮。
  魏余青拿到自己的粮食后迟迟没有开口吃。
  “魏老弟,你怎么不吃啊?”一个年纪稍大的狱卒问他。
  “他的呢。”魏余青指指囚车里干瞪着眼却没领到任何食物的无夜。
  狱卒低声说:“前两日在笙城,兄弟几个赌钱输了不少,剩下的钱已经不够买太多口粮了,只好把他那份缩减掉,反正马上就要问斩了,饿几顿也无大碍。”说完还讨好地笑笑,用胳膊肘顶了顶魏余青的胳膊。
  魏余青抬眼看看其他正狼吞虎咽吃馒头的狱卒,然后又回头看看无夜,刚好与无夜四目相对。
  无夜没心没肺地冲着魏余青笑:“没事没事,我一点儿都不饿!”
  魏余青没说话,低头把自己的馒头包起来,放进衣服里说了句“我去解手”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再回来时,魏余青看到狱卒们吃饱了饭正靠着树打盹,便走到囚车前,把中午自己剩下的馒头塞了进去。
  无夜知道他中午什么都没吃,忙说:“别别别,我真的不饿!”但碍于他的手被拷在囚车上,行动不便,不等他推脱魏余青就已经把馒头塞进来了。
  “傻吗你?不吃饭怎么有力气骑马赶路?”无夜气得拿起馒头就往外塞,魏余青却瞬间冷下脸来,死死堵着不让他把馒头塞出来,像个正在闹脾气的孩子。
  “你身上的伤都没好,不吃饭更不可能好了,你别反驳!我昨晚看到你脚踝上的伤口还在流血,你别想瞒我!”
  无夜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听到魏余青一口气说这么多话,竟傻愣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魏余青自知失态,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远远地找了棵树靠着坐下了。
  无夜看看手中有些微微变形的馒头,无奈地笑了。
  喂,岚城,你看到了吗,你的宝贝儿子啊,真是完美地继承了你的烂性格。
  心中蓦地涌起巨大的悲恸,像是无意中打翻了回忆的□□,直把整个胸口都腐蚀得烂出一个大洞,空落落地疼。
  无夜强迫自己不去看魏余青像极了那个人的眉眼,大口咬着馒头,却不由得又笑了,这馒头上,还残留着魏余青衣服上那种月光般的冷香,那香味应该是来自魏余青藏馒头的胸口吧。
  下午狱卒们继续快马加鞭,终于在傍晚找到了一间可以休息的废弃寺庙,按日程计算,他们离下一个城镇应该只有不到半日的路程了。
  这天晚上大家都很高兴,终于能摆脱这荒无人烟的古道进入热闹繁荣的城镇,还有个人拿出一壶私藏的好酒与大家分着喝了,狱卒们无不酣畅,全然忘记了自己还在押送死囚的路上。
  放下警戒的狱卒很快就喝得醺醺然,谁都没有注意到身后囚车里的无夜笑得多么意味深长。
  月亮早早躲进了厚重的云层中,遥远的山林里偶尔传来几声鹧鸪的啼叫,但却像是怕惊扰了这浓稠的夜色一般,那叫声来不及被察觉就消散于无形。
  风中送来一丝甜甜的血香。
  像是凭空出现在眼前,纷繁杂乱的人影瞬间包围了这片不大的空地,稍一晃神,火堆就被熄灭,甚至连火星都没剩下。
  真正的黑暗。
  魏余青丝毫不慌乱,几乎是在火堆熄灭的同时就立刻拔出剑,挡在囚车前,屏息凝神,让自己的眼睛充分适应此时的环境,以不变应万变。
  虽然看不真切,但却可以清晰地听到刀剑进出皮肉和血花四溅的声音,不多时,浓稠的夜色里就混进了浓烈的血腥味。魏余青料想大概没有幸存的狱卒了,虽心下不甘,却也无可奈何,他必须全神贯注保护身后的囚车,至于惨死的狱卒们,只愿他们安息。
  风过无痕,月隐无光,头顶的槐树发出轻柔的沙沙声,像在吟唱上古的哀歌。
  魏余青已经分辨出,来者只有三人,皆为绝顶高手。
  他必须拼死一搏,不是因为他的职责,而是因为他不知道这些人的目的是要救无夜还是要杀他灭口,毕竟无夜身为杀手组织“葬曲”的骨干,知道众多要人命的机密,难保不被盯上。而此时的无夜不仅手脚被拷着,还被关在囚车里,战斗力几乎为零,所以倘若这些人是来杀他的,一旦魏余青倒下了,也就同时宣告了无夜的死亡。
  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高手过招,即使没有任何光影,只是听着声音都让人觉得胆战心惊。
  越来越密集的刀剑碰撞声、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越来越频繁的血液滴落声,无不汇聚成盛大的音乐,在茫茫夜幕下怅然独鸣。
  魏余青笑了,他早该知道自己不是这三人的对手,如果他从一开始就丢下无夜自己逃走的话,以他的轻功,绝对能成功逃出去。
  呵,何等愚蠢的自己。
  不过,魏余青很清楚,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还是会留下来保护无夜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魏余青感受到伤口正汩汩留着血,仿佛连生命也在一点点随着血流走了。他想在死前再看看无夜,可是却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他听到囚车门被打开和铁链被斩断的声音,终于安心地长舒一口气,晕了过去。
  
 
 
☆、第 2 章
 
  魏余青第一次见到无夜的时候,是在他全家被血洗的那个夜晚。
  就在他以为眼前的黑衣人要把刀捅进自己胸膛的时候,那个人的身体忽然软绵绵地倒向了一边,明晃晃的刀“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一个男人像是凭空出现一样,手握一把沾满血的长剑,负手立于魏余青面前,笑得倨傲。
  无夜背光而立,柔和的月光给他镶上了一圈浅淡的银边,一尘不染的白色长衫上绣着精美绝伦的古典暗纹,深不见底的眼眸让他看起来淡泊而沧桑,更是与他手中仍在滴血的长剑显得格格不入。
  魏余青注意到无夜腰间有一块乳白色的玉佩正轻轻晃动着,他曾亲眼看到父亲在屋里怒不可遏地摔碎了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
  “小子,别坐在地上,你不嫌脏吗?”
  这是无夜对魏余青说的第一句话。
  魏余青像是突然被唤醒,不受控制地嚎啕大哭起来。年仅十岁的他刚刚目睹了自己全家上下三十五口人被残忍屠杀的场景,那仿佛是地狱的业火,不由分说便吞噬了一切,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母连还手的时间都没有就倒在血泊里,带着他逃走的三个侍卫甚至还没跑出宅子的大门就为保护他而死在黑衣人刀下,如果不是无夜及时出现,现在的魏余青早已是一具尸体了。
  无夜毫不理会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魏余青,自顾自地走进内宅,背对魏余青蹲在他父亲的尸体前,不知在干嘛。
  不知过了多久,魏余青呆坐在地上,哭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无夜才站起身,身形有些摇晃地走近魏余青。
  此时的无夜看起来更沧桑了。
  “小子,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我去哪你去哪,不要惹我生气,不要招惹是非,不要乱花钱,还有,不要坐在地上,你不嫌脏我嫌脏。”
  这是无夜对魏余青说的第二句话。
  那之后,魏余青就一直跟在无夜身边,白天跟着无夜学习武功,晚上睡着后,他知道无夜会悄悄离开,却不知他去做什么。
  魏余青知道无夜有很多事都瞒着自己,不管是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大笔银两,还是那块他始终带在身上的宝贝玉佩,都藏着魏余青无法知晓的秘密。但魏余青从来不问,他只要能每天见到无夜,就觉得很安心、很满足了。
  有时候,无夜会带着伤回来,伤得最重的一次几乎整个后背的骨头都露了出来,皮肉皆以一种奇怪的形状向外翻着,森然恐怖,不多时,血就染红了整个床铺,魏余青帮他包扎伤口的时候都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心会碰到他□□的心脏。
  “这样下去,你早晚会没命的。”魏余青努力控制自己的手不要颤抖,小心翼翼地给他缠绷带。
  无夜汗如雨下,脸色苍白如纸,下嘴唇被他咬出一圈血印,但他仍是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虚弱地说:“小子……好好包扎……别……别说废话……”
  魏余青咬紧嘴唇,不再多言。
  包扎了快一半的时候,魏余青发现无夜腰际上有一道细长的剑伤,又细又短,却极深,从伤口里渗出来的血是黑色的。
  “糟了,有毒!”
  “啊……你说那个啊……对……那把剑是淬了毒的……我没躲开……”无夜已经疼得快说不出话了。
  魏余青额头的汗一点都不比无夜的少,他知道,必须赶紧把这块肉挖出来,但如果就这么挖,别说无夜会受不了,就是他也下不去手。
  “无夜,你抬一下头。”
  “干什……”
  无夜的话被魏余青的唇生生堵住了,魏余青柔软的唇瓣轻轻啜着无夜的唇,他的舌头细细舔着无夜嘴唇上的血渍,入骨的温柔,亘古的缠绵,像是生怕弄疼了无夜。
  无夜只觉得脑袋“轰”地一声,丧失了一切思考的能力。他想躲开,却无奈身体的痛感让他没有力气挣扎,再加上他已经陷入深深的震惊中,也无暇躲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