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莲花小道 作者:百里浅语(上)

字体:[ ]

 
书名:莲花小道
作者:百里浅语
 
文案
顾颜夕,玉器大商顾家三少爷
顾颜夕,身着华贵的道士
顾颜夕,既会捉鬼降妖,亦懂经商之道
宋府阁楼的脚步声,扰得人惶惶不安;司鼓村不断涌入又离奇死亡的猎户;吴城浓雾中款款而行的绝色女子...一切的一切皆围绕顾颜夕的好奇心展开
本属于一人的旅途,突然多了个只会对自己撒娇的千夜旬,自此乱了心,陷了爱...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颜夕,千夜旬 ┃ 配角:蜚玉 ┃ 其它:
 
 
  ☆、宋家大宅(一)
 
  “咚咚咚…”一串串沉重而略显急促的脚步声再次在离主宅不远的阁楼响起。
  每一步都重重的踩在人的心上,激起千层名为压抑而窒息的浪,让人沉闷得只想狠狠的抓开胸膛,释放出那一团纠缠折磨的气。
  奈何脚步声并没有因为人心的恐慌而消失,反而越发的清晰,无情的在脆弱的心房上狠狠击打,折磨着临近崩溃的感官。
  近半个月来每到亥时这样的脚步声便如约响起,约莫一柱香后,又归于平静,宋府上下无论是主子还是仆人即便每日被脚步声扰得心神不安,也再无人敢去那个废弃十五年的阁楼一探究竟。
  最初府中人人只当是谁在装神弄鬼,待闹得人心慌慌,才有两个胆大的小厮夜晚去阁楼一探究竟,第二日却被早起的管家发现躺在花园里,两人脸上血色尽褪,乌青的嘴张得很大,至今都未曾清醒,甚至有时会抽搐着身体发出惊慌的呓语。自此,府中猜测不断,众说纷纭,都离不开闹鬼一说,直到有长工提及十五年前的旧事,府中仆人的恐慌就此逐渐加深,从此阁楼在他们眼中彻底成为禁地。
  此时在主宅大厅里宋家主要的成员全部到齐,每个人面上都带着病态的苍白,神色尽显不安。大夫人严菲霜更是惊恐异常,枯瘦的手里拿着一串佛珠,拨着佛珠的手微微颤抖,唇齿轻启,念着连最近的人也听不清楚的话,气氛压抑得可怕,连最小的宋蕊都安静的缩在娘亲的怀抱里,只有晶莹的双眼小心而好奇的打量着屋内。
  然而大厅里一个身着淡紫色外衣的俊俏少年,却和沉寂的气氛格格不入,不时偏头打量着大厅的摆设,唇角带着柔和的笑容,端起茶杯,浅尝一口,露出赞赏的神情。
  “宋老爷家里的珍品让人叹为观止呀,这茶恐怕比贡茶好上不少吧。”
  “顾公子过奖了,茶虽好茶,却比不得贡茶。如若不嫌弃,事后老夫差人送与公子府上。”宋则被脚步声扰得心思尽无,忽然听得顾颜夕的话语,只得打起精神勉强应答。
  “爹,他不就是一个黄毛小子吗,看他一身锦衣华服,有谁相信他是一个道士,分明就是江湖骗子。”宋士良见父亲特意请来的道士竟是一个比自己还小上几岁的少年,在如此紧张的气氛下,居然还心情愉悦的品茶谈笑。刹时眼带轻蔑,心中怒意横生,口不择言。
  “放肆,还不快点给顾公子道歉。”宋则暗怪儿子的莽撞,狠狠一拍座椅扶手,怒不可遏。转头又赔笑道:“还望顾公子别和犬儿一般计较。”
  “爹。”宋士良不满父亲的低声下气,也不肯拉下宋家大少的脸面道歉。
  “给我住嘴。”在宋则的威怒下,宋士良不敢再反驳。
  “宋老爷何必因此大动干戈,令公子不信任我实属常事。”顾颜夕轻笑,并不在意,反正仅看外貌而不相信自己的人多不胜数,要是每次都因别人的不信任而急红了眼,那现在自己的眼睛定然堪比兔子眼。
  宋士良剜了一眼顾颜夕,撇过头生闷气。
  吵闹告一段落,屋子里又恢复了之前的沉静,甚至比刚刚还静,连虫鸣都消失了,惊异的让人汗毛倒竖,殊不知一阵寒意正悄然袭来。
  “娘,蕊儿好冷。”三岁的宋蕊,眨着大眼睛,明亮的眸子全是孩提的天真与纯净。何依闻言,收紧双臂搂住宋蕊柔软的身子,紧紧的搂抱,不知是为了给予宋蕊温暖还是减少心里的恐惧感。
  宋蕊无意的一句话,倒如醍醐灌顶般,原本以为是心里的惧意才会觉得屋子冷,现在却惊慌的发现,一股阴冷的风在屋子里肆虐,顺着宋家每个人的腿往上爬,慢慢的,入骨的寒意丝丝渗入,将众人的恐慌逼到退无可退,惊恐得不可名状。
  屋内的人脸色更难看了,但除了大夫人的嘴唇动得越来越快外,仍旧无一人出言,宋老爷将求救的眼神投向顾颜夕,然而顾颜夕却以喝茶的姿势巧妙截断,不是不明白宋则的意思,只是时机未到,还不能出手。
  “蕊儿,到哥哥这里来。”柔弱乖巧的孩子,总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怜惜。顾颜夕冲着宋蕊招手温柔的唤道。
  犹如受了蛊惑般,宋蕊挣脱何依的怀抱,张开双臂扑进顾颜夕的怀里,顾颜夕轻轻将宋蕊抱到腿上,只是温柔的笑着,不曾言语,宋蕊也乖巧的不闹,静静的躺在顾颜夕的怀里,把玩着他如泼墨绸缎的长发。
  阁楼的脚步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沉重,甚至带着怒意,到后来如雨点般细密的砸在阁楼的楼板上,仿佛下一刻,完好的阁楼就会轰然倒坍。
  屋子里的人立刻绷紧神经,惊恐到了极点,瞪大双眼望向阁楼的方向,害怕在阁楼的窗户上看到一个不属于人间的身影。此时连呼吸的声音都显得嘈杂,屏住气息,紧张得连心脏都快停止跳动,突然脚步声消失了,反应过来的人终于大大的松了口气,紧绷的身子软倒在座椅内,原来一柱香的时间到了,今夜的恐慌终于落幕。
  宋士良不待宋则发话,脸色青白交加,匆匆逃走。
  严菲霜停下口中的念念有词,脸色恢复了一丝红润,不似刚才的惨白。虚弱的微笑示人,恢复了那副出身高贵的模样。屋里的人不明白顾颜夕为何在听到脚步声时不去阁楼一探究竟,是鬼是妖,凭他的本事定然不在话下,然而偏偏让大家集聚在大厅,共同享受一场心灵惶恐的盛宴。他却不动声色,悠闲品茶。但终是无一人将心中的疑问摊开于众。
  “宋老爷,这阁楼的脚步声是从何时开始的?”
  “大约半个月前,每晚亥时准时响起,一柱香便停了,可是今晚脚步声似乎更重更急。”提及脚步声,宋则的声音不可抑止的颤抖,毫不掩饰的将恐慌的神色通过刻上皱纹的双眼传递给顾颜夕。
  “我看那阁楼已荒废不少时日,以前是谁住在那里?”顾颜夕淡淡的问道。
  听闻,严菲霜身子微颤,在迎上顾颜夕探寻的目光时,强自冷静下来,佯装无恙。
  “是三夫人云若水的住处。”忆及旧人,宋则眼中带着伤痛和惋惜。
  “我知道。”宋蕊突然兴奋的在顾颜夕怀里坐好。
  “蕊儿知道些什么,都告诉哥哥好吗?”顾颜夕温柔的在宋蕊耳边轻声诱哄道。
  “阁楼好漂亮,三娘也好漂亮。”童言无忌,但是宋蕊的每一个字都如寒冬大雪,冷得在座的几人浑身发抖,脸上的血色尽褪。最先反应过来的宋士谦带着期许的目光望着宋蕊。
  “蕊儿可记得她长什么样子?”
  “嗯..和爹爹屋里那幅画里的女子一模一样。”宋蕊有些为难的咬着嘴唇,终于展颜一笑,想起了曾经在爹爹的卧房里看到的那幅画,画中的美丽女子正是宋蕊口中的三娘—云若水。
  “蕊儿你肯定吗?”宋则惊讶之余,竟有些开心。
  宋蕊抿着嘴唇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她都去世十五年了。”宋则喃喃道,眼神似凄苦又似回忆。
  宋士谦深深的望了几眼犹自镇定的严菲霜,在看向顾颜夕时有些犹豫,最终仍未出一字一句,拱手告辞。
  “蕊儿,你可记得三娘跟你说了什么?”顾颜夕继续询问。
  “老爷,顾公子,蕊儿瞎说的,她什么都不知道。”何依一改往日懦弱的性格,上前将蕊儿抱回怀里,脸色虽难看,却挂着牵强的笑容。
  “何依你干什么?”宋则愤怒于何依的失礼和从未见过的强硬。
  “老爷对不起,夜深了,蕊儿该睡觉了。”说完弯腰行礼,抱着宋蕊匆忙的回房。
  “顾公子,让你见笑了。”宋则的语气带着隐约的挫败感。
  “无碍,夜深了,都休息吧,明天再议。”顾颜夕摆摆手,自己也困了,赶紧睡个好觉才是正事。
  “也好,我已经命人给公子收拾好了客房,我马上叫丫鬟带你过去。”
  “那就有劳了。”
  和宋则客套几句后,顾颜夕便随着丫鬟来到客房,挥退丫鬟,顾颜夕全无心思去欣赏客房的精致布置,除下鞋袜,直接将自己摔在床上,接触到柔软的被子,舒服的感叹一声,伸展四肢睁着双眼盯着床罩顶上精致的花纹,脑海里自动浮现今日的所见所闻。
  一踏进宋府大门,便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怨念,毋庸置疑府中有冤魂。孩提是人一生中最天真烂漫的时期,心无杂念的他们,纯洁如上好的宣纸,自是能看到鬼怪之类的事物。宋蕊所见到的废弃楼阁却是曾经模样,并且很肯定的说楼阁中的美丽女子是三娘。由此看来,冤魂没有深陷仇恨的枷锁而伤害无辜。那么另一种可能性极大——府中有人与三娘云若水有深仇大恨,或者是杀身之仇。每晚准时响起的脚步声既是死者对生前居住之地的眷念,又是给府中某些人的下马威,或者是对府中人所有人的一种提示。
  常言道,大宅家事多,恩怨情仇纠葛不断。仅凭今日傍晚的观察,是无法得出正确的结论,是恩是怨,终究要探个究竟,让生者或死者不蒙受冤屈。
  迷糊思索中,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但最终无法抵挡睡意的侵袭,顾颜夕砸砸嘴巴,裹着被子扑向梦境。
  呼吸趋于平稳,屋内点点烛火被从窗隙挤进来的风吹得摇曳多姿,朦胧了夜里的婆娑,增添了一股暧昧的气息。
  不多时,床边赫然出现了一抹淡粉色的身影,修长如玉的手指温柔的拂上顾颜夕俊俏的脸颊,少年特有的细腻肌肤让人爱不释手流连忘返。被触碰得有些□□,顾颜夕咿呀几声,挥开作乱的手,翻身,左腿搭在被子上继续睡。娇憨可爱的模样,惹来那人一阵低低浅笑。
  不多时,那抹身影隐于黑夜之中,房中豆大的烛火,又恢复之前昏昏欲睡的摇曳。 
作者有话要说:  莲花小道重新发表,文文修改了,也增加了章节。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多多留言鼓励!
 
  ☆、宋家大宅(二)
 
  一夜好梦,顾颜夕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唤进丫鬟送来洗漱的东西。整理好仪容后,顾颜夕神清气爽的踏出房门。
  “顾公子,我家老爷请你到竹苑用早饭。”豆蔻年华的丫鬟,见了俊秀非凡的顾颜夕不禁红了双颊,低头掩饰羞涩,声音不自觉的放柔。 
  “那就有劳姑娘带路了。”顾颜夕笑颜以对,全然不顾丫鬟愈发红透的双颊。
  “顾公子客气了。”丫鬟带着惊喜的慌乱,赶紧垂首带路。
  在丫鬟的带领下,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每根漆红的柱子都被工匠精心雕刻,朵朵绽放的牡丹娇艳诱人。扶手上部分镂空的雕刻,主梁上繁琐别致的花纹,加之走廊两侧价值不菲的花草树木,风景自是优美,令人赏心悦目。但在顾颜夕的脑海里兀的浮现出一个词——财大气粗。
  走廊的尽头便是竹苑,虽取名竹苑却不见一根脆竹,倒是四周的布置显得雅致,也不枉“竹苑”一名。竹苑的中心有一个不算大的荷塘,平铺的翠绿荷叶载着颗颗晶莹的水珠,几朵迫不及待娇艳绽放的粉嫩荷花点缀在一片绿意中,更称出荷花的倾城之美。仍旧是花苞的荷花犹如娇羞的少女,只愿躲在闺房之中,翘首盼望出阁之日。一条曲折的木桥穿过凌驾在荷塘之上的别致凉亭。顾颜夕左手扶上护栏,心中暗暗赞叹着工匠的巧手慧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