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抢亲 作者:夏日青

字体:[ ]

 
书名:抢亲
作者:夏日青
明大学士府的小公子明玉,素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因为生得太美,明小公子虽然身份高贵,却无闺阁女子敢嫁他,天天对着比自己还好看的丈夫,压力也是挺大的。
 
终于,明小公子二十岁高龄的那天,终于有良家姑娘有勇气嫁给他了。
 
新房之内,红烛帐暖,咦,这新娘子怎生得五大三粗,比他还壮实呢?
 
明小公子:救命啊,新娘子好可怕,呜呜呜。
 
新娘子:相公,让奴家伺候你。
 
据说,从此以后,明小公子的生活很幸福。很多年后,已经成为明大学士的明小公子,一直都没能弄明白,他这是娶新娘呢,还是被新娘娶?哎呦,腰好疼(拉灯)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铁汉柔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玉,君卿 ┃ 配角: ┃ 其它:男扮女装,病弱美人受,1VS1
==================
 
    第1章 明小公子
 
  第一章明小公子
  〖楔子〗
  秋日的晴空正好,一如当初。
  火红的枫树枝,在略带寒意的秋风中尽情摇曳,同样火红的叶子,在空中即兴一支摄人心魂的秋之舞,最终缓缓谢幕。
  飘零。
  终归沉寂!
  墨染如瀑的黑发,也在风中舞动,火红的纱衣,卷起几丝涟漪,若是远远望去,这合该是来自九天的仙子。
  清一色的深沉中间,最显眼的,莫过于墨发中的那一抹白。
  近看,那正是一支白玉兰花簪子,其粗糙的做工,和这仙一般的人儿,极其的不搭,也不知,为何完美中,偏生安插了这一抹显眼的瑕疵?
  又是一阵带着寒意的秋风,这人拢了拢单薄的纱衣,顺势抚好被风吹乱的墨发,露出那张美得惊天动地的惊世容颜。
  天下第一美人,有多少人,为他乱了心?
  又有多少人,只敢远远的欣赏他的美?
  掩好门窗,一声沉沉的叹息,细听之下,却不似女子的悦耳婉约,自带一股别样的嘶哑。
  又是一年,镜中之人,容貌姣好,画笔勾勒的五官,完美的排列组合在一起。
  他痴痴的看着镜中之人,白嫩的皓腕,缓缓的从自己精致的小脸上划过,同样缓缓的,划过细细勾画过的眉眼,淡淡的哀愁,却抹也抹不掉。
  男子起身,取下头上的做工粗糙的白玉兰花簪子,目光缱绻,细嫩纤长的手指在簪身反复摩擦,似乎要把深沉到极致的爱恋,都揉进这白玉兰花簪里。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罢!
  卸妆完毕,男子同样精致的脸上,多了一份的英气,少了一份女子的婉约,却是同样的美丽。
  待他换上男装,净是一派文人雅士的从容潇洒,丝毫不见小女子的姿态。
  “又是一年了,你又在何方?你说你最喜欢我女子的扮相,可我终归是堂堂七尺男儿。”男子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换下的红衣,整齐的叠放在床榻之上,流连了许久,他终是把白玉兰花簪子,也轻轻的,轻轻的放在了叠好的衣服上。
  这轻轻的一个动作,却硬生生的,持续了半柱香的功夫。
  既有不舍,又何必放下?有些东西,真能如此轻易放下?
  此去经年,又是五年故去,那人曾说:“我心悦你。”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那人说:“待你及笄,我娶你可好?”
  有多少的许诺?被厚厚的尘埃掩盖,明知拂去尘埃,是森然猩红的伤口,为了铭记,却一次次忍着刺痛掀开。
  这大概是最后一次罢!不久之后,他便会成为别人的新郎,至于那些花前月下的诺言,都将随风逝去。
  而这,唯一的秘密基地,也终将被人遗忘。
  〖正文〗
  何家村坐落在一个深山野林里,这里交通不便,风景却是雅致,每当酷暑,更是透着阵阵清凉,每至寒冬,却又透着阵阵暖意。
  据外界的人所言,明大学士家的幺女明玉,生来体弱多病,更是受不得寒,也受不得热,举明家上下,为了让这一捧在手心里的宝贝疙瘩能好过些,硬是打听到何家村这么一个修养的好去处。
  一翻打点之下,明家的人,正式在这里,建了一栋雅致小巧的别院。
  那年,明玉七岁,经过精心调养,许久不曾旧病复发的明玉,突然吐出大口乌血,就此不省人事,明家之人,面上皆是一片愁苦。
  为明玉续命的云虚老道,自七年前的一别,就此云游四海,无人能寻到他的踪影。
  虽说云虚道人允诺了七年之约,但这丝毫也不能稍微消退萦绕在学士府的愁云。
  明玉大概是等不到云虚老道了,毕竟,距约定的日期,足有一月有余。
  明玉大概撑不住了!
  强留了七年,明家的人,虽然早已做好随时失去的准备,事情来得太过突然,明夫人,当场就晕死过去,眼见明玉快不行了,明夫人又病倒,整个学士府一片愁云惨淡。
  正值这时,为明玉续命的老道云游,路过学士府,云虚老道掐指一算,便进了学士府。
  鲜有人知,这不是他这七年来第一次路过学士府。
  把脉完毕,云虚道人,长长叹了一口气,喂明玉服下保命的药丸之后,明显可见,床上脸色苍白的人,逐渐有了血色。
  昏迷的明夫人早已苏醒,在仆人的搀扶之下,一脸愁苦的看着云虚老道:“道长,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奴家知道是,是我强求了……”话未说完,明夫人早已是泣不成声。
  刚从早朝回来的明大学士,见妻子这般模样,被岁月留下几道刻痕的脸上,也是一阵愧疚。
  见妻子又欲晕死过去,也顾不得有外人在场,上前为明夫人顺了顺气,安置好明夫人之后,才理了理衣襟,向云虚道人鞠了一躬。
  “请道长再救犬子一命!”
  “药丸可以续命,可终究不是长久之法。”云虚摇了摇头,说道:“况且,最后一颗续命丸,也在方才,喂服了尊公子,如今之际,只能把尊公子送去何家村,方有一线生机。”
  “真的别无他法了吗?”明大学士,担心的看了妻子一眼,又看了云虚道长一眼,知道事情没有转寰的余地,只得叹了一声:“别院已经建好,就如道长所言,将犬子送去家何村……”
  “在他及笄之前,我和贱内,都不会再去见他。”早在七年之前,云虚老道,就留下谶言。
  明玉男身女相,此生注定与子嗣无缘,又生来带着母体内的毒素,要想活命下去,必须女装示人,直到明玉及笄之时。
  且生来,与六亲相冲,若是强留在身边,最后,很可能早夭。
  命数一说,玄之又玄,那时云虚老道还没现在这么出名。
  明家的人本来就对生来体弱的幼子心怀愧疚,明夫人更是恨不得把明玉捧在手心里,生怕磕着碰着。
  因此,明家的人,到底没狠下心将明玉送离学士府,强留了七年,好在有精贵的药材精心调理,和云虚道长留下的救命药丸,这七年间,明玉的身体倒是没出什么大毛病。
  把幼子留在身边的同时,明家的人也未曾忘记云虚道长临别之言。
  因此,七年期间,明玉一直以女装示人,外界都道,明大学士有一捧在手心的千金,殊不知,这哪是什么千金。
  明玉并非千金,这事,就连明玉自己也不曾知晓。
  位于京城方圆百里之外的山沟里,有一座小山村,这便是何家村了,当时云虚道长随手一指,又道了‘何家村’三字。
  明家之人,苦寻了一年,终是山穷水路,只道这本事非人的云虚道人妄言,心中皆是松了一口气,
  何家村既然不存在,云虚道人的谶言,自然也做不得真,明家的人正准备打道回府,哪料,不知从何处,出来一打乔的樵夫。
  细问之下,竟是何家村之人,经由樵夫指路,在一不起眼的小山沟里,果然看见一破烂的小山村,这便是何家村了。
  至此,明家的人,开始派遣工匠在何家村修建别院,权当是一条退路,若是没有用上的那一天,自是最好不过。
  历经六年,这小别院终于落成了,却是这般光景。
  送别了云虚道长,明家的人再也不敢耽搁,第二天一大早,打包好早已收拾妥当的行囊,送明玉送了路。
  将明玉送至何家村,明家的人就走了,留下一个学识不错的夫子和从小照料明玉的奶娘。
  何家村的人,对于这个富贵人家来的小姐,十分的好奇,早就听说过,明大学士的小姐将会在这个鸟不下蛋的何家村常住。
  明大学士,那是什么身份?何家村的人,处在闭塞的山沟,见识粗浅,并没有多大的认识,只知道,是很大的官就是了。
  那可是教过当今天子读书的能人,虽然自己没文化,对于有文化的人,却存着一种特别的敬仰。
  这位千金小姐不仅长得水灵可人,更是一身文化气。
  何家村的人,对明玉的到来,显得特别热情,时常差遣家中小儿,往明玉的身边凑,其名为,沾点文人的仙气。
  因为小伙伴逐渐多了起来,明玉一改离家的忧伤,变得欢悦起来,脸上的气色,也逐渐见好。
  随同明玉一起在何家村安家落户的先生,见明玉与何家村的这般山野莽夫家的小孩相处得越来越融洽。
  愁在心里,哪有大家闺秀会整日和一群男娃厮混在一起的?
 
 
    第2章 逃
 
  第2章逃
  徐夫子毕竟不是明玉的亲人,受雇于明家,不好对这位明家最受宠爱的千金呵斥,此为其一。
  其二则是,这位明家小姐向来病弱,徐夫子生怕,明玉稍微受点刺激,就一不小心就去了。
  无奈之下,先生执笔给明大学士写了一封书信。
  把这段时间,关于明玉的点点滴滴,一字不差的写了下来。
  话说,那日,明夫人送别明玉之后,再次晕了过去,思子心切,听说何家村有信来。
  顾不得礼法,就夺过明大学士手中的书信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几多欢喜几多愁,虽然和寻常人家的孩子厮混,对明玉的名声有碍。
  但是,明玉到底是个男孩,只要他的身体能够好起来,明大学士叹了一口气,提起笔,就给徐先生回了一封信。
  接到明大学士亲笔执信之后,徐先生一解多日来的忧愁,只专心专意的教明玉学问,其他的一概不理。
  生活上有从小伺候的奶娘精心打理,学问上,又有不胜严格的徐先生,闲暇时光,更是有数不清的热情小伙伴,除却偶尔思念亲人,明玉在何家村的生活,比在学士府还要快活不少。
  徐先生年轻之时,相貌清秀,文采非凡,十五岁就中了秀才,自小有一个定下婚约的未婚妻子,只等高中,就八抬大轿将未婚的妻子迎进徐家。
  哪料,天有不测之风云,那天屋逢大雨,文人身体本就瘦弱,稍稍淋点雨,吹点风,就得了风寒之症。
  考试失利,回到家乡,又听闻未婚妻已经嫁给一王姓的富贵人家。
  世间女子皆薄情,心灰意冷之下,徐先生索性断了再娶亲的念头,仕途也因此一蹶不振。
  如今徐先生已过不惑之年,家中只有一人,早闻明玉奶娘因家中贫困,不得不作了人家奶娘,一翻打听之下,这位奶娘倒是难得至孝的女子,徐先生对奶娘早就心存好感。
  生活在一个屋檐之下,低头不见抬头见,日子渐久,徐先生就和明玉的奶娘逐渐生出感情。
  不久之后,就和明玉的结为了夫妇,明大学士特意差人送来了一份厚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