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陛下臣上 作者:Anecdotes

字体:[ ]

 
《陛下臣上》作者:Anecdotes
 
文案:
一个三观正直的受被小攻推倒的故事。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烨 ┃ 配角:一定要写吗 ┃ 其它:还是不写了
==================
 
  ☆、第 1 章
 
  凤泠随叶茂一路行至平安宫前。
  两人停在宫门口,叶茂拂尘一甩道:“陛下想必才刚醒,凤学士,可得千万揣度着圣心哪。”
  凤泠拱了拱手:“多谢公公接引。”
  叶茂眼睛一弯,受下他这一拜。
  凤泠低着头进了宫殿,随宫人穿过重重华美的珠帘画屏,来到寝殿中。他看着那一片暖黄纱帐,凝了会神,便跪下叩拜。
  “臣翰林侍读学士凤泠,叩见陛下。”
  “……”
  一炷香过去,寝殿里寂静无声。
  “臣凤泠。”凤泠又拜,拔高了嗓子朗声道,“叩见陛下!”
  终于有了响动。帐子里的人影动了一动,慢慢地坐了起来,好像是不太舒服,用手揉了半天脑袋。
  凤泠上前:“陛下,臣……”
  “恩?”那人好像看到身边有什么东西,细看之下吓了一大跳。
  凤泠:“……陛下?”
  叶公公很烦躁。
  “你说陛下不认得你了?”
  “是。”凤泠慢慢说道,“陛下先问我是谁,我回禀‘翰林侍读凤泠’,陛下便不再言语,过了一阵又说‘头疼’,我才退出来询问公公。”
  叶茂心烦气躁的甩着拂尘,身后是胡子一把的太医和三个小药童:“咱家哪知道什么,先前陛下被那些个前朝余孽使妖法伤了身,两日一夜后醒来就像是大好了,还处置了几个不听话的宫女,活蹦着呢。”
  “或许是下官错觉。”凤泠又低下头,两人一时无话。
  到了殿内,皇帝仍坐在帐中。另一位帐中人却站在床边系着衣裳,看见凤泠便微微一笑:“凤大人。”
  凤泠点了点头。
  叶茂率先踏上台阶,在幔帐边躬身道:“陛下,太医到了。”
  “……”
  那帐外人朝叶茂勾勾手指笑道:“别问了,不高兴,方才还把我踢下床了呢。”
  这可从来没发生过。叶公公的头更痛了,咬咬牙,还是又问了一句:“陛下?”
  帐里静静的,许久,终于伸出一只手来。
  太医诚惶诚恐地把软垫递上去,叶茂抬起皇帝的手搭在上面。诊了一会儿,太医起来躬身道:“陛下确已大愈,想是昏睡过久不适所致,很快会消退的。”
  “恩。”皇帝应得温温和和。
  叶茂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不正常,大大的不正常。
  “你们都退下。”又是少年皇帝的声音。
  帐边的男人笑了一声:“陛下,臣也要退下吗。”
  “你也退下。”
  男人眸光一闪,点头笑道:“那臣可就走了,等陛下高兴了臣再来陪。”
  皇帝不再说话。男人下了台阶,给叶茂一个眼神,后者会意,下阶去拉凤泠的衣袖:“大人还是先回吧。”
  “不行。”凤泠垂下眼,“下官有要务禀告。”
  叶茂:“这书呆子……”
  “陛下!”凤泠上前两步,高声道,“西南大旱,求陛下停了箫音坞之修,拨款项赈济灾民!”
  “我的佛天菩萨。”叶茂大骇,“这人不要命了吗?”
  他身后男人轻声一笑,摇着折扇,缓步踱出宫去了。
  凤泠前额贴着冰冷的地面,心中满是视死如归的气概,多少前人不惧强权为民请命,今天自己就要为了天下苍生——
  “我——朕知道了,朕头疼,你先回去吧。”
  凤泠:“……唉?”
  “朕说……”纱帐被掀开,露出少年皇帝俊美温和的面孔,“朕有点累,你先回去吧,此事延后再议。”
  “叶公公。”走在出宫回府的路上,视死尚如归的御前学士忽然有点担忧,“陛下这是何意?”
  “这我哪里知道。”叶茂老神在在的把拂尘从左手甩到右手,“圣意不可揣测,陛下如此包容大人,大人受着便是,不必多心。”
  当然不必多心,陛下分明就是要收你进宫啊。
  “是吗?”凤泠发了会愣,“想必陛下是被下官的诚心感……动,希望陛下能屈尊纳谏,使西南百姓免于旱灾。”
  “……”叶茂默默地转头,你还是回去给你自己烧香吧。
  平安宫里。
  景烨把宫女侍从尽数摒退于宫门外,自己呆站在床前的台阶上。
  判官说这小皇帝命数已尽,但景氏不可亡,所以特赠自己地狱五千年一遇大礼包,换个壳子重活一次,顺带保全景氏再延绵几百年。
  “你可以的。”他还记得判官笑得阴测测的脸。
  景烨摸摸床沿坐了下来。这人也叫景烨,虚岁二十,先帝在时是排行十五的端王,前面十四个哥哥神奇的死的死残的残,最后他被皇后,也就是已经去世的太后扶上了皇位。
  端王是个没啥特色的暴君,后宫里的男侍倒各有特色。什么江南织造之子林晓声,先帝丞相之孙顾泓,金榜探花李亭秋……
  算了,数多了都是泪。
  “陛下。”宫门口传来叶茂的声音,“是否腹中饥饿?要用早膳吗?”
  早膳。景烨看了看窗外,现在都中午了吧,“传膳吧。”
  不久,宫女们鱼贯而入,摆了满桌的菜肴。景烨动作迟缓地夹菜吃饭,决定先从小事改起。
  “以后缩减宫中用度。”他竭力使自己的语调和记忆中的少年相似,“朕平日所食菜肴,不得多过五样。”
  叶茂彻底呆愣住了,这小祖宗说的什么?
  景烨吃了两口,又道:“凤……泠所说的什么坞?”
  “箫音坞。”
  “那建来有何用?”
  “不是陛下为使蔺公子高兴所建的一处园子吗?”叶茂小心地瞧着景烨脸色,“为使这园子真如神仙所居,还要耗资购得……”
  “你直说,”景烨停了筷,“得花多少。”
  “大抵……四万多两白银。”
  景烨眼皮一跳,果然败家。
  他重新拿起牙筷,抬眼看着正躬身服侍的叶茂。
  “传……朕的话,明日五更上朝,不得延误。”
  
 
  ☆、第 2 章
 
  午膳过后,小宫女端着药上前,叶茂弯弯腰道:“陛下,喝点药吧。”
  景烨尝了一口,甜的。
  皇帝极厌苦药,心情不好时喝一碗药杀一个宫人,太医院便苦心研制出镇压苦味的药方,救人性命。
  药喝完有困倦之意,叶茂服侍景烨躺下,后者吩咐道:“半个时辰后来喊。”
  “是。”叶茂心生怪异,弯弯腰退下了。
  景烨睡得并不好,昏昏沉沉间似乎看到身边有人影晃动。不对啊自己都是一个人住公寓哪来的人……
  不对,景烨猛地睁开眼,他已经不是那个单身汉景烨了。
  那人伸手触上他的额头:“陛下?”
  景烨视线向左移,只见正是早晨所见那人,自己还把他踢下了床,便硬着头皮问:“你……卿怎么来了?”
  “陛下这话说得好不情愿。”男人露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咬了咬折扇,“臣不放心陛下么,就忍不住再来瞧瞧陛下。”
  “朕没事。”景烨后退了一点,“卿先回宫吧,朕有事会着人唤你过来的。”
  男人却盯着他不说话。
  “陆卿?”景烨:“好了,卿先回宫……”
  皇帝正处在少年与青年的时候,窄腰柔韧四肢修长,被一层雪白的里衣包裹着,松垮的衣领开开合合,露出脖颈至胸膛细腻且漂亮的起伏线,再逐渐隐入衣领之中,让人直想扯开那一层遮挡……
  男人的喉结滑动了一下,知道自己心动了,这是从来未有过的,或许是因为这人的神情太温柔,又或许是他晨起时的举止太像个陌生人。
  “陆卿你……”景烨想了想,欲要再劝,“你……唔,唔!你干什么?!”
  男人已经脱下鞋履坐上了龙床,一面用唇舌堵着皇帝的嘴,一面伸手去抚让他忽然情动的柔韧腰线,从未有过的兴奋:“陛下的话也太无情了,臣不动作一番以表忠心……”舌头轻而易举地钻进这人柔软的唇舌中,纠纠缠缠,相濡以沫。
  “陛下就得把臣忘了。”
  景烨觉得自己的CPU瞬间烧成了渣渣!大哥你这么奔放你家里人知道吗!
  但是……咳,感觉确实不错……
  景烨红着脸乱想了一下,发现对方修长的双手已经从衣摆间钻了进去,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肋骨,另一只揉捏着他的腰。
  景烨奋力推开他的脸,两人的唇舌分开,拉扯出没节操的银丝,男人就坡下驴,转而亲吻他的下巴和脖颈。
  “砰!”伴随着一声巨响,男人今天第二次被迫和大地拥抱。
  “你给我回宫去。”景烨手忙脚乱地拢着衣襟。
  “陛下……”
  “禁足!”
  “陛下。”男人大大方方坐在地上笑,“陛下真舍得?”
  “滚滚滚。”
  男人站起来,捡了折扇:“那臣可就走了。”
  “……”
  男人笑着走了出去,转过宫门,朝叶茂点点头:“叶公公。”
  叶茂点了点头,两人擦肩而过。
  景烨坐在床上发了会呆,叶茂无声无息地走进来道:“陛下可要起身?”
  “恩?……叶茂啊。”景烨抬头,“陆公子竟可以随意出入朕的寝宫吗?”
  叶茂一听这话冷汗刷刷地冒:“这……”他常年在皇帝身边伺候,倒十分乖觉,立即跪伏在地,“奴才该死,见陛下晨起时不大高兴,因此擅自放了陆公子进来,请皇上降罪。”
  “是该降罪。”景烨扯了扯嘴角,“念你爱主之心,先给我……朕记着。以后再犯,决不姑息。”
  “是,谢陛下。”
  “以后未经准许,朕在的地方,不许闲杂人等擅自闯入。”
  “是。”叶茂忙应着。
  景烨在床上又呆坐了会,徐徐开口道:“朕睡了多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