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魔王与小混蛋在统治者的地盘上捣乱的故事 作者:月乾

字体:[ ]

 
书名:大魔王与小混蛋在统治者的地盘上捣乱的故事
作者:月乾
 
文案:
     就是一枚专职背黑锅的某伪.魔王追着一不断制造麻烦的任性的小魂淡的故事。。
 
咳。。介是很久以前写的,那个时候年少不懂事,文笔将就咳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策方祁 ┃ 配角:许桓叶赫封 ┃ 其它:恩怨情仇
 
==================
 
  ☆、第一章
 
  “云策!!!”
  金銮殿内响起男人愤怒的咆哮,紧接着是什么东西被扫落的声音。一身龙袍的英挺男子如被激怒的雄狮般瞪着通红的双眸急促的粗喘着,下面跪着的一干大臣们,瑟瑟发抖的趴伏在地上不敢出声。
  男子看到众大臣畏缩的样子越发的暴躁,狂暴的吼道:“一群没用的东西,朕养你们何用?养你们何用?啊?你们说说,那云策已经是这个月第几次屠戮我夏国的士兵了?啊?人家倒好,屠干净了大刺刺的站出来承认,结果你们呢?嗯?躲起来连个上去接话的都没有!!啊?你们自己说说,朕要你们何用?!!”
  “皇上,老臣以为……”
  “嗯?”叶赫封闻言眯缝着眼睛,目光锋利的向殿下的老者看去,这人。。是当年参与父皇打天下的一文士,功劳不大不小,算是元老级别的人物了。皇上长舒了口气,神色已经缓和了下来,摆了摆衣袖,嗓音淡淡的道:“文爱卿请说。”
  “皇上,老臣以为,现在最要紧的并不是云策事件……”说到这里老者停了停。
  “哦?”叶赫封敲击着桌面,看不出喜怒,道:“说下去。” 
  “老臣以为,现下最要紧的是百姓的修生养息,一个云策对于整个国家来说不足为惧,一个组织再怎么闹腾也翻不出什么花来,劝皇上还是不要把过多的精力放在这上面为好。”
  “哦?”叶赫封听罢玩味的笑了,嗓音薄凉的开口:“文爱卿是觉得我夏国保家卫国的三万士兵的生命还不如寻常百姓家的柴米油盐重要了? ”
  老者闻言趴伏在地上,高声道:“臣惶恐!”
  叶赫封闻言挑了挑眉,双眸如寒星般紧锁着老者,冷声道:“惶恐?我看你一点都不惶恐!”
  老者不动,依旧高呼:“臣惶恐!”
  叶赫封见此突然放松了身体,懒洋洋道:“文爱卿也算是当年跟在父皇身边的老将了,难不成文爱卿忘了我叶家当年是怎么坐上这万里江山的?难不成文爱卿忘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道理?你让我修生养息,是想让我把敌人养肥了再来杀我吗?”叶赫封越说到后面语气越是冷厉,到了最后整个大殿都在回荡着叶赫封最后的话语。 
  闻者皆胆颤跪伏于地,整齐高呼:“皇上息怒,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连呼三声,余音久久不歇。
  始终未动分毫的老者,在这时缓缓地直起脊背,深深地看了高高在上的皇上一眼,闭目长叹:“臣。。惶恐!臣今年已有七十又五,早已不堪此大任,还请皇上恩准老臣衣锦还乡颐养天年。”说吧!便拜了下去。
  叶赫封闻言淡淡的扫了一眼身形佝偻的老者,一挥衣袖,朗声道:“准了!”
  “谢皇上!”
  ————————————————————————————————————————————————————————
  官道上,尘土飞扬间,一队人马疾驰而过,领头的是一白袍青年,坐下一雪白骏马,风姿飘飘,风采超然。 
  “嗯?”疾行中的云策突然收紧马缰,坐下骏马一声长嘶便收起了前蹄,停住了。
  云策目光犀利的望向了身后,影绰间不知看见了什么,一声不屑的轻嗤,淡淡道:“桓,去处理下。”
  “是。”应声间,一道劲瘦的黑影起跳间便奔向了远处。
  “走吧!”云策调转马头继续向前疾行。
  ——————————————————————————————————————————————————————
  “阿弥陀佛!善哉!云策不分老幼徒增杀孽,少侠还是请让开,莫要再助纣为虐了!”
  “这个不是你们可以随意评论的!”黑衣劲装的蒙面男子闻言淡淡的说道。
  “大师,不要再跟这爪牙废话了,杀!”
  “杀!!还我妻儿的命来!!”
  “杀!”
  “阿弥陀佛!”
  “……”
  ————————————————————————————————————————————————————
  一袭黑衣的男子无力的依靠在树干旁,大口的喘息着,费力地处理着身上几处几乎致命的伤痕。
  “呵呵。。看你这副狼狈的样子,真不知道云策怎么就敢把你丢在这!”
  “谁?”许桓警惕的抬起了头,瞬间便抽出了绑在大腿上的匕首,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见到许桓的反应,一道肆意的的轻笑声回荡在这一方天地间,待笑声间歇,只见一名身着紫袍的贵公子徐徐的自密林深处走了出来。
  许桓凝神细细的向男子看去,只见该男子身姿挺拔,目若朗星,薄唇轻挑,正目光玩味的盯着自己瞧。
  感受到来人的目光,许桓厌恶的皱了皱眉,抬起握着匕首的右手,横置胸前,冷声道:“你也是来寻仇的?” 
  “呵呵。。你又没杀我的谁,我找你寻什么仇?”紫袍公子懒洋洋的道。
  “那你。。”许桓皱了皱眉。该死,刚刚伤到了腿部,现在实在不宜走动,这男子阴阳怪气的,怕是今天要遭。
  “是来抓人的。”许桓瞪大了双眸,不可置信的望着几乎一瞬间便到了自己跟前的男人,这等轻功,便是自己巅峰时期怕也不是对手。几乎是身体的条件反射,握着匕首的手臂迅疾的挥向了紫袍公子,但奈何伤的太重,后劲不足,身体一个趔趄几乎要摔倒。
  紫袍公子似是早已看出黑衣男子已是强弩之末,只顾戏耍般的悠闲地躲避着许桓的杀招,嘴里还欠扁得叨叨着:“就你这身手还云策手下第一人?那云策岂不是早死了?”
  “闭嘴!!”
  许桓半跪在地上,费力的喘息着,眼前早已模糊,握着匕首的右手颤抖不止,手臂上一条血线早已浸透了衣衫顺着苍白的手指滴落到了地上,浑身上下本就粗糙的包扎现也成了摆设。许桓瞪大了双眼,不甘的要瞪着这道可恶的身影终于猫戏耗子般优雅的走了过来。伴随着那道慢条斯理的嗓音淡淡的一句“游戏结束了!”便陷入了黑暗。
  昏暗的密室内。
  “哗——”
  男子脸色惨白,勉强睁开了双眸,目光茫然的望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怎么?还是不说吗?”叶赫封优雅的把玩着一条褐红色的不知名材质的鞭子,笑容优雅的问着吊在对面的坚忍男子。
  听闻这话人似乎回过神了一点,抿了抿没有血色的薄唇,垂头不语。
  “呵~我会让你说的。”许桓失神的望着似被激怒般走近自己的男人,以及如同自己的未来般被挡住的光芒。。。                        
 
 
  ☆、第二章
 
  江南,阴雨连绵天。
  云策端着茶杯,怔怔的看着窗外,过了良久—— 
  “许桓回来了吗?” 
  “回公子,没。”
  云策怔了怔,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突然,云策的眼睛划过一道亮光,身形一晃间,已不见了踪影。
  细雨绵绵间,两道身影一前一后闲庭信步般行走于屋脊之间,却转眼不见了踪影。
  “小祁!”方祁听着远远地自身后传来的温和清朗的嗓音,身体条件反射的顿了顿,转而便加快了步伐。
  云策望着前方好像逃命般的火红身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认命的叹了口气,也加快了步伐,几个辗转间便把人搂进了怀里,压住似要挣扎的少年,温和却不失严厉的轻声道:“小祁!”
  少年僵了僵,不动,却也不抬头看云策。
  望着这样的方祁,云策叹了口气,抬手刚刚要抚上少年的黑发,便被少年趁机挣了开,身形飘荡间便已荡出数丈远。
  少年清秀的脸上挂着一抹讥讽的冷笑:“不去当你的大魔头了?”
  云策头痛的揉了揉眉心,疲惫道:“我当大魔头还不是因为你?”
  “你后悔了?”方祁嘲讽道。
  “怎么会!你可别冤枉我”云策一副受伤样,摊了摊手道:“我这大魔头当得可正威风呢!江湖和朝廷可都想和我痛饮千杯不醉不休呢。”
  “呵~应该是千刀万剐不死不休吧?”方祁斜睨云策道。
  云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还不都一样吗!”
  方祁抽了抽嘴角,果然这家伙的脑子和常人不一样。 
  “小祁啊~快让我摸摸,最近瘦没瘦~”
  方祁眼看着一脸春花荡漾已经快荡漾到自己眼前的男子,连忙一声惊叫,双脚连蹬脚下砖瓦,再次荡出数十丈开外,运起内劲,把声音压成线对云策说道:“我来是告诉你,你想阻止我,下个月就到百战城吧!”说完便不再停留,身形看似潇洒实为狼狈的离开了。
  云策目光复杂的盯着已经快要看不见的火红,嘴里似含着般,呢喃着什么,倾听着雨声,依稀可以听见:“小祁……我……陪着你……” 
  雨还在继续下,那处屋脊上却早已不见了那道嫡仙似的身影。 
  在离开的路上,云策淡淡的对追上来的影卫说道:“准备去百战城。一有动静立即向我汇报!”
  “是!”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