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安君劫 作者:奋斗的小仓鼠

字体:[ ]

 
书名:安君劫
作者:奋斗的小仓鼠
 
文案
新年伊始,看着天空中的闪现的烟火,人们脸上漾着笑容,如此幸福,可只有安洛透过窗子的缝隙,企图沾染上一些喜气,可任凭他怎么努力,脚上的铁链只能让他够到桌子···,门开了,他来了,新年的第一个愿望就破灭了吗?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宫斗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洛,高冥 ┃ 配角:小东子,司马轩, ┃ 其它:虐身,囚禁,阴谋
 
 
  ☆、第 1 章
 
  天丰圣朝至嘉充皇帝时已有百余年的历史,代代君主礼贤下士,文治天下,深的民心,臣子忠心,偏安一隅,自给自足,百姓安居乐业。 
  但至嘉充皇帝时,却大兴军事,扩张领土,登基不过短短几年领土竟扩大一倍之多,天丰圣朝名声鹊起,成为神州大陆面积最大的国家。
  国家战事连连,百姓会生灵涂炭,可是纵观朝野上下,竟然一片繁华,百业兴旺,民富国强。提起天子人人赞其圣明睿智,感激这位明君给他们带来这太平盛世。
  恐怕这些人自己都忘记了,就在几年前,这位明君也是人们在背后非议的六皇子,那时的他犯有谋逆大罪,弑兄□□,扰乱朝纲,人人得而诛之,可转眼间就变成了被歌风颂德的人物。
  新皇登基,时值新旧政权更替,平静的外表下,各方势力都想占据一席之地,暗潮汹涌,僵持不动。可就在这位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实行新政两年,各方势力就统统掌握在朝廷手中,皇权更是牢不可破。
  庆王府内,一位头戴宝蓝锦帽,上镶血色宝石,身着青色朝服,胸襟刺绣的仙鹤图样栩栩如生的端王爷一副气急败坏的磨样。
  【庆王爷,那老儿使出如此卑劣手段,你我如今到了这步田地,你可想好如何自保才好,到什么时候咱们总是同一阵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庆王爷愁眉紧锁,一身便服端坐在太师椅上,手捧茶碗,若有所思,半晌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我又何尝能咽的下着口气,奈何我身份尴尬,这局面要我如何是好】。
  二人在客厅长吁短叹,天色已晚,端王爷最后不得不无奈的打道回府。
  让两位王爷如此烦心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关乎江山社稷的大事,就是这位年轻皇帝有龙阳之好,打破了现有的朝堂上权利平衡。
  按理说以前先代帝王也曾有过男宠,养在宫中大家也不会有如今这般小题大做,可是当今皇上宠幸的竟是一直追随在庆王爷的胡将军之子--胡岚。
  庆王爷,端王爷,胡将军三大势力聚在一起形成一个足以跟皇权抗衡的政治中心,嘉充皇帝登基这股力量不知不觉间影响力越来越弱,而胡将军的儿子如今有这段传闻,三人的凝聚瞬间崩裂。
  庆王爷本是前太子的皇叔,当今太后的亲哥哥,当时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朝野,可是最后太子暴毙,先帝六子登基
  嘉充皇帝手段毒辣,年纪轻轻却深思熟虑,冷静过段,攘外安内,一系列的新政实施,让朝野内外反对的声音消失殆尽,更让这位在朝三十余年的王爷从心里佩服,或许说是震慑更贴切一些。
  如今胡将军是否还会为自己效命已经成了未知数,三人同盟没有军队力量又有什么可以跟小皇帝抗衡,认清眼前局势,心下一横,只能舍弃自己的左膀右臂了。
  朝堂上,文武百官并排而立,年轻帝王端坐在龙椅上,面有揾怒地俯看群臣,整个金銮殿上更显庄严肃穆。
  还是老生常谈得话题,后宫佳丽三千,可无群妃之首,急需确定一位贤德皇后,至于皇后人选在端庄静雅的德妃和聪颖可人的涟妃两位中争持不下。
  德妃是端王爷的外甥女,立她为后,端王爷也多了一道护身符,可他是前□□,在嘉充皇帝刚登基时没少设立阻碍,以这位皇帝的心性,或许就是因为记恨着自己才不肯立德妃为后。
  【胡将军,你对立后之事有何见解】,当今天子薄唇轻启,从嘴里飘出一句话,虽是对着胡将军问话,可是眼光却将一众大臣的反应尽收眼底,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
  被提到的胡将军立即出列,躬身行礼,【臣乃一介武夫,立后这等大事微臣听从皇上旨意】,一句话说的谨慎谦卑。
  【哎,若胡岚是女子,朕便可少了这些烦扰】,嘉充皇帝似是无意说出一句,声音不大,却还是引起群臣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朕累了,立后之事暂且缓缓,此乃国事也是朕的家事,众位爱卿给朕一点时间,今日无其他琐事,就退朝吧】,众人看到听到自己的话,虽是不满却没有一人站出指明,知道自己在朝中的威望已经无人敢挑战,才满意地勾起嘴角,退朝。
  端王爷走出大殿,拉住庆王爷衣袖,小声问道,【皇上那句是什么意思,不会真喜欢胡将军家里那个小白脸了吧】。
  庆王爷一脸愁容,疲态尽显,一手扶着额头,一边摇手示意端王爷不要再说,可端王爷根本没理会,一拍脑门惊呼,【那个胡老贼,利用自己儿子讨圣上欢心,这小人必须除掉】。
  庆王爷看着端王爷疾步离开,还未来得及阻止,就见他已经去找胡将军理论,【刚刚在朝堂之上,为何不提议立德妃为后,怎么,难不成你还指望自家的黄口小儿】。
  胡将军涨红了脸,可毕竟自己官籍不及王爷,只得赔笑道,【王爷哪里话,你我关系朝中谁人不知,您不好说出口的话下官同样难说】,字字恳切,倒让端王爷没了说辞。
  庆王爷走过来拉住两人,长叹一声,【皇上用意之深也,你我共视之】。
  
 
  ☆、第 2 章
 
  庆王府花园内,亭台楼榭,廊回路转,亭台装修清新秀丽,走廊两边缠枝花开,香气扑鼻,翠蝶绕飞,远处古木参天,环山衔水,别是一番宜人景色。
  【你又在这里偷懒,看我不禀告小王爷,看他怎么罚你】,一袭碧绿罗裙的丫鬟揪着某人的耳朵斥责道,可脸上并无半点怒气,相反还带着调皮的笑意。
  被揪着的人初是一惊,看到来人,撅起嘴,嗔怪道,【燕儿姐,你怎么总是喜欢捉弄我呢】,【我到底哪里得罪您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饶了小的吧】,说着站起身来,给面前女子深深鞠了一躬。
  【就你一人在这里偷懒被我逮个正着,现下府里都忙翻天了,怎么能饶你】,唤作燕儿的女子脸上笑意更盛说道。
  她喜欢捉弄这个平时不太合群的小奴才,平日里王府的奴才清闲时大多聚在一起吃酒赌钱,或者谈论一些八卦,唯独安落不会,坐在一旁看着聚在一起的人,不插嘴,只跟着傻笑。
  日子长了,他却成为丫头们捉弄的对象,倒没什么恶意,就是喜欢逗着他玩,他也跟姐妹们玩的极好,说的话也比跟那些奴才在一起要多些,因此得了一个笑称【小姐姐】。
  燕儿确实有些忙,说完转身要走,看到安洛还坐在那里揉着耳朵,并没有要起身的意思,于是又揪住另外一只耳朵,【我说府里忙,怎的还赖在这里不动,存心找打吗】。
  【你又唬我,这都将近午时了,洒扫早都完了,有什么可忙的,准是又想到什么坏心思整我】,安洛斜眼看着燕儿,想从她的脸色中看出什么诡计。
  【唬你做什么,管家刚禀报王爷府上来了贵客,不知具体是哪位爷,只听说王爷一听来人之后,立即沐浴更衣,请贵客在园内等候,还命府上准备膳食】,燕儿一边扯着坐在地上的安洛,一边跟他说着。
  安洛听到此不禁好奇,自家王爷已经是朝中高官,谁来会让王爷如此紧张,难不成来得还是当今天子,他不曾想自己一语成谶,这乃是后话了。
  自己跟着燕儿疾走几步,心下还是有些怀疑,又问道,【那你见到贵客了吗】。
  【刚刚去奉茶,远远地望了一眼,那人生的面若桃花,目若朗星,好模好样的竟不似一般凡人,好比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般】,燕儿回忆起刚刚见到的那人的样貌,说着两颊一片红云。
  【听你说其样貌,我还以为是哪家小姐来府上做客】,【可惜是位公子,否则这等形容岂不比丞相家的二小姐还要引人注目,我都迫不及待地想一睹芳容了】,话音刚落惊觉失言,吐了吐舌头,嘿嘿讪笑。
  燕儿嗔怪地用食指狠狠戳了一下安洛的脑门,【那位公子王爷都要如此礼遇,你怎的说出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地话,幸好没有外人,否则倒看看你落得怎个下晨。
  说到美人,难免让人难以自持,人一得意就容易忘形,安洛正是如此。他庆幸此处没有其他人,只有燕儿听到,两人默契一笑,说说笑笑走开,却不想他们的对话一字不落的都落尽假山之后的人的耳朵里。
  看着上手负于背后的天子,虽然极力克制,到底是年轻人,脸上怒气还是让常年伺候在身边的公公察觉,常公公知道这位君王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将他的相貌与女子相比,今日让他听到这番对话,心里只想用什么法子悄悄解决了两人。
  常公公察言观色,过了好一会儿,皇上面色如常,才小心翼翼递过一碗新茶道,【庆王爷还未过来见驾,又治下不严,任由奴才婢子胡说,这位亲王越发的目中无人了】。
  高冥,也就是嘉充皇帝,相貌俊美的年轻帝王,此时看了看常公公,将茶碗随手往石桌上一扔,只听铛一声,杯盖滚落在地上,碗里的茶汤也震洒出来大半。
  【奴才知错了,奴才不该多嘴,奴才自罚】,常公公立即跪在地上自己掌嘴。
  【起来吧,记得朕是微服出巡】,高冥冷冷丢出一句话,而后买着优雅的步子离开花园,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常公公跟在高冥身后,这位君主的心思越发让人捉摸不透,纵使他跟在皇上身边伺候多年,还是会弄不清楚他到底想什么,这么多年唯一的心得就是这位帝王睚眦必报,城府之深无人能及。
  【微臣见驾来迟,请皇上恕罪】,庆王爷跪在地上双手撑地,头低地近乎贴在地面。
  【舅父快起来,今日朕只是闲来走走,你我叔侄二人闲话家常,不必恪守宫中礼仪】,说话间给常公公使了眼色,常公公立即扶着庆王爷站起身。
  【坐吧,常听人说你府上美食众多,特来此混口饭吃】,看到庆王爷再得到自己的示意后拘谨地坐在自己对面,嘴角露出笑意,半开玩笑地说着。
  【皇上谬赞了,不过乡野小吃罢了,皇上若是喜欢,臣命厨房做了送到宫中便是,···】
  【舅父是不喜欢我来叨扰吧】,庆王爷话未说完,就听到高冥问道,目光灼灼,像是刺穿人心一般。
  庆王爷立即跪在地上,马上解释道,【臣不敢,臣只是体恤皇上操劳国事···】,未等他说完,高冥亲自扶起庆王爷,【不过一句说笑,舅父何必如此认真,今日只是亲戚走动,舅父万万不可再如这般】。
  君威难测,庆王爷知道高冥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试探自己,自从朝局稳定,党羽被皇上大批削减后,自己尽可能事事低调,处处避让,绝不把自己放在皇帝的对立面,他太清楚眼前这位皇帝的可怕之处了。
  【近日朝中为立后之事争执,确实让人费神,正巧今日闲来无事,到你这里来散散心】,高冥走在前面,对着跟在身后的庆王爷说着话,倒真似甥舅家常。
  【臣愚钝,不能为皇上分忧解难】,看到高冥摆了摆手,庆王爷没有再往下说,一行人来到一处亭子,清幽雅致,遂引着皇上进去歇息。
  高冥看了看此处景色宜人,进到亭子随便寻了一个位子坐下,道【这里景色颇好,我们就在这里用膳吧】。
  庆王爷刚想说此处狭窄,不适合用作餐饮之所,话到嘴边改了口,【好,臣这就命人准备】。高冥看了看他,才满意地笑了。
  燕窝溜鸭条、攒丝鸽蛋等让人食指大动的菜肴一一上齐,庆王爷陪同皇上吃了一餐,高冥在席间并未说话,面上也没有任何表情,面前摆的都是珍贵食材,经过多重工艺精制而成,皇上却只吃了几口,不知他对菜品有何不满。
  【可是菜肴不合皇上胃口】,庆王爷有些紧张地问道。
  高冥脸上却露出一个高深莫测得表情,嘴角勾起一丝浅笑,这笑容配上他绝美的容貌,不禁让人看得有些吃醉,这是他进了王府第一次带着真正的笑意回答,【很合胃口,只是我喜欢好东西慢慢品尝才能知道个中滋味】,说完瞟了一眼伺候的奴才,笑意更深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