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祖洲]天下白衣 作者:承君诺

字体:[ ]

 
  《[祖洲]天下白衣》作者:承君诺
  文案:
  祖洲乱世,世乐国主欲再次一统祖洲,将至亲之子云鸾送予北漠为质。
  沧落城中,御将军顾茗澜重重布局,落下天下一统的第一子。
  净水两岸,世乐天羽军与炎崆墨骑隔水相望,天下一统之战在两大强国间正式拉开序幕。
  沉沧,一个覆灭国度最后的希望,在乱世之中,成为终结乱世一把利刃。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恩怨情仇 前世今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茗澜,墨敬之,云鸾,沙扬刃 ┃ 配角:青沂,巫玄,泽白月,墨敛之 ┃ 其它:
 
========
  
  第1章 楔子
  
  破落的酒馆正中,辟了块说书的台子,坐在台上的老者,一手端着酒碗,一手捋着沾满酒渍的胡须,侃侃说着久远前的故事。
  “元始帝承天袭云而来,是祖洲的第一人,他用了十年平定世乐内乱,十年一统祖洲,四海称臣,天下归心,那时的祖洲,海晏河清,天下靖平……”
  “锋叔,您说元始帝真的受地母庇佑么?”离说书台最远一张不起眼的酒桌边,一个罩着一身黑衣的孩童抬起眼,问身边同样罩着黑衣,将面目隐藏在兜帽下的人。酒馆昏暗的灯火明明灭灭地照在孩童的脸上,兜帽下,是一张粉雕玉琢的脸,孩童眼眸灿若星辰,这双眼带着期望,灼灼地盯着身边一声不吭的人。
  “对内,元始帝撤销司命院所有政权,只留神权于司命院,封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位将军为异姓王,四王拱卫京畿沧落,其余皇族分封祖洲各地,历代世袭;对外,元始帝改三国王都为重镇,除青龙王长子外,其他三位异姓王长子为三座重镇郡守长,以镇南浔、炎崆、白泽降民。”
  台上,说书的老者抿了一口酒,继续说着。孩童的眼里闪耀的亮光渐渐暗了下去,被他唤作锋叔的人只是一手按在腰侧,一手端着酒坛,仰头灌酒。孩童失望地坐回了破旧的木凳上,白皙的小手撑着下巴,悬空的双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荡着。
  “锋叔不说云鸾也知道,元始帝一统祖洲根本就没传说那么神奇。”云鸾撇撇嘴,见锋叔还是没有打算回自己的意思,云鸾自言自语道,“我翻过司命院的天书,上面记载元始帝一统祖洲之时正是地母、水神、火神、风神四神之灵最为衰弱的时候,地母自封于天壤之中,水神与风神不知其踪,火神本就不可追寻,彼时只有冥皇和漠神还能与祖洲之上的天侍们交谈。若说元始帝‘承天袭云’而来,这也是后人加上的吧。”
  “哐当”一声,锋叔拿在手中的酒坛跌落在布满油渍的桌上,这一声被听客们一阵叫好声正好盖了过去。孩童连忙闭紧了嘴,他知道若再说下去,锋叔可就会拿他腰侧那柄弯刀背打他手心了。
  锋叔黝黑的脸紧绷,身子往云鸾那方靠了些,低沉喑哑的声音传来,让云鸾不禁打了个寒颤。
  “世子,你偷偷跑去司命院了?”云鸾注意到,锋叔的指节结满茧的右手已经贴在了腰侧的刀柄上。
  云鸾连连摇头,坐在长凳上,一点一点地往后靠,脸色煞白。世乐最为凶悍的云锋将军,就算他是国主的儿子,也不敢惹怒他。“没没没,是巫宁拿给我看的!”
  云锋眼神瞬间犀利,看云鸾慌乱的模样,他肯定不会相信这个狡猾的世子。沧落城里谁不知道,这位云鸾世子的母亲最擅长的就是收买人心,然而就算再长袖善舞,只要一旦没了命,再也保护不了想要保护的人。莘夫人一死,无依无靠的云鸾从云端坠入凡尘,云鸾的几位大哥第一次同心,上禀国主云轩,进言国主将这个弟弟送去北漠做质子。
  云锋收起猎豹般锐利的眼神,袖子抹掉桌上的酒渍,贴在腰侧弯刀上的右手懒洋洋地搭在了酒坛上,云锋嗤笑一声,左手食指点在云鸾胸口:“胜者才有质疑历史的权力,世子想不想做这个胜者?”
  云鸾睁大眼看着如山一般逼在自己身前的将军,茫然地点点头,倏忽又不停地摇头。
  云锋斜飞的眉毛蹙在一起,云鸾终究还小,莘夫人还来不及教太多给他。莘夫人……云锋直起了身子,后背往后挪了挪,想起那个年轻的少妇,云锋不向其他人一般对她有那么多微词,至少这位莘夫人是真心地想要扶助国主,奈何在世乐的臣子眼中,莘夫人就是红颜祸水。
  “胜者么?如果母亲还在,或许我还有机会。”云鸾小声嘟囔了一句,话中的不甘被云锋全数听了进去,“何况现在要去北漠做质子,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知道呢。”云鸾捏紧了拳头,嘴角边泛起一丝苦笑。
  与其他的孩童不一样,云鸾早慧,又有世乐最聪明的女人做母亲,自五岁起就跟随母亲在案前替云轩处理政事,一年将世乐内政悉数厘清,三年知晓祖洲大小十余国政事,若再长大些,莘夫人再活得长些,自祖洲分崩后的国主天翊开始渴求一统祖洲的愿望,能在这个孩子身上实现。可是,地母好似不愿再庇佑她的世乐子民,莘夫人早亡,云鸾被送往北漠做质子,让云锋心中燃起的念头扑灭了。
  “只要有命,就有机会。”云锋两手按在了云鸾的肩头,用力往下压了压,沾满酒渍的衣袖将酒气染在了云鸾的身上。云鸾不喜欢酒味,一只手捏着鼻子,一只手在面前扇了扇。
  “锋叔你喝多了。”云鸾嫌弃地瞪了一眼云锋,纵然他被送往北漠做世子,只要他还在世乐的土地上,他就永远是云锋少主子。
  云锋学着云鸾撇了下嘴,收回压在云鸾肩膀上的手,两掌摊开:“世子没这个想法,就别随便怀疑一个统一了祖洲大陆的帝王!”“帝王”两字,云锋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云锋这辈子只尊敬两个人,一个是国主云轩,一个就是元始帝天瑉。现任世乐国主云轩,从小体弱多病却不忘祖辈一统祖洲的夙愿,大胆与北漠结盟,以万两金铢换北漠千机弩,装备世乐军队;元始帝天瑉平定世乐内乱,一统祖洲,成为第一个一统祖洲之人。云锋很想在有生之年能够看见战火纷飞的祖洲大陆重回元始帝时海晏河清,天下靖平的年代,他在云轩身上看见了希望,却因莘夫人的去世而消失殆尽。
  云鸾怔怔地看着重新拿起酒坛喝酒的男人,他脸上那一抹失望的表情,被云鸾记在了心中,直到云鸾十年后从北漠回来,登临沧落城皇座之时。
  乱世雪色
  
  第2章 质子·一
  
  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夜浓得像化不开的墨。云鸾坐在青色马车里,小手里拿着一枚通透的碧色玉石。玉石与他的掌心一样大,云鸾几乎握不住这枚触手冰凉的玉石。
  “锋叔,为什么停下来了?”云鸾把玉石放回袖中,伸手挑起车帘,黑曜石般的眼眸里乍然泛起一丝白光。
  天幕被一道闪电劈裂开来,骑在马上的中年男人把兜帽掀开,刀刻斧凿般黝黑的面容突然显现在闪亮的白光中,雨水落在他头顶束起的发髻上,贴着脸颊滑落在泥泞的土地里。世乐银白色的铠甲泛着冷光,与云锋看着云鸾的模样一样的冷。
  不到十岁的孩童缩了缩脖子,并未被云锋冷厉的眼神吓退。作为世乐的世子,即将前往北漠为质的他,什么都不怕了。
  “是接我的人来了么?”云鸾把头伸出马车窗外,瓢泼的大雨落在孩子束冠的发丝上,砸在白皙稚嫩的脸颊上,不一会儿就把孩子的淋了个湿透。
  对于世子任性的行为,云锋沉脸不语。他转回了头,凝神细听着对面沉闷的马蹄声,有一队近五百人的军队逐渐靠近,与祖洲任何一国的军队不同,这个军队的马蹄声雄浑有力,只有北漠的高骑才能发出如此整齐震撼的马蹄声。北漠啊,真想亲眼看一看那片被漠神守护的土地。云锋不由得握紧了执着马缰的手。
  又一道闪电劈过,借着照耀整个大地的白光,云鸾终于看清了对面的情状。五百骑高骑整齐地列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世乐皇族这一小队的兵马。一股压力陡然从心底升起,涌入全身血脉,云鸾屏息凝神,如鞭暴雨砸在脸上,已经没有任何感觉。这一股闷窒感迅速传遍了护送世乐世子的小队,队伍里的马匹不安地打着响鼻,就连世乐首将云锋的坐骑紫云沙也不例外。这匹多次驮着主人冲杀在战场上的骏马,在此时不停地踏着前蹄,焦躁感更加浓烈。
  “帮世子把雨水擦干。”云锋头也不回地命令道。
  马车里一直陪在云鸾身边的少女猛地一抖身子,轻轻地拉了下云鸾的胳膊:“世子,青凝给您换件衣服。”
  云鸾讪讪地收回头,马车里只点了一盏油灯,轻纱蒙上的灯罩罩在油灯上,聚起微弱的光线。云鸾如墨的头发湿透,白皙的脸颊上沾满了水渍,就连雪白的衣领上也被雨水打湿,水渍一直漫延至胸口,贴在云鸾瘦削的身子上,云鸾看上去就像一只头扎入水中的小白兔。
  “噗嗤”一声,青凝毕竟还是个未及笄的少女,瞧见这样的小主人,一时没绷住笑。
  云鸾伸手把束发的头冠扯了下来,随意丢在了车厢里。乌黑的发丝散开来,衬着云鸾稚嫩雪白的脸,青凝一时看得出了神。拥有天姓皇族血统的孩童,其容颜宛若神赐。青凝记得几年前在皇宫里,巫宁从司命院拿来的几幅画卷里,有一个女子的画像,画像上的女子杏目圆脸,黑曜石般的瞳仁里散发出一抹灵动的笑意,墨色发丝搭在她肩头,她身披白色萝蔓,赤脚俯卧在溪水边,葱葱玉指搅动着清澈的溪水,巧笑倩兮。画卷的最下方用极其娟秀的小楷写着“地母霰云之像”。
  青凝眼前的披散了头发的孩童,犹如从画中走出的地母,只是他的眼眸里没有地母灵动的笑意,漆黑的瞳仁里有狡黠、有狠厉、有迷茫、有懵懂,唯独没有那震撼人心的笑容。
  “到了北漠,这些锦衣玉服一点都用不上。”云鸾嘟囔了一句,又把湿了一半的外袍给脱了下来。
  青凝从马车的衣箱里拿了一件新的白色锦袍要给云鸾换上。云鸾伸手按住了青凝的手腕,摇了摇头:“换件北漠式的短衣吧。”
  “诶?”青凝眨了眨眼,水灵的眼中带着一抹疑惑。世乐城里,北漠短衣皮裤是时新的装束,然而居住在沧落城中的皇族们对北漠装饰一直嗤之以鼻,曾经一统祖洲的世乐天姓皇族从元始帝开始就一直着白色宽袍长衫,腰间系以素色丝线织就压以金色滚边的腰带,腰带上系着玉珏,据说这是元始帝的司礼顾渊为了纠正朝臣们入朝面帝时不合宜的举止而特意提出的。云鸾的腰带已经被他自己给解了下来丢在一边,腰带上的玉珏被云鸾放在车厢内的矮桌上,那枚被他藏在袖中的碧色玉石又被云鸾握在了掌中。马车外,雷声轰鸣,除此之外再无声响。
  青凝翻了好一会儿才从衣箱底下翻出了云鸾说的那件北漠短衫。衣领上粘着白狐毛,衣袖和衣面都以白狐皮制成,胸前的衣面上用金线绣着一只展翅翱翔的鹏鸟,那是世乐的守护圣兽——极乐鸟。这件被压在箱子底下已经有褶皱的北漠短衫是云鸾的母亲莘夫人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莘夫人出身北漠,据说少女时候的莘夫人是北漠草原上的一团炙热的烈火,整个草原上的男子都为莘夫人而疯狂,就是这样一个如火般的北漠少女,接受了漠神的指引来到世乐,要为风雨飘摇地世乐重铸千年前的辉煌。但是……青凝抬眼看着将腰带系在短衫外的世子,这个拥有世乐神祗地母一样面容的孩童,似乎并未继承他母亲的理想。也或许,地母早就舍弃了世乐。
  “世子,出来见见你的舅舅。”马车外,忽然响起一个雄浑的声音,在这氤氲的夜晚里听来犹如黑暗中走出的猛兽的低吼声。
  云鸾听见声音小小的身子怔了一下,坐在马车中的孩子闭上双眼,勉力深吸了一口气,良久才呼出,睁开眼时,黑色的瞳仁瞬间变成了雪白,比眼白还要纯白。与云鸾面对面坐着的青凝就着微弱的火光,看清了云鸾异样的眼眸。“啊——”青凝想要喊出声,却觉得有一双纤细的带着青草芬芳的手紧紧扼住了她的脖子,把她的惊呼声压在了喉咙里。
  “阿凝安静些,我只想跟地母告个别。”云鸾右手食指竖着贴在嘴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地母?青凝昏厥前只记得云鸾说出的这两个字,然后陷入了深深的梦魇中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