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捡来的媳妇儿 作者:芥末榛子

字体:[ ]

 
《捡来的媳妇儿》作者:芥末榛子
 
文案:
     他们都不懂爱情,只是相依为命。
 
为什么对我好?
 
因为你是我的媳妇儿!
 
一穷二白的憨厚忠犬攻遇到落难的豪门公子,一见倾心,再见倾城。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瑾轩,二牛 ┃ 配角:若干 ┃ 其它:
 
 
==================
 
  ☆、第 1 章
 
  宁静的小山村被一阵阵响亮的鸡鸣声吵醒,仿佛是在一瞬间天地间就充斥了各种声音。安瑾轩被种种吵闹声吵得睡不着,只好不情不愿的醒了过来。
  笨手笨脚的穿好衣服,到院子里打了一盆水随随便便的洗了一把脸,冰冷的井水很好的驱散了最后一丝顽固的睡意。如果他在,看到他用冷水洗脸,大概,会心疼的吧?
  他回到屋子里,从锅里拿出两个杂面馒头和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蛋,馒头很粗旷,分量也很足。虽是不太好吃,但好在还是热乎的。坐在还热乎的炕上强忍着不适吃了一个馒头和蛋,他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安瑾轩流落到这里已经半年了,可是从小就娇生惯养的他仍是习惯不了这里简陋贫穷的生活。他在家排行老幺,同几个哥哥差的岁数比较大,他出生时大哥已经16岁了,小哥哥也已经8岁了。
  家里突然多出了这麽一团软软绵绵的小东西,让几个哥哥好一阵稀罕,自是从小就把他捧着宠着。娘亲一直想要一个女儿,可惜生出来确实一个带把的小子,很是失望。他小时候长的甚是漂亮,后来就自暴自弃的把他当个女孩来养活。
  于是就养成了他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性子。家里不指望他光宗耀祖,建功立业,他也就那样稀里糊涂的过了十多年没心没肺的日子。他没啥大的追求,最大的爱好也不过就是带着一群仆从趁着集市偷偷溜出去在街上逛逛店铺,吃点小吃食,不知怎么就被传成了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
  本来,传也就传了,他们家再有钱有权,还能管住别人的嘴不成?他吃吃喝喝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到也挺好。
  他以为会这样过一辈子,等到及冠后与一个漂亮贤惠的女子结婚,虽然他不能像话本里那样与她琴瑟和弦,吟诗作对,但是他会斗蛐蛐,蛐蛐这么好玩的东西,定能赢得她的欢心。
  可能老天见不得他太过幸福吧?那年他偷偷跑出家想去后山抓蛐蛐,然后就遇到了她,一见倾心,再见难忘。
  然后,他的蛐蛐没了!家,也没了!
  二牛在鸡鸣前起床,给屋里还在睡的媳妇儿做好饭,就扛着昨天在山上砍得柴出发了。今天是赶集的日子,刚好可以把这几天存的几捆柴和几张皮子给卖了。媳妇儿长得细皮嫩肉,一看就没吃过苦,可惜他太穷了,媳妇儿跟着自己的这半年吃了不少苦。
  他还记得半年,自己那早死的娘给自己托梦说让他去一趟后山,说那里有他的媳妇儿。他半信半疑的去了,果然就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子晕倒在河边,然后他就高高兴兴的扛着媳妇儿回家了。
  媳妇儿的脾气不太好,吃不了太粗糙的东西,他就三五不时的去一趟后山,打点野味,买到城里,再给媳妇儿买一些精面和大米。这些东西太贵,他要打十只兔子才能换一斤大米和三斤精面。
  后山是有名字的,外人叫它阴翠山,只不过山名几经变化,二牛他们祖祖辈辈仍习惯称它为后山。小山村的人祖祖辈辈靠着后山,虽不是很富裕,日子倒也还能过得去。很多小山村的人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大山,最远的也不过是到几十里之外的羊城。
  二牛当然不是去羊城,不说那里的远近,就家里那个什么都不会的媳妇儿就让他哪都去不了,他必须在晌午回去给媳妇儿做饭,在哄着他多吃点。媳妇儿现在太瘦,据说太瘦了不好生养。
  而且……而且他觉得胖胖的抱着更舒服!
  大概是天比较冷,柴火和皮子卖的都很快。二牛数数了数不是很多的钱,细心的算了算,先是给媳妇儿买了一个手炉,媳妇儿很怕冷,天一凉,手就没有热乎劲儿了。这样一来,今天的钱就花的差不多了。刚好一个卖糖葫芦的经过,他以狠心,又花了3个铜板买了一串。
  他早上就吃了一个杂面饼子,这会儿早就饿了,闻着糖葫芦甜甜的味,就更饿了。好在他还记得这是给媳妇儿买的,到底是忍住了。
  “二牛,你买这干啥?钱多的花不完了吗?”同村的黑狗子垂涎的看着红彤彤的糖葫芦,顺便吸了吸口水。
  “给媳妇儿买的,他这几天胃口不太好,买给他蘸蘸嘴儿。”
  “媳妇儿,我回来了?”二牛刚一进门,就开始吆喝,当然,他也没指望媳妇儿出来迎他。天这么冷,还是待在屋里比较好。
  安瑾轩窝在被子里懒得理那个自说自话的笨牛,对二牛对他的称呼,他纠正了很多次无果后,只好随他去了。
  “媳妇儿,看,我给你买了好东西!”二牛小心翼翼地拿着小小的糖葫芦向自家媳妇儿邀功。
  哪知媳妇儿直愣愣的看了半晌,突然哭了起来。
  安瑾轩哭的很伤心,他想起曾经,几个哥哥每次回家,都会偷偷给他带吃食。娘亲和爹爹不允许,怕他吃坏肚子,他们就藏在衣服里给他。
  有一次,七哥偷偷藏了一个糖葫芦,也是这般拿到他面前邀功。却不想,外面包的糖被他捂化了,糖葫芦不能吃了不说,七哥还被娘亲好一顿打。他恼七哥弄坏了他的糖葫芦,非但没有劝着娘亲,还在旁边起哄,让娘亲打狠些。
  但是,现在,他们都不在了,再也没有人哄自己睡觉了,再也没有人给自己捉蛐蛐满世界的找各种稀奇古怪的玩具了,再也不会有人用无奈的语气说:“没有我,你该怎么办?”然后继续毫无原则的纵容自己了。
  他一直哭,歇斯底里的仿佛用尽了一声力气的大声哭泣,因为他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不能做。
  二牛被他哭的很无措,他不知道自己的媳妇儿咋的了,又狠自己是个嘴笨的不会哄人。他把手里的糖葫芦插在桌子的破洞上,手忙脚乱的哄媳妇儿,可是无论他怎么哄,媳妇儿都只是自顾自的哭,根本就不理他。他急得恨不得直接扇自己两个大耳光。
  安瑾轩到底是个没心没肺的,在他还不知道伤心是一种什么情绪的时候,家里就发生了这样大的变故。在此之前,他遇到的最大的伤心事,不过就是自己的蛐蛐死了,或者小哥哥偷走了他好不容易才藏起来的桂花糕。
  哭了一会儿,心里好受了很多,终于想起了自己馋了很久的糖葫芦。揉着红肿的眼睛抽噎着道:“糖葫芦呢?我要吃!”
  二牛赶忙把斜插在桌洞上的糖葫芦递给他,看着他一边小声抽噎,一边小口的吃糖葫芦,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身边无论男女,都是糙着长大的,所以他对媳妇儿这种比县城里官家小姐养的猫还要娇贵的生物实在没办法。
  安瑾轩被他看得很不好意思,不舍得递给他:“给你吃一口……只能吃一口!”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看到很久前写的半篇文章,决定把它补充完整。
 
  ☆、第 2 章
 
  小山村人的生活,平淡,简单。这里的人大都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在他们看来,最好的生活莫过于天天能吃饱,到年纪了娶个媳妇儿生几个娃儿,在看着娃儿长大娶媳妇生娃儿。顶了天也不过就是像县太爷家那样有几个丫鬟伺候。
  他们没见过十里红妆的盛景,这里有钱人家去媳妇儿也就是挑几担彩礼,请左右邻居吃顿饭,入了洞房,就是夫妻了。
  像安瑾轩这样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长的还漂亮的人,如果被人捡到,好点的就被领回家做媳妇儿,虽生活不太好,好歹还有顿饭吃,不至饿死,如果不幸的就直接被卖到窑子里任人糟蹋。
  不过好在安瑾轩遇到了二牛,二牛家很穷,两间破瓦房,说是瓦房,也就比茅草屋好一点点,下雨的时候都很外面大雨屋里小雨,还有一间摇摇欲坠的厨房。
  虽有两间房子,能住人的只有一间,这也就是说,安瑾轩必须和二牛睡在一张床上。刚开始的时候,安瑾轩是极为不习惯的,娇嫩的皮肤被粗糙的麻布磨出了很多红痕,甚至有的地方都破皮了。他从小锦衣玉食,娇生惯养,在吃穿用行上向来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可是现在,他只能睡在铺着茅草的炕,盖着陈旧的不知道多少年没洗过的被子,晚上根本就睡不着。于是睡觉的时候他就本能的找最柔软的地方睡,以至于每天睡着睡着他就很自觉地睡到了二牛的怀里。
  二牛跟他以前的锦丝罗被自是没法比的,尤其是他为了保暖只脱外面的大袄睡觉。好在比床上的茅草好一些,最重要的是二牛身上很暖和。 
  二牛家很穷,所以他家是不可能有地龙这种奢侈品的。晚上睡觉又二牛这个天然暖炉,早上,二牛起床时,就把炕给他烧得热热的,让他继续睡。自己出去做工。
  这天早上,二牛早早的起床,他小心翼翼的从床上爬起来,仔细的给媳妇掖好被子后才穿衣服。烧好炕,做好饭,他吃了一个杂面馍馍喝了点热汤,拿着自己的家伙什上山了。
  他想趁着还没有大雪封山时上山找点野果之类,他在入冬之前在山上找了很多野果子,请邻居大婶子帮忙做成了果脯给媳妇儿当零嘴吃。现在那些时令的果子大多已经被进山的人和山上的野兽瓜分了,剩下的就是一些吃起来麻烦还不顶饿的坚果,偏偏自家媳妇儿就喜欢这些。
  他的运气还不错,进山没一会儿,就找到了一颗挂着不少果子的榛子树。收了不少榛子,他看着时间还早,又仗着对山里很熟悉,就想着往里面在走走,碰碰运气,说不定能找着一些野生的药材。
  山里的人大多都认识一些野生药材,进山时都会带一些回去,能买个不错的价钱。大概是他的运气在进山时已经用完了,找了很长时间就找到几根普通的药,这种药材在山里随处可见,根本就卖不了几个钱。
  不知不觉间走了很远,他突然被一阵狼嚎声惊醒。来不及勘察敌情,他迅速扔下身上的东西爬上一棵大树。树叶已经落光了,这让他很清楚的能看清周围的情况。
  下面的两只兽急于打架,他又躲得及时,并没有被发现。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下面是一只瘦弱的老狼和一只带着崽儿的鹿。老狼大概是饿的狠了,趁着母鹿低头喝水的时候袭击了调皮的小鹿。
  但显然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小鹿凄惨的叫声引来了母鹿。她猛地撞向老狼,老狼无奈的放弃了自己的猎物,他不甘心的冲着母鹿吼了几声,再次扑向了母鹿,两只兽顿时扭作一团。
  老狼最后还是被母鹿打败,狼狈的逃走了,母鹿也受了不轻的伤,倒在地上大声的喘息。小鹿从藏身的地方钻了出来,围着鹿妈妈焦急的一边叫,一边用头顶鹿妈妈的头,甚是可怜。
  二牛看不下去,就从树上跳了下来,鹿妈妈听到声音,奋力的抬起头,几次想站起来,都失败了。她竭力地发出警告的叫声,警惕的看着逐渐靠近的二牛,一边催促小鹿赶紧逃跑。而小鹿则是站在妈妈的身边,用稚嫩的叫声警告入侵者。
  二牛放下手中用来防卫的大刀,示意自己无意伤害它们。好在鹿妈妈较为通人性,感觉不到危险就放松了下来,或者说她已经没有力气在做任何动作了。
  二牛慢慢地走到鹿妈妈的面前,小心翼翼的蹲了下来,从怀里掏出自制的伤药,敷到她的伤口上。这种药,是靠山的人们自己发现的,效果其实并不怎么样。平时的小伤也还行,像鹿妈妈这样的伤,几乎是没什么用的。
  被老狼咬伤的地方一直在流血,二牛带的药甚至都不能将伤口覆盖住,所以鹿妈妈也还是坚持不下去,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
  二牛本来就是进山想要打点野味留着过冬,因被鹿妈妈的行为所感动才一时冲动为其伤药,现在既然死了,那这肉……自然就是他的了。
  不曾想,当他拎起地上的鹿妈妈往回走的时候,小路竟也跟着他一起走,大概是他刚刚的行为让它以为自己是可靠的,在失去妈妈以后本能的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依靠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