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俗尘净+番外 作者:水方鱿

字体:[ ]

 
书名:俗尘净
作者:文案里都是骗人的
 
文案
 
一对兄妹颠沛流离,
  一个遁入空门,一个沦落红尘,
  一个男人,一掷千金,奈何佳人不倾心,
  佛门清静,俗尘未尽,空门不空,心自难平。
  
  小王爷:小和尚别跑!
  楚 烟:小王爷你不是包的我么?
  小和尚:阿弥陀佛......
  
  楚 烟:哥,我有了。
  小王爷:和尚,我怀了你的种!
  小和尚:罪过,罪过......
  作 者:文案里都是骗人的 ......
 
内容标签:生子 宫廷侯爵 怅然若失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延寂,楚宁浩 ┃ 配角:楚烟,楚宁旭 ┃ 其它:
 
 
  ☆、楔子
 
  元盛十年,宁安王楚铭弘进宫面圣,与盛帝于庆宣殿长谈半日,回到府中便命人收拾细软,连夜离开京都。
  经此变故,朝廷人人自危,谨言慎行。
  宁安王的离开朝中众说纷纭,大抵分为两派:一说盛帝与宁安王虽为胞兄,但早已兄弟阋墙,面和心不合,宁安王一直策划谋反,被盛帝暗自瓦解,这才连夜逃出京都;二说,盛帝居安思危恐有人图谋不轨,派宁安王前往民间私下调查,防患未然。
  无论是哪种在盛帝没有昭告天下之前都只是猜测,宁安王就像赌石,没有人知道他块废石还是价值连城。这样的宁安王突然出现在湖城,还大张旗鼓的置宅安居,对湖城的大小官员、巨商富贾来说无疑是块烫手的山芋,扔不得吃不得,只得观望,看看别人的态度。
  首位拜访宁安王府的是戚府的当家戚怀志,严格说来戚家也算皇亲,戚怀志的姐姐曾是盛帝的妃子,只可惜后来早逝,又不知何缘故,戚家亲众纷纷与他决裂,不相往来,这让戚怀志在湖城的日子并不好过,而他此时的拜访无疑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观望的众人渐渐坐不住,不知有何内情。
  戚怀志拜访后的第三天,盛帝御旨到,字里行间尽是不舍与恩典。至此,送往宁安王府的拜帖堆积如山,门槛都找人来修了好几番。
  楚铭弘一律没有答复,捧着一封信愁眉苦脸,那狂放的字体如腾飞的金龙,写信人震怒的情绪跃然纸上。
  楚铭弘揉揉耳朵仿佛都能听到金龙在耳边的嘶吼。多年想不问政事,吃喝玩乐还拿俸禄的美梦终于实现,还不肯他激动一点连夜搬个家吗?朝廷的那些老家伙没事干,就会成天瞎猜,害得别人都以为他被贬了,失势了,这样根本就跟盛帝当初的想法背道而驰,因此盛帝不得不八百里加急送了道圣旨来挽回局势,私底下却写信骂得一塌糊涂。
  为了不折了这美差事,楚铭弘还是觉得要先把盛帝交待的正事办妥,这样自己才可以在湖城待久一点。
  “来人,去告诉那些人,本王约他们明晚聚香楼一聚。”
  仆从领命一一回复递来拜帖的大人,对于宁安王的突然邀约,众人反应不一,但都急匆匆地赶回去好为明晚的赴宴做准备。
  聚香楼。
  各位达官显贵早已在厢房守候,宁安王却迟迟不见踪影,偏又催不得。不知此次约见是何缘故的众人彼此交谈试探,怕稍有不慎,行差踏错。
  “哈哈,戚兄果真高见。”
  众人在等待中越来越不安时,宁安王爽朗的笑声传进厢房,与他同行的还有戚府的当家戚怀志。
  宁安王是拉着戚怀志的手腕进来的,并在众人纷纷起身相迎时将戚怀志列为贵宾,引上座。这关系,明眼人一看就非同一般,如果说戚怀志的姐姐仍是盛帝的妃子,戚怀志又与其关系密切,两人客气也能是常情,但戚怀志的姐姐已仙逝多年,宁安王仍对他如此客气就有些不符常理。众人看着也不便询问,记着便是,这戚老爷仍是皇恩眷顾,日后看来还有不少用得着的地方。
  席间,宁安王说了些客套的场面话,大概意思是湖城这边人杰地灵,近来身心疲惫,盛帝恩宠特许搬迁此地修养,也就是说会在湖城长住。其他的全都是对戚老爷的赞许和热络,听得在座的众人羡慕不已,想着自家有没有未出嫁的姐姐妹妹或者女儿可以送进宫去,进不了宫,进个王府也行。就连平时一向与戚怀志不和的大哥戚怀来以及封府的当家封信才,都客客气气地向戚怀志敬酒。
  酒过三巡,楚铭弘让众人散了,却单单留下戚怀志夜话家常。
  经此,湖城的众人都明白了一件事:这戚怀志不单是皇亲国戚,还深受宁安王赏识,见面要礼让三分。只是不知先前有没有得罪之处,还来不来得及补救?
  “王爷大可不必如此。”众人走后,楚铭弘屏退左右跟戚怀志两人说着话。
  “无妨,这是那位的意思,他不放心你。”楚铭弘给自己满上,知道戚怀志不喜酒也不劝他多喝。
  “他......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就是时常念叨着要是你能过去跟他一处就好了。”
  “我的情况王爷也是知道的。”戚怀志把玩着手里的酒杯,他何尝不想与那人能时常见面,但是他有妻儿,那人更是身边不缺人。
  “戚兄自有难处我也是不勉强,来,今日开心不谈那些,喝酒......”
  圣旨刚到没几天,宁安王府就迎来了一位贵客。
  突然被邀请说有客相见的戚怀志激动地以为是那人来了,特意换了身衣服才去。
  宁安王府的气氛与往日大不同,丫鬟仆役似乎都压低了声连气都不敢大口喘,这让戚怀志更加肯定了内心的猜测不由加快脚步向内厅走去。
  厅内楚铭弘正坐着跟一位妇人说话,妇人虽稍有些年纪但贵气逼人。
  “戚兄来了。”见戚怀志站在门口楚铭弘起身将人引进来,“这是我母后。”
  “草民叩见太后。”虽然见到眼前人时戚怀志心中就隐约有所猜测,但现在听楚王爷说出来仍是免不了吃惊,忙跪下叩安,难道要见自己的人是太后?
  “嗯。”德纯太后看了眼戚怀志,却没有示意他起来。戚怀志只得继续跪着,楚铭弘却犯了愁要是让那人知道他心上人当着自己的面被欺负,会不会当即就撤了自己的美差?但太后这边也是得罪不得。
  “父王父王......哇呜.....”正犯难之际稚气的声音传来。
  三岁的楚宁浩走路还不稳,一路小跑来找楚铭弘,被自己的左脚绊倒右脚,砰地摔到地上,脸着地!
  “呜.....哇.......”泪水瞬间涌上眼眶,糊满小脸,也不起来趴地上可劲儿哭。
  从小把楚宁浩当心肝宝贝儿的德纯太后可心疼坏了,也顾不上太后的威仪跑过去抱起地上的楚宁浩,抱进怀里揉:“小心肝儿,脸都磕破了,疼不疼,皇奶奶给吹吹。”
  楚铭弘趁机让戚怀志先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关怀一下自己宝贝儿子就被一阵训斥:“你这府上的路也不找人修整修整,看都磕破皮了,要是摔伤了留疤怎么办?”
  楚铭弘一脸苦相:“修,修,明天就找师傅来修。宁宁乖,来父王抱抱,抱抱就不疼了。”
  楚宁浩看到楚铭弘嘴一瘪眼泪又开始打转,张开小肉胳膊:“父王......”
  许久不见的宝贝儿子抱在怀里的感觉美得楚铭弘像踩在棉花上,只可惜棉花没能踩太久,被抱在怀里的楚宁浩看到站在一旁的戚怀志,舞着小肉爪,身子向前倾:“抱......抱......”
  看着印着两道血印子,还跟那人有着三分相似的小脸奶声奶气的楚宁浩戚怀志怎么会不喜欢,伸手接过:“这是小王爷?”
  “恩,今年三岁,正是皮的时候。”看着投向别人怀抱的儿子宁安王有些吃味,平日白疼你了。
  “南铭还虚长两岁,也是皮得很。”
  “南铭......你也有孩子了?”坐在一旁的德纯太后突然开口问道。
  戚怀志心下一惊,吃不准她这么问到底是何用意,只得如实回答:“膝下两子,长子已经七岁,次子五岁。”
  太后不置可否,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随后又放下:“前些日子弘儿写信到宫中,对宁浩思念备至,陛下说要亲自送宁浩过来,他的心思哀家还不清楚,恐怕是想来见什么人吧,正巧藩国使者到,这才让哀家替他走了这一回。”
  德纯太后仿佛跟身边亲近人一样聊着天,语气中却带着威严与不满,戚怀志抱着楚宁浩不知该如何回答。
  “美人儿,美人儿......”楚铭弘正想替他解围,被抱在怀里的楚宁浩就开始不老实,两只手抱着戚怀志的头,撅着嘴要去亲他。
  这举动可吓坏了宁安王,果然平时就不该带他去-妓-院,这下可好,见个姿色好的就非礼,还非礼到戚怀志脸上,要是让那人知道可还得了,更何况太后还在这儿坐镇,赶紧抱回楚宁浩:“小儿胡闹,让你见笑了。”
  被抱回去的楚宁浩并不买账,张着两只胳膊还要戚怀志抱。
  “无妨,小王爷着实可爱,我看着也是喜欢得紧。”
  “从小就带孩子去那些不干不净的地方,好好的孩子都教坏了,宁浩还是不能跟着你,两天后随哀家回宫。”
  “母后......”楚王爷摆着一张黄连脸,本以为是来送孩子的,没想到居然只是暂聚,天底下有他这么苦命的爹吗?
  德纯太后并不理会抱过楚宁浩离开。
  楚宁浩所有人都亲,在皇奶奶怀里咯咯笑着,朝楚王爷挥挥小手。
  留下愁眉苦脸的楚王爷拉着戚怀志倒苦水。
  楚宁浩周岁时楚王爷在他面前摆满了纸、笔、刀、剑、珠宝让他抓周,看撅着屁股的小王爷在周围爬来爬去,这也看看那也看看,但就是什么也不抓,越爬越远。王妃将他抱起想放回原来的地方,结果楚宁浩抓着王妃手上的一串佛珠不撒手。楚王爷心下大惊,历朝历代出家的王孙并不在少数,莫不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将来也要走上这条路?
  为了防止楚宁浩看破红尘,遁入空门,楚铭弘自打抓周后就开始带着楚宁浩出入秦楼楚馆,让他知晓红尘俗世的好。这事传到了太后耳中,雷霆大怒,随即下了懿旨将楚宁浩接到宫中,罚楚王爷闭门思过。
  本是两三个月就能过去的事,谁知太后越看楚宁浩越像自己先前夭折的次子,越看越喜欢,越看越舍不得分开,软着性子磨盛帝破例三岁就给封了王位,此后楚宁浩便被留在了太后身边。                        
作者有话要说:  原计划六月就应该开的坑,中间由于种种原因给耽搁了,到现在才能开,新坑还望喜欢多多留言支持O(∩_∩)O~~~ 依旧隔日更。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两天后德纯太后依言带楚宁浩回宫,临走前楚王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着楚宁浩亲了又亲,楚宁浩仿佛也感受到了离别的感伤,瘪着小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父王父王,我会想你的......”
  德纯太后叮嘱了两句让楚王爷好好照顾自己,便带楚宁浩上马车启程回京。
  小孩子的伤心来得快去得也快,睡过一觉的楚宁浩早已把父王抛到脑后,伸伸懒腰爬起来看看马车外:“皇奶奶,还没到呀?”
  “快了快了,宁宁再睡一觉就到了。”
  然而楚宁浩再次醒来后却还是没到平日里熟悉的宫殿,也不在马车,而在一间朴素的房间。
  睁开眼平日里照顾楚宁浩起居的曲嬷嬷急忙围了上来:“小王爷醒啦。”抱起楚宁浩,替他穿好衣服后抱到外面小解。
  仍黏糊着困意的楚宁浩趴在曲嬷嬷的肩头,眯眼打着哈欠:“皇奶奶呢?”
  “太后在禅房听住持讲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