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真爱假爱+番外 作者:酒一四

字体:[ ]

 
《真爱假爱》作者:酒一四
 
文案:
     伪白莲真凶残神医宠妃攻V真面瘫淡漠皇后受
 
简介:黎眀十岁认识姬千聿,十五岁嫁给姬千聿,姬千聿当了皇帝,他被册立为皇后,本以为是真爱,没几年就被嫌无趣。
 
垣暮雪是姬千聿的新宠,听说很受姬千聿的喜爱,只是他那种眼神又是什么意思?嫉妒?不像。仇恨?也不像。倒更像看见猎物的眼神呐……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眀 ┃ 配角:姬千聿 ┃ 其它:占有,美好,毁掉
 
 
==================
 
  ☆、第一章
 
  “你真是越来越无趣了。”姬千聿悻悻的收回抚摸黎眀的手。
  黎眀僵了僵,抽回袖中的双手攥成拳头。
  连点表情都没有,无趣透了。
  姬千聿失望的摇摇头,他向太监挥挥手,太监明了,不了察觉的怜悯般扫了黎眀一眼,“暮雪殿,起驾——”
  人群晃荡晃荡走了,黎眀站在门口,直到再看不见一个人影才收回视线。
  隐隐心痛。
  自认识姬千聿到发展恋情再到成婚,已经十年了,他也二十了,想想当年的海誓山盟,现在看来,终究抵挡不住时间的逝去。
  十年,不短,怨不得姬千聿对他感到厌烦,若不是黎家拥有昌国三分之一的兵力,他这个皇后的位置也早就是别人的了吧。
  若初急匆匆的回来。
  “皇后,皇上又去了暮雪殿。”她担心的看着黎眀。
  黎眀细微的点点头,脸上无喜无悲,若初跟随他五年,怎会不知道他其实很难过。
  若初咬咬唇瓣,“皇后,皇上已经被垣暮雪迷的不能自拔了。”
  黎眀垂下眼眸,许久,他抬头仰望天空,“黎眀苑。”
  若初不甘的跑去房内取出一件雪色裘衣披在黎眀身上,目视黎眀离开。
  黎眀苑是姬千聿与黎眀感情最好时赏给黎眀的园子,黎眀喜爱花草,就亲自把黎眀苑种满了四季的花草。
  刚下过雪,冬季的花长势也还不错,黎眀走走停停,一边观察花的长势一边轻抚那些他喜欢的叶片花瓣。
  垣暮雪手提冒热气的糕点盒从这路过时就看见一个神祇般面容的男子,神态淡漠,身披雪色裘衣,玉手轻抚叶片,不知是不是错觉,垣暮雪看到那男子嘴角轻扯了一下,他在笑吗?
  原来肮脏的皇宫还有这般男子。
  回过神时,那男子都走了。
  垣暮雪想了解这个男子,便记住这个男子的大概特征。
  黎眀回到坤宁宫时,天色已经暗了。
  若初守在宫门口,一见远处走来的黎眀立刻吩咐下人上菜。
  “皇后,用膳吧。”
  “嗯。”黎眀前去用膳。
  所谓昌国皇后的晚饭也不过两菜一汤。黎眀没心思吃饭,只是吃了几口再咽不下肚。
  姬千聿离开时略带嫌弃的眼神,与五年前充满爱意怜惜的眼神差距太大了……怎叫他安心吃饭。
  “皇后,您再吃点吧。”若初站在一旁,看看盘子里似没动过的饭菜,又是一阵担忧。
  黎眀摇摇头,起身回屋休息。
  若初一阵叹气。
  与坤宁宫萧瑟的景象相反的是暮雪殿的一派热闹。
  垣暮雪卧在姬千聿怀里,手中轻捏着一块糕点,递到姬千聿嘴边,姬千聿朗声一笑吃进嘴里,顺便不怀好意的舔了舔垣暮雪葱白纤细的手指。
  垣暮雪咬咬嘴唇,脸上渐渐升起迷人的红晕。
  姬千聿大手一挥,表演古琴的人退下。
  垣暮雪娇羞的怒瞥一眼姬千聿,“你干嘛挥退人家,这可是花钱请来的。”
  “下次再听。”姬千聿宠溺的揉揉垣暮雪的头,暗道暮雪还是这么为他着想。
  垣暮雪嘟嘟嘴,不经意间问道,“千聿,皇宫里有个貌似神祇神态淡漠的男子你知道是谁吗?”
  姬千聿一僵,“谁告诉你有这么个人的?”他可是下过命令不许在暮雪面前提那个男人的。
  “我自己看到的,呐,告诉我吧~”垣暮雪“吧唧”一声亲了口姬千聿。
  姬千聿很享受这个吻,“是黎眀。”
  垣暮雪歪歪头,口气有些酸,“是皇后啊,你竟然有这么美的妻子。”
  姬千聿就吃这一套,暮雪吃他得醋不就说明暮雪爱他吗。
  “那只是他的表面,实际上他是个很无趣的人,从早到晚表情不变。”顿了顿,又由心感慨,“要多无趣有多无趣!”
  垣暮雪笑笑,眼中闪过隐晦的光。
  姬千聿撇开话题,一把搂住垣暮雪,“接下来该做别的事了吧。”
  垣暮雪白皙滑嫩的脸瞬间红透。
  殿是一夜春宵,宫是一夜无梦。
 
  ☆、第二章
 
  “皇上,皇后求见。”小太监跪在书房门口,黎眀在一侧冷视。
  “嗯。”
  黎眀推开门走进,就见一长相可爱诱人的男孩坐在垣暮雪腿上。
  那男孩一脸羞涩的望着他,双手使劲推拒姬千聿,姬千聿强硬的搂着男孩。
  黎眀不善在人前表达自己的感情,只能默默忍下心里涌起的酸痛感。
  “我做了玉糕。”
  说着,黎眀把手中提的糕点盒递给姬千聿。
  姬千聿一阵沉默,黎眀伸着手一动不动,等着他接过。
  那男孩眨眨眼,笑嘻嘻的替姬千聿接过糕点盒,“哥哥,玉糕是什么,好吃吗?”
  哥哥?
  见黎眀眼神迷茫,男孩笑着解释,“你比我大,叫哥哥是应该的,你不会介意吧。”男孩小心翼翼的看着黎眀。
  黎眀抿抿嘴,“不会。”
  “太好了,我就知道哥哥不会介意,那哥哥我可以叫我阿暮吗?”
  “可以。”原来他就是垣暮雪,姬千聿现如今最宠爱的人。
  “喂,暮雪,为什么他可以叫你阿暮,我就不行?”姬千聿状似生气的捏捏垣暮雪的翘鼻子。
  垣暮雪笑而不答。
  姬千聿抬头,“玉糕收下了,你回去吧。”然后毫无留恋的低头与垣暮雪打情骂俏。
  直到走出门黎眀还在想,他原本是要与姬千聿谈谈一起回黎家的事,怎么什么都没说就出来了?
  黎眀心里有些纳闷。
  至于那个垣暮雪,他得第一印象是天真烂漫的弟弟。
  或许,对情敌下这样的定义很灭自己威风,但那个垣暮雪确实无法让人产生厌恶感。
  边走边想,不一会就到了慈宁宫。
  门口的侍人微微俯身,黎眀点头。
  一个女人半躺在华丽的贵妃椅上,手中蒲扇小幅度煽动。
  那女人保养的不错,肌肤白嫩,身子也没变形,眼角只有几条不显眼的鱼尾纹,长相端庄秀丽,不知道的人还真看不出她已快四十。
  “太后。”黎眀微俯身。
  女人缓缓睁开眼,轻“嗯”了一声。
  黎眀起身,他与太后的关系并不好,不然不会直呼她的名号。
  “太后,明天臣想回趟黎家看望看望兄弟。”
  “嗯,替哀家道声安好。”
  “是。”
  ——
  次日。
  “大哥,姬千聿为什么没陪你回来!”黎落愤愤不平的怒吼。
  “……”黎眀搓搓黎落的软毛。
  “啊——”黎落冲天一吼,“今天可是你生日,那□□的从去年开始就不记得,我要宰了他——”
  “啪!”黎眀难得有点严肃的表情,“不许说脏话。”
  黎落捂着脑袋委屈的看着黎眀。
  黎眀收起严肃的表情,平日无悲无喜的表情这会儿看来竟有些温和。
  “他忙。”良苦,才找出一句拙劣的借口。
  黎落撇撇嘴,别过头。
  真忙,忙到和妃子调情都只能在书房了。
  “二弟呢。”黎眀随手摘下一枝快要枯萎的山茶花。
  “二哥在书房处理军务。”
  黎眀看了山茶花两秒,将山茶花递给黎落。
  黎落嫌弃,“快枯萎了还给我。”
  “那黎落会怎么处理快枯萎的山茶花。”
  黎落想也不想,“当然是扔掉。”
  黎眀停下脚步,摩挲手中的山茶花花瓣,“你看,你是理解姬千聿的。”
  黎落楞神。
  “大哥。”远处黎磊跑来。
  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黎家四个孩子也各不相同,长女黎光是昌国第一首富,汉子的性格,女子的容貌。长子黎眀昌国第一美人,长相更不必说。二子黎磊昌国大将军,有着粗狂豪迈的性格和脸。次子黎落托大姐的福,昌国第一财子,花钱如流水,乖张易怒,长得却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黎磊跑过来,左右看看,“姬千聿呢?”
  黎眀还没张口,黎落在一边讥讽。
  “那混蛋恐怕正跟他妃子调情呢。”
  黎磊一听,皱皱眉,看看大哥的脸色,见他表情不变,才说:“大哥,姬千聿昨天跟我商量让我驻守边界。”
  黎眀点点头,黎磊又说:“他还隐含的警告大姐,让她缩小生意。”
  黎眀心里苦笑,姬千聿是要击垮黎家,还是击垮他?
  这个皇后的位置,怕是待不久了。
 
  ☆、第三章
 
  晚上,黎家三兄弟聚在一起吃饭,黎家大姐从南方托人带来礼物送给黎眀。
  黎眀拆开一看,竟是一块手帕。
  “大姐这是什么意思,你生日就送一块手帕?”黎落表情有些夸张。
  手帕布料属上等,制工也算可以,只是上面什么都没绣,空旷旷的,看着怪不舒服。
  黎磊表情严肃,大姐那精明的性格绝不做无意义的事。
  黎眀垂下眸子,收起手帕。
  “大姐真奇怪,还是拆我的礼物吧,跟往年的绝对不一样。”黎落大大咧咧的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眼冒金光。
  黎落前年送的礼物是花魁,去年送的礼物是清倌,因为他一直希望大哥离开姬千聿那个混蛋。
  黎眀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玉镯。
  玉镯用的是罕见红玉髓,表面没什么花式,只刻着一个“明”字。
  黎落取出玉镯戴在黎眀左手腕,正合适,红玉衬的黎眀更显白皙。
  黎眀近年来首次接受这个黎落的礼物。
  黎磊的礼物永远是最简单粗暴的,他知道黎眀喜欢花草,就寻了一些罕见种子。
  连包装都没有,就放在荷包里,沉甸甸的递给黎眀,黎眀收下。
  一顿饭吃完,礼物也全部收下,黎眀回了自己房间。
  他拿出手帕,一股微弱的兰草味飘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