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言苏 作者:扶小瑶

字体:[ ]

 
 
书名:言苏
作者:扶小瑶
 
文案
位高权重的御史大夫,同时却也是天子龙床上的常客,
没人知道李晏骜和言苏之间的恩怨情仇究竟是怎麽回事。
他们一个是明君,一个是贤臣;一个威严狠戾;一个以静制动。
李晏骜不知道言苏在想什麽,只知道所有的手段都毫无用处,
而言苏呢?他或许根本就不想知道李晏骜在想什麽……
 
大燕朝风平浪静的表面下暗藏著汹涌,
而他们之间的争斗,又是否会有停歇的一日?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晏骜,言苏 ┃ 配角:王逸,李靖 ┃ 其它:
 
 
 
  ☆、第 1 章
 
  楔子
  那是在大燕国建国一百八十四周年的庆典上。
  皇宫中正在举行盛大的庆典,杯盏交错、莺歌燕舞、龙腾虎跃,到处都是一派欢腾的景象。
  然而,热闹喧嚣的声响也并非能够传遍这座宏伟广袤的皇城的每一处,在隔了很远的地方,后宫中一棵粗壮的槐树上,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正咬着一根草根靠着树干,舒服地翘着腿。
  午后和煦的阳光透过槐树茂密的树叶撒下稀稀落落的光影,李晏骜正感慨难得可以有这样耳根清净的时光,一阵窸窣声从树底下传了过来。
  觉得被打扰了的李晏骜不爽地皱起了两道浓眉,低头朝树下一看,一个比他还小的孩子正蹒跚地从树下经过。
  那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白里透红的皮肤看起来吹弹可破,大大乌黑的眼睛比他见过的所有珠宝都要漂亮,红润的双唇微微嘟着,让人简直忍不住想咬他一口。
  “砰”的一声,李晏骜因为看得太过于专注而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子已经歪了,此刻,从树上直接摔下来的他正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
  这突然响起的声音惊动到了那个漂亮得仿佛是瓷娃娃的孩子,他转过头,乌黑明亮的眼睛紧张地看向李晏骜。  被人看到如此狼狈的一刻,李晏骜恼火地涨红了脸,他一骨碌爬起身,瞪着眼睛朝对方大声说:“看什么看!你是哪里来的小鬼,居然敢擅自跑到这里来。”
  他的嗓门在小孩子里绝对算得上响亮,所以那个被他直接吼到的孩子在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后,“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这一哭,反倒让李晏骜不知所措起来,眼看着那张粉嫩漂亮的小脸因为他而皱成了一团,他居然觉得有些心疼。
  “好了啦,你别哭了,我不吼你了!”走过去一把拉住了人家的手,李晏骜一边笨拙地拍着对方的背,一边小心翼翼地降低了自己的音量。
  孩子渐渐停止了哭泣,怯怯地看了他一眼,吸了吸鼻子。
  看出对方的防备和害怕,李晏骜一把扯下了腰上挂着的一块小小的玉佩,径直塞进了对方手里,“这个给你,这下你总可以相信我了吧?”
  那是一块月牙形的玉佩,碧绿的翡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放在掌心中,就仿佛真的握住了月亮一般。
  孩子破涕为笑,点了点头说:“嗯,我相信你。”
  “好了,快告诉我,你是哪家的孩子,你长得这么漂亮,以后等我长大了要娶你!”将人从头到尾仔细打量了一番,李晏骜挂着一脸志在必得的表情,神气地开口。
  “那,哥哥你是哪家的孩子?”眨了眨眼睛,孩子笑着反问,握着玉佩的手像个圆圆的小肉球。
  “我问你话,你怎么反问我?”
  “为什么不可以反问?”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因为我是太子!”李晏骜两手叉腰,神气活现地这样答了一句。
  孩子闻言噗嗤笑了出来,奶声奶气地答话:“怎么可能,太子殿下现在应该在长乐殿参加庆典才对,怎么会在这里。”
  一提起长乐殿,李晏骜的面上浮现起一丝不爽,低声嘀咕:“那庆典麻烦死了,我根本就不想去。”
  没想到,这话刚嘀咕完,两个宫女就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一脸紧张地抓住李晏骜的手,大声说:“太子殿下,您怎么还在这里,皇后娘娘要发怒了呀,您快跟奴婢走吧。”
  说完,不由分说地拉着李晏骜就往外走。
  李晏骜一脸泄气,但还是不忘转头对那孩子喊:“喂,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哪家的孩子!我说了以后要娶你的!”
  “我是……”
  “算了,我给你的玉佩你要一直带着,那样我总会找到你的。”
  李晏骜已经被宫女拉出了院子,他的声音远远传来,稚嫩的童音散在空气中,却已经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味道。
  被留下的孩子惊讶地大睁着眼睛,低头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手中的玉佩,许久,才呢喃地说:“原来他真的是太子殿下……”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一日两更,^_^
 
  ☆、第 3 章
 
  “少爷,您回来了。”御史大夫府外,已经候在门口的管家张离一看到言苏远远走来的身影,立刻急急奔了过来。
  言苏的脸色已经惨白得毫无人色,张离几乎一碰到他,他就软倒向地面。
  “少爷!”年过四十的张离一把扶住言苏,在他休息了片刻后扶他回府。
  “张离,我没事,给我倒一大桶热水来。”虚弱地低声开了口,言苏在被张离扶到床边后,挥了挥手示意他快去抬水。
  浴桶很快被下人抬了进来,言苏累到了极限,根本无力多费口舌,只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都出去。
  张离走之前帮他从柜子里取出了上次没有用完的药膏,轻轻放在床边的椅子上,这才默默地退了出去。
  言苏一件件褪去衣物,费力地跨入桶中,深吸了口气,才将自己彻底沉入热水中。
  □□撕裂的伤口一碰到热水,疼得他打了个哆嗦,浑身的神经都绷紧了。
  好一会儿后,他才咬着牙将手伸到身后,伸进那已经严重受伤的xuè.口,细细地将残留在里面的东西掏弄出来。
  暗红色的血丝浮上了水面,也浮上了他的心头。
  夜幕冰冷沉静,他在浴桶中蜷成一团,任热水将他彻底包围,却还是觉得浑身发冷。这样一遍又一遍的伤害,要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而他,还能这样坚持多久呢?
  “少爷,我可以进来了吗?”半个时辰后,张离在门外轻轻叩门。
  “进来。”
  听到回应后,张离小心地打开了门,让身后跟着的下人将房内的浴桶搬走,这才端着一碗刚炖好的鱼汤走进房间。
  言苏穿着白色的中衣躺在床上,看起来虚弱而疲惫。
  “少爷,喝点鱼汤吧。”
  言苏睁开了轻阖着的双眼,乌黑的眼眸中蒙着一层模糊的光影,好一会儿,那层光影才渐渐消失,他坐起身,一言不发地接过汤碗,喝了起来。
  “少爷,老爷和夫人如果泉下有知,知道您现在的处境一定会伤心欲绝的。”看着言苏垂目喝汤的样子,张离终究是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
  言苏没有立刻答话,而是将一碗汤全部喝完之后才淡淡开口:“当初让我陷入现在这般境地的,难道不正是他们吗?”
  “言家数代忠良,可谁都没有想到皇上他会……”
  “既然考虑不周,就要承受后果,现在已经不是我说走就走得了的了。”
  “难道少爷您就一直这样……”
  “我不会,我只是在等。”
  张离不解地皱起了眉,望着言苏的眉眼间布满了担心,“少爷,您在等什么?皇上不会放您走的。”
  言苏闻言失神了一瞬,随后将手上的空碗放回张离手中,淡漠的目光望向了窗外高高悬挂着的一弯弦月,终究是没有答话。
  张离很清楚言苏的个性,他不想说的话,就算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绝对不会说出来。
  “少爷,那您好好休息,我先退下了。”轻叹了口气,张离朝言苏躬了躬身,转身走了。
  待房门被关上后,言苏的目光才从窗外的弦月上收回来,他垂目望向自己的手腕,那里还残留着被绸带捆绑后留下的红痕。
  好半晌后,一道轻轻的叹息从他的口中逸出,“我在等,他将自己从我心中彻底抹煞的那一天。”
  大燕的人都知道,三年前,前任天子李建民突然驾崩,现任天子李晏骜尚未登基之前,宫内曾经发生过一场夺嫡的大战。
  大燕自建国以来,向来立长不立贤,这是祖宗沿袭下来的规矩,历朝历代都一直严格遵守。
  但是到了李建民这一代,情况却似乎有所变化。李建民虽然立了嫡长子李晏骜为太子,却显然更偏爱宠妃柳妃所生的儿子李翼飞。
  在他未驾崩之前,宫中便有不少传言说皇上欲废太子另立,李建民对此也始终没有反驳。
  后来他突患急病驾崩,而且似乎并未留下明确的诏书,柳妃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集合了一批大臣和皇后作对,想要打翻大燕传统,以“治国者当以贤为先”的理由,要废李晏骜,改立李翼飞。
  而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李翼飞各方面的表现,确实都要贤过他的皇兄。
  就是在李晏骜这样腹背受敌、几乎丢掉皇位的情况下,言苏带着一纸先帝遗诏,将他送上了皇位。
  本以为柳妃输掉了这场夺嫡之战,她和李翼飞都死罪难逃。却未料到,李晏骜登基之后并未杀他们,而是封李翼飞为祈王,赐封地嘉陵,并让他们立刻离开燕京,从此以后若非天子传召,永世不得回来。
  一场夺嫡之战就这样被彻底平定,功臣言苏升任御史大夫,成为大燕国最年轻的掌权重臣。
  如今,一晃三年过去了,祈王受召回京祭祖,民间虽有人仍会在茶余饭后议论当年的事,但显然已经没有人再将它当一回事了。
  傍晚的燕京北城门,漫天红霞撒下鲜艳的红光,言苏独自站在城门口,那一抹单薄瘦削的身影几乎要消失在那片燃烧般的红光中。
  远远的,一队车马逐渐接近,言苏抬目看向走在最前面的人,黑色高壮的马上,迎面而来的男人一如记忆中那样剑眉星目,丰神俊朗。
  走得近了,男人看到他,面上浮现一丝喜色,那欣喜的神色便如朗朗星空中的一轮明月,皎洁明亮,让人无法忽视。
  言苏也禁不住弯起了眉眼,清丽绝尘的脸因为这一抹淡淡的笑意而愈加明艳动人。
  “阿苏,没想到居然能这么早见到你。”李翼飞跃下马,一把握住了言苏的手。
  “翼飞,一别三年,你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微微一笑,言苏柔和地答了话,看着李翼飞的乌黑眼瞳中闪着熠熠的光。
  李翼飞尚未答话,他身边跟随的将军已经冷冷地开了口:“言大人,祈王受召回京,皇上就派了你一个人来迎接吗?”
  此话一出,他身后跟着的侍卫也都面露不满,藩王受召回京也是大事,天子就算不亲自来城门外迎接,至少也应该让文武百官列队欢迎。
  “算了,这也是预料中的事。”李翼飞不想言苏为难,微蹙着眉说了一句,他知道言苏不可能刻意冷淡他,如今这样的安排,必定的李晏骜做的。
  
 
  ☆、第 4 章
 
  却不料,言苏抬目朝那将军瞥了一眼,冷冷地说:“柳将军,若非你们当初的狼子野心,翼飞又何须离开燕京?叛臣回朝,我身为御史大夫亲临迎接,你们已经该感到荣幸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