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山贼的小乖 作者:神农本草经

字体:[ ]

 
 
文案
 
他出生在富贵之家,却因为身体残缺而成为连下人都不如的存在,
 
甚至被当做礼物送出,谁知道迎亲路上新郎被杀,
 
自己吓得昏过去,醒来后,看见了一生纠缠的男人;
 
他出身显赫,却喜欢做山贼,手下的一次失误,带回来一只可爱的小猫咪,
 
冷血冷清的他,竟对小猫一见钟情,想要呵护他一生一世,
 
谁知道明明喜欢自己的小猫咪竟要离他而去,看来这“小乖”还没学乖……
 
又是强攻弱受,而且这一篇的受很弱,而且攻很宠受。最后有生宝宝。
 
绝对是皆大欢喜的结局,甜文,但是绝对不是小白,
 
过程嘛……啥也不说了,大家吃肉吃肉
 
内容标签: 生子 天之骄子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长空龙翔,云半夏 ┃ 配角:长空凤翥,聂情,柯然 
 
1
 
第一章 ... 
 
 
  楔子
  
  崴嵬国,是山地与丘陵之国,以山多而险峻著称。它与南面千岛国、西面诺塔国三足鼎立,矗立一方。
  崴嵬国因着山多,一种行当便应运而生,那就是——“山贼”。
  官府屡屡大举剿匪,那些不成气候的帮派往往能被轻易剿灭;但有一帮山贼,别说能叫商队闻风丧胆,就是官府也从不敢打它主意,那就是“麒麟庄”。
  “麒麟庄”崛起不过十年,却就已经从一开始的劫富济贫的区区山贼,变成现在三国中最大的杀手集团;“麒麟庄”高手如云,只要你出得起它开的价,只要你想杀的人是麒麟庄也感兴趣的人,那么那人便是藏身在皇宫大内,麒麟庄也能替你铲除心头大患。
  
  第一章
  漂亮的少年坐在花轿中,穿着与身份不搭扎的凤冠霞帔,打扮得像个即将出嫁的女子般。
  少年脸上是呆滞的,眼泪还挂在眼角,透露出一种近乎绝望的悲切;花轿外居然媒婆花娘、鼓乐唢呐一个不少,似乎并不知道花轿里头是个货真价实的少年;队伍前头骑着白马、身穿大红蟒袍的男子身材高大壮硕,像是会些武功的样子,只是喜气洋洋的脸看起来有些猥琐的感觉。
  迎亲队伍刚刚出城不久,正走在狭长的山路间——这种山路在崴嵬是很常见的,翻过这座山,下午就可以到邻城,也就到得了新郎付安华的府邸——今晚,四十二岁的付老爷就可以迎娶他的第三房姨太太了。
  为一个姨太太而亲自到邻城迎亲,除了要表示对新娘娘家——常州首富云家的重视,更因为自己是真的被这个小家伙迷住了,他要确保能安全无虞的娶到小家伙——毕竟这次他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娶一个男“妻”。
  没错,虽然对外宣称自己要娶云家幺女做姨太太,其实自己娶的是云家的小儿子!云家向来不重视这个小儿子,外人不但从未见过他,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只知道云家有五个孩子,最小的一个因为是丫鬟所出,所以是云家的污点,不能轻易提起的禁忌话题。
  付安华就是抓住这个盲点,才能顺利娶得心上人。
  骑在马上,付安华想起半年前偶然在云府后院看见做女子打扮的男孩,只惊鸿一瞥,就叫他念念不忘,即便后来得知美人是男儿身,也不曾断了独占的念头,甚至于不惜血本高价买断真丝货源,掐住云家绸缎坊的命脉,才得以借此提出要娶云家幺儿的荒唐想法。
  不过看云老爷的样子,哪怕自己不耍心机,也乐得将幺子“送”出。
  无论如何,自己终于抱得美人归了!想到男孩娇媚动人的脸,付安华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脸上笑得越发yín邪,满脑子都是今夜的绮丽幻想。
  半夏坐在花轿中,脸上的泪水早已干透。他轻抚着自己的左腿,脸上尽是悲苦。
  都是这条腿,从前连累娘不再受宠,如今竟要自己做别的男人的小妾!
  云府家大业大,主子云海年轻时风流成性,一次酒后乱性让房内丫鬟有了身孕,哪知孩子出生后左腿上竟有一片硕大的诡异胎记,甚至是个左腿不良于行的跛子;向来薄情寡义,只喜欢美人,前四个孩子都异常出色的云海,毫无悬念的讨厌这个幺儿,连带孩子母亲一并失宠;虽然云府新降麟儿的消息不胫而走,但云海从不承认,外界也就只知道他有了第五个孩子,却无人知道是男是女。
  半夏轻轻靠在花轿壁上,温柔的握紧手中的半块玉佩,这是娘给自己的“嫁妆”——娘是世上唯一期待自己降生、唯一不嫌弃自己的人;十五年来的悲苦人生,若不是有娘相依为命,恐怕会过得更艰难吧。
  所以那个人才会以娘亲为要挟,硬逼自己嫁给一个男人。
  为了让留在云府的娘活下去,自己连死的机会都没有。
  半夏揪紧了衣裳,心中懊悔不已,原以为偏院只有自己与娘亲,于是也就习惯捡娘亲年轻时的衣服穿,怎知就被付安华这衣冠禽兽看了去。想起付安华经常欺他无依无靠,数次对他上下其手,半夏就知道付安华看上的,不过是自己的皮相罢了。
  生性单纯,却因为十多年受人欺辱,所以唯独对察言观色异常敏感,半夏知道今后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样的生活。
  闭上眼睛,感觉轿子越发慢了,半夏心想该是进山了吧。
  那么,离那人的家又更近了……
  就这么摇晃半晌,忽然外头一阵嘈杂,轿子被狠狠摔在地上,半夏给吓了一跳,只听得见外面惊叫哭喊声一片,还有刀剑相击的声音!
  半夏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良久才想起掀开盖头看看外面的情况;可是左腿的不便,加上惊吓,半夏摔在地上——顾不得疼痛,他爬出轿外——可只一眼,就被外头的景象给吓得不轻——
  花娘鼓乐们早已惊叫着逃命去了,付府的大批侍卫,在短短的时间里被杀得一个不剩;付安华高大的身子还挂在马背上,手中的剑尚未完全拔出鞘——而他的头颅却已被一个青年揪着头发提在手里了!
  “啊——”
  看见付安华那血淋淋、死不瞑目的头颅,半夏忍不住惊恐的失声尖叫,随即更是被吓得昏阙了过去!
  
  半夏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看着雕花的乌木床顶和薄如蝉翼的帷幔,脑子有些混乱;忽然发现帷幔外的圆桌旁还坐着几个男人,半夏更搞不清状况了。
  “所以?你就把她带回来了?”身材修长,长着一双凤眼的英俊男人隐忍怒火的问对面的青年。
  脸上还有些稚气的青年老实地点点头。
  男人终于忍不住爆发,额头上青筋暴冒,对青年吼道:“放过那些花娘乐手我也不怪你了,可你居然把暗杀对象的新娘带回来,还有胆子跟我说怕她给野兽吃了?!搞清楚,我们是杀手,不是大善人!常琎瑜,你真的是我们麒麟庄排名第五的杀手吗?你要不要我把你的脑子掏出来洗一洗再放回去啊你!”
  男人腿上坐了一个可爱的男孩,见男人气得不轻,连忙伸出粉嫩的小手轻轻揉着男人的太阳穴,关切的说:“凤,别生气,庄主马上就过来了。”
  男人一听更加头疼,轻轻拉下男孩的小手握在手中,低头对他说:“小情,解决付安华这种小人物的小事还要惊动大哥,连柯然都被大哥派去善后——我看琎瑜少不了责罚,连我都要一顿臭骂!”
  “看来你已经有觉悟了?”随着一道低沉的男声,房门被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相当高壮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瞟了一眼不知所措的常琎瑜,又把视线转到怀抱爱人的弟弟身上,“长空凤翥,你最近是不是太惬意了一点,要不要我亲自替你管教手下?”
  “不、不必了,大哥!”长空凤翥连忙起身,“大哥,琎瑜就是这样,杀人时够狠,救人比杀人更勤快,毕竟还是孩子,你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长空龙翔淡淡看了他们一眼,忽然问:“付安华的新娘呢?”
  长空凤翥长出一口气,连忙快步走到床前,掀开帷幔说:“就是这女子。”
  半夏听见“杀手”两字,早先的记忆全部回笼,见他们走过来,吓得连忙闭起眼睛,大气也不敢出。
  “女子?”长空龙翔微微皱起浓眉,说:“不是个男孩子么?”
  看见长年四级面无表情的大哥皱眉,长空凤翥一愣,接着便噗嗤笑出来,没遇见小情之前,自己可是御女无数,怎么可能将床上的小美女认错呢,“哥,这副容貌,怎么可能是男子?”
  长空龙翔懒得和弟弟废话,伸手在男孩衣结上一弹,新娘礼服便滑落两旁,只着单衣的纤细身子明确的表示这确实是个男孩子的身体!
  长空龙翔接着伸手想扯落亵衣,而半夏再也装不下去了,连忙支起上身,紧紧揪住自己的衣领。
  “求你饶、饶了我!”半夏惊恐万状地看着眼前长相性格的男人,大大的眼睛里含满眼泪。
  手伸到一半,长空龙翔有些恍惚——眼前如幼猫般瑟瑟发抖的男孩,明艳的小脸因为害怕而变得楚楚可怜,目光清澈的如同一眼泉水,就好像任何人都能在里面留下自己的痕迹的样子,能诱发别人所有保护欲。
  长空龙翔呆了一瞬间,眼中划过不明的情绪波动;而后,像是对男孩突然有了兴趣,他不带语气的问道:“你明明是男儿身,怎么成了付安华的新娘?云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一句话便戳在半夏最羞于人知的地方,他猛然睁大双眼,难堪地看着长空龙翔,直到几乎含不住眼泪,才颤巍巍地低下头,低声回答:“付老爷有云老爷要的真丝,所以向云府提亲,要我联姻。”
  没有忽略男孩称呼云海的方式,长空龙翔仿佛自言自语一般问:“付安华迎娶的是云海的幺女——你是云海的儿子?或者是临时凑数的?付安华虽然好色,但恐怕不会傻到分不清你是男是女吧。”
  听见长空龙翔一直拿自己最介意的事情当做谈资,半夏下意识的筑起心墙,努力当做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我是云老爷的儿子,付老爷也知道我是男儿身,但他并不介意我的性别,执意要……娶我。”
  最后两个字,半夏几乎是挤出来的,不知是羞还是愤,脸蛋早已红得像要滴血一样。
  看着半夏像被自己剥掉了最后一层保护的幼兽般,为失去最后一丝尊严而不住颤抖,长空龙翔冷硬的心竟有些不忍;这是个命苦的孩子,与云海并不是一种人,长空龙翔心中想到。
  “你很漂亮,难怪付安华费尽心机也要得到你。”
  这句貌似恭维的话终于击溃了半夏仅存的自尊,他发出一声细微的悲鸣,眼泪大滴的滴落在揪着衣服的手上。
  连长空凤翥都有些可怜这男孩,长空龙翔却似没看见,接着淡淡地说:“但是他不配。”
  半夏以为会听到更恶毒的话,却不想长空龙翔竟说常州数一数二的富商付安华配不上自己。
  呆了一呆,半夏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向长空龙翔,正好对上男人炯然有神的眼睛——里头没有一丝轻蔑,反而透出温柔的气息。
  “你叫什么名字?”长空龙翔不动声色地轻轻用棉被拢住男孩衣裳不整的身体。
  “半、半夏,我叫云半夏。”本来筑起的心墙,竟因长空龙翔一个简单的动作而消弭了;毕竟是被欺负惯了,别人给出的一点点温情就能让他敞开心扉;“我出生时,云老爷有些咳嗽,所服用的药方上有一味‘半夏’;娘亲求他给我一个名字,于是云老爷就随手写了这两个字给娘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