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公主不好当 作者:天鲸空想

字体:[ ]

 
 
文案
 
刘未这辈子身份是个假公主,真皇子。
 
亲爹窝囊,后妈狠毒,男扮女装的公主后宫生活有点艰难,还有人总想利用他的身份篡权夺位。
 
刘未表示,他对皇权没有半分兴趣,只想恢复男儿身做个普通人啊!
 
幸好有个忠犬异姓王爷一路保驾护航,日子过得越来越好……
 
深情忠犬攻x美貌病弱受
 
食用须知:小攻有点痴汉,小受是美貌与智慧的化身,偏爱虐狗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未,萧昱 ┃ 配角:很多很多 ┃ 其它:狗血天雷玛丽苏
 
 
  ☆、第一章
 
  刘瑶跟着侍女进了里屋,绕过屏风,看见床上躺着的少女。
  那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瘦弱的身体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五官精致,脸色和唇色都苍白近乎透明,隐隐的似乎还泛着青,此时紧闭着眼,像已经没有了生命似的。
  “嫣儿姐姐,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刘瑶看着心里蓦地一紧,还没走到面前便鼻子一酸流下泪来。
  床上那人听见响动,缓缓睁开眼,一双漂亮的眸子中毫无神采,死气沉沉地盯着眼前的空气。
  侍女搬了椅子,刘瑶坐下,仍然不住地流眼泪。
  “别哭了,小心哭花了脸。”刘未一动不动地躺着,侧头看着那刘瑶。有些模糊的视野中,一个少妇装扮的女孩子坐在自己旁边,那人也不过跟自己同龄的样子,却是像一朵含苞怒放的花儿般,美丽、娇艳、生机勃勃。
  再看看自己……刘未不由得在心里自嘲地笑了笑。
  刘瑶止了哭声,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今天是十五,皇后娘娘在宫中设宴,邀请京城各家的命妇,我来得早些,先是去给皇后娘娘请安,之后就来看看你,听说你病还不大好……却没想到竟然……”说着说着眼圈又红了。
  刘未连忙咳了两声,闭上眼睛:“苟延残喘罢了。你也知道,我是静贤皇后的孩子,现在的皇后娘娘不待见我。早些年皇祖母还在的时候,我还算有靠山,如今皇祖母也去了,就剩我一个人……现在的皇后娘娘恨杜家人入骨,连带的也恨我这个从杜皇后肚子里出来的。”
  这也算宫中也不算是秘闻了。杜家原本是京城第一大世家,太后是杜家人,现任皇帝虽然不是太后亲生,但也从小由太后抚养长大的,皇帝的第一任发妻是太后的亲外甥女,那时候杜家在朝廷可以说是一手遮天,让皇帝十分记恨。后来皇帝不顾与太后的母子之情,设计将杜家从朝堂上连根拔除。那时候杜家虽未被定罪,但死的死散的散,已不成气候。杜太后气的一病不起,杜皇后也因犯错被打入冷宫,后来在冷宫生下刘未,很快就去世了。刘未被养在杜太后膝下,也算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日子,后来在刘未十五岁的时候,杜太后也因为常年的病痛折磨而去世了,刘未被现任皇后杨氏接管……从此地狱般的生活开始了……
  上述只是总所周知的“后宫秘闻”,还有不为人知的更隐秘的“秘闻”。
  事实上,刘未是个穿越来的。并且他的性别是男,却被杜太后当作女孩抚养,这背后的无奈也不是无法想像。刘未从小就知道现任皇帝体弱多病,并且子嗣稀少,儿子们的质量似乎都不高……不仅现任皇后杨皇后所生的儿子从小体弱多病,其他妃嫔生下的男孩也大多早夭。刘未因为是秘密出生于冷宫,在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没人知道他的存在,尽管有一些不足之症,却还算身体健康。后来被杜太后接到身边,杜太后似乎是怕现任的皇后惦记刘未,对刘未下毒手,所以才对外宣称是女孩。于是刘未被赐名刘嫣,由于是元皇后静贤皇后出的嫡公主还被封为金城公主。
  杜太后一直跟刘未说要找个合适的时机公布他的真实身份,结果刘未等啊等,等到杜太后去世,他也没能恢复皇子的身份。而杜太后去世后,皇宫里的局势似乎更加复杂。——杨家取代了曾经的杜家在朝堂呼风唤雨,杨皇后的儿子被封为太子,皇帝却沉迷声色酒肉,不问政事,天天跟一个长得漂亮的侍卫厮混……刘未没有强有力的后台,更加不敢对外公布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以公主的身份隐忍着。即便如此,杨皇后也还是不愿意放过这个元皇后所出的正经嫡公主。如今刘未已经十八岁了,却由于常年病榻缠绵,看起来像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并且他能感觉到自己日渐消瘦,似乎时日不多了。
  每当想到这里,刘未都有一种无力的绝望感。
  刘瑶摆手,让屋里的侍者退下。
  “嫣儿姐姐,我这次来,是受人所托。”
  刘未缓缓睁开眼,看着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她是瑞王的独女,被封为妍香郡主。而瑞王是皇帝的堂兄,瑞王妃是杜家人。后来杜家倒了,瑞王妃郁郁寡欢,生下刘瑶后很快就病逝了,失去爱妻的瑞王没过几年跟着离世,整个瑞王府只剩下刘瑶一个小郡主,无依无靠的,一直住在离京城很远的曾经瑞王的封地,跟刘未也算同命相怜。不过这姑娘命好,被皇帝看中,赐婚给皇帝最喜欢的侍卫何绍——也就是上面说的皇帝最宠爱的漂亮侍卫——两人刚完婚不久,听说夫妻举案齐眉,生活还算美满。
  也是在刘瑶进京后,才凭着堂亲表亲的关系跟刘未渐渐熟络起来。
  刘未跟刘瑶相处了一段时间,知道这女孩大概是从小远离京城的缘故,心思比较单纯,跟刘未交往感情十分真挚,从来都是直肠子说话,不会拐弯抹角。
  而她此时提出受人所托而来,也着实让刘未有些惊讶。
  刘瑶定了定神,小声道:“嫣儿姐姐,这件事或许是个让你离开皇宫的机会。”
  刘未不明所以。
  刘瑶扁扁嘴,道:“其实是我夫君让我来跟你说的。”
  “你夫君?何绍吗?”刘未哼哼道,很久之前就听说过何绍这人,想到何绍以色侍君的传闻,心里就有些抵触。
  “是,”刘瑶点头,“他说这件事还没对外公开——凉王要求娶世家女。”
  刘未点头表示明白了。凉国是大奉西北边陲的小藩地,又是异姓王,被朝廷忌惮也是理所当然。听说那里气候恶劣,是异族聚居地,又北临匈奴,常年战乱不断,国民生产力水平很低,大奉朝廷对凉国从来都是放任自流的态度,只要按时交税上贡,外敌内乱不危害到大奉其他地方,朝廷就不会管。只是这一状态,曾在上一任凉王在位时被打破。上一任凉王打跑了匈奴,平定了内乱,使国民生产水平有了一定提高,整个凉国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只可惜好景不长,上一任凉王在位仅十几年,四年前在国内的一次小规模的异族动乱中重伤身亡,留下一个分崩离析的烂摊子,现任的凉王十分年轻,才二十二岁,似乎是无力摆平国内的态势,所以才请求朝廷的帮助。但是,一个在大奉立国的一百三十二年后仍然存在,并手握重兵的异姓藩王,朝廷没下令废藩就已经算仁慈了,又怎么会给与帮助?所以这个年轻的凉王才会采取迂回战术:我们家世代都是土包子,没多少文化,我想娶个高贵的又有教养的女孩子来拉高我家甚至我们全藩国人民的智商!请皇帝陛下成全!
  刘未想到好笑的地方,不由得弯了弯唇角。
  刘瑶继续道:“听说是凉王上了折子要求娶世家女。折子是由暗卫带来的,所以这事只有皇上和我夫君在内的几个人知道。皇上心里有计较,似乎并不想让凉王跟京城其他世家结亲,而是想把你嫁给凉王。”
  刘瑶说着说着,有些激动起来:“嫣儿姐姐,如果你嫁去凉国——”
  刘未怔怔看着她,随后摇摇头道:“不可能……”
  ——自己没背景也没后台,拖着病歪歪的身体,亲爹不亲,后妈不爱的……最主要的是……我是个男的!怎么可能嫁人!但那人是萧昱……
  这竟像冥冥之中的指引。
  刘未早就断了见那人的心,此时却又重新燃起一团小小的希望之火。
  刘未从深思中回过神,苦笑道:“我这副身体,能不能撑到凉国还是个问题……”
  刘瑶握住刘未的手:“没事的,我夫君说了,会保护你的安全。你就安心养病,其他事情我夫君那边会帮你办妥。”
  “但是……”刘未皱了皱眉,“他为什么帮我……?”
  “这个……”刘瑶也愣了,想了半天,喃喃道,“可能是……我天天跟他说嫣儿姐姐的事,他也感同身受,所以才帮你……”
  刘未笑了笑,不置可否。他才不相信有人能平白无故地帮助自己。在后宫生活了这么多年,看惯了尔虞我诈,他心知这世上根本没有圣母。
  有宫人在外面小声提醒,刘瑶慌忙站起身道:“时候不早了,我该走了。”
  床上的某人仍然安静地闭着眼,睡着了一般。让刘瑶看着心里一紧。
  “嫣儿姐姐,你……要保重……我改日再来看你……听说宫里的桂花开了,下次你……一定要陪我去看啊!”
  “我明白了,”刘未面色带着一丝决绝,“你先去吧……下次来,我陪你看桂花。”
  刘瑶捂着嘴,呜咽着点头,泪水还是不住地流。
  躺在床上的人别过脸,液体顺着眼角一滴一滴落在枕头上。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投喂~~会卖萌会暖床~~~
作者两年没写文了,已经退化为脑残鲸……无逻辑无文笔……
如果遇到什么逻辑不通的地方一定请狠狠的指出并在心里默念三遍:作者逻辑已喂狗
 
  ☆、第二章
 
  “同意了?”少年站在廊下,逗弄着金丝笼子里的雪白小鸟,小鸟在笼子里跳上蹿下,发出清脆好听的鸣叫。
  “大公主并没直说,但我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同意了。”刘瑶站在少年身后,样子十分乖顺,一边说话一边痴痴地望着少年的侧脸。
  何绍也不过才十八岁的年纪,身量瘦且高,身姿挺拔,又容貌极好,俊秀却无半点女气,一双桃花眼顾盼生辉。此时何绍穿着一身月白的锦袍,负手而立,目光专注,嘴角却带着些许慵懒的笑意,阳光照在那人身上,整个人看上去仿佛在微微发光。
  自从嫁给何绍,刘瑶便对自己的夫君十分倾心,也百依百顺。
  何绍给自己的宠物喂了点吃食,头也不回道:“想想也是,她都那种境地了,如果不出宫,就只有死路一条,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刘瑶想起那一日所见的金城公主的样子,不由得神色暗淡下来:“真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
  何绍笑了笑,给鸟儿喂完食,拍了拍手上的残渣,这才转身看着自己的小妻子。
  “劳烦你费心了。”何绍捏了捏刘瑶有些婴儿肥的脸蛋。
  刘瑶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我……也是希望嫣儿姐姐能有个好归宿!”
  何绍懒洋洋地笑着,笑容却滴水不漏:“你放心,一切有夫君我呢!我这就去找皇上——来人,备马!我要进宫一趟……”
  或许是妍香郡主来探望过他,陪他纾解烦闷,也或许是当天换了太医和药方,刘未第二天感觉身体好了很多。又过了五六天,刘未已经能下地行走了。所幸这几日杨皇后并没有找他麻烦,还开恩让他好好养病不必去请安,刘未也算松了一口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