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丛林深处有野人+番外 作者:土豆芽儿

字体:[ ]

 
 
书名:丛林深处有野人
作者:土豆芽儿
 
文案 
夏云迷失在森林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野人部落。他们没有男女之分,人人都能生孩子,以一个特殊的方式,名曰“种种”。
 
若喜欢一个人,便直接拖回洞!
而他夏云,就是个被人拖回洞的倒霉蛋!
 
暴力萌攻X冰山隐忍受
 
内容标签:生子 强强 种田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云,岩 ┃ 配角:包子们:点点,圆圆,滚滚 ┃ 其它:土豆芽儿
 
 
☆、第 1 章
  晨雾已散,山林绿意盎然。重重树影后,一座大山坐落于地。
  山脚下,一个年轻体壮的棕毛人收起晒干了的松茸草,铺在自己刚挖好的洞穴里。洞穴不大,内积与面包车车厢差不多,泥土的湿腥气还没完全散去。
  “岩,你的洞穴这么快就挖好了?什么时候把人抓回来?”山洞外有人问道。
  “马上就去。”洞中的棕毛人仔细地整理草堆,硬朗的面容浮现几分期待。
  那人欲言又止,站在外面看着洞中忙得不亦乐乎的人好一会儿,才道:“祝你好运。”
  “谢谢。”岩头也不回,站在比自己只高一个头的洞里,看哪里还不够完美。
  岩是一个年轻的棕毛人,名字就一个字,整个部落都是单字为名,他们信奉的只有自己的拳头,实力就代表着一切,看中谁自然是以拳头去征服,之后的家庭地位也是由拳头决定。
  今天他非常开心,他就要成家了。虽然他挑中的人有点奇怪,实力也不强,但至少好制服。虽然,岩自身的实力是同龄中的佼佼者,无论对方是强是弱,他都势在必得!
  离部落不远的树林里,夏云啃着好不容易才从悬崖峭壁边够着的油桃,熟透的果肉汁液充沛,酸甜可口,刺激得他饥饿的胃疯狂地分泌酸液。
  “能吃什么呢?”夏云苦恼地东张西望,连草都恨不得拔几根嚼了。事实上他在饿急了时确实这么做过,但平时不太敢这么做,怕吃到有毒的植物。
  原始森林虽然物种丰富,但对于一个不熟悉它的人来说,要填饱肚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夏云在这片树林已经呆了整整一个月,身上的白色棉T和卡其色休闲裤都不耐脏,已经洗得发白发软,却还是遍布青草印子。因食物基本是水果,他整天都浑身乏力,不过从高三就留下的轻微便秘是彻底离他而去了,连工作后长出的不太明显的小肚腩也恢复平坦,倒是意外之喜。
  森林树荫浓厚,气温还很低,夏云出了一身薄汗,看看手表,快十点了。
  即使饿得胃酸,他还是往回走去,准点来到每天都会来的小河边。洗了洗手臂和脸,坐在一块被擦得干干净净的石头上休息。
  林间的风徐徐吹拂在沾着水的皮肤上,带来意想不到的清凉,耳边是哗啦啦的风吹树叶声,鼻尖嗅到清新纯净的森林气息,夏云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心情也变得平静。
  从旅行包取出一支用树叶包裹的粗制炭笔,在一张饼干包装盒拆成的纸片沙沙的摩擦起来。因工作需要,他学会了一手素描。
  突然,一个高大的人影从灌木中走出,迈着修长的双腿靠近小河,暗金色的眼睛目光灼灼的盯着作画的青年。
  夏云画的入迷,但他不敢忘自己身在何处,分出了几分心神留意着周围动静,听见对岸发出细微声响立即抬起头来。
  隔着一条河就能看清来人健硕的体格,上身肌肉结实隆起,覆盖着一层厚密的棕色毛发,下。身亦然遍布棕毛,只是修长的腿骨异于常人,像是直立的动物后肢,行走时微微弯曲,弹性十足,踩在铺满落叶的地面的双脚坚硬而富有张力,一看便知这双腿极擅奔跑。
  看清对方,夏云身体松弛了下来,低头继续作画。只是现在他每画几笔,就会抬头看一眼对岸的人。他在画的正是对岸的半兽野人。
  带着奥利奥香味的纸上,野人栩栩如生。画就要完成了,有了真实的参照物,夏云画得更快。
  夏云是在半个月前看见的这个野人,一开始他很害怕,但野人从未有过越界的举动,久而久之夏云就卸下了防备。
  也许是变异物种,夏云给他拍了一张照,如果他还能回家,这必定会是一个大新闻。
  但,也得他能走出去才行,他失踪一个月,别说搜寻者,天上连一架客机都看不见,诡异。
  夏云更担心的是这个世界是否还是他原来世界,那天他和驴友们结伴攀岩,之后各自玩滑翔,他确信自己和同伴们离的不远,降落后却怎么也找不到同伴了,连树木都和之前大不一样。
  这里太原始了!
  越是找不到人类踪迹,夏云就越是确信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
  夏云画着野人,野人也盯着夏云。然后,他一步步走向河边。
  当夏云终于完成最后一笔,长长地舒了口气,微笑着抬头,就见野人下了河。他心里一惊,立即反手将炭笔和画塞进背在背上的旅行包里,起身准备离开。
  到底是野蛮人,会做出什么谁也不知道,也许今天他饿了就想来宰了自己了,没有河流的阻隔夏云可不敢再呆下去。
  夏云的举动犹如点燃野人的导火线,野人加快了速度,扑腾几下就冲上岸,湿淋淋的扑了过来,雄伟的身躯犹如泰山压顶般扑来,将慌张的青年扑倒在地。
  这一切变故发生的太快,夏云本来不及施展任何自卫措施,只感觉腰间猛地一紧,紧接眼前天旋地转,身体失衡,他被人扛在了肩上。
  岩扛着夏云,兴奋异常,立即往回赶。被强行拖下了水时,夏云很倒霉的正好换气,顿时呛住,温和的水流化作了利器狠狠刺激着他的内脏,肺腔痛得快要爆炸。
  夏云本能地挣扎了一下,很快就用尽全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再乱动,安静的闭着口鼻。很快野人游上了岸,夏云也终于得以呼吸,咳嗽出了吸入的水。
  野人果然极其擅长奔跑,力量更是大得令人惊心,扛着身高一米八零、体重一百三的他竟也毫不吃力。夏云一边咳一边看着快速移动的地面,包里的东西被甩得哐当作响,一下又一下的撞着他的后脑勺。
  夏云被人抗在肩上在树林里飞窜,野人灵活得就像只小鸟,真不负他那双半兽的腿。在夏云看不见的角度,岩干净凌厉的脸庞是全然的兴奋狂喜,眼里的光芒亮得灼人,跑得前所未有的快,他自己都感觉自己像一阵风。
  岩想要表现的心态却苦了夏云,他被颠得像个装着糠的麻袋,柔软的腹部顶在岩坚硬的肩骨上,每一次大的动作都会让他腹痛如绞。
  此时夏云后悔无比,他不该放松警惕的。野人要吃掉他吗?他会被活活烤熟吗?就像电影里那样。
  视野中的物体模糊一片,旁边的景物倒带般往后拉,夏云本来就饿得浑身无力,更别说在剧烈痛苦下挣脱野人了。
  身体不堪重负,夏云的思维却异常的清醒。出国后他随性买了一把价格不便宜的钢刀做纪念品,虽然没开刃,但匕首的形状和其坚硬程度至少能给人痛苦。
  夏云反过手费力地摸索到拉链,随着颠簸缓缓拉开了背包,伸手进去,腹触碰到了冰冷的金属。他心里一喜,动作不由有些急促,就在这时,岩正巧岩踩在石块上一个飞跃,旅行包里的物品哗啦一声全抖了下来。
  夏云猝然抬头,怔怔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物品。今早采摘的两个油桃、刚完成的画……还有通身黑亮匕首。
  夏云保持这个姿势足足十几秒钟,脸色一阵阵发白,脑中又是悔恨又是茫然。现在该怎么办?野人是独居还是群居?如果是群居的话,或许他可以尝试勾引女野人?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激怒男野人。
  夏云估摸着过去了半个小时,野人带着他来到了一个类似部落的山脚,速度也放慢了。虽然疼痛让这段时间过的特别慢,他却觉得时间还是太快。他不想死,哪怕是在痛苦中拖延时间。
  耳中有了说话的声音,夏云抱住野人的腰稳固自己的身体,将头靠在野人后腰上,留意其它野人。
  跳动的视野中出现好几个棕色人影,万幸,那些野人对他被扛回来没多大反应,只是盯着他看。听不清他们说的什么,似乎不是英语,反正夏云是完全听不懂。
  眼前光线一暗,热辣辣的日光被隔绝了,夏云被带进了一个尚有着泥土气息的洞穴里。
  进入洞中,空气陡然凉爽。夏云一身冷汗,乍然进入阴凉的地方让他皮肤冒起了大片大片的鸡皮疙瘩。
  他只来得及看清这是一个很小的洞,就被丢在了一堆蓬松的枯草中,高空落地的晕眩也随之而来,夏云脑袋一阵晕乎。
  岩站在草堆旁,凝视着草中的人舔了舔嘴唇。他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人比他想象中还弱得多,他只是把他扛回来,他怎么就这么虚弱了?
  不过没关系,再弱他有信心一个人养活他,和以后的孩子。
  
 
☆、第 2 章
  夏云完全被砸懵了,虽然草堆很厚,摔上去不疼,但之前一路颠簸晃得他脑子都要散了,加之严重的低血糖,他现在脑袋发胀发热,眼前一阵阵发黑。夏云毫不怀疑,若不是自己躺着,会连站立都不能保证。
  被压住时夏云只有模糊的感受,本能地挣了挣。
  岩感觉到夏云的虚弱,动作轻柔了些许,按住身下人的四肢,张嘴咬住了他的咽喉。
  “唔……”命脉被扼,夏云猛地一僵,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感觉到死亡在向自己靠近。无力地踢了踢腿,脑子被逼得迅速清醒,却也不敢乱动了。
  眼珠子僵硬的往下转,夏云的视线撞入了一双如野兽般凌厉的暗金色眼睛中,那双瞳仁干净剔透,不染纤瑕,犹如融化成水珠的玛瑙石,而其中却透着凛然的锐气,倒映出他惊慌绝望的脸。夏云不由更加僵硬,心中的恐惧更浓了。
  咬在脖子上的口腔热得几乎烫人,夏云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颈动脉紧贴着对方的牙尖,沉稳而有力地跳动着,被牙尖顶住的两个点尤其的痛,野人的虎牙想来没有退化,比其它牙齿长许多。
  这可比被一把刀抵着可要可怕得多。
  如果被咬断喉咙,可能也比刀割喉要疼的多吧。
  夏云干巴巴的吞咽了一下,喉结上下滚动,刮过对方的牙齿,传来顿顿的痛感。岩意识到对方吞咽会伤害到他自己,立即稍稍松了口,见对方没有再反抗,抬起了头。
  夏云紧张地望着岩。
  “不要、不要吃我……”他沙哑地祈求,想到这里的国界,又用英语说了一遍。
  岩听不懂夏云的语言,不过无论夏云说什么,都不可能阻止岩将要做的事。他强势地分开夏云笔直的两条腿,一只手隔着裤子摸索着什么。
  夏云不敢乱动,心里惊疑不定。
  野人要做什么?他不直接宰了自己吗?
  “刺啦”布料撕碎的清脆声音在不大的洞穴中回响。研究出这层布不是夏云身体的一部分,岩果断粗暴地扯碎了它,终于看见了伴侣真实的面目。
  瞳孔微微一缩,岩眼里闪现浓浓的惊艳。锋利而厚实的半透明指甲轻轻滑过夏云的腿,好似凝脂般的细腻,岩不禁惊叹了一口气。
  夏云整个人不可控制地如筛糠般抖动起来,吓的。
  按现在的状况看,野人是独居的,食物也独享,他很有可能先吃自己一条腿,然后把自己养起来,一天吃一点,直到将自己吃光。
  想到这儿夏云呼吸都是颤着的。
  但是并没有……
  这个新挖的洞穴突然传出一声沙哑的惨叫。山脚下的棕毛人暂停了动作,朝洞穴方向看了眼,然后见怪不怪地移开了目光。
  夏云脸上滚落大颗大颗汗水,面上还残留着震惊之色,他不敢相信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下。身的痛让他思想无法集中。为了减小对方的动作幅度,他不得不夹住野人结实坚硬的腰,以缓解无法这种难以忍受的疼痛。
  可笑的是,野人竟还想让他有反应?
  他没有力气推开野人搓。揉自己的手,只能咬紧着牙关,忍住一不小心就会发出的痛苦呻。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