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痴汉受伤心欲绝被人糟蹋 作者:云上椰子

字体:[ ]

 
《痴汉受伤心欲绝被人糟蹋》作者:云上椰子
 
说好要在五千字内完成的一个随意脑洞报社梗,做到了。
 
注:我的这个报社是回报社会的意思,不是报复社会。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四月初三。
    武林盟主大婚。
    在刚刚结束的武林大会中夺得盟主之位的江氏青年迎娶老盟主的独女。
    一时间,辟剑山庄宾客满盈,好不热闹。
    正是良辰吉时。
    新郎迎了新娘欲要拜堂之际,不知是谁惊疑一声“那是谁?”
    转头一看,对向庭院屋顶,白墙青瓦上,站着一袭绛红锦衣的艳丽美人。
    是那邪教教主顾千陌。
    武林盟主脸沉如冰,一双手在新服下手握成拳,如临大敌。
    教主却只是弯唇一笑。
    对视的眼神别有深意。
    ……
    教主是去砸场子了吗?
    那必然,不是的。
    是夜。
    有人洞房花烛,春宵一刻。
    有人独立风中,酩酊大醉。
    最后不省人事昏倒在小巷墙角,被走后门的公子哥的不小心踢到。
    哎哎哟哟的爬起来,那公子哥摸索着身下这满身酒气的人。
    捧起脸一看。
    公子笑了,方才去城中最大的勾栏院走了一趟一无所获。
    这厢不费功夫就捡了个恣妍艳丽的牡丹花妖啊。
    怎么不好好在院中呆着,醉倒这后巷来了?
    被有心的色胚盯上了可如何是好?
    岂不是要做尽了赔本生意,供人yín乐?
    心疼,心疼。
    公子如此这般想着。
    一把抱起教主烂醉如泥的身子,转身推开几步远的后门,又回到了衣袂飘香莺歌燕舞的勾栏院。
    放在床上时低声道:“美人别怕,在下定不叫你做那赔本买卖。”
    ……
    于是。
    红绡帐暖。
    教主在一阵扯裂般的疼痛中惊醒。
    抬眼一看,只见自己全身赤裸,躺倒床中,双腿大开,任人肏干。
    气息一堵,差点怒急攻心晕了过去。
    “你!——唔嗯……”
    “美人你醒了?”公子偏头在教主修长的小腿上亲了一口,压下身来:“方才见你没什么反应,在下只好……望美人不要怪我冒昧,人生得意须尽欢么,美人之前有什么不愉快的,与我做做这快活的事也就忘了,嗯?”
    “你!……”教主睁大了双眼,看着这张在眼前放大的俊脸,整个心脏都是一颤。
    一时间,愤怒惊慌全都如潮水般远去了。
    潮浪轻拍,远江湖上,只一叶扁舟。
    和那舟上冷漠淡然的一张脸。
    竟与眼前这嘴角带笑的人脸有七八分重合。
    那浪潮就跟打在了心上似的,拍的他头重脚轻,不知今夕何岁。
    “我?美人叫我做什么?是轻了还是重了?是舒服还是不舒服?”那公子勾唇笑着,手上揽过教主的双腿,开始了一轮凶狠的冲撞。
    “嗯哼……你……你唔……你是谁……”教主被肏干的全身无力,躺在床上,竟是连撑起自己身子的力气也无。
    “我?”公子轻声一笑,配着他那张脸,即便是做着最yín荡的事,也莫名爽朗好看。他将教主拦腰抱坐在自己怀里,变幻的体位惹来教主一声抑制不住的呻吟,他就在这时咬着教主耳朵说:“我是你男人。”
    ……
    -
    -
    -
    -
    
    【第二章】
    
    火热的东西在温热紧致的后.xuè里chōu.插,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
    教主蹙着眉头咬着唇,生平第一次被人突破防线到如此地步,以极度羞耻的姿态将一个男人的坚挺迎了进来,含着,吞吐着,把自己最柔软最隐秘的地方大方的交出来任他亵玩。
    这种感觉竟然就是鱼水之欢?
    之前他曾想过,有朝一日或许可以同江予风做的事,如今却莫名其妙的和一个陌生人做了起来。
    这感觉真是……
    “唔嗯……”
    一个重重的顶弄,教主轻吟。双手攀着那公子的肩膀,坐在他怀里,眼神都是醉态的迷茫。
    所幸一低头看到那公子面容。
    教主一双眼睛就像被浸了光。
    漫漫流泻,深情脉脉。
    心道:真像……
    公子抬手压住教主后脖颈,送上了一个绵密的亲吻。轻轻啃咬那双薄唇,趁着教主呆愣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亲吻时,撬开牙关,长驱直入。用舌尖极尽色情的戏弄,把教主弄得呜呜咽咽,津液在来不及吞咽的舌尖战场沿着嘴角流了下来,一线水亮。
    只觉得这吻会烫人,一路烫到心口,把他的心脏烫得噗通狂跳。
    偏偏下身的要害还被那人抓在手里,后.xuè的深深顶弄,前方挺翘的玉茎和双珠都被人把玩在手里。
    教主呜咽一声,在公子放开他的双唇,沿着扬起的脖颈舔弄细吻时,就毫无防备的射了出来。
    ……
    耳边好像还是能听到那潮浪声。
    可四周朦雾沉沉,月色迷离。
    茂密草木在教主快速的奔跑中沙沙作响,夜深露重,打湿了鬓角衣襟,混着汗水,极不舒服。
    长时间的奔跑,教主已然累极,气喘吁吁。
    偏生后面相追的人不知何时就会追上,他一刻不敢放松,一声细小的虫鸣鸟叫,他都觉得草木皆兵。
    忽然,脚步顿停,眼前霎时横了一条无边的大河。
    河水平静黝黑,就像悬崖绝壁一样令人绝望。
    而也就在这时,朦胧的黑雾中影影绰绰的显现出一条小船。
    船上坐了个白衣青年。
    没有船夫掌控的小船任水漂流,一派写意悠游。
    待那船近了,教主才看清船上人的脸。
    凛冽俊美,贵气从容。
    教主一时呆了。
    只听那公子冲他道:“小孩,你跑什么。”
    一声小孩,教主似乎受了极大的震动。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细瘦修长,却明显是少年的手。
    他忽然就奇异的冷静下来,是了,自己怕是又做梦了。
    梦中的自己跪了下去。
    他听自己慌忙道:“公子,公子你救救我吧!”
    “哦……怎么救?”
    “求公子渡我到对岸!”
    那公子悠然道:“可我的船没有浆。”
    话刚说完,后面传来一阵草木风声,是抓教主的人到了。
    ……
    那白衣公子收住手势时,年少的教主早已被那公子抱在怀里。
    毒发让教主口吐黑血,冷汗涔涔。
    他却还分得出心神来震惊。
    堂堂魔教暗使,那个从小就训练他们的恶人,竟然一瞬就被眼前人给解决了。
    他甚至没有看清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那位公子始终都是身在船上,不曾离去。
    他那时还不知自己是遇到谁了。
    只觉那一怀的木叶清香让他格外安心。
    -
    -
    -
    -
    
    【第三章】
    
    翻来覆去做了几遍。
    教主终是神智昏聩的晕了过去。
    公子从那热烫粘人的温柔乡里退出,披衣坐起,扬手一挥,什么东西就跟劲风似的飞了出去。
    院落树上滚下一个姑娘。
    轻手轻脚的滚进房来,轻唤:“公子。”
    “看完热闹了?”
    姑娘点点头:“一点也不好看,我还当武林盟主大婚能有什么特别的呢,中途还来了个穿红衣服的美男,你猜是谁?是我见过的逐天教教主,可惜不是来闹场的,无聊,真无聊。”
    “那你还看到这个时辰?”
    真是山里困久了,放出来就跟从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一样。
    听说那明月山庄有人大婚就屁颠屁颠跑去看了。
    满江湖的跑,经常三五天才见得到一回人,知道的事可比他这主人多了去了。
    “这不是你也有乐子,我早早回来也是惹你烦嘛。”说着还抬头望床帐后瞥了一眼,却瞄到那床边绛红的衣物,脸色顿时一变:“这……”
    公子目光跟随看去,便从姑娘聚变的神色中猜到了七八分。
    一主一仆两两对视,相顾无言。
    姑娘扯着嘴角:“这床上美人的衣物……同那教主有些像啊。”
    公子无所谓的摆摆手:“我又没见过那教主。”
    所以就怨不得我偷香不长眼了。
    姑娘目光狡黠,笑道:“这当然怨不得你啦,谁叫你总是喜欢呆在山里不肯出来见见世面呢,所以就不知那武林盟主长得多像你了,也就不知道今日这逐天教主看着那武林盟主目光多纠缠哀怨呀,哎!想想大概都能知道这其中有些什么猫腻!”
    公子听得一愣。
    姑娘笑嘻嘻:“公子,你怕是……”
    公子面对调侃并不着恼,反倒心情极好的漾开笑意:“没办法,长得好,走路上都被老天赏了个美人,送上门的,哪有不要的道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