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朕因为你一个吻就断袖了啊混蛋 作者:云上椰子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朕因为你一个吻就断袖了啊混蛋》BY云上椰子
 
文案:
讲述一个纯情苦逼年下帝王攻的十几岁到二十几岁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皇帝 ┃ 配角: ┃ 其它:
 
    十二岁
    登基不久。
    皇帝一把扔开奏折:“丞相!丞相!他们一个个唯丞相马首是瞻!究竟还有没有把朕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太傅垂首:“陛下息怒,丞相是先皇亲选的辅佐大臣。他们有此表现不足为奇。”
    皇帝冷哼:“他们这帮墙头草!朕就是看不惯丞相那个家伙在朕面前还趾高气扬的德行!这些奏折他必定都是看过,想到明日又要面对他那张脸……朕就恨不得亲自动手……哼!”
    太傅无奈摇头:“陛下也不是小孩子了,不可意气用事。”
    皇帝收敛神色:“知道,朕就是说说罢了。”
    ……
    十三岁
    围猎回来,一进帷帐就踢翻了中间的火盆。
    皇帝满脸怒容:“简直可恶!丞相简直可恶!”
    太傅跟进帐来,面有担忧:“陛下手上没事吧?”
    皇帝甩手:“无事,被石子划出的一道小口子罢了,朕就是被气的!他丞相凭什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换了朕的侍卫就换了朕的侍卫?!李呈是朕从小玩到大的玩伴,不就是跟朕玩闹弄伤了朕么!他凭什么!”
    太傅蹙眉:“丞相也是为陛下好,不过手段过于蛮横了些。”
    皇帝抬头,目光灼灼:“老师你实在不必为他说好话。”
    有些话却是并未宣之于口。
    都知太傅与丞相政见不和。
    如果心底要有一个选择,他无疑是选择老师的。
    ……
    十五岁
    出宫遇刺,伤口倒是不甚严重,就是箭尖被猝了毒。
    余毒尚未清净之前,目不能视。
    黑暗中。
    皇帝躺在床上,嗓音平静:“老师,朕知错了,朕下回再也不私自出宫了。”
    太傅幽幽叹一口气:“陛下以后不会了就好,追查刺客一事,臣还请能为陛下分忧。”
    皇帝:“这事已被丞相包揽下来,就让他忙去好了”又不知想起什么,冷哼,“也不知他能追查出个什么鬼来,别真相其实是他派人来的就好!”
    太傅:“陛下这个玩笑可开不得。”
    皇帝:“朕知道,也就是说说罢了,他要是有这个狗胆,朕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絮絮叨叨着,也是累了。
    皇帝眼皮一合,也就无所谓白天黑夜地昏昏欲睡。
    感觉到太傅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皮,温暖又温柔。
    皇帝有些贪恋,脑袋便往他手心里贴了过去,心里模模糊糊的想果然还是老师疼他,虽然面上不显山露水的。
    下一刻,却是有一个更为温暖的东西贴了过来。
    亲了一下他的脸颊,还亲了一下……
    他的唇!
    ……
    直至太傅离开,小皇帝才乱了呼吸,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一片黑暗的环境让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胸膛里的东西在扑通扑通,狂跳不止。
    ……
    十六岁
    御花园,湖心亭。
    皇帝执手落下一枚棋子,抬眼悄悄看了太傅一眼:“老师,今日晏老将军的孙子迎娶黄尚书家的千金,场面想必好生热闹。”
    太傅浅淡一笑:“是很热闹。”
    皇帝貌似调侃:“毕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么,就是不知老师你,现在还不曾婚娶,可是有什么心上人?”
    太傅一愣,抬头看了皇帝一眼,眼里好似藏着话,许久低头应了一声:“……没有。”
    皇帝被那眼神看得莫名心跳有些微加速:“真的?”
    太傅:“嗯。”
    ……
    十七岁
    带了几个臣子,微服私访。
    途中下榻之地之余小小一客栈。
    皇帝站在客栈楼下大堂中,笑言:“既然房间不够,也不必麻烦了底下人了,朕与老师一间房,剩下的你们自己分了。”
    太傅微讶:“少爷,这不大好,我与他人一间便可。”
    皇帝:“老师这是嫌弃我不成?”
    语气似调侃又似撒娇,让其余几位臣子属下一阵尴尬。
    太傅无奈:“自然不是。”
    皇帝牵起太傅的手,拖着往楼上走。
    【十八岁】
    夜色漫漫。
    湖心凉亭里,银烛秋光。
    皇帝脑中一瞬空白,怒吼:“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太傅跪在地上,头也不抬:“臣恳请陛下为臣赐婚。”
    皇帝拔高音调,面容怪异:“赐婚?!你脑子坏了要娶个寡妇!还让朕来给你赐婚?!你怎么不跟丞相一样断袖好了!”
    太傅一愣:“……”
    皇帝自知失言,住口不语,只用一双黑瞳死死绞着跪在地上的人。
    怎么也想不透他当初那样做的用意。
    许是时间久了,感情就变了。
    又或许从一开始就不是那样的感情,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可这么些年模模糊糊的念想,岂是他说要娶亲,就能断的?
    【十九岁】
    兜兜转转一年。
    太傅还是大婚了,娶了他曾经的青梅竹马,一个寡妇为妻。
    皇帝为表恩宠也有到场。
    看着堂上的一对新人对着自己行礼,心里苦涩的已近麻痛。
    当夜自是喝的酩酊大醉。
    马车轻微摇晃,马蹄在皇城主街的青石板路上传来有节奏的踢踏声。
    皇帝睁眼看着车顶,发现自己躺在别人怀里,那人长长的乌发垂在自己脸颊,痒痒的。
    伸手一扯,入眼是太傅含笑的眉眼。
    皇帝顿时委屈嘟囔:“你在朕车里做什么,你不是都要洞房了吗……”
    太傅摸摸皇帝的脸,笑道:“臣送陛下回宫。”
    皇帝觉得这人笑得实在可恶,怒目而视:“朕不用你送,你都不疼朕了,朕也不要你了,再也不想你了……”
    太傅俯身亲了一下皇帝的脸颊,温温的。再亲了一下皇帝的唇,软软的。
    只听他轻声道:“乖,我自然是疼你的……”
    话语如湖心投石,扑通一声。
    在皇帝的心湖漾开一圈圈摇曳的涟漪,远远不散。
    ……
    【二十岁】
    御书房。
    皇帝手里翻开一本奏折,头也不抬,话有涩意:“老师,听闻师母有喜了?”
    太傅略微一愣,垂首:“……是的。”
    皇帝嘴角一弯,苦笑:“那老师最近可算是喜事连连了,师母有喜了,这次恩科拜在你门下的学子又都是有志之士,可喜可贺。”
    太傅垂眸:“是陛下恩泽,臣谢陛下隆恩。”
    皇帝抬头看了太傅一眼,收敛目光继续放回奏折上:“行了,你我之间还是不用说这些客套话的,无事就退下吧。”
    直至看着那人的身影的消失在回廊拐角,皇帝才把目光真正放回到奏折上。
    近些年他也只得强迫自己把心思放到政事上,才不会胡思乱想了。
    最明显的莫过于,朝堂上皇帝和丞相关系似乎越来越糟。
    皇帝有意借太傅一派来打压丞相,哪怕丞相这些年已经表现的收敛退让许多。
    可皇帝将大权收归,都是迟早的事。
    哪怕不是丞相的错,可他底下庇护的人却多了去了。
    为此,皇帝也不得不将这棵貌似无害的大树,连根拔除。
    【二十一岁】
    皇帝终于将丞相一派以结党营私,连根铲除。
    多年积压心头的夙愿得以实现,心头反而好似空了一大块。
    丞相毕竟没有做过什么真的危害皇帝的事情,这么多年也算是为朝廷所做良多。
    最终皇帝也只是以处罚其手底下的人为主,把他多年来一心想要解决的人,流放千里。
    正是风光无限好的时候。
    太傅递了请辞书。
    皇帝异常恼怒将奏折丢掷那人脚下:“为什么?!老师你要离朕而去!丞相一党已除,朕正是需要你的时候……”
    太傅跪在地上,头也不抬:“臣恳请陛下恩准。”
    皇帝面容都气得扭曲,拍案怒吼:“朕不准!”
    太傅话含苦意:“陛下该是知道的,您现在已经不需要臣了,现在的局势也已经不需要臣了。臣有自知之明,不想成为第二个季怀礼。”
    皇帝似听到不可思议的,再也无法忍受,一步一步走下来:“你怎么会拿自己和他比?你怎么能和他是一样的?!这些年,你在朕心里的位置,怎么会和他一样呢,难道老师你就……一点感觉也没有么……你这样妄自菲薄……到底是把朕置于何地……”
    说道最后,嗓音已近低语。
    尽是伤心,与怨怼。
    太傅闭目,今时今日,一切场景都是他有所预感,也是他不想面对的。
    想不通到底是如何出了错,会让这个他一心看着长大的孩子对自己有了这样的情感。
    最终还是磕头,决绝道:“臣不知。臣恳请陛下恩准。”
    静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