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工部尚书遭遇了断袖事件 作者:云上椰子

字体:[ ]

 
书名:工部尚书遭遇了断袖事件
作者:云上椰子
文案:
主要讲述热爱工作,一向与同僚情感上疏离的工部尚书大人在遭遇断袖事件后,
开始走出工作岗位,与众位同僚联络友情的事。
==================
别站错CP了。
文就这么短了,谁出场多谁就是了。
顺便说,这个皇帝跟《御史大人奔赴在反对断袖的大道上》是同一个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欢喜冤家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惟,罪犯 ┃ 配角:众朝臣 ┃ 其它: 
==================
 
  ☆、一、二、三
 
  【一】
  皇宫,御书房。
  皇帝双手交叠置于下巴,面色沉郁:“丞相和一男子在一起了。”
  工部尚书站在一旁,手提毛笔对着公文修修改改:“嗯……”
  皇帝面色沉郁:“御史也和刑部尚书搅合在了一起。”
  工部尚书站在一旁,手提毛笔对着公文修修改改:“嗯……”
  皇帝面色沉郁:“今晨,朕的弟弟淮安王也说他喜欢上了一人……”
  工部尚书站在一旁,手提毛笔对着公文修修改改:“…………”
  皇帝面色沉郁只多不减:“……当然还是男的。”
  工部尚书站在一旁,笔尖在公文上落下最后一个字,抬头:“陛下想说什么?”
  皇帝面色沉郁,抬眸:“朕发现这些家伙都有一个相同点。”
  工部尚书:“陛下明示。”
  皇帝喟叹:“皆是二十好几尚未娶妻。所以爱卿你啊,为防误入歧途还是早作打算罢……恰逢朕的姑母说她家千金已到出阁年龄,样貌周正贤良淑德……”
  工部尚书:“陛下。”
  皇帝:“……??”
  工部尚书合上公文,吐字清晰,目光沉毅:“臣很忙。”
  言毕,行礼,转身退去。
  将妄图做媒的皇帝在身后甩成了一个点。
  【二】
  工部尚书很忙。
  这是满朝文武都很确定的事。
  虽然大臣们也不知同样是做个高官,为何礼部尚书可以在月下和书生才子吟诗作对,户部尚书可以在酒楼和同僚对酒当歌,刑部尚书可以在府里写字练画,太傅可以在阳春三月领着孙儿赏河边杨柳……谁都有休闲娱乐的时候。
  惟独工部尚书。
  忙得跟个陀螺似的。
  没有娱乐,没有放松,也仿佛没有休息。
  将近而立,大龄单身。
  在工部除外的地方见到他,必是右手执笔,左手执书。
  圈圈写写,修修改改。
  好似有批不尽的公文,写不尽的书案。
  至于皇帝所提的断袖之谈,工部尚书冷淡一笑。
  他的世界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这些外界的世俗情爱八卦流言……与他何干?
  ……当然。
  这是一个月以前的工部尚书的想法。
  清晨。
  鸟儿吱喳成双对。
  透窗看去,竹林疏影,碎金满地。
  工部尚书双肘撑床,木愣愣:这是……还在皇宫?
  是了。昨日夏夜节。
  陛下在宫中大宴群臣,文臣武将,满朝同乐。
  他从一堆公务中抽身,去到时,众人已是酒过三巡。
  户部尚书见了就是一把将他拽过,笑眯眯说迟到该罚迟到该罚,来来来,晏惟贤弟你可要先饮三杯哦!
  工部尚书正欲推拒。
  将军凑上前来,将户部尚书举到嘴边的酒杯一推一抬。
  直接灌下。
  完了还乐呵大笑,这酒不错,大人再喝几杯罢!
  ……
  他被两个明显喝高了的酒鬼拖住,强灌了不少酒。
  而后便是浑然不觉的宿在了这里。
  皇宫的紫竹林。
  尚不属内宫。
  林内坐落了许多小型的殿宇楼阁。
  一年总有那么一两次的大宴之后,留宿醉酒的臣子。
  也就是循规蹈矩生活中偶尔的不同一次罢了。
  可绝不是……
  工部尚书缓缓的,紧紧的抓住了身下的锦绣缎面。
  被褥在泛白的指节逢中哀鸣。
  只见自己下身一片狼藉。
  白浊斑驳,狼狈黏腻。
  胸口,腰腹,腿根。
  更是青青紫紫。
  ……
  是谁?!
  究竟是哪个不怕死的,胆敢动他?!
  【三】
  深夜,相府。
  丞相:“真是难得,你竟会上门来找我叙旧,嗯……虽然时辰上……有些不尽如人意。”
  工部尚书脸色很臭:“忙于各地上书公文,深夜批完,我也无法。”
  丞相笑着倒茶:“我自没有怪你的意思,说罢,何事让你这几日的脸色如此难看?”
  工部尚书目光沉沉暗暗,吐字清晰:“……有人睡了我。”
  丞相:“………………”
  工部尚书对上丞相的眼眸,臭着脸重复:“就在五天前,皇宫紫竹林,有人睡了我。”
  丞相震惊的消化完这个消息,以袖掩面:“咳咳,晏惟啊,这种事……你看开些。”
  工部尚书蹙眉,目光如刀:“你幸灾乐祸?”
  丞相赶忙放下袖摆,一脸严肃沉痛:“不,我只是……只是……”说不下去,话锋一转,“是哪个不识好歹的家伙胆敢如此趁人之危冒犯一个朝廷大员!简直无耻至极!”
  工部尚书面色难看:“我问过皇宫守卫,当日宿在皇宫的有御史,户部礼部兵部几位尚书,大将军,淮安王,荣郡王,吏部侍郎刘子青,澜清阁一学士宋书义,还有此番回皇都述职的南陵府尹江沉,北疆的顾扬非少将军。”
  丞相嘴角抽蓄:“……挺多的。”
  工部尚书冷冽鄙弃:“都是喝醉的酒鬼。”
  丞相瞥一眼,赞同感叹:“喝酒误事啊。”
  工部尚书:“我要把这个人给找出来。”
  丞相:“然后?”
  工部尚书眼神晦暗,像藏了把剑:“定要他后悔那日所为!”
  
 
  ☆、四、五、六
 
  【四】
  当然。
  话易说,事难办。
  特别是对于工部尚书这个所有时间都恨不得分给公务的人来说。
  要在繁忙的公事中抽出时间来解决自己的私事。
  简直艰难。
  深夜。
  月上柳梢头。
  早睡的户部尚书被访客从被窝里揪了出来:“晏惟贤弟,何事值得到访啊,有话就不能明天说吗?”
  工部尚书:“我时间满,只有现下得空。”
  户部尚书打呵欠:“那你且快说。”
  工部尚书:“你…………”
  户部尚书睡眼惺忪:“什么?”
  工部尚书皱了眉。
  如何说?总不好直接质问你是否睡了我。
  工部尚书:“今年夏夜节,你是宿在紫竹林哪个殿?”
  户部尚书摸不着头脑:“紫琼殿,还是翠宇阁来着……窗前种了一排白玉兰那个,我只记得睡时都好像能闻到兰香。”
  工部尚书目光锐利,有股说不上来的阴测:“你确定?”
  户部尚书莫名打了个冷颤,眼神迷茫:“是……是啊……你问这作甚?”
  工部尚书收敛目光,起身:“没什么。我告辞了。”
  户部尚书:“晏惟贤弟,喂,贤弟……”
  ……
  工部尚书径自走出府门。
  脸色难看。
  一个一个质问?
  似乎行不通。
  他觉得,还是自己想的简单了。
  【五】
  于是,翌日。
  议事结束。
  众臣皆都退去,只留一人,定定站立在灯火明媚中,面容冷肃。
  皇帝用手盖住眉眼,疲惫开口:“爱卿还有何事?”
  工部尚书踏前两步:“陛下,臣丢了祖传玉佩。”
  皇帝微愣:“祖传玉佩?朕怎不知你家有祖传玉佩?”
  工部尚书不接话茬,面容冷静:“就在八天前,皇宫紫竹林,臣丢了臣的祖传玉佩。”
  皇帝扶额,疲惫抬眼:“爱卿,朕最近没睡好,你还拿这种事来……朕让人去找便是。”
  谁叫他打小就与晏惟一起长大。
  初时虽也讨厌母后安排的这个无趣伴读。
  但相伴的时间久了,晏惟相较于其他臣子,总是会有些不同的。
  也就是……面对这些拜托到面前的稀奇古怪的事情,更容忍一些。
  工部尚书低垂眼帘:“陛下,臣想亲自去找,还望陛下给臣权力,查问当天紫竹林各宫各殿掌值的宫女太监。”
  皇帝蹙眉,低声:“这玉佩真这么重要?”
  工部尚书垂眸,冷静的:“是,此佩是臣家里用来传给儿媳的。”
  皇帝:“………爱卿,你终于想通,打算成亲了?那朕上回说的朕姑母家的千金——”
  工部尚书面容淡然,打断:“晚了。”
  皇帝蹙眉更深,莫名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六】
  工部尚书仔仔细细将那天的掌值宫人统统查问了一遍。
  得知:
  户部尚书宿在了紫琼殿,太监将人送进去就一直守在门口未曾离去。排除。
  礼部兵部两位尚书喝醉之后则是一直嚷着哥俩好,在宫人的护送下,拉拉扯扯倒睡在了翠宇阁,可相互作证。排除。
  荣郡王,吏部侍郎刘子青,澜清阁一学士宋书义三人也是喝在了一起,同宿静兴殿后仍叫宫人拿酒来喝,伺候的宫人一夜未眠。排除。
  南陵府尹江沉,则是着实费了一番力气才从宫人口中撬出,这厮被骊安公主招去,在紫竹林东南角的摘月楼看了一晚星星。排除。
  就只剩下一些……
  工部尚书眉头纠结的回过神来,已是身在自己府邸,目光定定的看着桌上的锦盒:“这是怎么回事?”
  老管家:“这是今日下午淮安王送过来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