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日日相思之永相守+番外 作者:栗竹幽

字体:[ ]

 
 
书名:日日相思之永相守
作者:栗竹幽
 
文案
“思晴,朕命令你乖乖的守在朕身侧不许离开。”舒弘用力握住思晴的手。
“好,不离开,那么皇上也要遵守您的诺言。”舒弘回身拥住了思晴。
“王,我可不可以看小皇子一眼。”易勒跪在地上,冰冷的地紧贴着他温热的额头,远远地看一眼就好。
耶律骁冷冷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易勒,“你不过就是一个在外打仗的将军罢了,凭什么可以对朕这样说。我那日是一时糊涂,你不要再多想什么。”
“是。”易勒转身离开了,他不过就是一个低贱的人罢了,主上收留他是可怜他,他凭什么能逾越。倘若惹怒了主上,他恐怕连保护小皇子的机会都没有了。
 
此文HE,保证不坑文
 
内容标签:生子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思晴舒弘 ┃ 配角:易勒耶律骁许祁陈曦 ┃ 其它:小包子
 
 
  ☆、第 1 章
 
  第1章
  温暖的阳光顺着窗缝洒落在房间中的一角,嫩绿的柳枝随着和煦的春风轻轻摇曳,微微垂落在半空中。
  思晴坐在窗边看着桌上的书卷,金色的阳光映得他的面容十分白皙。他的容颜虽略有些普通,但眉眼间的温柔却平添了不少颜色。思晴将书卷翻到了下一页,他隐隐听见有些声响,起身走向床边。
  躺在床上白白胖胖的小孩子已经睡熟了,他睁开眼睛四处寻找着父亲的身影,他见父亲坐在一边迟迟没有搭理自己,便崛起了小嘴,大滴的泪水藏在眼眶中。
  “昕儿,睡醒了。”思晴坐在床边伸出手指逗着孩子。昕儿白天的时候很精神,只要发现大人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就会哭闹,就算是宫女哄着也没有用,好在思晴很宠孩子,就算将一天的时间都放在孩子身上他亦甘愿。
  昕儿看着浮在高处的修长的手指,顿时来了兴趣,伸出肉肉的小手握住了,皱成一团的小脸也渐渐张开了。
  “昕儿,不要吃。”思晴看见孩子高兴了,变松了一口气,没想到昕儿竟将他的手指送入了口中,他连忙抽出了手,但孩子仍是死死抓住不肯放。
  “昕儿,这是爹爹的手指不能吃,我们就握在手中玩好吗?”昕儿吃饱了才睡的,现在应该不会饿。思晴看着面前的孩子认真的讲着道理,但宝宝圆圆的小眼睛不停地转,何曾落在他的身上过。
  思晴见孩子松开了口抽出自己的手指后,将孩子抱在怀中。宝宝的眼睛一直盯着紧闭的房门,他伸出小手在空中抓了抓。
  “昕儿,是不是想父皇了,父皇有事情要做,很晚才能回来,爹爹陪着你玩,好不好。”思晴握住孩子的手,舒弘是孩子的生身之人,孩子必然舍不得他,但他每日事务繁忙,能陪在孩子身边的时候很少,恐怕等他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晚昕儿已经睡熟了。时日渐久,孩子真的会对舒弘越来越疏远,思晴不想舒弘伤心,他能做到的就是在孩子耳边时常提起舒弘,告诉孩子他的父皇真的很爱他。
  宝宝摇摇头,动了动身体,思晴放下了握住的手,将抱在怀中的孩子调整了一个姿势,“昕儿,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宝宝的手自由了之后,伸手握住了一直在他眼前晃的头发,他凑近后闻了闻,香香的,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思晴担心孩子会再一次吃进口中,他伸手扯开了昕儿面前的一撮头发,孩子见玩物不见了,小脸立刻有晴转阴,差一点就哭出来了。思晴无耐将头发塞回了昕儿手中,“昕儿,不要吃爹爹的头发。”
  昕儿握着手中的头发,静静地躺在思晴怀中。思晴等孩子安稳下来后,便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虽然宝宝不一定能听懂,但只要说了宝宝一定会有一点印象的。
  “昕儿,你父皇真的很疼你,但他每天都要做很多事情,就算心中牵挂着你也不能时时陪在你身边。等他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熟了,但他仍是看着你的睡颜,静静地站一会再走,昕儿,你知道吗。”思晴低头看向怀中的孩子,已经微微闭上了双眼,看来又被他说睡着了。
  思晴抱着孩子轻轻晃了晃,他微微侧身看见了站在门边的舒弘,“皇上,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您站了很久吧。”思晴走向舒弘,他刚才是听见了一丝声响,但以为是风声并没有太在意。舒弘一般都很晚才回来,今天这么早也是特例了。
  “我刚来没有多久,就是想看看你们。”舒弘身上的凌气散了几分,他看着思晴怀中抱着的孩子,眼中一片柔意,他多么想天天陪在思晴和孩子身边,但是他不能,他是一国之君,他必须要为天下百姓着想。
  “皇上,昕儿刚才就吵着要见您,现在看见您了,小脸也开心不少了。”思晴感觉到舒弘有一丝异样,但他并没有多说,将怀中的孩子靠近了一些。
  昕儿似乎感受到舒弘身上的寒气,略有一丝惧意,他很不给面子的向思晴怀中缩了缩。
  “昕儿,叫父皇。”思晴晃着孩子的小手。
  孩子迟迟没有憋出一句话,他靠在父亲的怀中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人。
  “皇上,您别在意,昕儿刚睡熟有一些呆,过一会就好了。”思晴担心舒弘会失望,开口解释了一句。
  “没事,昕儿太小,父皇还有些难,以后就让他唤爹亲吧。”舒弘笑了笑,实际上他也明白,他长时间不与孩子在一起,与思晴相比总会是有些生分的,他偶尔也会吃思晴的醋。
  思晴点点头,他想将昕儿送到舒弘怀中,却无奈昕儿一直握着他的衣袖不肯撒手,他看着舒弘看向自己的神情,也有些无奈。
  “昕儿,吃过饭了吗?”舒弘见孩子不愿让他抱,心中有些不满,伸手捏了捏昕儿肉肉的小胳膊,心情好了不少。
  “之前吃过饭睡了一觉,您来之前刚刚睡醒。”思晴怜爱的看着怀中的孩子,这是舒弘为他承受一夜的痛苦才生下的,他就算再怎样宠孩子都不为过。
  “吃完饭就睡,小心以后长成小胖子。”舒弘又捏了孩子一把,怪不得身上这么肉。
  昕儿似乎听懂了一般,他转身思晴怀中,不再看舒弘一眼。
  “皇上,你不要这样说昕儿,孩子吃得多睡得好,身体才能健康。”思晴低头小声对怀中的孩子说道,“昕儿,不要生气,父皇很喜欢你,他并不是说你胖。”
  “他听得懂吗?”舒弘看着思晴认真的神情笑了笑,连父皇都唤不出的小孩子懂的这些吗。
  “他听得懂,以后皇上不要再说这些话了,昕儿听了后会很伤心。”思晴点点头,孩子很小,心更加脆弱,不知道他以后又要对孩子说多少好话,才能补回对舒弘的好感。
  思晴感觉怀中的孩子许久没有动静,他将昕儿翻过来一些,看见昕儿的眼睛已经闭上了,他微微叹了口气,本以为今天难得舒弘回来,能和孩子好好玩一玩,没想到孩子又睡了。
  “他真能睡。”舒弘忍不住小声感叹了一句。
  “奶娘,将小皇子带下去休息吧。”舒弘示意站在一边的奶娘抱走思晴怀中的孩子。
  “皇上,您有些不高兴,是不是朝中出了什么事情。”思晴看着奶娘抱稳了孩子,才松开了手。
  “匈奴入侵了。”舒弘握起了拳头,“当年父皇在位时,匈奴入侵我朝,残忍的屠杀了一个城池的百姓,我朝牺牲了两位大将和几万士兵才结束了战争,与匈奴签订协约换来了今日的和平。没想到他们大败了几次还是不甘心。”舒弘自以为思晴抚平了齐王的叛变,他在位后就可以风调雨顺的度过一朝了,没想到那只是刚刚开始。舒弘心中很愤怒,但更是惧怕,他怕自己会对不起众多百姓,辜负了父皇的重托。
  思晴眼中有些凝重,果然匈奴人野性强,不甘于受压迫,换了一代君主后,这一代年轻的王心高气傲,必然会带领着他的族人进军边境,就算是败了也不过是签订协约,但胜利了却可以洗去屈辱扩大版图。“皇上,您害怕会连累边境的百姓。”
  “匈奴人心性残忍,做事不计后果,倘若进军必然牵连边境的百姓。当年父皇在位时,边境的一个小城池被屠城,血染满了护城河,城中没有一个活人,守护城池的将军的首级被高高挂起。”舒弘的额头上绷起了青筋,他尽力压抑住心中的怒火,过了一会他缓缓开口,“很多年过去了,城中的百姓刚刚恢复了一丝生息,我实在不忍心看到他们受此重创。”舒弘的双眼有一丝悲伤,他似乎看到了满河的尸体,而他身为帝王却无能为力。
  思晴握住了舒弘的手,兵家胜败乃常事,更何况边疆多年没有敌军进犯,守卫有些疏于防备,可能会抵不住匈奴大军的来势凶猛。朝廷战败了可以继续派大军前往,然而匈奴战胜了屠杀的却是整个城池的百姓。舒弘心性仁慈恐怕会承受不住。“皇上,当年太上皇得知敌军进犯的时候已经被屠城了,而现在您发现敌军异动有所放手应该不会像当年一般。”思晴尽力安慰道,但他感觉匈奴新皇颇有作为,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将消息透露出来。
  “我已经命令守卫边境的将军加固防守,又派刘将军率领二十万大军前去支援,匈奴军固然凶猛,但坚固的城墙应该能抵挡一段时日,只要撑到刘将军到达就可以了。”舒弘虽已经做出了应对,但心中仍有一丝不安。
  “思晴,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不会如我们想象的那般糟糕的。”舒弘抬头看向思晴的神情,心中有些后悔,这件事由他一个人操心就足够了,现在害得思晴与他一般日日忧心了。
  思晴点点头,绷住的面容缓了缓,他张开双臂拥住了舒弘,“我相信皇上,您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他不用管太多,只要静静地站在舒弘身后等待着他就足够了。
  舒弘的心中一片暖意,他会逐渐变强,像父皇那样可以保护心爱的人不受到一丝伤害,守护着自己的子民。
  “皇上,您陪我坐一会在去御书房处理折子。”思晴想让舒弘静一静,他担心他心中有怒气,会太过冲动。
  “好。”舒弘陪着思晴站在窗边,既然已经提前回来了,他就舍不得再立刻离开了。他身在高位心中有了爱,便就是此生的羁绊了,但他宁愿要这份羁绊时时陪在身侧。
  
 
  ☆、第 2 章
 
  第2章
  温度渐暖,半开的窗户送来徐徐微风,窗外一片绿意盎然。
  舒弘伏案在桌前,看着手中的奏折,眉心拧成了一个结。他依旧在担心边关的事情,舒弘心知自己的能力远远不及父皇的一分,他也未曾想过要超越父皇,他只想陪在心爱的人身侧延续父皇统治的太平盛世,看着黎民百姓安好便可。但近来发生的事事都不让他顺心,先是齐王叛变,现在又是匈奴入侵边关。倘若伤及了百姓他也没有颜面去见父皇。
  舒弘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眉心,匈奴每每侵犯边境都战败而归,担忧卷土重来,看来惩戒的力度还是不够。他一定要将匈奴大军打败,逼其退回国内,签订协约永世不得逾越一步,也省的给他的子孙后代留下无穷隐患,舒弘可不想让他的儿子再像他今日一般,夜夜忧思。
  舒弘看见一道黑色的身影跪在他面前,他放下手中的折子起身走下龙椅。舒弘本想询问支援的大军到了吗,但他想想也知路程遥远,短短一天是根本不可能的,是他的心太急了。
  “皇上,凉城察觉到边境异动做出应敌准备,但没想到匈奴走的是虚招,他们率先攻击的是距离凉城较远的西城,由于西城事先没有过多防备只能关闭城门,依城而战,但匈奴军队虽人数众多过于劳累,又加上城墙坚固将军用兵得当,匈奴一时就没有攻进城墙,在距边境不远处安营扎寨了。西城城守迅速联结了其他城池共同抵抗匈奴的进犯。”黑衣人单膝跪在地上,他明显察觉到了主上的怒意。
  舒弘一掌重重的拍在了桌上,他没想到他竟然被匈奴用一招虚棋轻而易举的就骗过了,恐怕就在匈奴进军的时候他还在部署凉城的防守了吧,“几个小小的城池,怎抵抗得住匈奴的军队。”虽然一两天可以,但长久难以支撑,西城边那几个城池距离很近,只要攻破了西城其他皆可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