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守得云开见月明 作者:破故纸

字体:[ ]

 
 
书名:守得云开见月明
作者:破故纸
 
 
这是一个小暗卫对直男王爷一见钟情并稀里糊涂就掰弯了某直男的故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暗三,祁王(青魂) ┃ 配角:临淄国皇上,皇后,暗卫营 ┃ 其它:直掰弯
 
 
☆、【一】小暗卫惹祸了
 
?  “祁王殿下,您多少吃一口吧。”婢子跪在地上,放着三菜一汤以及一碗米饭的托盘被她托在胸前,不安分的目光紧盯着书桌后伏案疾书的男子。
  男子头都没抬,也没有开口说话,婢子只得继续跪在地上。
  时间一点点流逝,婢子的双手已经开始酸痛颤抖,托盘里的排骨汤洒了出来,一股的肉-香在房中弥散开来。
  躲在屋顶横梁上的暗三心疼地看着托盘里的排骨汤,以及那个已经整整三天三夜没有进食的男人。
  婢子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放下托盘,踉踉跄跄地出去了。
  暗三看着地上的托盘里的饭菜,口水直流,又偷偷摸摸地瞥了书桌后的男人一眼,脑中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天人交战。
  最后理智败给了馋心,暗三两眼放光,犹如脱兔一般,从梁上蹿向托盘。
  好巧不巧,他所在的房梁正好在书桌的上方,他这一蹿不打紧,书桌以及书桌后的人却是倒霉了,吸了一鼻子的灰尘,呛得他直打喷嚏。
  男子抬头看着正以□□的姿势蹲在地上狼吞虎咽的某人,颇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角,张了张皮肉枯裂的嘴唇,哑着声音说道:“暗三,你怎么在这里?”
  吃得正欢的暗三显然已经屏蔽了外界的一切声响,回应男子的只有犹如猪吃食一般的吧唧吧唧的声音。
  “暗三!”男子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时晃了三晃。
  好在此刻暗三已经吃完了三菜一汤,以及那一碗米饭,终于听到了背后的声响。他回头看着男子,犹犹豫豫地说道:“祁王殿下,王宫里的厨子是哪里找来的?”
  男子眯起了眼睛,但见他的小眼神如此诚挚,竟鬼使神差地回答道:“不夜宫挖来的。”
  “不夜宫?”暗三摸了摸后脑勺,然后猛地一拍脑门,“那不是勾栏院吗?”
  男子继续不动神色地睨着他,却听见他又说道:“难怪做的饭菜这么难吃!”
  难吃?难吃你还吃得那么快?就跟几辈子没吃过饭一样!
  男子动了动,似乎要朝暗三这边走过来。
  暗三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又不动神色地走了回来,并定定地看着他。
  但是人家根本没走过来,不过是腿站麻了,稍微活动一下而已。
  “那个,祁王殿下,你不吃饭是因为厨子做的饭菜不好吃?不如,不如让属下给你做一顿饭吧,保管让你吃了一次还想再吃下一次。”
  暗三拍了拍胸口,十分的豪爽,但其实他的心跳早加速了,十分的忐忑,以及不安。
  男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哑着嗓子,艰难地说出一句:“滚出去!”
  本王这明显是痛失爱妻之后无心进食,怎么到你这儿就成了嫌弃饭菜不好吃所以不吃?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像个贪吃的孩子吗!
  暗三这会儿算是明白过来了,整个人都沮丧了,苦着那张还算清秀的小脸儿,三步两回头地走了房门,却不打算离开。能隔着一道门守着他,也算是一桩甜蜜的事情了。
  天色一点点黯下来,点灯的婢子从他身旁绕了过去,他尤兀自盘腿坐在门前的走廊上,痴痴地望着紧闭的房门。
  柔柔的黄色烛光从门缝里泄了出来,暗三突然就笑了,一骨碌从地上蹦起来,欢欢乐乐地回红日阁去了。
  待他走后,书房的门才无声打开,祁王青魂消瘦的身影出现在门内,定定地看着暗三离去的方向。
  “主子,暗三回到红日阁后便径直去房顶歇着了,似乎并未向皇上禀告任何消息。”一道黑影倏地出现在青魂身后,揖手禀告。
  青魂点了点头,黑影便又隐没在黑暗的角落,连气息声也一并隐没。
  夜渐渐深了,整个王宫都寂静下来,以前这个时辰,他正抱着他的王妃,他的爱妃怜水,在被窝里安眠。如今却只能孤身坐在窗前,望月起相思。
  怜水被误杀的那一幕,一直在他脑海里重播,搅得他日日难安,夜不得眠。
  这样日夜不眠不休的日子有多久了,他自个儿都快要记不清楚了。
  “唉!”
  “谁?”
  青魂的神经紧绷,青家人夜能视物的能力带给他很大的优势,让他很快就发现了那个发出悲叹的人的踪迹。
  “出来!”他沉声一吼,躲在角落里的某暗卫立马抖了抖了,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一碗热馄饨。
  “你怎么又来了?!”待看清来人正是被他赶出去的暗三,青魂有些头疼。
  这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了,碍于暗三是皇后的人,他不好对之下手,却不曾想这样一来反倒让他更加的肆无忌惮。
  “祁王殿下,那什么,你没有用晚膳,属下想着这时候你也该饿了,特地给你做了一碗馄饨。”暗三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心虚,一是担心祁王不会接受这碗馄饨,白白糟蹋了美食;二是担心被祁王发现,其实他做了一大锅,却只给祁王端了一小碗来。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啊,他实在抵抗不了美食的诱惑,更何况这还是他亲手做出来的美食,那叫一个美啊。所以他一不留神就把一大锅馄饨吃了大半去,只剩下这么一碗了。
  “出去!”青魂揉了揉额角,挥手让暗□□下。
  暗三愣了愣,低头看着手中装着馄饨的青瓷碗,心中泛酸:不太想出去呢,祁王殿下真的不能让属下留在这里吗?
  “出去!”青魂又说了一遍,这次是连手都懒得挥了,因为挥手也是耗体力的活儿啊,对于没有用晚膳一事,他原本没什么感觉,但在闻到馄饨香味之后,他果断觉得饿了。
  但是暗三端来的东西,他可不敢动。
  暗三也不是不识趣的人,见他两次下逐客令,就知道自己是甭想明着留在这里了,索性端着馄饨慢悠悠地往外走,一边走直接将碗里的馄饨嗦进嘴里。
  暗三牌儿馄饨,皮薄馅足,鲜美多汁,所以当他将馄饨皮儿咬破的刹那,鲜香味直往外飘,飘着飘着就飘进青魂的鼻腔里了。
  就这么一个香味都能将人的馋虫勾起来,可见暗三大厨的厨艺真心不错。
  反正他自己都吃了一个,应该是没问题的吧?青魂给自己打了打气,冷冷地说道:“回来!”
  虽然他的语气冷,盖不住暗三自个儿心思多啊,当即就回眸一笑,手里还端着那碗馄饨就蹦蹦跳跳地回到了窗边。
  青魂的眼神一直胶着在青瓷碗上,见里面的馄饨与汤汁晃过去又荡回来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
  暗三这会儿也明白了,感情人家不是留他,而是留馄饨呢。
  不过暗三心境好,想着这次能吃了他的馄饨,下次就能吃了他的饭菜,再下次,说不定就能吃了他呢。
  暗三兀自臆想着,待他回神时,青魂正冷脸看着他。
  “属下得去把碗刷了,祁王殿下晚安好梦!”也许是因为青魂吃了他的馄饨,暗三居然难得没有羞涩,还顺口就将他从皇后娘娘那里学来的句子说了出来。
  青魂看着蹦蹦跳跳地离去的身影,琢磨着那句“晚安好梦”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这琢磨来琢磨去吧,竟把他给琢磨得昏昏欲睡了。
  他顺势往书房中的软榻上一趟,就沉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他还有些反应迟钝,他竟然真的一觉睡到天明了,不,岂止是天明啊,这都正午了!
  他抬头看了看已然升到半空中的太阳,被这一事实给震惊了。
  自从怜水死去后,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得如此沉稳了,怎么昨夜就睡得那么好?
  他摸了摸新冒出来的胡茬,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昨夜睡前吃得那一碗馄饨。
  果然吧!暗三给的东西绝对不能吃!
  好你个皇后娘娘,不过是个刚刚及笄的小丫头片子,竟然还有如此深的心计!本王早就说过绝不会有二心,你又何必如此费劲心神来监视本王?
  青魂思量着要不要去红日阁拜访那位已经昏迷了许久的皇后娘娘,去嘲讽她那轻而易举就被他识破的监视计划。
  “祁王殿下!”
  他怎么又来了?这是青魂的第一反应,很无奈却又无可奈何的反应,但是紧接着他又想起昨夜的馄饨时间,脸色立马就冷了下来。
  他拉开了房门,一言不发地,居高临下地看着比他矮了一个头的暗三。
  暗三丝毫没被他周身散发出的寒气影响,仍旧捧着一盆热腾腾的乳鸽汤,笑眯眯地要往他怀里塞,嘴上还说着:“这些日子王爷总是不用膳,属下琢磨着王爷的身子该受不住了,就炖了一盅乳鸽汤,给王爷补补。”
  果然又给本王送吃的来了,这一次里面又加了什么东西进去?青魂看着暗三,依旧不说话。
  暗三见他不接东西,想着他是王爷,平日里都是有人伺候的,不习惯自己动手,便自顾自地绕过他,径直往书桌边走去。
  他一边走还一边说着:“这鸽子是属下去城外山里抓的野鸽子,炖了好几个时辰了呢。”
  书桌上摆满了字画,暗三随意扫了一眼,腾出一只手将字画都扫到了一边,才把怀中这一大盆的乳鸽汤放到桌上。
  或许是放下的时候太用力,汤水晃了晃,竟晃了出来,洒在了一旁的一副画像上。
  看到画像被污,青魂的眼眶都红了,几步上前,一拳砸在了暗三的脸上。
  这一拳对暗三这种自幼习武的人来说就像是挠痒痒一样,可他刚刚转身,还未站稳,被砸了一拳之后,身体倒向一旁,好巧不巧地撞上了书桌,书桌晃了晃,乳鸽汤也晃了晃,晃啊晃的,就全都晃到了书桌上。
  这下子桌上的字画都泡汤了,泡乳鸽汤了。
  青魂已经没心思表达他此刻的愤怒,他手忙脚乱地抢救桌上的字画,但还是有很多画像好字迹都被毁了。
  那是他闲时与怜水一起写的画的,怜水已经去了,连字画都要随她而去了吗?
  青魂瘫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地看着桌上被毁的字画。暗三眼神黯了黯,捧着冷了的只剩下一半的乳鸽汤,悄悄地退了出去。?
 
☆、【二】一起去隐居
 
?  走出了书房,暗三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想了许久才决定还是回红日阁去吧,暗一那么厉害,又见多识广,应该有法子将那些毁了字画复原吧?
  他捧着乳鸽汤一步步走在回红日阁的路上,走到半路,觉得口渴了,便捧起冷了的乳鸽汤,一口气滚进嘴里、
  这乳鸽本是清炖的,凉了之后腥味又钻了出来,不好喝,但也不能浪费不是?他咂了咂嘴,又将嘴边站着的一圈儿油沫子都舔进嘴里,顿时觉得心满意足,完全不记得刚才从祁王那里受到的一万点伤害,一阵风儿似地回去找暗一了。
  也不知道暗一从哪儿弄来的法子,还真让暗三把这事儿办成了。
  待到第二天青魂醒来时,那些被污的字画又完好如初地摆在了书桌上。
  看着桌上的字画,他的心抽了抽,却不是因为曾经失去过它们,而是因为没能尝到的乳鸽汤。
  昨日暗三走了之后,他也立即就追了出去,本想揍他一顿来泻火,但看到他抱着冷了的乳鸽汤咕咚咕咚地灌进嘴里,最后还舔了舔嘴唇,他又觉得自己下不了手了。
  暗三自己都喝下去了,那乳鸽汤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念在暗三也是一片好心的份上,他也不好再追究,只是心疼那些字画,但是污了就是污了,再也无法挽救。
  谁曾想,今日它们却又完好如初地出现在他眼前,字画被污除了暗三并无他人知道,所以这事儿定然是暗三做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