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案铭录 作者:木异(下)

字体:[ ]

 
    第71章 惑灵7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
    白子涂腿都软了,当即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重重地给两人磕头。贺一九冷着一张脸,直接拽住男孩后领把他提起来,质问道:“你这小兔崽子,到底知道些什么,全给老子说出来!”
    白子涂吓得闭紧了眼睛,一双手伸出来死命挥舞着,像只被人提在半空中的老鼠:“我说我说,我都说!”
    贺一九将他抛了下去,他脸着地跌了个跟头,一抬头又对上韩琅寒光凛凛的剑尖。他哇的一声叫,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正想手脚并用地后退几步,结果屁股被贺一九踢了一脚,直接摔成个马趴。
    “我真的不是坏人啊!”白子涂满脸尘土,像刚从泥地里爬出来,“我就是想找人救救许老爷和许夫人,但是我怕你们知道,才一直瞒着你们的!”
    “知道什么?”韩琅瞪他一眼。
    “我、我……”白子涂哭得更惨了,眼圈通红,鼻子上的绒毛也跟着一颤一颤。韩琅隐约觉察有什么不对,那些绒毛似乎比以前更明显了,白子涂连眼珠子都红通通的,鼻翼抽动,人中处居然裂了一小条口子,把他变成三瓣嘴……
    兔子?
    韩琅恍然大悟,贺一九也隐隐觉察到什么,脚底贴着白子涂的背猛地往下一踩,白子涂惨叫一声,屁股撅得老高,衣摆下面有个毛茸茸软绵绵的东西“扑”地一声弹了出来,白的,圆的,拳头大小……
    尾巴?
    “好你个白子涂,”贺一九露出狞笑,“白兔子嘛,是不是?”
    白子涂捂着脸连连告饶,耳朵在两人的注视下也越拉越长,辫子似的竖在脑袋上。眼看着这倒霉兔子被吓得都快现原形了,韩琅赶紧拉开贺一九道:“先听听他怎么解释。”
    “行啊,先放了你。”贺一九连眼神都在喷着怒火,一股凶狠之劲从他一举一动中溢出,白子涂被他吓得浑身打颤不敢动弹,就连韩琅也不禁有些怔神,心道贺一九这是怎么了,这股气势如此邪戾,不太对劲。
    眼见贺一九步步逼近,白子涂抖如筛糠,看都不敢看对方,拼命往韩琅这边躲:“贺大侠,你、原来你--”
    贺一九一把抓住他两只兔子耳朵:“少他妈废话!赶紧说!”
    只是一晃眼的功夫,韩琅就感觉不到贺一九身上那股气势汹汹的杀气了,但白子涂显然饱受惊吓,蜷在地上哆哆嗦嗦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他这才带着哭腔道出了事情真相。原来许式古前世是个猎户,对白子涂有救命之恩,白子涂许下诺言要报答许式古三世。于是许式古转世以后,白子涂早早找到了他托身之地,然后偷偷躲在一旁护佑他。
    “可是我只是个小妖精,当年受高人点化才化形,没什么本事,”白子涂眼泪汪汪道,“本来保护许老爷一生福泰安康还不算难,五十多年都过来了,我用过各种身份躲在他旁边,打算一直陪他终老……可没想到,没想到现在就出事了……”
    “到底怎么回事?”贺一九追问。
    “我以为是那只猫。猫都是坏的,我还没化形时,差点就被林子里的山猫吃掉了,”白子涂耷拉着耳朵,哭哭啼啼道,“许老爷要养猫,养猫第三天就出了事。屋子里全是阴气,我是妖怪不受影响,所以我出去找人帮忙,就遇到了你们二位。你们真的很厉害,可以跟着我进来,完全没有被阴气迷惑!”
    贺一九哼了一声:“那你还真拉着我们往火坑里跳。”
    “我、我见你们这么厉害,肯定能救出老爷和夫人的!”见贺一九蹙眉,他又急急补充道,“除了没告诉你们我是妖精,我和你们说的是实话,而且、而且那时候我真的以为是猫妖作怪!”
    韩琅见他是真心想报答许式古,神色不由得舒缓了几分:“可现在明显与猫无关。”
    “我知道的真的不多,两位大侠一定要相信我啊,”白子涂扑在韩琅跟前,死死攥紧了他的裤脚,像拽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昨天家里出事以后,我就找不到两位大侠了。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我只找到那只猫,就一直跟着它,想找机会除掉这个祸害。我真的以为是它做的,可那猫一整夜都很正常,四处走动,要不然就躺地上呼呼大睡,一点、一点坏事都没做……”
    韩琅听着有些无语,贺一九更是哼笑道:“你也够死心眼的。”
    一听到他的声音,白子涂就一抖,蜷缩得更厉害了。这反应有些眼熟,韩琅忽然想起,当初银鼠那个小妖精见到贺一九也是这副态度,莫非这人专克小动物?
    “那猫都带你去了什么地方,你看见什么没有?”贺一九追问道。
    “当时屋子里到处都是黑雾,我自己都觉得头晕难耐。跟着那只猫走,黑雾居然渐渐地散了,我也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天边全是那种很漂亮的火烧云,然后就掉到大街上去了。是真的大街,人来人往,看天色还是清晨呢!”
    韩琅和贺一九皆是一惊,异口同声道:“阳世?”
    “应该是的,”白子涂点点头,“可是我找不到那只猫,也不知道该怎么回来了。许宅还在原来的地方,可是门口有什么东西挡着我,一直进不去。后来等正午以后,我又稀里糊涂掉进来了。”
    “看来结界仍在,白天阴气减弱,你才能进来。没想到那只猫却能轻易穿行其中……看来猫这类动物确实如书上所说,妖性大,会趋利避害。普通尚且如此,成精的更是厉害。”
    “那我们岂不是也能跟着那猫出去?”贺一九提议道。
    韩琅琢磨了一下:“阵法不破,许家人无法得救,我们出去也没用。而且我们不像白子涂,他是修妖之物,有内丹护体。我们肉体凡胎,哪能这么容易走出阴阵?”
    “可贺大侠不是……”
    “闭嘴!”贺一九突然一脚踢在白子涂屁股上,“没到你说话的时候。”
    白子涂直接像个球一样滚了个四脚朝天,被贺一九一凶,吓得眼珠子更红了。韩琅有些于心不忍,拦住贺一九道:“差不多行了,我瞧他也不是什么坏妖精。”
    贺一九哼了一声,没说话了。
    沈明归的声音此刻又飘忽不定地响起:“畜生虽蠢笨,但也能派上用场,你们把那猫找回来吧,到时候恐怕真需要它相助。”
    贺一九总觉得他又在指桑骂槐,心里头极其不爽,但又不好表现出来。只听沈明归继续道;“贫道瞧这小兔子还不错,就让他去找吧,你们两个不中用的暂且等等,待贫道准备好了,就把法器送过去。”
    他俨然一副领袖派头,所有人都得听他的。韩琅和贺一九虽然不服气,但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谁让他们两个学艺不精呢?跟没头苍蝇似的,两眼一抹黑,连出去的路都找不着。
    一想到这里韩琅就懊悔难耐,嘴上虽然答应着,但心里头憋了一口气似的不舒服。沈明归交代完话,瓷片就重新变回了以前的样子。白子涂得了任务也一蹦一跳的跑去找猫了,剩下他和贺一九两个站在黑雾重重的庭院里,他垂下眼睛,听见贺一九在旁边叹了口气。
    那人道:“我就不该答应这破事儿。”
    原来他和自己想的一样,韩琅苦笑一声,缓缓道:“罢了,来都来了,而且也是我怂恿的。我知道你不喜欢受人摆布,尤其还是沈明归那种正邪难明的家伙。我们自己没本事,怨不了谁的。”
    贺一九闷声闷气地嗯了一声。四周无人,两人又被吩咐在原地等待,他就扔开了那瓷片,然后一步步靠近韩琅,伸手环住了对方:“我一想到那混球用什么东西害你,竟让你失去意识,我心里头就特恨我自己没用。而且……这阴阵里头待久了,只怕会愈发虚弱,许家人都魂魄离体了。你怎么样,要有什么不对劲的,千万说出来。”
    贺一九和他说话一贯直来直去,毫无忌讳,要么就是犯贱耍赖,故意调戏,很少如这般贴在他耳畔柔声细语。韩琅听出他话语中的自责,心就软得彻底,他覆住对方搂在自己腹部的手,依次数过他的指节:“我没事,真的。我自己也觉得挺奇怪的,但是看你好像也没什么大碍,我就放心不少。”
    说着,他轻轻挣开了贺一九,关切地道:“倒是你,一直不吭声,没故意逞强吧?”
    贺一九急忙摇摇头:“我好着呢。”
    韩琅相信他,双手搂住对方肩膀往下一拽,两人就结结实实地吻住了。他鲜少这样主动,约莫是紧张,吻也吻得短促。但贺一九心里无比受用,还想拉着对方缠绵一会儿,脸颊就被韩琅拧了一下:“行了行了,正事要紧。”
    贺一九心头一热,得了便宜就卖乖:“再让贺爷香一个,一个就好。”
    “烦不烦,命都还没着落呢。”
    贺一九哑声哑气地笑,突然想起沈明归天天嘲讽自己是畜生,担心被韩琅看出端倪,忍不住道:“哎,阿琅,你没觉得我身上有什么味儿吧?”
    “味儿?”韩琅一头雾水,搂着拱到贺一九颈窝那里嗅了嗅,然后“呸”了一声直接把人推远了,“一股子汗臭!”
    贺一九哈哈大笑,一颗悬着的心暂时落了地,追上去又把人箍在怀里:“真没别的味儿啦?”
    “滚犊子!”
    “叫什么,你自个儿还不是这股味儿,被冷汗泡得像棵腌菜似的!”
    要不是旁边突然“啪”地一声,两人差点又闹腾起来。这声巨响惊得他们同时打了个哆嗦,立刻分开。声音只响了一声就安静了,两人偏头听了一会儿,贺一九才喃喃道:“又有什么要来了。”
    他话音刚落,身边猛地响起一声鸟类的啸叫,一道黑影就这样凭空出现,利箭般朝两人袭来!两人一左一右闪开,韩琅大喝:“什么东西!”手中剑刃匆匆应战,迎面刺了过去。只听前方又是一声刺耳的鸟嘶,一个花花绿绿的影子腾空而起,直窜入十几丈的云霄。
    贺一九拉住韩琅,示意他看地上的瓷片:“先别激动!那边来的,我看见了。”
    瓷片扔在莹莹发光,却不见沈明归的脸。片刻后光芒黯淡,那奇怪的东西也徐徐落了下来,这回他们才看清了,原来是一只五颜六色的怪鸟,长得无比诡异,身上的羽毛像是剪了无数块花布拼在一起,色彩浓丽得令人发憷。尤其那脑袋,左边看像乌鸦,右边就成了锦鸡,此刻一对眼珠骨碌碌转着,紧紧盯着两人。
    “够恶心。”韩琅低声道。
    “那是贫道的驭鬼,取百种鸟妖的魂魄精炼而成,如何,是不是相当迷人?”沈明归笑吟吟的声音从瓷片中响起,“它腿上绑着荒山流的六转黄泉丹,你们将它呈在银钵中,倒入清水,自能窥见阴气本源。”
    “怎么这么麻烦。”贺一九啐了一口。
    两人照做之后,银钵中水光潋滟,波纹变化,渐渐勾勒出山水图形来。韩琅隐约看见水中有一棵高得望不见顶的巨木,一男一女带着一年幼孩童在树下嬉戏。三人的面容都很陌生,从未见过。水波变幻无穷,之前是人形的地方,又慢慢延伸出一个诡异的鸟头。两只巨鸟腾空而起,艳丽的羽毛下透出森森白骨,犹如骨殖之花,令人不寒而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