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受压迫的小皇帝的一生+番外 作者:一个英俊的马甲

字体:[ ]

 
 
《受压迫的小皇帝的一生》作者:一个英俊的马甲
  
内容简介:
小皇帝不是很想做这个皇帝。他想,皇帝做成这个样子,还不如去死了。 
没逻辑的大纲文……
  
将军攻x皇帝受
 
 
第一章
  小皇帝的爹死了。哥哥也死了。他哥还没留下个侄儿。他也就成了皇帝。
  他的爹是个很了不起的皇帝,能征善战,平定边疆,打得北边和南边的异族每年都乖乖地上贡,收回了不少疆土。可是八年前被一箭射到了下腹,从此子嗣上有些艰难。好在他还有三个儿子。大儿子二儿子都很厉害,小儿子也很好看。他觉得挺满意,就开始炼丹吃药,想找回当年的雄风。然后他就死了。
  他死了之后,厉害的大儿子二儿子开始夺位。大儿子赢了,杀了他弟弟,结果自己做了两年皇帝也死了。
  十岁的小皇帝傻乎乎地坐在龙椅上。底下的大臣们商量着请他的皇叔回来辅佐朝政。他拿了红笔在折子上高高兴兴打了个勾。
  他爹是个很狠厉的人。当年登位时把自己的兄弟搞得七七八八,就剩下一个能当他儿子的小弟弟,封了块好地,就是离得有点远。
  小皇帝还记得自己哥哥登基时见过这个小皇叔,好看有风度,他的长子像他,小小年纪就一股风流姿态。他的这位堂哥大他两岁,那个时候牵了牵他的手,给了他一块糖。
  他希望他的皇叔能够快点来,那他就不用自己一个住在空荡荡的宫殿里了。
  
 
第二章
  他很快就见到了自己的皇叔和堂哥。
  他在宫里头设宴,欢迎他们进京。
  他有点想去找堂哥说说话。可是宴会上人很多,大臣们聚在皇叔身边,赞美他和他的儿子,他的封地,他的仁政爱民雄才大略。小皇帝觉得自己挤不进去。
  很快小皇帝就明白了自己的确是挤不进去的。
  他的皇叔可以臣服于他的父亲,他的哥哥,却不会臣服于他。他在朝堂上张开了自己的欲`望的网,将许许多多的人笼罩在里面。
  小皇帝开始逐渐沉默下来。也不再奢求能和他的堂哥说话吃糖。他一日日地沉默,谁也不知道他是否已经长大。
  他的皇叔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侄儿。他和自己的儿子说,他也不是那么蠢笨。
  他的儿子没有回应他,他想着那张漂亮沉默的脸,觉得有趣。
  很有趣。望着自己的渴望眼神很有趣,欲言又止的神态很有趣,逐渐长成的修长美好的身体也很有趣。
  
 
第三章
  小皇帝已经十八岁了。
  可是没有人提起他应该立后,更没有提起他应该亲政。他的朝臣们赞扬着他的宽厚和智慧,说他信任自己的皇叔,知人善任,是位仁君。
  小皇帝奖赏了这个人。
  晚上他批折子,看到有人提议长公主的婚事。
  长公主是他的姐姐,也是他爹唯一活下来的女儿。年逾二十,仍未出嫁。
  她是个沉默的人,终日不踏出自己的宫门,还曾说过想要去皇家寺庙中修行为帝王祈福的话。
  他们之间并不亲厚,但他想为她找个好归宿,送她离开这座寂静的皇宫。
  第二天早朝,他罕见地主动开口。
  他的皇叔很平静,说自己为长公主挑好了一位驸马。
  小皇帝这才想起,他看到的折子都是皇叔挑选过的。
  他问起这位人选的出身,是个大家族的少年,也颇有些才名。他欣慰他的皇叔并没有迁怒于自己的姐姐,真心地感谢了他。
  他的皇叔说,长公主也是自己的子侄,是江琅的堂姐,这本是分内之事,不敢邀功。
  江琅就是他的堂哥。
  他明白了是他的堂哥选的人,又朝着他道谢。
  
 
第四章
  他足不出户的姐姐在出嫁前来拜见他。
  他有些高兴,他的姐姐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纤细单薄的少女朝他盈盈一拜,再起身时已经双目含泪,满面哀愁。
  她执起他的手,对他说,陛下,你要忍耐。你才是这天下的君王,忠诚的人终会聚到一起,替你厮杀出一条生路。你会赢,会真正得到这天下,会和父亲一样成为青史留名的千古帝王。
  小皇帝的手有些颤抖,不知道是自己在抖,还是少女在抖。
  他有些疑惑这是不是那个想要出家修行的少女,她眼里的野心和皇叔的一模一样,都让他觉得害怕。
  
 
第五章
  他送走了自己的姐姐。
  刚想休息,就听见太监的通传,他的堂哥来了。
  他挺拔的身躯挡住了小皇帝的视线。小皇帝只穿着寝衣,坐在自己的龙床上。堂哥挥挥手,那些太监宫女就低垂着腰退了出去,一点声音都没有。
  小皇帝向后蹭了蹭,他看到堂哥眼里烧着的火,却不太了解那是什么意思。只是本能的害怕,和怕一只野兽没什么区别。
  江琅说,长公主的话你听听就好,不用放在心上。
  小皇帝剧烈地抖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他。
  江琅被他的反应取悦到了,他看着小皇帝裸露在外的皮肤,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
  小皇帝只能后退,江琅看他退到了床上,雪白的赤足踏在金色的丝绸上,脚趾微微蜷缩,警觉地望着他。
  江琅笑了。这个人不像皇帝,像是只小猫,或者小豹子,或者小老虎。他养过这些东西,小时候最有趣,长大了就开始咬人,他就不怎么喜欢了。
  小皇帝正是他最喜欢的样子。
  他慢条斯理地脱靴上床,自然地将小皇帝按在身下。小皇帝只能发抖。
  江琅脱下他的寝衣,仔细地看他的身体。他的手掌粗糙宽大,抚摸过小皇帝的脸颊,嘴唇,脖子,胸膛,一直到小腿和那双雪足。
  他发出满足地叹息。
  他开始亲吻他发抖的猎物。
  他戏弄着小皇帝的下‘身,想让他硬起来。然后又束缚着他,不让他轻易泄出来。
  他逼迫着小皇帝乞求他,看他泫然欲泣的模样,然后把自己硬了的分身塞进了小皇帝嘴里。
  小皇帝的口腔包裹着他,他觉得这就足够了。
  他泄出来后,又压在小皇帝身上,问他喜不喜欢。
  小皇帝说不喜欢,他就打他的屁股。
  小皇帝不说话,他也打他的屁股。
  最后小皇帝抱着他抽泣,说喜欢,他就将人翻过去,硬起来的分身在他的臀缝间抽`插。
  小皇帝最后昏了过去。
  
 
第六章
  小皇帝第二天没能去上早朝。
  反正也没什么人在意。
  他的堂哥似乎食髓知味。
  很多个晚上,他被一个高大的身影压在身下,说一些羞耻的话,做一些羞耻的事。
  但是江琅从来没有真正要过他。
  很多次小皇帝都觉得江琅眼中的火快要烧到自己的身上了,但他每一次都压了回去。只让他用嘴用手用些别的地方代替。
  小皇帝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感谢江琅的宽厚。
  他真的说了出来。
  江琅笑了出来,声音里有些少年人特有的清朗。
  是了,他的堂哥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少年。
  
 
第七章
  这种日子持续了很久。
  一年。两年。
  江琅成了亲,有了孩子,小皇帝以为他会收敛一些,可是没有。
  三年之后,小皇帝二十一岁,他也要立后了。
  他的皇叔为他选了一个清贵之家的女儿。十六岁,正是最美好的年纪,就要被送到这不堪的深宫。
  小皇帝不敢不答应,却觉得难过。
  他喝了些酒。赤着脚抱膝坐在龙床上。想到以后有另一个人能躺在他身边,又有些高兴。
  很快他又为自己的这丝高兴感到愧疚。
  江琅踏进小皇帝的寝殿,就看见他缩在床上的角落里。
  小小的一个人,像是一眨眼就会消失不见。
  江琅快步走过去,抱住他,才发现他喝了酒睡着了。他在江琅的怀抱里翻了个身,环住了他的腰。
  江琅来的时候有些生气。可现在只剩下怜惜和暖意,小皇帝长了这么多年还是那副小猫,小豹子,小老虎的模样。他很满意。
  
 
第八章
  小皇帝很快就迎娶了自己的皇后。
  皇后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她有些害怕,却不说,只拉着小皇帝的衣袖,问,今夜是不是会有烟花。
  小皇帝觉得自己会喜欢这个女孩。他握着她的手,说,是,我们可以在寝宫门口看一会。
  她开心地点头。觉得皇帝实在是个很好的人。
  可是他们没能看成烟花。
  小皇帝被喝醉的江琅半路拦住,带到了偏僻的宫殿。
  这座平时空旷冷寂的宫殿里也挂满了红绸,殿正中的案台上点着一对龙凤红烛,红色的床铺和床帏。这是江琅为小皇帝布置的新房。
  小皇帝看着这满眼的红色,终于肆无忌惮地笑了出来。
  他抹掉了眼角的泪光,却抹不掉眼中的水渍。
  小皇帝指着江琅骂道,你个卑鄙无耻的懦夫!
  江琅挺拔地站着他面前,已经看不出一丝一毫的醉意。
  小皇帝发着抖,指着这些红绸,蜡烛,笑道,你真以为这就是娶了朕?蠢货!朕告诉你,你要么杀了朕,不然朕就会杀了你!千刀万剐!五马分尸!你一辈子都不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权利你得不到!皇位你得不到!朕,你也不会得到!
  他只有不管不顾地吼,才不会只是站在那里哭。
  江琅走上前去抱他,也不管他脸上的鼻涕眼泪,低下头亲他。
  他说,我今晚就会得到我想要的了。
  
 
第九章
  江琅将小皇帝放在床上,不管他的拳打脚踢,去解他的衣服。
  就像江琅第一次爬上他的床,小皇帝完全没有能力反抗。
  他很快被脱光,赤`裸的身体被红色的丝绸包裹。
  这几年他也长大了许多,但仍是少年人的瘦弱身躯,全然不似江琅的健壮有力。
  江琅没有做多余的挑`逗,径直向那处他从未到达过的秘境探索。他的润滑十分潦草,觉得差不多后就张开了小皇帝的双腿,让那一处毫无遮掩得暴露在他面前。他的呼吸沉重而急促,像是濒死的老人。
  江琅毫不犹豫地插了进去。小皇帝的痛呼声像是在他的耳边,又像是远在天外。他已经等了太久,期盼了太久,也浪费了太久。他此刻只想完完全全地占有这个小皇帝,他的八岁,十岁,十八岁,二十一岁,他的嘴唇,手指,四肢和这处穴`口。
  江琅很快就泄了出来。他将小皇帝转过来,让他去替自己舔干净,舔硬他。
  小皇帝不肯开口,他就替他张开了口。
  江琅实在很喜欢小皇帝的身子,他翻来覆去地把玩,却怎么也玩不够。
  这处偏僻的宫殿里的灯火燃了一夜。
  温柔的皇后靠着床柱望向幽暗的木门,等待着她新婚的丈夫推门而入的那一刻。
  
 
第十章
  小皇帝疏远了他新婚的皇后。
  那个温柔的女孩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只好加倍地讨好他。
  小皇帝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只好冷淡地对她说,你回去吧,不要再来了。
  他仍旧住在自己的寝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