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此生伴君谢苍天+番外 作者:驴肉包

字体:[ ]

 
 
一个是轩辕帝都的王上,一个是琉璃国不受宠的七皇子,他以男宠的身份来到他的身边,是噩梦的开始,还是天国的降临? 1V1,宠文,强攻弱受,,虐身不虐心,作者是后妈,啦啦啦啦,, 新手上路,文笔青涩,希望多多见谅,多多包涵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龙墨穆落尘 ┃ 配角:龙绝穆笑龙玄扶苏落 ┃ 其它:是真心疼爱,但是有点虐身
 
 
☆、琉璃国七皇子
 
?  琉璃国位于轩辕帝都的一隅,只残存了琉璃帝都以及周边护城河之内的土地,这还是当代国王懂得审时度势,在当年战争未开始之际,将本国的传国之宝进贡给当时执政的轩辕帝都的帝王,也就是现在执政帝王龙墨的父亲龙啸,才得以保全琉璃帝都完整。
  琉璃国是以美为尊,偌大的皇宫,不论地板还是屋瓦都以琉璃铺就,在日光的投影下,光闪闪的一片,好不美丽。
  而不论多美的皇宫内都会有冷宫和破院。
  时值盛夏,清梅宫外的墙皮脱落,墙角遍生青苔,褪了色的宫门也因为年久失修,而时常在大风中发出吱吱的声响,听着让人牙疼,这盏宫门自从七皇子降生后便不曾在打开过。
  宫墙内虽不及其他宫殿那样繁华,却也比墙外的光景要好很多,虽然陈旧却依旧整洁,院中间的池塘内开了一池子的芙蓉花,为这冷清的宫院增色不少。
  而芙蓉池边立着一位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一头青丝散落腰际,身着一袭月牙白的长袍,没有什么繁琐的装饰,简简单单,却刚好衬出了他那出尘的气质,伸出纤细的玉手,轻轻的抚弄着芙蓉花,折下后放入手中细细把玩,轻风吹来,吹散了手中的花瓣,可以看到面具下男子狭长的双眸弯成了月牙形,似乎是很高兴。
  男子轻轻将面具摘下,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让这一池子的芙蓉花都失了颜色,轻粉的朱唇,白皙的皮肤,狭长的双眸,有些魅惑又有些清淡,细条的柳眉,减少了几分英气,增添了几分柔和,特别是眉间的额头上,竟然开有一朵耀眼的罂粟花,不大不小,刚好把这张脸映衬到完美。
  就是不知那多罂粟花是生来就有,还是后天画上去的,毕竟后宫女子在眉间花纹饰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可是琉璃国不是以美为尊吗?这么美得男子居然生活在这么破落的宫苑内,看来,这其中并非那么简单,定藏有什么故事呢。
  男子正望着那一池子的芙蓉花发呆,却突然从远处传来了惊慌失措的叫喊声。
  “殿下,殿下,不好了,不好了……”七皇子从小的陪读书童慌乱的从偏门闯入,磕磕绊绊的跑来,时不时会前脚搭后脚的绊倒在地,跑起来后,也顾不得拍打身上的灰尘,就继续向着男子跑来。
  男子皱起好看的眉头,轻声责问道:“归岚,什么事如此慌张,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白费了我平日对你的教诲。”
  奔跑的书童这才察觉自己的失态,忙扑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跑到男子面前,气喘吁吁的说道:“殿下莫怪,归岚不是有意的,可……可真是大事不好了。”男子无奈的轻摇了一下头,转身继续折去芙蓉花,说道:“说吧,什么大事让你惊慌至此?”
  “这……这……”明明有大事禀报的书童此刻却是有些犹豫了,不知是该说还是不该说。
  男子又折下一朵芙蓉花,转过身来,好笑的看着左右为难的书童:“怎么不说了,什么大事啊?”
  伫立在一旁的书童眼神飘忽了好久,却突然咬了咬牙,像是下定决心似的跺了跺脚,开口道,:岚儿适才出宫置买冰块给殿下消暑,却不巧听闻皇上身边的刘公公说起了殿下,便悄悄凑了过去,贴在墙角上,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却不料想……不料想听到皇上居然想要将殿下送与轩辕帝都的帝王,堂堂一国皇子,又是男儿之身,若是送去做了帝后或是帝妃,倒也不失体面,可……可居然只是做供人玩弄的男宠,这……这也太欺负人了。”
  归岚咬着牙说完,一抬头便看到男子脸上的震惊与落寞,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捂紧了嘴,可说过的话又收不回来,又是悔恨,又是替殿下难过,竟嘤嘤的哭了起来。
  男子手中的芙蓉怦然落地,自己自从样貌遭人误会后,被认定是丑星下凡,便一直深居在这清梅宫内,日夜带着面具,不争不抢,却不曾想,今日竟沦落到了这步田地,要成为他人身下承欢的玩物,真是讽刺啊,男子凄苦的笑了,颤抖的双手缓缓的将手里的面具从新扣到脸上,转过身去,对着那一池子的芙蓉花,试图掩藏自己眼角的湿润。
  小书童见殿下转过身去,竟有几分认命的味道,不自觉的急了,“殿下,殿下,你倒是想想办法啊,听闻那轩辕帝都的帝王十二岁登基,手段狠厉,殿下若是被……被以男宠的身份送过去,没了庇护,定会被活活折磨死的。对了,对了,皇上不知殿下真容,岚儿去找皇上说清楚,解开误会,皇上定不会再以为殿下有辱皇室尊严,殿下也就不必被送人了,殿下,你等着岚儿啊,岚儿这就去。”
  已经转过身去的男子却突然又转回了身子,“不许去,那人自从我出生便对我不管不顾,母妃也被他打入冷宫后郁郁而终,他心中没有我这个皇子,我自然也是不认这个父皇,你以为,告诉他真容他便会改变主意吗?你还嫌这张脸带给我的灾难不够多吗?”
  男子说完,抬手想轻触一下脸颊,手上传来的却一片冰凉,只得无力的垂下,起身,踉踉跄跄的进了残破的宫殿内,反手锁住门,后背依着门,身子无助的滑下,双手搭在双腿之上,抱紧自己,任泪水肆意的滑落。
  书童看着殿下神魂不定的跑进屋内,锁上门,知道殿下已经下了决定,便也不再多劝,却是扑通一声跪倒在紧闭着的殿门前“归岚请求同去,殿下一人前去,无依无靠,归岚同往,也可以多照顾着殿下,免得让人欺负了去。”
  殿内的男子摘下面具,拭去脸上的泪水,哽咽着嗓子回答道;“不行,我以……我以男宠的身份前去,日子定过的还不及现在,你与我前去,也只是跟着吃苦受罪罢了,我有怎能连累了你。”
  “殿下不允,岚儿便不起,岚儿是从小跟着殿下的,若殿下执意不让岚儿同往,也可以,待殿下上了那去轩辕帝都的马车,岚儿便一头撞死在柱子上,只当是先去黄泉给殿下探路了。”说完,那紧闭的大门内便没了动静,好久才传来一声叹息。
  大门骤然打开,男子从屋内迈了出来,俯身扶起跪在地上的书童,说道“你若执意如此,那便随了你吧,只是奶娘年纪大了,定是不能前去吃苦,你去给她安排个去出,也好让她安度晚年,听闻再过几日就是轩辕帝王二十岁的生辰,那人一定会趁那日将我送出,你也要早做打算,安排好一切,我才好放心离去。”
  见殿下同意自己前去,小书童喜不自禁,忙点头应了下来,”是是,岚儿这就去安排。“说完,便转身,一阵风的离去了,只留下男子望着他消失的地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轩辕帝生辰
 
?  果不其然,几日后,琉璃国皇上身边的刘公公便能跑到清梅宫来宣旨,男子看着清梅宫的大门缓缓的打开,苦涩的笑了,这是他自出生以来,清梅宫的大门第一次打开,却也实实在在是最后一次打开了,因为,不久这清梅宫内便不再有人居住了。
  刘公公在小太监们的簇拥下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不屑的看了男子一眼,男子心中苦笑,连一个太监都比自己这皇子要风光的多。
  “七殿下,还不快来接旨。”看到男子跪下接旨后,刘公公笑的更加的轻慢了。”奉天承运,皇帝召曰:七皇子经本皇亲选,特地作为男宠送与轩辕帝王作为生辰贺礼,钦此。七殿下还不快领旨谢恩。”
  明明听出了刘公公口气中的讽刺,男子却也不得不照做“是,儿臣领旨谢恩。”
  刘公公将皇旨交到男子手中,向后摆了摆手,跟随的小太监们便将一个个盒子抬了过来,刘公公讽刺了句“殿下,快收下吧,这可都是皇上赏你的,快快梳妆打扮一番,莫要在轩辕帝都的皇晏上再有辱了我琉璃国的颜面。”说完便急匆匆的走了,生怕占了晦气似的。
  待刘公公领着众多小太监走远后,男子才在小书童的搀扶下起了身,小书童很是不平的向着刘公公消失的地方狠狠地啐了一口:‘我呸,什么东西,一个死阉人也敢嚣张。”
  男子无所谓的笑了笑,他的那个所谓的父王真是心里一点都没有他,连去做男宠这种事都放到明面上说,真是想要羞辱死他,也好,自己也没脸再呆下去了,入了那轩辕帝都,就算过的再不好,也定不回这伤心地。
  男子一边想着,一边前去打开盒子,想要看看那人究竟赏给自己些什么,他可不信那人会那么好心,打开后,果不其然,是一箱子的男宠穿的衣服,轻薄的像纱一样,穿在身上能够羞死人。
  男子的脸红了红,打开另一箱,居然装着一些铃铛乳环和玉势之类的男宠专用器物,男子的脸是彻底的红透了,不只是气的还是羞得,砰的一声将盖子盖上后进了屋。
  几日后的轩辕帝都内,张灯结彩,一片灯火通明,好不热闹,偌大的生辰宴上,龙墨端坐在主位之上,身着一袭金色龙袍,平日里那不加约束的金发今日被皇冠束在头顶,更是增添了几分威严,一双金色的眸子,扫过谁,便让人心惊胆战。
  现在的龙墨也是无聊极了,生辰宴开始后,只有和弟弟们寒暄几句的时候才有些兴趣,特别是在的逗弄龙玄带回来的弟媳时,更是有趣极了,看着那名唤落儿的弟媳在他的逗弄下,羞红小脸,无处可躲的模样,就莫名觉得好笑,真是可爱得小家伙啊,怪不得自己那最是桀骜不驯的弟弟都将他宠到了骨子了,
  龙玄一边想着,一边轻笑了出来,将手里的美酒一饮而尽,接下来就是各大臣的生辰礼物了,想到这,龙墨又将眼危险的眯了起来,轩辕皇室,不论帝王还是王爷,历来都是只认定一人,可这些大臣们仍旧不死心,一个个殷勤的将自己的女儿送进宫来,眼巴巴的指望着龙墨认定的人会是自己的女儿,真是一群贪心的老顽固。龙墨无所谓的摇了摇酒杯,准备看一场好戏。
  不久后,一直跟在龙墨身边的小愣子便宣布,“生辰庆祝结束,下面请各位来客敬献礼品。”
  果不其然,小楞子的话刚一说完,左相和右相便同时向前一步,龙墨的眼都快要危险的眯成一条缝了,这些老东西还真是沉不住气啊。
  其实朝上所有大臣的忠心都是日月可鉴,龙墨也从不怀疑,他们之所以这么拼命的将女儿送进宫,并不是为了拉拢势力。
  实则呢,一是看上了轩辕皇室的专情,觉得女儿若是有幸跟了这样的男子,也是做父母的欣慰。
  二呢,就是为了撑面子,这些老不死的个个都是劳苦功高之人,现在轩辕帝都大一统,也没有机会再让他们立战功炫耀,只有通过这法子给自己摸摸面子。
  龙墨心里如同明镜一般,所以看到龙椅下那暗中较劲的两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最终是左相抢了先机,还没等喘上一口气,便急匆匆的吆喝道“王上啊,老臣这一辈子做官清廉,没有什么积蓄来买礼物孝敬您,只有割爱,奉上自己的千金小孙女,望王上不弃,”说完,还自我陶醉,不嫌恶心的抹抹眼泪,让龙椅上的龙墨看的是一阵的恶寒。
  还没等龙墨发话,右相忙将左相挤到一边,道“老臣比左相还要清廉啊,也无奈只好奉上爱女,望王上不弃。”
  接着是礼部尚书的女儿蒋蓝心,兵部将军的孙女儿武彩衣,户部尚书的女儿李嫣然,加上左相的孙女儿左萍儿,和右相的女儿右馨儿,总共五位。
  也是难怪,这些老东西都一大把年纪了,能找出一个与龙墨同大的女儿也是够不容易的,从此也可以看出,这些老东西威武不减当年啊,而年级再稍长一些的,只有把孙女送进宫来了。
  龙墨轻笑着说,“那可要谢谢你们的一片真心了,来人,都收了,安排进各自的宫苑,统一封为贵妃,若有朕真心喜欢的一个,将升为后位,至于未封为后位的,就麻烦各位大臣在再为你们女儿另谋出路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