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狐狸与猎人(美攻壮受,产奶) 作者:beauty1

字体:[ ]

 
 
《狐狸与猎人(美攻壮受,产奶)》作者:beauty1【完结】
 
简介:
美攻壮受,轻松不虐
有产奶情节,有肉,1V1,HE;无生子
  
美攻:狐魅
壮受:阿烈
  
背景:日之国。关于神之大陆的详细设置可以见本专栏其他的文章……不看也不影响就是啦
 
一直生活在迷幻森林中的狐魅及族人突然被人落毒,奔出村外寻找救援的狐魅不小心中了相当弱智的陷阱,更奇怪的是,那个又呆又笨的猎人不但不杀他还救了他……等等,为什麽从男人的rǔ头裏能吸出如此香甜的奶水啊!让他去报答一个怪胎,他才不会乖乖听话呢。 
 
    第1章
    
    狐魅是一只白色的狐狸,听族长说他是由于得了某种病症,所以天生毛髮均为白色,从头到脚、从耳朵到尾巴,找不到一根黑色或者红色的毛。他的眼珠也是淡色的,却从来没有视觉上的障碍,照理来说他是一只有缺陷的狐狸,可是他的生活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其实是因为他不是一只普通的狐狸,他可是狐妖的孩子。在神之大陆上,只有日之国有狐妖,大约是因为离女神太近了的缘故。在那片离女神的宫殿相当近的迷幻森林中,住着他们狐妖一族的村子。
    身为一只狐妖,狐魅拥有极为强大的魔法能力,用族长的话来说,全是因为他特殊的毛色所带来的。本来狐妖刚生下来都是动物形态的狐狸,需要修炼一百年的时间才能成妖,拥有人形,修炼再满五百年就可以成仙了。而狐魅生下来就是人形的狐妖,直接跳过了动物形态。
    “相当少见呢,白色的狐狸,魔法能力据说特别强、也特别容易成仙。”族长当时摸着鬍子对他的母亲如是说。
    结果就是,狐魅修炼了还不到一百年,他的魔法能力已经远超所有的族人了。他觉得自己大概很快就可以成仙了,修炼的劲头也松懈了下来,平常总是在森林裏以捉弄其他的动物为乐。这片迷幻森林被女神的力量所保佑着,人类进来都会迷路,很少有人敢进来,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人类。
    虽说他们是狐妖,可也没听说过有其他的动物成为妖怪,也许是因为狐狸比较聪明吧!狐魅用修得圆润的指甲夹住一只老鼠的尾巴,将可怜的小老鼠给拉了回来。他的人形生得相当白晳,皮肤细嫩光滑的,带着毛茸茸的白色耳朵和尾巴——这是狐妖一族的象征,一般不会随意隐去。细长的眼睛颜色很淡,笑起来弯弯的,还生着两颗小虎牙。
    他对于人类的印象停留在年长者所讲的故事裏,还有村裏仅有的几个人类身上,他觉得那几个人类已经算是自己的族人了,全身都是狐狸的气味,并没有将他们当成是人。年长者总会在故事裏告诉孩子们,人类是非常聪明的动物,如果碰到了千万要隐去耳朵和尾巴、也不要惹他们,不然会很糟糕的。
    狐魅很讨厌人类,他听说有人专门猎杀狐狸,然后将带着毛的皮剥下来当衣服卖给其他人,就恨得牙痒痒。世上怎会有这么残忍的人?他要是看见了就把那人的头咬下来,然后也剥下皮试试。他觉得女神一定是为了保护他们种族的安全,才给予了他们魔法的修炼的能力,听说他们的魔法一点儿也不弱于人类的,而且倘若顺利地修炼成仙,就可以下到地球上去以捉弄人类为乐呢。
    “好香的味道啊……”狐魅吸了吸鼻子,一定是隔壁的大婶又在炒菜了,人类就是喜欢把东西做熟了吃,他相当抵触那种吃法,虽然心底觉得的确很香。不满地将手中的老鼠塞进嘴裏嚼了嚼,他决定去偷窥一下大婶家吃了些什么。
    “啊!小狸你怎么了!”大婶的尖叫声响起,狐魅竖起耳朵顿了一下,马上飞奔过去。
    “大婶,小狸,出什么事儿了?”他敏捷地奔到简陋的房屋门口,推开门一看,大婶和小狸都躺在地上口吐鲜血。
    “大、大婶!怎么会这样!”狐魅会白魔法,奔上前施魔法探了探,不好,是中毒了!他试图用白魔法去治疗大婶,却觉得浑身无力,一股甘甜涌到嘴边——看来他也中毒了!
    
    第2章
    
    “狐魅,不好了,全村的人可能都中毒了……”族长摇摇晃晃地朝他走过来,族长的魔法能力算得上是最村比较厉害的了,“一定是有人在水源中下毒……你还能动吧?快去找救援,不管是什么都好,只要能救我们村……”族长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摔倒在地,狐魅赶紧去扶他。
    “快去啊!趁还来得及!”族长艰难地说道。
    狐魅拔腿就跑,他也顾不上嘴角流出的鲜血了,只是拼命地朝前方跑去。迷幻森林相当大,到哪儿去找人来救他们呢?森林中的狐妖只有他们这一个村子,难道要让他跑到人类的地方去求救吗,这么一来他们村子的位置不就暴露了?可是……如果不去向人类求救,全村的人说不定都会死的,他不要这样,绝对不要!
    狐魅咬紧了牙关跌跌撞撞地往前跑,没注意到脚下踩到了一个什么东西,突然一阵钻心地疼痛从脚上传来,他往前打了个滚摔在地上。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个普通的捕兽夹,他又气又疼,一下子大滴的眼泪流了出来。
    “可恶……!”正想用手掰开捕兽夹,腹中突然一阵剧痛,他一口气没有上来,就这样昏了过去。
    狐魅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他还是很小很小的时候,像人类一样躺在母亲的怀裏吮吸着甜甜的奶水。母亲的怀抱很温暖,很宽阔,还很结实……等等,为什么会这么结实?!
    狐魅总算是清醒过来了,不过天生的危机感让他没有动弹,嘴裏含着一个小小的肉粒正在下意识的吮吸,他觉得那应该是rǔ头。吸进嘴裏的奶水相当香甜,他悄悄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想看看究竟是哪里来的好心人肯将自己的奶给他喝……
    天啊,怎么会是这么壮实的胸肌?狐魅心裏吓了一跳,努力克制着没有动。古铜色的皮肤,胸肌大块而饱满,他正含着一侧的乳晕和rǔ头吸得滋滋作响。难道这是个男人?他不敢相信地往上看去,将他抱在怀中的是一名人类男子,黑色的头髮和眉眼,正一脸通红地看向别处。
    莫非他发现自己醒了?狐魅故意用力吸了两口奶水,那人皱紧了眉头,脸色更红了。
    好像没有发现自己醒了呢。不过,奇怪了,人类的男人也会有奶水吗?为什么自己会在他的怀中?狐魅搞不清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本能地感觉到他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心安理得地又吸了两口,他这才想起村子裏的族人还在等他回去救援呢,他怎么能在这裏舒服地躺着?!想到这裏,他如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浑身戒备地看着这个男人。
    “啊——”那个男人惊叫起来,看来并不知道他醒了,敞开的胸口右侧的rǔ头有些红肿,还带着奶渍。
    “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裏?”狐魅觉得脚裸有点疼,低头一看自己的脚已经被人用布条包好了。
    “那个……我、我……”男人手忙脚乱地将衣服扣好,满脸的红晕。
    “奇怪,我的身体好像恢復了?”狐魅摸了摸肚子,已经不再疼痛了,脚也是。
    “我是个猎人,你……踩中了我的捕兽夹,对不起。”男人站起来向他道歉,他比狐魅足足高出一个头,身形壮实。
    “我刚才中了毒,是你治好我的吗?”狐魅跳上前揪住他的领子,闻了闻那人身上的味道,“你身上有不熟悉的味道,从别的地方来的吗?”
    “唔,算是吧……”男人低头出神地看着狐魅的耳朵。
    “我村子裏的人全部中毒了,你能够救救他们吗?求求你。”狐魅焦急地说道。
    “这……我不太会白魔法,连你们中了什么毒都不清楚呢。”男人为难地说。
    为什么他不太会白魔法就能治好这种厉害的毒?莫非,莫非其实就是他下的毒!狐魅一股怒气冲上来,但是他又不能发作,既然这人能够救自己,那么肯定也能救村子裏的人……他只能忍气吞声先将对方缓住,救了全村的人再找他算帐!可恨的人类!
    想到这,他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匍匐着趴在那个男人的脚前,“求求你,救救我村子裏的族人吧,我们是仅有的狐妖一族……如果他们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也没必要再活在世上了……求求你救救他们!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了!”
    
    第3章
    
    狐魅久久地趴在地上,面前的男人错愕地站着没有动,随后歎了口气,走过来将他扶起,“我答应你就是了,快起来吧。”
    男人的手劲很大,狐魅被他抓疼了。他重重地磕了两个响头,“感谢恩人!我叫狐魅,请问恩人如何称呼?”
    “我叫烈。你的村子在哪里,快带我去吧。”烈不好意思地笑笑,捡起地上的行李背在背上。
    “这个方向!”狐魅指了指西边,他的脚现在完全好了,于是将脚上的布条扯了下来。“我昏迷了多久?得赶紧回去,不然大家可能会……”
    狐魅心急,往前跳了两步见烈没有跟上来,回头一看,烈正慢吞吞地背着行李走着,“你怎么了?不能走快些吗?”
    “啊……不好意思,我今天都没吃东西,肚子饿得走不动……”烈抱歉地笑笑。
    狐魅顾不上那么多了,跑到他的面前蹲下来,示意烈趴到他的背上。“我背你回去,快上来,我跑得快。”
    烈犹豫着趴了上去,其实他没什么好担心的,狐妖和普通人类可不一样,力气大速度快,魔法能力也更强。他背着壮实的男人轻松地在森中跳跃,靠着他敏锐的鼻子,没多久就奔回了他的村庄。
    一进村子,狐魅就跑回还趴在地上的族长身边,如果白魔法可以治好的话,他的白魔法能力应该足够了吧?拿起族长的手腕试着运用魔法,却发现完全无效。“可恶,这种毒太狠了,居然无法用白魔法医治!”
    烈从狐魅的背上下来,探了下族长的鼻息,“他们还活着,也许还有救。你……你有没有什么吃的东西?”
    狐魅只好把烈带进大婶家裏,大婶刚才炒好的菜还放在桌上,只不过已经凉了。烈拿起饭碗狼吞虎嚥,大口地将一桌饭菜全部吃光了,把狐魅在一旁急得团团转。
    “喂,什么时候才能救大家啊?你要吃多久……先救人再吃不行吗?”
    烈打了个饱嗝,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不吃饱就没有力气救大家,你放心好了,马上就可以救大家了。有杯子吗?找一个杯子给我,还要一间裏屋。”
    狐魅乖乖地拿了个茶杯带着烈到大婶家裏的卧室中,没好气儿地将杯子往桌上一放,“杯子准备好了,还需要什么?”
    “唔,不需要了……”烈边说边动手解开上衣,他看了狐魅一眼,不知道在磨蹭个什么劲。狐魅用力瞪着他,站在他的面前不肯走开。
    只见烈脱下了上衣,露出壮实的上半身来,随后他嘴裏念念有词,停了一会儿,用右手端着杯子、另一只手握住饱满的左侧胸肌开始大力挤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