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星际位面商人+番外 作者:明若兰

字体:[ ]

 
    书名:重生之星际位面商人
    作者:明若兰
 
 
    文案
    在三千多年后的未来,经历了被X病毒感染侵袭的末日,所有的动植物都带了一种致命的X毒素,人类食用后,身体里X毒素会沉积下来,慢慢侵蚀人体的各个组织,最终器官衰竭而亡。
    意外重生在这个世界的玉珑获得了一枚位面交易器,从各种位面换来蔬菜,粮食,灵果,仙丹……随手挂在宇宙网上一卖,就引无数权贵土豪黑客疯狂抢购。
    身携异宝被各种围追堵截?皇太子带领整个帝国保驾护航。
    本文又叫《位面商人救世记》《位面商人成神路》《以商入道》1.主受,1V1,HE,酷霸拽攻VS不明属性受2.科技修真,娱乐之作,请拷据党手下留情,作者皮薄,姑娘们轻点拍哈!
 
 
    内容标签:重生 幻想空间 机甲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玉珑,皇甫睿 ┃ 配角:范逸臣,林青羽,玉翡,阿狸,军军 ┃ 其它:修真,师徒,美食,爽文
 
 
    ☆、第1章 倒霉的一天
    
    今天对于玉珑来说是个倒霉透顶的日子。
    本来一大早他就兴冲冲地爬起来为今天的约会作准备,先是将他那有限的几套衣服挨个在身上换了一遍,最后还是选择了平时最常穿的一套纯黑色的休闲服,这是他花了足足三十个信用点从商城的特价清仓区淘回来的,虽然是十年前的老款,除了保暖没有任何其他功能,但是穿上身效果还是挺不错的,本来么小伙长得帅,自然穿什么都好看。
    镜子里的少年唇红齿白,五官柔和清秀,一双黑亮有神的眼睛带着青春特有的朝气,轻轻一眨,便电力十足,一八零的身高,身材介于男人与男孩之间,虽不够魁梧,却如青竹般挺秀。
    玉珑在镜子前臭美的扒拉了一下头发,感觉打扮得差不多了,伸手打了个响指,“镜子”自动往两边滑开,露出了外面的蓝天白云和形色各异的建筑,玉珑身形一跃,雄鹰飞行器自动打开,两对防生羽翼迅速展开足有两米长,从高空往下看,仿佛一只巨大的雄鹰展翅翱翔。
    少年的心也像鼓了风的帆,欢快而飞扬,放开嗓子高唱一首古老的地球歌曲:“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也不闲多……哎哟,哪个不长眼的撞你爷爷我!”
    一股巨大的弹力传来,玉珑的雄鹰被撞得在空中连翻了好几个跟头,好不容易稳住飞行器朝前看去,只见半空中一架银白色飞行器慢慢显露出来,完美而流畅的线条,造型独特的设计,一看就是至少a级以上的飞行器。
    玉珑的钛合金眼差点被闪瞎了,嫉妒眼红地将人家的飞行器从头到尾扫了一遍,“a级飞行器了不起啊?没事你隐身干嘛?找撞啊……”
    驾驶座上男人完美的侧脸不期然撞入玉珑的瞳孔中,他不由微微一顿,所有的未出口的问候都咽了回去,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卧槽这个男人长得真他妈帅!简直比阿逸还好看……
    等他从惊鸿一瞥中回过神来时,银白色的飞行器已经如划破天际的流星,很快变成了一个白点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由始至终,男人连个眼神都没给他,视若无物地径自架着飞行器从他面前疾飞而过。
    玉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无视,那一瞬间,让他觉得自己低到尘埃里去了。
    天之骄子了不起么?玉珑正在心里愤愤,一个不明物体突然从天而降,不偏不倚正中他的额头,一阵尖锐的刺痛传来,玉珑伸手一摸,摸了满手的血,他不由气地破口大骂:“妈的,谁高空乱扔垃圾!不知道会砸死人的吗?还有没有一点素质了,没品的垃圾!人渣……”
    玉珑骂了半天没找到罪魁祸首,只得愤愤地抬起右手腕,将个人终端对准额头,一片柔和的白光缓缓亮起,额上感到一阵融融的暖意,片刻后伤口便结痂愈合了,连皮肤恢复了光洁如初,一条疤痕都没留下。
    今天是个什么倒霉日子,一出门就见红,玉珑的好心情不免消散了大半。
    而原本晴朗的天空,此时已经在边缘出现了一团团暗黄色的积雨云。
    玉珑操纵着小雨伞,时高时低地飞行,在空中如表演杂耍般避过一架架从四面八方窜来的各色飞行器,这个年代的好处之一就是已经彻底消除了车祸的隐患,现在所有的代步工具都有磁感应装置,当距离近到一定程度时会产生斥力自动弹开,避免了像他上一世所在的时代那样频频出现惨烈的车祸。
    话说他之所以会来到这个世界,也是拜一起连环车祸所赐,本来他刚找到工作,和几个同学聚餐后刚走出饭店不久,就遇上了一辆闯红灯的小面包车疯狂地开过来,他骑着电瓶车连忙避让,却差点和另一辆快速行驶的轿车撞上,等他施展毕生绝技好不容易从夹缝中逃出来时,又被一辆集装箱大卡车拖入了车底。
    快失去意识时,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尼玛他恨大卡车!
    想到他千万人过独木桥地终于挤进了那家世界五百强的大公司,把他那帮同学羡慕眼红得狠狠宰了他一顿,正是意气风发,准备大展宏图施展生平抱负走上人生颠峰,却不料因为一辆破卡车他这英才就这么憋屈地一命呜呼了!
    也许是他怨念太强,老天爷大发慈悲大手一挥将他送到了三千多年后的未来,这里各种高科技生活各种便利,而最让他称心的是这里没有车祸,没有万恶的大卡车!这真他妈是最好的时代有木有?
    十分钟后,玉珑驾驶着小雨伞降落在太阳雨空中花园的露天广场上,将飞行器收了起来,在个人终端上戳了一下,半空中映出他的全息投影,之前在镜子前折腾了半天弄出来的帅气发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头乱七八糟的鸡窝,小雨伞的头盔被军军堪比钻石切割器的狗爪给抓坏了,一直也没信用点去换个新的,风一吹头发就乱得不成样子,用手指抓了抓勉强理顺了,关掉投影,玉珑在广场上举目四望,搜寻着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小珑。”一个温柔磁性的声音在他身后不远处响起。
    玉珑转身,看见那个向他走来的人,来人身高一米九五左右,一身银白色的休闲装完美地衬托出了他颀长而挺拔的身形,标准的黄金比例,展现出一种与女性截然不同的纯阳刚的力与美。
    要是在十年前,有人说他会爱上一个男人,他一定会把那个人打得鼻青脸肿然后揉巴揉巴扔到外太空去,然而眼前这个人却春风化雨地将他这个笔直笔直的直男神不知鬼不觉地掰弯了。
    “阿逸,等很久了吗?”
    随着来人脚步的临近,玉珑感觉他仿佛正一步步踩在自己的心坎上,他的耳边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咚——咚咚。
    “刚到。”范逸臣走到玉珑身边站定,白晰俊美的脸上笑意轻浅温柔,如一汪春水轻易就融化掉人的心防。
    玉珑心里怦怦直跳,想到自己即将出口的话,他的脑袋有些发晕,心里既忐忑不安,又有种想要豁出一切的冲动。
    把一切都告诉他,告诉他自己的心意,告诉他他喜欢他,而他呢?他对他有没有哪怕一丁点……
    玉珑心里一时间千头万绪,最后汇到嘴边,冲口而出:“阿逸,我有话想对你说。”
    范逸臣笑睇他一眼,“你说。”
    玉珑看着阿逸脸上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和他微带鼓励的眼神,双拳微微握紧,深吸一口气。
    “阿逸,我……喜欢你。”
    玉珑说完立即逃避地般转开视线,下一瞬又立即移回来,他又不想错过阿逸脸上的表情和……答案。
    范逸臣微微一顿,然后轻笑了一下,他的笑让玉珑荡漾了一下,就是这样的笑容,这样温柔醉人,让他不知不觉地沉溺,他甚至没有太害怕答案,阿逸的温柔微笑给了他敢于坦白和接受结果的勇气。
    玉珑屏息看着阿逸,心跳近乎停止。
    范逸臣伸手摸了摸玉珑的头,声音低柔:“小珑,我有喜欢的人了。”
    玉珑的脑袋空白了一瞬,过了几秒心跳才恢复,又仿佛心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他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心脏的位置空空的,他轻轻地“哦”了一声。
    原来阿逸有喜欢的人了……回想起来,阿逸一直都对他那么好那么温柔,他还以为阿逸也对他……
    从三年前认识开始阿逸就对他很照顾,那份醉人的温柔让他不知不觉地一点点陷落,等意识到时已然无法自拔。虽然这个未来社会各种方便,然而他却没有一丝归属感,他没有真心牵挂的亲人朋友,阿逸就像他生命的一缕阳光,照亮了他孤寂的人生。
    然而阳光普照却并非有意,它只是无心地照亮了别人的生命……
    天空不知何时聚来了大片大片的乌云,狂风呼啸,高大的行道树被吹得几乎要折断,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儿就落了下来,打在人的脸上又冷又疼。
    玉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他整个人都仿佛被掏空了,摇摇晃晃地架驶着小雨伞一头撞进了客厅。
    然而他这一天的霉运显然还没有结束。
    落地窗打开的一瞬,冷风夹带着雨水飘了进来,扑上来迎接主人的大黄狗抖了一下毛,将水甩得到处都是,沙发一角的一小团灰影甩了一下爪子,轻盈地跳上了窗台。
    沙发前堆着一大滩黑影,听见动静缓缓张开一双迷蒙的醉眼,辨认了两秒才认出这个一身雨水浑身狼狈的人似乎是谁。
    “小……小珑……你回来了?”男人一边打着酒嗝一边道,“收拾……收拾东西,嗝……一会儿……有人来接收房子……嗝……我们得马上搬走……”
    “搬家?”玉珑魂归天外的意识终于被这两个字慢慢收拢了,鼻子这才闻到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浓浓的酒味,视线扫向歪在沙发旁的男人,大脑终于开始慢慢运转,他轻飘飘地问,“你把我们的房子输掉了?”
    “输掉了……今晚就得搬,他们马上就会来接收房子,你收拾……”
    他话音未落就被玉珑打断了,少年此时仿佛整个人都被注入了一股生气,他像个小豹子般迅猛地跳起来一下子扑到男人身上,双手死死拽紧男人的衣领,“你这个混蛋!你怎么不把你自己输了!啊?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爹?”
    “唔……”男人醉得稀里糊途,玉珑气得发狠,抡起拳头“碰碰碰”地砸在在他身上,男人也不知道躲,嘴里嘟嚷着:“不孝子,连你老子也打,我是你爹……”
    玉珑闻言干脆上脚踹,他一想到自己表白被距,连这最后一点遮风档雨的地方也失去了,不由得悲从中来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对男人拳打脚踢,“你不是我爹,我没有你这样的爹!”
    “臭小子……打你爹,你个不孝子……”男人闭着眼睛蚊子哼哼,“你打我你哭什么?”
    玉珑打得手都红了,脚也像踢在铁板上似的生疼,抬手就去死命地拽男人乱糟糟的头发上,“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现在连家也没有了!我怎么办呜呜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