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倌倾城+番外 作者:公子弯弯

字体:[ ]

 
 
书名:小倌倾城
作者:公子弯弯
 
我是一个小倌,叫倾城,一个很——俗气的名字。
曾经有一支曲子叫‘一瞥惊鸿’,你知道它的含义吗?
初见倾心,再见痴心,终日忧心,终得你心。
我在院里种了棵桃树,我告诉自己等到桃树开始结果的时候,你一定会回来的。
十年了,你还会回来吗?南宫禹。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倾城南宫禹 ┃ 配角:凌姐师傅 ┃ 其它:十年了,桃树已经结果了,你回来了吗?
 
 
☆、一
 
?  我是一个小倌,叫倾城,一个很——俗气的名字。
  从我有记忆起家里就特别的穷,最值钱的家当估计就是后槽房里的驴子吧,反正我一直觉得爹把它当儿子,而我自己就是捡回来的吧!也不知道爹把我捡回来干嘛的,经常嫌弃我吃饭多,干活少,但对我家的驴子却是宝贝的不得了,天冷了,我还穿着春里的薄衣服呢,爹就开始给驴子修门啊,铺草啊!一直到大雪纷飞了,我都见不到爹给我买一件棉袄,我问爹为什么对驴子阿毛比对我好,爹就会喝上两口小酒,吃上一粒花生米,然后斜我一眼,“哼!阿毛会干活你会吗?成天管老子要吃要喝,还总偷懒不干活,老子宁愿养阿毛也不愿养你!”
  一开始我还会哭着跑开躲到厨房里,刚开始爹会寻我,但后来就算我哭得再大声,爹都不会管我了,渐渐地我也就不哭了。
  在我十岁那年,爹又喝醉了,打发我去街上买酒,刚刚开过春,天还是很冷的,我也不过穿着一件破洞的衣服外面套了一个别人家小孩不穿了的褂子,爹给捡回来的,我还是很宝贝它的。打完了酒,给了小二一文钱,我知道那是家里的最后一文钱了,爹这几年越发的糊涂了,阿毛也不喂了,地也不种了,还成天喝酒,但是好歹没有打过我,也就是骂骂罢了。所以我心里还是不怨恨爹的,我想着自己也大了,该为爹做些什么了。
  难得上一次街,我总归要好好看看的,我就跟着人流,哪里人多我就往那里走。一直跟到了一座很漂亮的大房子旁边,我看到那些应该是大老爷们满脸笑容的走进去,从窗户里可以看到那些大老爷们抱着漂亮的男孩,喝酒说笑,那些男孩特别好看,比隔壁虎子说的书上的妖精都要好看。我不识字,很多故事都是虎子讲给我听的,所以我知道妖精是世上最好看的人。一个很壮的男人走过来看着我,浑浊的眼睛里满是嫌弃,嘴里嚷嚷着:“哪里来的小叫花子,离这边远点,满身的晦气也不怕冲撞了老爷们,快快,有多远就给老子滚多远!”说着还踢了我一脚,我虽然十岁了,但是吃的不好,也没多大的力气,就被大汉踢倒在地,爹的酒也洒了,我有些难过,眼泪不住地往下掉。
  不是因为害怕回家被爹骂,也不是害怕大汉打我,我只是在惋惜,那是我家的最后一文钱了!我特别难受,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一文钱要是被爹喝酒喝掉也就算了,但是现在就这么和着黄泥流到了地底下,我怎么想怎么难受,于是哭得越发凶猛了。眼泪洗掉了我脸上常年的污垢,露出了由于常年不见阳光很是白皙的脸来,沟沟壑壑的污垢虽然还在,但是也可以依稀的看清我的脸来了。壮汉眼睛一亮,破天荒的把我扶起来了,对我笑出了一口的大黄牙:“小娃子,想不想赚钱?想的话就相信爷,爷带你赚钱好不?”我本来哭的凶猛,没打算搭理他,但是听到了赚钱,我的眼睛亮了,虽然说家里穷,但是就是这个家里穷让我怕了,我真的想要赚钱,真的。于是我擦了眼泪,对着大汉微微一笑,低声说道:“想。”我竟然看到大汉脸上一红,真是奇怪。
  于是我跟着大汉进了那个漂亮的楼,虽然是从后门进去的,但是我不在乎,因为我家几乎就没有门,对我来说有个后门都是了不起的。在里面,我遇到了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虽然她画着大浓妆,但是我就是觉得对她讨厌不起来。我在她给我的纸上摁上了我的指印,我看到她笑的特别开心,对着那个大汉夸了两句,我这才知道原来因为大汉脾气不好,大汉差点就被辞退了,因为找到了我,所以将功折罪可以继续在最菊楼工作。我跟着女人派的人走,他们要带我去洗漱,原来这个楼叫最菊楼啊!
  等我洗完了出来后,我看到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女人也有些看呆了,但是到底是老板,很快的就反应过来了,朝我走了过来,摸了摸我的皮肤,围着我看了看,边看边说:“不错不错,是个好苗子。你也是自愿进来的,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吧?当然我也从来不逼迫每一个人,自愿就好。你虽然瘦了点,但是给你补补,过两年也就差不多了。”然后就娇笑着走了,临走前给了我十两银子,我知道这算是天价了,有些不敢要,女人看着我笑了笑,“你值这个价。”然后带着阵阵香风走了。
  我揣着这十两银子,裹着最菊楼小厮给我的锦衣和薄袄,带着两个随从回了家,一进去就看到爹半坐在床上,爹眯了眯眼睛,看到了坐着的我,陡然睁开了眼睛,喊了声:“玉儿!”我正纳闷,谁?结果爹看清是我后就沉下了脸,“你怎么又洗脸了?不是说了我不想看见你的脸吗?”说着又要睡过去了,突然又坐了起来,全然没了酒意,“你、你怎么穿的这么好?你……把自己卖了?”爹看着门口站的小厮,颤抖着问道。
  我心里有些好笑,不是不在乎我吗?卖了又如何,现在摆出这副模样也不知道给谁看的。结果爹却是笑了笑,笑声有点绝望,“玉儿啊!你走了,我就恨这个儿子啊!特别的恨!”我听着爹说的话,有点难受,原来爹是恨我的,呼吸好像有点困难,爹没理我,继续自己跪在床边,喃喃的说话。我这才知道原来我爹以前是个书生,爱上了我娘,一个□□,虽然是清倌人,但是爹家里就是不让,觉得污了名声。结果爹散尽家财终于赎了娘回来了,也和家里断绝了关系,再也没有了来往,两人过了一年的神仙眷侣的日子,好不羡煞旁人。娘却在生我的时候难产,去了,爹也就一蹶不振,从此以后就变成了我所看到的那样。
  也是,爹讨厌我、恨我,不想看到我的脸也很正常,毕竟我和娘像了八成,剩下的两成结合了爹的英俊相貌,虽然现在不太看得出来了,我的相貌是顶尖儿的漂亮,漂亮中带着英气,我自己是一直都知道的,隔壁的虎子也在有一次我们下河洗澡的时候见过,那时候虎子就说:“阿郎,你长得真好看。”我之所以常年满脸污垢,都是爹的要求,爹不想看到我的脸。
  现在把自己的身世听了个七七八八,也罢,对自己的爹我是恨不起来的,于是把爹扶上了床后,把那十两银子放在了爹的怀里,就带着小厮离开了。走到门边上,我似乎听到了爹说:“玉儿,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才让阿郎走上了这条路啊!”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
 
☆、二
 
?  我又见到了那个女人,她说她叫凌,让我以后和别人一样,叫她凌姐。凌姐问我会不会写字,我摇头;又问会不会唱歌,我摇头;问我会不会跳舞,我摇头;又问会不会下棋,我这次到是不摇头了,老老实实的说:“我会下五子棋,隔壁虎子教的。”凌姐扑哧一声就笑了,我觉得还挺好听的,“你倒是真逗,不过没关系,什么都可以慢慢学,不过最菊楼里的规矩我倒是要同你说清楚了。”我点点头,坐得端正认真听。“我不强求你接客,但是在最菊楼,你必须有一样拿手的才艺,四样精通的,至少五艺傍身了,这样就算以后你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也不至于太过潦倒。你的吃穿用度最菊楼全包……”我当时不明白凌姐的意思,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世上最难的不过是选择。
  凌姐给了我一个新的名字,抛弃了以前的名字,那么以前的阿郎也就死了。我现在叫倾城,凌姐说也就只有这个名字最衬我,可我总觉得有点俗气,但是我毕竟不是老板,所以也就没有做什么反抗。
  凌姐让我们一群少年跟着师傅学习,我的年龄已经算大的了,所以我学的格外认真,每天都比别人付出一倍的时间去学习,就算是再严厉的师傅看到了我这样,都忍不住夸赞两句,每当这时,凌姐都会掩嘴轻笑,我觉得特别好看,有种不一样的风韵。经过这么久的学习,我已经知道了什么叫风韵,也知道了风韵的重要性,所以我特别喜欢看着凌姐,学习她的一颦一笑,凌姐知道了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略微的提点了一句:“喜欢寒梅的人总比牡丹多。”我隐约知道了什么,又好像没知道,于是一有空就捉摸这句话。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我已经十二岁了,十二岁的倾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吟诗作对、唱歌跳舞都不在话下,我成了最有才华的小倌。而且两年来凌姐也越来越喜欢我了,很是看重我,经常和我说:“倾城啊,一定要做好第一次的选择啊!”看着凌姐慎重的样子,心底也不由得有了一些计较。我的气质在这两年也有了改变,从一开始的模仿到后来的小有韵味,凌姐很满意,但是凌姐说还不够,什么不够?我不知道。但是凌姐让我先休息两天,她会重新给我找师傅,凌姐在我身上花费的心思一向比较多,所以我对重新找师傅也没有什么异议,随便凌姐怎么安排吧。难得放了两天的假,我想回家看看了,虽然说阿郎已经死了,但是倾城得回去,回去安葬阿郎的一切。
  这次我没有带小厮,但是凌姐要求我戴上面纱,我也就戴了。回到了两年前的家,一切还是一样的,只是爹不在了,听人说爹两年前就搬走了,阿毛也送给隔壁虎子家了。这天虎子不在家去上学去了,我也就没有多做停留,毕竟我现在是倾城。屋子里很干净,干净的看不出我生活的痕迹,即使灰尘已经布满了每一个平面,但是我就是固执的认为家里很干净。我把一扇破草门关好,掸了掸身上的灰,走了,这下,阿郎是真的死了,我想。
  天色还早,我不想太早的回到最菊楼,于是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去了街上,随便找了一家面摊吃了一碗面,没怎么吃得完,放下钱就走了,这两年来饭量倒是小了,我想,或许是油水充足吧。趁着没人注意赶忙的把面纱戴上了,随便的在街上乱晃。
  听了曲儿,看了戏,虽然还没我唱的好,但总归还是有学习之处的,所以我听得也不算无聊,不过等我往回走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回到最菊楼时,破天荒的我不想走后门了,于是我就正大光明的从前门进去了,我身上挂着最菊楼特有的铃铛,倒也没有人拦我。我知道最菊楼一向只接待有身份的人,所以我走的很快,没想惹麻烦。但是,有时候你不惹麻烦,麻烦非要来惹你,比如现在我看到了一个贵气的公子站在那里皱着眉看着一个包间里的人,我不知道他在看谁,但是我看得出来他很生气,我不想惹麻烦,但是我要回自己的房间不得不从这里走,于是我低着头打算快点通过。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我因为天色晚了没戴面纱,所以那个公子看到了我的脸后,神情一顿,拉住了想要离开的我,我心想:还真是流年不利啊,千万不要惹祸才好。
  男人真的很帅气,我偷偷看了一眼,他剑眉星目,薄唇微抿,看你一眼仿佛能够勾走你所有的心神一样。男人拉着我看着我腰间挂的铃铛,轻蔑的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伸手一览,勾着我的下巴进了包间。包间里只有一个客人,剩下的都是我的前辈。感觉到男人在我腰间的手微微用力,我配合的轻笑,虽然还没有接过客,但是没有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么!所以这一笑倒也是有模有样的,抱着我的男人反而脸色有些微红,我看了倒有些新奇,来这里的人又会纯情到哪里去?
  那个客人听到了我的这声轻笑终于抬起了头,那人生的极其好看,一双桃花眼很是迷人,风流倜傥的像是书里写的那些剑客大侠。我有些愣神,但是很快就醒悟过来了,在这里的不管是客人还是小倌都不是干净的,就如自己,哪怕没有接过客,可还是很脏。所以我也跟着虚与委蛇。那个桃花眼的客人抱着一个青衣小倌,调笑着亲了一口,又挑衅的看了一眼男人。男人抱着我的手猛然收紧,用力的掰过我的下颚,吻了下来,这个吻很暴烈,所以我在他落下来的前一刻撇开了头,哪怕因此下颚通红。他看着我的拒绝有些不可置信,眼睛里透露着我看不懂的情绪。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那天晚上,我拒绝了他,他没说什么,却是不再强求我,因此我也对他频频微笑,算作报答好了。不过很快对面的男子坐不住了,摔下了一打银票就走了,抱着我的男人立刻放开了我跟着男子出门,但在跨出了一只脚的时候又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扔给我一块玉牌,然后走了。我接过了玉牌,那些前辈们看着我又看着桌上的银票,我自然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也是我的错,搅和到了这件事中,害的他们少赚了,所以摆摆手示意我不要后,挂上了面纱回了自己的房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