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何处归叶(短篇合集) 作者:一刀黄泉

字体:[ ]

 
 
 
书名:何处归叶(短篇合集)
作者:一刀黄泉
 
作者君的短篇合集,小伙伴们多多留言啊作者君都会看的
弱强主攻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短文 ┃ 配角: ┃ 其它
 
 
☆、何处归叶
 
?  薄雾晕染的清晨,钟山寺的钟声又敲响了。
  归叶穿着暗红的袈裟,站在钟台前向山下看,钟山底的小山村随着这声钟响苏醒了过来,几缕炊烟袅袅升起,风一吹便渐渐消散了。
  真冷,他把黄色的布衣拢紧了些,虽然是暮春,但早上寒气重,山顶的风又大,好似连骨头都被冷水浇了一场,冰凉冰凉的。
  归叶是钟山寺的主持,说是主持,其实今年也才十五岁,脸上的青涩意味都未褪去,白皙的肌肤嫩得可以掐出水来。
  钟山寺很小,只供着一尊佛陀,钟山寺很穷,比如归叶的袈裟已经有五个年头,比如钟台的老钟已经锈迹斑斑。
  佛堂后有个小小的后院,住着归叶和他的师傅归根。归根半年前圆寂了,整个寺院就只剩下归叶一个人。
  寺院方圆十里只有一个村庄,就是山底的柳家村。
  三十来户人家,背靠钟山,多是靠打猎为生。
  敲完钟归叶往寺院回走。
  每天来寺里求签问佛的人不多,但是归叶从不懈怠,他弹掉衣角和袖角的露水,抬头,有人已在寺门前等着了。
  是柳家村的柳元,村里数一数二的猎手,身高七尺,虎臂熊腰。
  柳元头发扎在脑后,露出底下棱角分明的脸庞,袖子高高挽上臂膀,麦穗色的肌肤勾勒出结实有力的肌肉纹理。
  “我来上柱香。”
  归叶上前几步打开门,一股幽幽的檀香扑面而来。
  柳元点了一柱香,跪拜下去,只是他的心思明显不在佛祖上,每天过来几次不过是为了见心上人一面,搭上几句话。
  他把香递给归叶,假装不小心擦过那双白皙的手,柔嫩光滑的,勾得他浑身一颤几乎就要呻,吟出声。
  “小师傅最近缺不缺东西?我今天带了些过来。”柳元压下喉咙里的麻痒,语气里不自觉地带着些讨好的意味。
  归叶抿着嘴唇,耳根有些发红。
  自从师傅走后,他就很少去城里购置油盐酱醋这些生活所需之物,反而是这个男人,几乎每天送些过来。
  “不用麻烦施主了,厨房里还有些。”归叶连连摆手,昨天柳元送过来的青菜和面粉还没有吃完。
  刚开始的时候归叶还执意要给钱,可是第二天柳元总能想尽方法把钱放回来,最后柳元无奈了,只能以给的香油钱为由。
  “喔。”柳元直接朝后院走去。
  大清早的厨房还没开火,整个显得冷冷清清的,几个冷硬的荞面馒头放在陶碗里,旁边还有一小碟的咸菜。
  “小师傅昨晚就吃这个?多没营养啊?”柳元把篮子放在灶台上,两条粗犷的眉毛纠结在一起。
  男人本就是猎户,杀气重,又长着一副彪悍粗犷的相貌,这一皱眉,浑身更是煞气弥漫。
  归叶吓得退了一步,他从小生活在师傅身边,每天除了礼佛念经,还是礼佛念经,哪里见过这般浓重的煞气。
  柳元懊悔,他没想吓着自己藏在心尖上的人。
  “我来做饭吧。”柳元点起火折子,开始烧水。
  “不用,不用了,施主。”归叶想要拉住男人,入手却一片粗糙温热,是男人光、裸的小臂,他松手改为扯住男人的衣襟,“小僧自己可以做饭。”
  “你嫌弃我笨手笨脚?”柳元小心握着抓着他衣襟的手,语气却是假装生气得很,轻轻揉捏了几下,心里好似被猫抓过,又麻又痒的。
  “小僧不曾,只是…”
  “那就是了。”柳元恋恋不舍地移开手,开始做饭。
  洗,切,炒,动作行云流水般,就像他在家里做过无数次一样。
  柳元想着,他虽是一个大男人,但是为那人做这些妇人做的事,他心甘情愿甚至带着些羞涩的甜蜜,好似他们也是万千灯火里平凡的一家。
  从那天以后,柳元依旧每天都会去钟山寺,带着时令蔬菜水果,和一些去城里买来的点心。
  风雨无阻,有时一留就是大半天,直到归叶忍不住赶人了才离去。
  这个夏天来得又急又猛。
  连续三天的暴雨,钟山寺终是没能捱过这个夏天,归叶抱着包裹,看着一片废墟的寺庙,泪流满面。
  雨水打在他瘦弱的肩膀,勾勒出袈裟底下不算结实的身躯。
  柳元把执着守在寺前的归叶打晕抱回了家。
  归叶第二天早上醒过来,身上是绣着陌生花纹的被子。
  柳元端着一碗香菇青菜粥走了进来,他看着床上懵懵懂懂的少年和尚,就是这个清秀瘦弱的模样就迷得他神魂颠倒了。
  “小师傅打算怎么办?”柳元坐在床边,用勺子舀了一勺粥喂给归叶。
  归叶张开嘴,他现在全身软软的没有力气,所以也没固执地要自己动手吃东西。
  “小僧谢过施主,”归叶看着窗外绵绵的雨水,叹了一口气,“天晴后小僧想要去南国,带着师傅的骨灰,去师傅的故乡。”
  师傅在的时候讲过许多故事,关于他的故乡,他的故事。师傅念叨了一辈子的春城,他也想去看看,然后找一家寺庙安定下来。
  雨一直下一直下,柳元劝过归叶留下来,可是不管怎么劝,归叶坚持要走。
  “小师傅真是倔强。”柳元把饭端给归叶,温柔地擦去归叶粘在嘴角的饭粒。
  归叶转头躲开,他不喜欢别人的碰触。
  “大概是执念吧,人生在世,总会有执念,师傅不能避免,小僧怕是也避不开。”譬如离开的师傅,譬如倒塌的钟山寺。
  才说了几句话,归叶就觉得疲倦。
  归叶觉得不对劲,这几天一直这样,明明没生什么大病。
  下午的时候,归叶读了几页佛经便觉渴了。
  柳元不在,可能是出去收拾猎物了,因为归叶见不得杀生,这几天柳元都是把猎物丢给其他人处理,付几个钱就行。
  他扶着墙壁慢慢走到厨房,桌子上刚好有一壶金线草泡的水,大口喝了几口缓过焦灼感,归叶打量着这间收拾得井井有条的厨房。
  左边柜子上一小袋白色的粉末吸引了归叶的注意力。
  他走近闻了闻,又用手指沾了一些尝,尝完顿时脸色大变。
  归叶背后冷汗直冒,他想要逃离,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小师傅?”柳元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已经来不及了。
  柳元看着慌乱打翻了药粉的归叶,嘴角勾出诡异的笑,“小师傅怎么这么不小心?我来送小师傅回去好了。”
  逃。逃走。
  归叶迈开步子,却可悲地发现自己使不出一点力气。
  横抱起此刻惊慌又无措的小和尚,柳元直接往卧室走去。
  归叶陷在柔软的被子里,他看着面前强壮的男人一件件脱去衣服,露出饱满结实的肌肉,麦色的肌肤在夕阳的余晖中映出暧、昧的色泽。
  柳元赤、裸着爬上床,跨坐在归叶的腰上。
  袈裟被洗了晾在院子里,归叶只穿了一件灰色的里衣,很快就被柳元粗鲁地扔到了地上。
  男人粗糙的手指摸上他的脖颈,沿着胸膛一路向下,强烈的屈辱感和惊吓使得归叶瑟瑟发抖,他死死咬着嘴唇,泪水顺着眼角落在枕巾上。
  一场翻、云、覆、雨,抵、死、缠、绵。
  归叶靠在床上,到处是一片凌乱的情、欲痕迹,他只觉得又羞愤又恶心。
  柳元站起来,白红相间的液体顺着大腿流到地上。
  归叶别开眼。
  “小师傅cao 得我好爽。”柳元被归叶勾得心头又是一荡,他重新躺回去抱住归叶,密密麻麻的吻落了下来。
  归叶立马躲开,可惜很快就被男人大力搂了回去。
  “难道出家人就可以cao 完人就走?” 
  “我看小师傅还是留下来,陪我一辈子罢。”
  “哎,听说柳元买了个媳妇儿。”
  “对啊,柳元对他媳妇儿可好了!”
  “嗯嗯,就是听说脑子有问题,所以一直关在家里。”
  “真可怜……”
  柳元打开卧室门。
  一个短发的少年坐在床上,听见锁开的声音他抬头瞪了柳元一眼,丢开手里的书把自己包进被窝里。
  “小叶,出来好不好?”
  “小叶,被窝里热。”
  “小叶,想不想养兔子?”
  “我给你带了和田家的酥饼。”
  归叶迅速爬起来,他狠狠一口咬在男人手腕上,鲜血争先恐后漫了出来。
  男人一声不吭,等归叶气撒完了,他把酥饼递过去,“乖,明天想吃什么?”
  归叶抿着嘴,在男人几乎放弃的时候。
  “荷花糕。”
  ?
 
☆、公交车那点事
 
?  下班,收拾文件,提着公文包,打卡回家。
  易言行喝掉不锈钢保温杯的最后一口水,出了办公大厦。公司总是自我标榜体恤员工,不实行加班政策,其实每天还不是要把剩下的图纸带回家完成。
  好在公司待遇不错,又是一流名企,易言行凭借一个中等偏上的大学文凭,无经验无背景,能进来就是天大的馅饼了,他也很知足。
  大学时总是梦想太远太高,进了社会才发现自己有多无奈多苍白。
  “小言呐。”一个挺着小肚子的中年男人从身后赶上来,气喘吁吁脸颊发红,却偏偏装出一幅风度翩翩的样子,“回家?挤公交?”
  “刘主任。”易言行礼貌地打过招呼,避开男人伸过来拍他肩膀的手。
  刘其眯起眼睛目光晦涩地在易言行脸蛋和腿间游荡,他稀罕这小子好久了,奈何这小子长得乖巧防人防得挺紧,他硬是没找到机会下手。
  “挤公交多累啊!人多眼杂的。这样,小言你坐我车,在哪儿刘哥送你。”刘其疾步上前打开车门,大方地开口邀人。
  去。谁要坐你车。
  易言行心里暗骂,嘴上自然不能说出来,刘主任是宣传部的,虽然不管他们设计部,但是毕竟官大一级,压不死人也能压废了。
  “不了,我家近,觉着还挺方便,不麻烦刘主任了。”易言行微微勾唇,掩盖自己的不耐烦,他还想早点回家吃个饭休息。
  易言行本就长得俊秀白皙,这一笑更是勾得刘其火起,他半个月没去找人了,后面痒的不行,巴不得就在车里和易言行把那赛神仙的好事办了。
  “不麻烦不麻烦。”刘其伸出手急慌慌地就想拉人上车,小祖宗可痒死他了。
  易言行吓了一跳,也不管得不得罪人,转过身说了句“我去等公交”就嗖嗖跑远了。
  呼——
  靠着公交牌易言行松了一口气,特么的基佬!亏得他防着,要不然肯定被拉上车,到时候车门一锁,谁也救不了他。
  想着刘主任那骚样易言行就有点恶心,他第一次被骚扰是正式上班一个月后,他和宣传部交接事情,被刘主任碰到。
  当时刘其一脸和蔼地请他喝咖啡,说什么他办事效率高工作认真负责很得赏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