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城主大人请让我匍匐在您脚下!+番外 作者:不会玩的阿bei(上)

字体:[ ]

书名:城主大人请让我匍匐在您脚下!
作者:不会玩的阿bei
 
 
『城主你看,我梳发也梳得很好,修甲也修得很好,我以后都帮你梳发修甲好不好……』
『城主你看,我知道你什么时候喝茶什么时候喝水,而且「雨前茶」「明前茶」怎么分我可在行了,怎么泡我更在行呢,以后我都帮你端茶倒水好不好……』
『城主你看,我还知道你吃什么不吃什么……以后胡萝卜我都替你吃掉好不好……』
『城主城主城主……』
『城主啊……我想和你成亲……』
『你和我成亲也行……』
『城主啊……我想看好身材……』
『摸也行……』
『没事的,你就当成我在给你洗背就好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小雨,卫莎 ┃ 配角:白小白,顾别陈,岳倾,严隋凌,严三哥 ┃ 其它:养成,冰山,剑客,搞笑,温馨
 
 
 
☆、小霸王出场
 
?  第一章小霸王的出场
  罗小雨昂着脑袋挺着胸,两只手像螃蟹似的横在左右一摆一摆的走着,那模样真是要多欠揍有多欠揍,脸上仿佛写着『打我』两个字。
  西街的这几个小混混远远的就看见了螃蟹一样正大摇大摆走路的罗小雨,为首的嘴巴一歪,说,『真他娘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走!!』
  另一个在旁边赶忙拉住了自己的大哥,说,『别别!大哥,咱可别再轻易上当了!这小子坏得直冒水啊,老皮子可还在床上躺着起不来呢!』
  旁边小弟也不禁附和,对罗小雨心有余悸的瞟了几眼。
  混混大哥啐了一口,说,『怕甚怕?咱今天就给老皮子报仇,我看他小子能给我出什么幺蛾子!你们网子都带了吗?』
  『都带了,大哥。』
  『你们俩去旁边等着,看我动作,给我网住他!』
  『是!大哥!』
  混混大哥歪嘴怪笑,『我看你还他娘的不哭爹喊爷爷!』
  话毕几个混混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罗小雨面前,凶神恶煞的看着他,『你他娘的会不会走路啊!像他娘的螃蟹似的!』
  罗小雨站住了,笑眯眯的看着几个混混,但是两只螃蟹手还在那保持着走路的摇摆动作,说,『想学啊?我教你啊你!』
  『学你娘个屁!』
  罗小雨撇撇嘴,『瞧瞧你们,瞧瞧你们!一张嘴就屎尿屁齐流的,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衣服裤子穿颠倒了呢!这要是让人逮着送官府去少说也得二三十板子!』
  一个混混抓抓脑袋,问,『啥意思?』
  『你个傻叼!』混混大哥一巴掌盖过去,然后又说,『少他娘的废话!老皮子那事可没完告诉你!给我十两银子今儿你就走回家,不然你就给爷爷躺着回家!!』
  罗小雨继续摆着两只螃蟹手,『凭什么啊!他自己掉粪坑里还怪别人了?』
  『放你娘的屁!粪坑里那两挂鞭炮是你拉的啊!!』
  罗小雨终于不摆他的螃蟹手了,捂着肚子大笑,『那只能怪他自己激起民「粪」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你娘的……』混混大哥『屁』字还没说出来,几个混混就都住嘴了,一个个的歪嘴斜眼龇牙咧嘴的看着罗小雨。
  因为罗小雨两只螃蟹手里不知道啥时候多了两挂绿油油的鞭炮出来。
  没错,就是绿油油的两挂鞭炮。
  这几个小混混可都记得清楚呢,上次老皮子倒霉就倒霉在这绿油油的鞭炮上了,虽然当时那两挂鞭炮是躺在粪坑里的,但是绿油油的鞭炮实在让人想不记忆犹新都难啊……因为这鞭炮爆炸了可不光是连崩带响就算完了,那家伙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崩在身上奇痒难耐,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
  趴在粪坑里。
  因为能止痒的两样东西都在粪坑里。
  几个混混感觉此时自己的脸好像比那两挂鞭炮还要绿油油……
  『这两挂鞭才卖十两银子实在是太便宜了!这可是我们家岳依的独门秘制,千金难求,有钱你也买不到啊,』罗小雨笑眯眯的举着两挂绿油油的鞭炮,『不过看在你们如此诚心实意的份上就不与你们计较了!上次也只有老皮子一个人享受的比较到位,你们哥几个还……哎!我说!!你们别跑啊!!』
  几个混混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小样!』罗小雨坏笑着自言自语,『这世界真是崩坏了,几个小混混都会轻功了,唰唰唰!本小爷居然什么鸟都不会!天理何在啊!』
  收起两挂绿油油的鞭炮,罗小雨哼着歌就往家走,这回倒也不扮螃蟹了。
  刚才罗小雨智『逗』小混混这精彩一幕正巧都被远处的一个人看在眼里。
  原本那人也只是觉得像螃蟹一样走路的少年着实有趣,被几个混混给缠住却一脸的胸有成竹,让他免不了有点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当然接下来的情景也确实让他被逗笑了。
  只到那少年说出了『岳依』这个名字,再加上『独门秘制』『千金难求』,稍微那么一联想,那少年口中的『岳依』应该就是岳倾的弟弟没错了,那个从小就善于制造各种奇怪的有毒暗器的小小少年,一晃三年时间,估计现在也有十五六的年纪了,和眼前这个少年应是一般大了。
  不过眼前的少年,他却是不认识的。
  他牵着马不急不缓,遥遥的缀在罗小雨的身后,不出意料的发现罗小雨走的路线和自己一样,是去岳家的。
  而自己这次来,正是要找岳倾的。
  ?
 
☆、烫手的山芋请接好
 
?  第二章烫手的山芋请接好
  顾别陈到岳家的时候,罗小雨正在大厅里面罚站。
  岳倾则坐在一边翻看着手里的东西。
  罗小雨眼尖的看见门口来人,便促狭的对着来人眨眼睛,朝着岳倾努努嘴,吐了吐舌头,随即坏笑起来,也不管来人他认识不认识。
  顾别陈看到罗小雨那古灵精怪的样子就忍不住想起来刚才大街上他那副欠揍的螃蟹样,仰着小脸,甚是好笑。
  岳倾扫了一眼罗小雨,罗小雨立马低头闭嘴,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顾别陈笑道,『这位是?』
  岳倾道,『表弟,陆淮雨。』
  顾别陈想了想,道,『我想我知道他是谁了。』
  三年前岳倾那位杳无音讯十来年的姑姑岳琳儿突来有了消息,不想竟是全家遇害,岳倾他们赶到的时候只找到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岳倾的姑姑岳琳儿的夫君正是姓陆。
  被称为用毒世家的岳家人丁一直不怎么兴旺,岳倾的父母早些年已经过世了,自从他那个一直没什么音信的姑姑不在了以后,岳家也只剩下岳倾这一辈了,岳倾和他弟弟岳依两个人而已。
  罗小雨在一旁小声注释,『你可以叫我小雨,下雨的雨,不是羽毛的羽。』
  陆淮雨,罗小雨,都是他。
  罗小雨是他的本来的名字,陆淮雨是他穿越之后的名字,都带了个『雨』字,其实他觉得老天爷人还是不错的。
  不过到现在已经三年了,他还是没有见到小白。
  关于穿越的事情他前后回想过无数次,但也只是徒劳。那次临时召集专家准备应急方案却遭遇爆炸袭击之后他再醒来时已经是在这里了,被岳倾所救。罗小雨变成了陆淮雨,二十好几的人平平的竟成了个不谙世事的小小少年。但是他一直记得一句话『我们很快会再见的』,更瘆人的是他自己还知道说这话的是小白,这也正是最诡异的地方了,没有之一。
  因为小白只是他上辈子养的一只猫而已。
  上辈子……
  他居然在思考自己的上辈子……
  这个崩坏的世界。
  但或许这次他真的可以当一个……嗯,当一个无忧的少年。
  就好像现在。
  顾别陈笑了笑,觉得呆在岳倾身边几年还能这么有趣的人着实了不得,岳倾这人脾气怪得很,黄鹂都能给驯成乌龟。
  岳倾横他一眼,问顾别陈,『你来的这么突然,什么事?』
  顾别陈道,『我也不和你客套,这次还真的有重要事。』
  岳倾没说话,好像思考了一下。
  罗小雨在旁边继续小声注释,『他不说话的意思是:就好像你客套过似的!』
  顾别陈好笑的看着岳倾。
  岳倾却道,『他说的没错。』
  顾别陈无奈,『我和你表弟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吧?』
  罗小雨道,『第一次见面岂不是更能说明问题,你说说你这得有多明显了,我都看出来了,对不对表哥?』
  岳倾满意的道,『说的没错,罚站结束,你去和岳依温习功课吧。』
  罗小雨立即一个挺身,狗腿道,『遵命!』然后眨眼之间消失在拐角。
  又想起今天在街上这个小雨是怎么逗弄那几个混混的,顾别陈扶额,『我说岳倾,你这表弟果然和你血脉相连,颇有你的风采。』
  此时远处传来一声高喊:『岳依!快粗来!你又输了!表哥今天又没罚我一个时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哈哈哈』的那熊孩子之气似乎也就渐『哈』渐远『哈』进了花园里去。
  顾别陈来找岳倾还真的是一件重要事,一件大事。
  皇上登基以来边疆一直不太平,与西南西北几国都是大小战事不断,牵扯着国内征兵赋税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年初皇上派使臣出使西南四国之首的身毒,欲让其妹妹寿卿公主远嫁身毒和亲以缓和边境战事,也想借身毒之势压制西南其他三国。
  原本一切顺利,只等身毒的和亲使臣前来提亲,可是寿卿公主却在身毒的和亲使臣即将到达京城之时突然离奇失踪了。
  王城之内,皇宫之中,四面高墙守卫森严,一切都没有什么异样,唯独寿卿公主在自己的闺阁里凭空消失了,就在那夜晚来临之时。
  亲近的侍女一无所知,仿佛这世上从来没有过寿卿公主一样。
  就在一筹莫展之时大理寺卿却突然有所发现,进而在接连的勘查之中,似乎种种证据似乎都指向了简平王,皇上的叔叔。
  结果在案件似乎要水落石出之时,简平王却遇刺,中毒不治,危在旦夕。
  简平王所中之毒见所未见,宫中所有御医全都束手无策,甚至无法断定简平王究竟还有多少日子可以活。
  而寿卿公主依然不知道所踪。
  简平王世子便暗中请来了好友顾别陈。一方面希望顾别陈帮助自己调查此事,寿卿公主能否找到关乎简平王府上下之清白与性命,能动用的方法他都不想放弃,另一方面是希望通过顾别陈请出被称为『毒王之王』的岳倾来为父亲简平王解此奇毒,据说这世间之毒还没有毒王岳倾不能解的。
  虽然他并不确定,但他不想错过机会。
  于是顾别陈就快马加鞭的赶到了江南岳家来,找到岳倾。只因多年前他曾欠简平王世子一个人情,如今他便要还上了。
  果然人情是不好随便欠下的,欠了总归是要还的。幸而岳倾与他是发小来着,不会与他计较这些人情不人情的东西。
  岳倾道,『单只按你描述,我一时也并不能确定简平王所中之毒。』
  顾别陈道,『自然很难,不然我也不会千里迢迢来烦你。』
  岳倾瞥他一眼,道,『你登门就没有不烦的。』
  顾别陈笑道,『你要不帮我我可没辙了,这回棘手的很。』
  岳倾道,『我现在哪里走的开?若一天不在,我家里这两个小的只怕房顶也要给我掀翻了去,你又不是没看见。』
  顾别陈道,『不至于不至于,我看他们挺好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