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城主大人请让我匍匐在您脚下+番外 作者:不会玩的阿bei(下)

字体:[ ]

 
  全不灵了。
  好像手脚也跟着有点不太灵了。
  什么叫『以后你不必再来了』??
  罗小雨手脚并用的爬起来,看着卫莎,声音带着他自己也没有发现的颤抖,『我、我刚才没听清,城主,城主你刚刚说什么?』
  卫莎站起来,走到窗边,淡淡道,『以后,你不必再来云犀城了。』
  这一句听的太清楚,清楚到让他一时间有些天旋地转。
  可是卫莎的声音那么平淡,好像平常一样。
  罗小雨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开始不听使唤了,手脚凉凉的发麻,心里面说不上来如何只是一直在颤抖不停的在颤抖。
  两手紧紧的抓着桌子,罗小雨强做镇定的道,『城主,是今天怎么了吗?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事、惹你不高兴了?』
  卫莎只是面对着窗外的黑夜,没有说话。
  见他不说话,罗小雨心里抖得更厉害,努力让自己保持镇静,继续轻轻的道,『城主,我哪里做错了你要告诉我啊,我这么笨,你要是不说的话,我怎么能知道呢?』
  卫莎道,『没有。』
  罗小雨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慌,可是抓住桌子的手已经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
  到底是怎么了?
  今天到底发什么事了?
  白天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
  是晚上自己收拾行李的时候岳倾和卫莎说什么了?
  不会,别人说什么也不会让卫莎如何的,问题一定还在卫莎身上。
  一定是有什么事。
  可是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今天唯一的事情就是岳倾来了。
  是因为岳倾来了?
  因为岳倾要带自己回江南?
  是因为这个吗?
  深呼吸几下,罗小雨轻声问道,『城主,一定有什么事情对不对?是不是你要去做什么事?我不会妨碍到你啊!你看我一直都很乖很听你的话啊,你说什么我都会照做的啊。还是你要离开这里吗?』
  『你要去哪里我跟你一起好不好?你看,什么事我都可以帮你做啊,我一直都做得很好的,别人怎么会比我做得更好呢?别人怎么有我了解你呢?』努力想着各种话来说服卫莎,想让他收回那句话,只是一边轻声说着这些话,眼泪也禁不住跟着大颗大颗的落下来,再也止不住。
  罗小雨两手不停的抹眼泪,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抖得厉害,仍是轻轻的问,『一定有什么事情对不对?我们一直都好好的啊,为什么突然说这样话?是因为我哥吗?是因为我哥要我回江南吗?』
  见卫莎仍是背对着他不说话,罗小雨撑着桌子走过去,挨在窗边,小心翼翼的问道,『是不是因为我回江南的事?你不高兴的话我不回去了好不好?我一直在这里好不好?不要说什么再也不见的话,不要对我说这样的话……』
  卫莎道,『既已决定要回去,便回去。』
  罗小雨拼命的摇头,眼泪一颗一颗落在窗边,『我不想去任何一个没有你的地方,因为我真的不愿意和你分开哪怕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可是我哥他闭关四年,岳依与我也四年未见,而且我哥说他要成亲了,大老远的来找我,我想着我这个做弟弟的无论如何也应该回江南一趟的,至少他成亲时我该在的,我原本想着你能和我一起去江南该有多好,虽然我知道你不会答应……』
  卫莎突然转过来,神色莫名,道,『是岳倾要成亲?』
  罗小雨一听之下愣愣的看着卫莎,几秒钟之后忽然全身都软了,再也站不住,整个人直接软到地上去,大哭起来。
  他差点被吓死了好吗????
  他以为卫莎是怎么了突然就要和他断绝来往了???
  搞半天卫莎以为他是要回江南去成亲的吗????
  他怎么可能去成亲啊????
  卫莎『……』的把趴在地上大哭的小雨『拎』起来,发现他整个人都是冰冷的,背上的衣衫已经全部都被汗水给湿透了。
  罗小雨越哭越止不住,他刚才真的太紧张了。
  他真的太紧张了。
  卫莎『……』的把罗小雨『拎』在怀里,出门朝温泉房去。
  罗小雨带着哭腔问:『你这是要把我扔回江南去吗?』
  卫莎:『……不是。』
  罗小雨大哭:『你还真回答啊……』
  卫莎:『……』
  温泉,两人。
  罗小雨泡在池子里还在一抽一抽的,两眼水汪汪的看着卫莎。
  卫莎:『……』
  罗小雨:『城主……』
  卫莎:『嗯。』
  罗小雨嘴一扁。
  卫莎:『……』
  相对无言,一阵安静。
  罗小雨觉得他现在很、非常、特别有必要清清楚楚的对卫莎讲明白自己的心意,要仔仔细细的说给卫莎听,至少以后再有什么误会的时候卫莎不要第一个就怀疑他。因为今天晚上这一下子真的惊到他了,卫莎突然说出再也不见的话太让他措手不及了,他现在都还有些缓过不来。
  那感觉就像掉进了冰窟窿,实在是糟透了。
  在心中酝酿许久,罗小雨才从水里晃啊晃的晃到卫莎旁边,挨着他手臂,轻轻道,『城主,我听说神仙下凡都是要吃尽苦头,要伤透心的。』
  卫莎:『?』
  罗小雨道,『所以你还是不要下凡,好好做神仙比较好。』
  卫莎道,『我?』
  罗小雨点头,认认真真的看着卫莎,『嗯,你在我心里就是,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期望过你会动凡什么心。这世间一片污浊重重魔障,动什么心,动什么情呢,我就是喜欢高高在上的你,那么孤傲,那么纯粹,那么难以撼动,好像你手中的剑一样,冰冷又锋利。』
  『其实我的脑袋里有许多沟沟壑壑,我的心里也有许多阴暗不堪,所以我日日看着你,就好像日日被你的纯粹和纯洁净化着。我喜欢你爱你是你,一直是这样你,这样的你。能遇到你已是我一生不可求之事,我又如何还会再多期盼你也来爱我?』
  『你不必爱我,不必为我动心,更不必为我动情。你什么都不必去改变,我来喜欢你,我来爱你就好。因为只是喜欢你爱你我已幸福到惶恐,恐怕你忽然有一天再不让我有这样喜欢你爱你的机会,就好像今天这样。』
  『如果我还没有让你厌恶到不想再见一面的地步,如果还没有到非如此不可的地步,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好不好,不要让我再也不能见你,在你喜欢的人出现以前,让我喜欢你好不好?让我爱你好不好?』
  罗小雨看着卫莎,眼中熠熠,坚定的没有一丝丝的晃动。
  他觉得卫莎这样的人,动心又动情太难,更不可能会有什么喜欢的人出现,所以只要自己可以一直陪在他身边,或许就可以是永远。
  对视半晌。
  卫莎道,『明日你便随岳倾回江南。』
  说了半天等来这么一句,罗小雨十分吐血,急道,『你不要吓我啊,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还叫我回去啊!我不是回江南成亲啊,是我哥!是岳倾!是他要和拂柳姑娘成亲啊!我十三岁的时候他们俩就那个什么和那个什么了啊!』
  卫莎道,『……我知道不是你成亲。』
  罗小雨忧伤道,『对不起啊,我现在一听见回江南心里就发抖……城主啊,我心里头只有你一个人而已,再说我真的不会成亲啊我根本就是……』断袖!
  卫莎道,『是什么?』
  罗小雨讪讪道,『没、没什么……城主你不跟我去江南吗?』
  卫莎道,『嗯。』
  罗小雨紧张道,『我很快就回来找你?』
  卫莎道,『嗯。』
  罗小雨继续紧张道,『你前面说的再不许我来找你的话都不算数的对不对?』
  卫莎道,『……嗯。』
  罗小雨长舒一口气,搂住卫莎的脖子,挨在他的肩窝上,喃喃道,『我真的哪里都不想去,只在你身边就好,只看着你就好……』
  蹭啊蹭蹭啊蹭。
  卫莎道,『回去睡觉。』
  罗小雨闭着眼睛道,『嗯。』
  
 
☆、我可能是怀孕了
 
  第四十二章我可能是怀孕了
  朦朦胧胧之间好像听见卫莎在叫自己。
  很模糊。
  罗小雨觉得自己眼皮重,浑身都重,重的眼睛张不开嘴巴也张不开,脑袋里面全是一片浆糊,似乎连梦也做不好。
  想要醒来却醒不过来,便又沉沉的睡去。
  这一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罗小雨只觉得一会热的不行一会又冷的不行,刚刚出了一身大汗又忽然打起哆嗦来,床上的被子轻飘飘的好像没有了一样。
  难受的很。
  岳倾抚了抚小雨的额头,道,『小雨,醒醒。』
  罗小雨蒙蒙的睁眼,定了定神,看清楚是岳倾坐在床边,难受道,『表哥,这么快就要出发了吗,我有点累……』
  岳倾道,『你病了,我们先在这里,不回江南。』
  罗小雨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烫的像个热水壶一样,对岳倾道,『可能是着凉了,我睡一觉就好了,没事。』
  岳倾道,『先把药喝了。』
  罗小雨应声慢慢悠悠的爬起来,头昏脑涨。
  接过岳倾手里的药碗咕咚咕咚两口喝了下去,苦的那叫一个醒神,就好像是鼻塞时吃了一大口的生蒜加芥末,通!透!
  顿时整个人都清醒了七八分。
  拉起枕头,斜靠在上面,罗小雨看了看外面,道,『已经晚上了?』
  岳倾道,『你睡了很久。』
  罗小雨点点头,揉了揉脖子,道,『表哥,你要是着急可以先回江南,等我好了我马上动身回去找你。』
  他现在是浑身都难受,心里头像火烧似的,他都多少年没有感冒发烧过了,也不知道要几天才能好利索来。
  岳倾道,『你还病着,别的事先不要管。』
  罗小雨嘿嘿笑了几声,道,『我怕拂柳姑娘、我怕大嫂担心你。』
  这时宝绢进来,看见小雨已经起来了,连忙走近床边,担心道,『小雨醒了?你这烧得有些厉害,怎么叫你都不醒。』
  罗小雨道,『我哥在这,怕什么?没事!』
  宝绢心疼道,『是不是昨个儿受风了?小米儿说昨夜都子时过了还见着城主带你到温泉房去,这会儿天气不定,你去温泉房怎么不喊我们准备一下。』
  岳倾一听这话倒也镇定,因为他看见小雨和卫莎住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有些略略的猜测了,又见到这里管家丫头上上下下待小雨各般好,小雨在这云犀城里头恐怕已经和『城主夫人』没什么差别了吧。
  罗小雨自然知道岳倾是个多么细心的人,但他不想瞒他什么,因为心里是真的把岳倾当了哥哥,当了亲人,也因为自己再不想为这样事那么累。
  他很想像卫莎一样,坦荡一些。
  罗小雨道,『可能是昨晚吹了点凉风,宝绢你把我从前的屋子收拾一下,等会扶我过去,我这发热的厉害,可别再传给城主了。』
  宝绢道,『嗯,我这就去,厨房那边已经煲好了粥,先吃一些么?』
  罗小雨道,『粥先不吃了,我没什么胃口,既然没有马上回江南去,我还要趁这几天给嫂子好好准备见面礼呢,宝绢你和宝芸来帮我。』
  宝绢笑道,『好,我让宝芸把昨个儿收的东西都拎出来,重新再来准备,你今天既没走,安叔就已经忙活一天了。』
  正说到安叔,安叔就进来了。
  安叔道,『小雨醒了?正好今日前后两封信到,你要是走了恐怕这会是接不到了。』
  罗小雨道,『白公子?』
  安叔递上手里的信,道,『一封是白公子的,另一封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