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DASA 作者:刘沏(下)

字体:[ ]

 
  只是想让你知道…… 
  我想要你。 
  诃罗盯着他,甚至不眨一眼。他怕用错了方法,让人越逃越远,现在他们之间的气氛很安静,他很眷恋。 
  能不能,再靠近一点?
  达沙的心脏砰砰直跳,熟悉的亲近,让他把对方的心跳也听得一清二楚。
  压在他身上的人,一副蠢蠢欲动就要扑下来吻住他的样子,他当然明白了,每当他们这样贴近的时候,诃罗一定会吻他的。
  只是他不知该怎么回应,诃罗不像是在戏弄他,眼神就像练剑时一样的认真,只注视着他一个人。
  说不定,真的如同莲加说的那样,诃罗喜欢他。
  因为喜欢,才会亲吻。而被一个人这样的喜欢着,达沙从来都没想过。他……该回应什么呢?
  达沙怔忡的看着诃罗的双眼。他不敢回应这份感情,他再怎么单纯,也很清楚他的立场,他与诃罗注定会分开的,可是他却舍不得拒绝。
  这到底是怎么了……
  诃罗垂下头,对准他的下颚。
  达沙下意识地别过头,他已经一点点地陷入这段朦胧的感情了,再亲近下去,会不会无法逃离。
  “让我吻你。”诃罗令道,呼吸吐露在他脖子跳动的脉搏上,浑身立刻引起一阵酥iiiii麻。
  “不行……”紧闭上双眸,达沙紧缩着肩周,“不行,诃罗,我们,我们又不是恋人。” 
  诃罗紧逼问他,“如果我是你那位心上人,是不是就可以碰你?” 
  心上人……
  达沙哑然,他可从来没想过,他和那位心上人有这样的发展啊…… 
  “不是,我……” 
  他们僵持着,诃罗没有强行吻他,却满足于看见浮楼如此羞怯的样子。
  达沙正不知所措,他们却在此刻听见窗帘半掩的落地窗被轻轻推动。
  他们都听的一清二楚,滋——戛然而止。
  诃罗紧皱着眉吼了一句,“谁!?” 
  窗外扫过一个异常的脚步声。
  也许真有人要谋害他,达沙突然害怕起来,他抓紧了床单,“……有人来了吗?” 
  诃罗紧紧看着异常的落地窗。不可能!他们已经就寝,如果是侍女,哪有胆子再来打扰。
  看不清窗外,但确实有一团模糊的身影飘了过去,甚至是健步如飞的消失在窗外,瞬间只剩下院落中树木的沙沙声。
  诃罗猛然翻下床,他将窗户大开,却什么也见不到——
  刚才的声响不是错觉。
  这两日的事还警醒着他有人要加害浮楼的事实,没想到这么快又按耐不住要行动了?刚才是在窥视他们吗?
  达沙小跑着跟到了窗边,一阵夜风袭来,尽管站在诃罗的身后,他还是感到背脊发凉。“那,那是谁?” 
  “应该是刺客。” 诃罗揉了揉头,心烦意乱的关上窗。
  达沙拦住他,“那是什么?” 窗外冰冷的地面上闪着一道银光,不细看是不会注意到的。
  他欲要去捡,诃罗把他护在了身后。
  “别碰!”
  那是——
  细长的一根银针。
  他的宫里是不允许侍女留下任何污秽的,今日才特意上上下下擦拭过,此时却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东西。
  …… 
  侍卫与婢女都聚集在人影消失的窗前庭院里,连已经就寝的莲加也闻讯而来,那迦也被她拉着一起来了。
  众人忧心忡忡的站着,只听说是有刺客出现,全都提心吊胆的不敢睡觉。顿时整个厅堂都是亮光,不知何时,达沙叫妙音拿来一件外套为诃罗悄悄披上。
  他将这个细心体贴的人搂住,一刻也舍不得放开。 
  本应是安眠的时刻,庭院里却围着一圈打着灯的下人。他们都在等皇室的医师等赶过来,彻查地上的异物。
  他们的担忧并非错觉,那根突然出现的银针上沾满了剧毒,如果不小心刺破了肌肤,则会有性命之忧。
  针法一般是医治病人时用的,若是用于下毒,效果会更为明显,还好他们都平安无事,现场被重新清扫了一遍,但着实惊动了周边所有人。诃罗心有余悸,依然担心着有人要来危害他的宝物,便先带着达沙在前厅吃一些点心压压惊。
  今晚,将会另外安排一群侍卫在这边连夜巡查了。莲加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说宫里有刺客,又有侍女投池自尽,这些古怪的事连在一起,她被吓得不轻,差一点不敢回去睡觉。
  劝了一会,莲加才愿意离开。送她走到庭院里,还有来往的侍女在检查现场,门口站了一个长发飘飘的人。 
  这件事把他也惊动来了吗?都这么晚了。 
  达沙三两步上前,带着歉疚的笑了笑,“苏摩?你怎么也来了……” 
  他刚问话完,就被另一人扣在身边,诃罗像是宣布主权一样,不准许他再上前一步。 
  苏摩微微一笑,“我听说有刺客行刺浮楼殿下,特意来看看。” 
  达沙觉得更不好意思了,为他一人,害得这么多人过来关心问候,“我没事,苏摩,让你担心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苏摩淡笑,意味深长的看了这两人一眼,才知他们原来是住在一起了,难怪浮楼的身上还穿着单薄的睡衣,看来要在这里过夜。 
  “你可以走了,有我在这,浮楼不会有事。”诃罗简单的睨了苏摩一眼,便把达沙揽着往屋内走,“莲加,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 
  “哦?是吗,还请殿下多多小心,刺客的目标可不一定只有浮楼王子。”苏摩轻言,说罢便拂袖而去。 
  “皇兄,浮楼,我们先走了。那迦!你答应我的,你今晚必须保证我的安全啊——”见那迦心不在焉的模样,莲加揪着他的耳朵打打闹闹的离去。
  “好好……”那迦一脸痛苦的样子,苦恼着今晚又不能睡了。 
  达沙木讷的挥手作别,不知为何,总有种危机四伏的感觉,他呆在诃罗的身边,好像是在给他添麻烦。
  被这事搅和之后,哪有心思再谈情说爱,他们倒床就睡了。 
  诃罗殿下动用了半个护卫队的人手彻夜巡逻,换来了一夜平静。 
  达沙继续住在这里,诃罗不让他离开太远,出去走动也亲自跟着,连同达沙想去庙堂为逝去的飞天祈福的事,也□□脆的拒绝,达沙只好闭口不提,等事情平息了再说。
  不知不觉,又到了晚上。 
  达沙坐在床边,掖着被角,等着对方先上来。窗外远处有侍卫的巡逻声,听着他们的脚步,觉得很安全。
  “诃罗,刺客今天应该不会来了吧。”
  他被抱了起来,错乱的抓紧了诃罗的衣襟,他们一同倒下,他伏在诃罗的身上,诃罗的手臂环着他的腰,他动也不能动。
  他们的心脏好像连在一起了,有韵律的一跳一跳,吓得达沙努力把自己撑起来,他的脸也红了。 
  诃罗安抚着身上羞涩的人,“他昨天没有成功,今天可能还会来。”
  “可是,我们这样睡在一起,会不会不太好?”
  达沙微眯着眼,不敢让眼神也贴在一起,只见得一片朦胧。
  诃罗故意抚iiii摸着他的后腰,嘴带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你想让我去睡沙发?” 
  “不是,不是……” 达沙用尽了力气摇头,终于抵不过诃罗的力气,他又一次被他扣在身上贴合,手只好软软的搭在两边。
  “还是说,你怕我留下来,会对你做什么?” 
  拉起了被子,诃罗只是抱着他,也不再摸哪里。 
  做什么呢……
  以他们的关系…… 
  达沙闭上了眼,“我……” 
  就算他猜到诃罗要做什么,他也没有胆量说出口—— 
  “你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在你同意之前,我不会做的。” 
  诃罗在耳边低语,呼吸之间,好似在强忍着一股冲动。
  不过,达沙却意外的没有任何抗拒,也停止了胡思乱想,恬静的趴在诃罗的怀中。这让抱着他准备入睡的人无比安心。 
  诃罗满足的笑了笑,等日子久了,浮楼肯定拗不过他。
  快要进入梦乡,耳际寂静得只听得见对方均匀的呼吸,屋外却传来一阵骚乱的脚步。
  ……
  达沙惊醒了,因为最近出了刺客这事,他的神经变得比较敏感,匆匆翻起身,手臂却被诃罗下意识的拉着。
  唔,他还没醒呢,达沙摇了摇诃罗的肩,外面的动静好像很大。
  诃罗抱着他坐起来,眼睛没睁开,就胡乱地凑上去亲了亲。 
  他一看窗外,还是黑乎乎的一片,怎么就被吵醒了。房门咚咚地响起——
  诃罗拦着达沙,自己下床去开门。
  是妙音,气喘吁吁的站在门边。
  妙音涨红了小脸,快说不清话,“殿下,殿下!有刺客!皇后殿下……晕倒了……”
  母后——
  诃罗懒洋洋地听她开口,顷然神色大惊。 
  “你说什么?!” 
  ……
  整个宫殿被乌云笼罩,陷入了黑暗,当晚匆匆下起了大雨,冲刷清扫着庞大的殿堂院落每一处,也掩盖着暗处的人的罪恶。
  皇后殿下的寝宫在后殿的别院,不能归为后殿的范围,离后殿也有一段距离。 
  过来已花费了不少时间,此时的诃罗已经彻底失色,他不再关心其他任何事,随意地披着外衣,碎发还有些蓬乱,把达沙撇在了房间里。
  达沙也很担心,就默默地跟着他在后面一起来了,还因即刻下起的暴雨淋湿了不少,从头到脚都觉冰凉。 
  屋内错乱与紧张交织……接连又出了如此一桩大事,所有人都垂丧着脸,下人全俯跪在一边。
  那贝勒斯王也在,他独坐在一张豪华的椅子上,神色也很沉重,进来的人都先行礼,才去探望皇后殿下。
  皇后殿下是一位慈祥尊贵的中年女性,虽然没有见过几面,可是达沙对她的印象还很好,他第一次来到班加德城,皇后殿下就对他很热情,还不允许诃罗对他不尊重,此刻,她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连呼吸也是那么微弱,脸色发青,有些痛苦地将眉间皱纹挤在一起。
  莲加公主匍匐在床边,她很少像这般沉痛,哭得颤抖,却忍着不大声,“母后,呜呜……”
  母后的身体一直不算健康,但从来没有出过大事,今天却在就寝之前无故倒在前厅里,她若是能找到凶手,一定不会绕过他—— 
  “没事的,莲加,一定不会有事的。”
  那迦在她的身后扶着双肩,但没有办法能在此刻减轻她的苦痛。
  见到诃罗来了,他走到门边先拉着诃罗到圆桌前探讨着一件重要的事。
  桌上的盘子里放着一样东西——
  那迦环着手臂,神色凝重。
  “这是今天留在现场的毒针。”
  诃罗凝噎,紧张的看着那迦,看来,今晚害了母后的人,就是昨天在他床前消失的黑影。
  银色的细针,被水浸泡过后,浮现出剧毒般的紫色,诃罗拳头拧紧,用力捶着桌面,“这和昨天发现的一模一样……母后中毒了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