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十年 作者:沐色年华

字体:[ ]

 
《十年》作者:沐色年华
 
文案:
     十年。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宅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云天,萧瑜 ┃ 配角:纳兰云蔓 ┃ 其它:
 
==================
 
  ☆、第一章
 
  
  安阳城、夏府的清晨,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显得格外宁静,偌大的夏府算上安阳城最豪华最奢侈的府邸,没有之一。
  夏云天的卧室之中,这里装潢就连一桌一椅,都是上好的檀香木经过能人异士,精心设计而成,房屋的装修,更是古色古香,颇有一种艺术风韵。
  此刻的夏云天躺在床榻之上,双眼微微睁开,只见他长发齐腰,剑眉星目,高挺鼻梁,唇红齿白,长相更是品貌非凡。他双脚一抖,身上的被褥被踢到一边,而后缓缓起身站在床榻前,虽然他身着白色睡衣,却掩盖不住他昂长七尺的雄伟身躯。
  “更衣!”夏云天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只见他双手一伸,一旁的萧瑜离开迎面而来,萧瑜头型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长相可以说是温文尔雅,面冠如玉,是不可能多得的儒雅小厮。萧瑜手中捧着一件白色长袍,一脸笑意的将衣服放在床榻之上,而后动作极为麻利的打了一盆水,拧干毛巾,动作体贴入微,轻轻的解开夏云天的睡衣,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夏云天雄伟的身躯。
  此刻的夏云天面不改色,他生为这夏家大少爷,从小自是过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而这萧瑜从小家境窘迫,家中姊妹众多,而他身份卑微,所以在十年前就被卖到夏家沦为下人,那个时候的夏府和现在一样可算是富可敌国,家族生意可以说是蒸蒸日上,举国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萧瑜的背景不得不让他及早成熟,而夏云天的性格自然是纨绔子弟,嚣张跋扈。自打进府以来,萧瑜就独独伺候少爷,小时候就当他书童,这夏云天不学无术,心思都没有用在正行上,而这萧瑜从小陪读,反而让他变得才华横溢,品行极好。
  “少爷今天你约了唐公子和李公子。”此刻的萧瑜给夏云天换上白色长袍,而后整理着衣领,他声音显得极为温和,脸上却洋溢着一丝淡淡的幸福。十年来每天早晨这样伺候少爷,已然变成了萧瑜最幸福的时光。
  “知道了,那两厮上次定是没有输够啊,这次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次输给我?”夏云天说着,脸上带着几分嘲讽之意。
  “那可不嘛,少爷的蟋蟀霸王,自然是蟋蟀界的翘楚,他们的蟋蟀见到可以说是闻风丧胆。”萧瑜一边奉承,一边用手拂去夏云天衣衫上的灰尘。
  闻言夏云天伸出手掌,托住萧瑜的下巴,一脸邪意的笑道:“你这小嘴可真是甜啊。”
  “哪有,少爷的东西自是极好的。”萧瑜脸颊浮现出一抹潮红。
  “好了,快把我的蟋蟀王拿上,我们去收拾那两厮。”夏云天收敛气势道。
  “哦好!”闻言萧瑜转身端着金盆出门。
作者有话要说:  12月1日开新文《我的室友蛇精病》!欢迎进坑!
 
  ☆、第二章
 
  
  安阳城的六月,格外炎热,天穹之上太阳如同一轮金色的圆盘,散发出炙热的高温,烘烤着大地,即使早晨也显得格外酷热,大街上来往人群络绎不绝,贩夫走卒,齐声吆喝,好一片繁花似锦的景象。
  此刻夏云天面带笑意,他手中拿着一只竹筒,里面装着他的宝贝——名震安阳的蟋蟀之王,这蟋蟀之王可敌千金,是夏云天花费天价买来的。
  夏云天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他步伐轻盈,恨不得快点到达目的地,身后跟着萧瑜,此刻的他面色显得苍白,左手拿伞,右手拿着一把折扇,一手为夏云天遮蔽烈日,一手疯狂的煽动折扇,胸口还背着一筐竹篓,放在夏云天的一些吃食和一些日常用品。
  夏云天不停地加快脚步,萧瑜也只好加快,所以此刻的萧瑜早已经汗流浃背,但都来不及为自己擦汗,一心一意地照顾夏云天。
  古玩城之中,这里出入的人,非富即贵,平日里皆是一些西关大少,纨绔子弟聚集的地方。
  “哟呵,夏公子来了。”满脸麻子身着黑衫的唐公子拱手说道。
  “怎么,你们迫不及待的想要输给我了?”夏云天一脸鄙视的调侃道。
  “夏兄这次我们可是有备而来啊。”肥头大耳的李公子冷笑道。
  “我倒要看看,是你们的虾兵蟹将厉害,还是我的蟋蟀之王厉害。”夏云天说着,脸上有着难以掩盖的自信和从容。而一旁的萧瑜却目不转睛的看着夏云天,在其身后,拿着折扇,为少爷打扇。
  “哟,表哥怎么早就来了。”三人交谈,被一年青女子的言语打断,只见屏风之后,出现一位青衣女子,她青丝如泉,头上带着几只步摇走动起来,闪动金芒,在看脸蛋,眉目如画,玲珑玉鼻,樱桃小嘴,肌肤胜雪,气质出尘,论其美貌,在安阳县无人与之媲美。
  见到纳兰云蔓的到来,唐公子和李公子眼放金光,而夏云天却不屑的一笑,萧瑜却倒退了一步。只因为这人是夏云天的表妹,也是这古玩城城主千金,长相虽然倾国倾城,但为人极为刁蛮泼辣,自小和夏云天已有婚姻,对夏云天也是倾慕有加,在夏云天面前,表现得宛如窈窕淑女,夏云天一不在,刁蛮本想即刻爆发。因为萧瑜从小侍奉夏云天,所以没少吃这刁蛮大小姐的苦头。
  “这次也不用比了,我表哥赢定了。”说着云蔓走到夏云天身后,直接伸出玉手,萧瑜自是明白,立刻恭敬地递上折扇,而后云蔓白了萧瑜一眼,他自知身份卑微,立刻倒退几仗开外。而见状云蔓才得意一笑,极为奉承地给夏云天扇着扇子,身体几乎都快要贴在夏云天身上。
  “我们快开始吧。”说着夏云天将蟋蟀之王,放入斗蛐蛐的容器制之中,而唐公子与云蔓使了一个眼神,而后也将蛐蛐放入容器之中。
  一场比赛下来,夏云天急的焦头烂额,他的蟋蟀之王,可以说是处于下风,毫无还手余地,这让他颜面尽失。此刻的夏云天面沉如水,即将勃然大怒。
  “表哥你别急,下次我们定会胜利的,只是……”云蔓玉手托腮,欲言又止。
  “表妹,你有话不妨直言。”夏云天急的满头大汗。
  “他必须得离开这里。”云蔓拿着扇子指着萧瑜,见状萧瑜一脸无辜,急忙摇头。
  “这是为何?”夏云天追问道。
  “这厮天煞孤星,有他在的话定会克制表哥你的运势,如果你不相信,大可让他离开一试。”云蔓说道。
  “这个…”夏云天陷入危难之中,而此刻唐公子和李公子从旁挑拨,夏云天自是极为爱好面子的人,于是对着萧瑜怒道:“你且先回去等我吧,我这里不需要你伺候了。”
  “可是少爷。”萧瑜一脸无奈,对于少爷的脾气他自是极为了解。
  “回去吧。”夏云天手一挥,而后不再看萧瑜。见状萧瑜嘟囔着嘴,低着头,迈着承重的步伐离
  开了。
  见状云蔓得意一笑,而后给唐公子使了一个眼神,果不其然,连续三局,夏云天的蟋蟀之王,屡战屡胜,犹如战神重生,所向睥睨。
  此刻已然到了夜晚,天穹之上,星辰点点,月光如华,夏云天房门外,萧瑜四处探望,等待公子归来。
  “哈哈,今天赢得真是大快人心啊。”此刻夏云天拍案叫绝,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得意和喜悦。
  见状萧瑜迎了上去道:“公子您回来了,奴才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热水,只等公子回来沐浴更衣。”
  见到萧瑜上来,夏云天突然想起了白天表妹说的他是天煞孤星,果真不假,一时间大感扫兴,说道:“不用你伺候了,我自己可以沐浴更衣。”言语之中带有些许冷意。
  “可是少爷,我已经伺候你习惯了啊。”闻言萧瑜方寸大乱,生活在夏家这些年,唯一让他感觉到幸福的事,就是伺候少爷,眼下少爷如此说,定是要与其生疏。
  “好了,我说不必就不必了,就在外斥候即可。”夏云天直接冷冷的说完这句话,而后进入房门,只听见屋内传来哗哗水响,而房外的萧瑜苦闷不堪。
  “少爷真要和我生分了吗?”萧瑜喃喃自语,透过窗户,他看到屋内的少爷,缓缓脱下白袍,少爷雄伟身姿,萧瑜整个人仿佛陷入混沌之中,脑海之中全是少爷的身体,和他充满磁性的声音。
  “啊!”房间之中,传来夏云天的叫声,打断了萧瑜的思绪,萧瑜急忙推开房门。
  “少爷怎么了?”萧瑜满脸关怀地看着夏云天。此刻的夏云天躺在地上,可能是跨出木桶的时候,一不小心摔在了地上,而身上丝毫不挂,雄伟身姿一览无余。
  “你怎么进来了?”夏云天急忙遮住要害,勃然大怒道。
  “我担心你少爷,以前不是经常看吗?”看到夏云天如此,萧瑜红到了耳根。
  “你敢亵渎我?”夏云天气得七窍生烟,怒道:“我罚你今天晚上不许吃饭,一个晚上把厨房的
  水缸全部装满,不然不许睡觉……”
  
 
  ☆、第三章
 
  
  第二天晚宴之上,这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夏云天的父母也是难得回府。
  大厅之中,一张檀香木制成的大圆桌格外显目,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指大动。
  此刻坐在上方的是夏战和李思琪,已然是年过中旬,而他们正是夏云天的父母。中秋晚宴,而两旁分别坐着的是夏云天和云蔓小姐。中秋晚宴虽是家宴,一家人难免会闲话家常,但此刻的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我要吃鱼。”夏云天淡淡说道。闻言,萧瑜急忙端着碗筷给夏云天夹着鱼。
  “等等,你是下人,粗糙之手,恐污了表哥的美食。”此刻云蔓站立起身,走到萧瑜身旁,伸出芊芊玉手,脸色写满了严肃。见状萧瑜咽了一口唾沫,只好乖乖的把少爷碗筷奉上。
  “表哥最爱吃鱼了,小蔓给你多夹一点。”说着云蔓脸上洋溢着甜美的笑容,急忙地夹着菜,而后又给夏战和李思琪夹菜,自是受到了二老的称赞。
  “真虚伪!”夏云天冷笑一声,心中自语道。这次父母回来,特意叫上了云蔓,有脑子的人都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况且云蔓如此阿谀奉承,极力想要表现自己,这何尝不是有所企图。
  “小蔓啊,你今年芳龄多少了啊?”夏战给李思琪使了一个眼神说道。
  “舅舅,小蔓今年十八了。”云蔓一脸娇羞地说道。
  “哎呀,眼看着小蔓都这么大了,想当初我和你母亲指腹为婚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啊。”李思琪笑道。
  “舅母。”云蔓低声喃喃。
  “瞧这孩子,还害羞了,舅舅是看着你长大的,从小你就和你表哥关系盛好,你觉得你表哥怎么样啊?”夏战问道。
  “全听舅舅,舅母做主。”云蔓说着娇羞地低着头。
  “天儿,你意下如何?”夏战见到云蔓如此娇羞,定是同意了,故此对着夏云天询问道。
  “我…”此刻夏云天陷入为难之地,一方面是父母对他的期望,二方面是虽然夏云天知道云蔓刁蛮任性,也处处针对萧瑜,但好歹她也是一个黄花大姑娘,也是他表妹,出于对她的面子保护,所以不能直截了当的说。
  “嘭”此刻只听见一声清脆的酒壶打碎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萧瑜身上,自然每个人的神情都不同。
  “你这小厮,是如何当差?端给酒壶都端不稳?”夏战率先反应,言语之中自有苛责之意,而云蔓看向萧瑜眼神也充满了敌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