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干了这盆狗血 作者:撒狗血的这些天

字体:[ ]

 
 
书名:干了这盆狗血
作者:撒狗血的这些天
 
为了狗血而狗血&为室友撒这一盆狗血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麦蒙;金挽剑 ┃ 配角: ┃ 其它:
 
 
☆、见面啦~~~~
 
?  麦蒙跟前几天一样等到天黑透了才到村前的那条小溪边洗衣服,不然给村里那群妇人看到他一个大男人来洗衣服一定又会说他像个大姑娘了。虽然麦蒙觉得长得美又不是他的错,但是他还是不想每天被一群大姑娘小媳妇围着说八卦。
  秋天晚上的风还是有点凉的,对比着白天的秋老虎,还是觉得晚上更舒服一些。麦蒙照旧来到了溪边,如往常一样只有几颗星星看着他洗衣服。乡下的人都歇的早,第二天才能有精神,毕竟秋天可是要跟老天抢时间的。只是不知为什么今天晚上竟没有麻雀的叫声。
  快洗完的时候突然感觉背后阴风阵阵,然后他就被一个人挟持了,准确说是抱在了怀里,“蒙蒙”这人说了这句话后就维持着这个姿势晕了过去。然而此时的麦蒙心里却是有点激动的,毕竟村里从来没出过什么事情,如果他把这个毛贼逮住了那他一定会受到村里人的重视,崇拜,到时候那些小姑娘们一定会扑倒他的怀抱里求嫁的.
  抑制不住内心的澎湃麦蒙果断来了个帅气的过肩摔,只见原本偷袭他的人躺在地上便不动了。不留情的踹了这人一脚,也是一动不动,“不会被我搞死了吧,”麦蒙略有心虚,于是小力的踢了他一脚“小贼别装,我可是练家子,别躺那装死,喂”那人还是一动不动,麦蒙轻轻的靠近他,却见他闭着眼睛,一双浓眉紧紧地蹙在一起看起来像是难受极了,用力的推了推,还是一动不动,麦蒙其实是很想跑的,但是又怕这人死在这里以后变成鬼来找自己,决定把他先搬回家再说。
  “这人看着单薄,没想到这么重。”麦蒙喘着气找水喝的时候还在瞄着他,就怕他突然醒过来偷袭。“莫非身上带了什么值钱的东西?看他这一身衣服都有洞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他换个衣服吧,才不是想看看他身上有没有钱呢”麦蒙安慰好了自己才开始在他身上翻找,除了一个木牌什么都没有,“穷鬼”默默的在心里说了一句就开始给他换衣服了,想起自己洗了一半的衣服默默的安慰了自己一会决定还是先睡觉明天再说吧。
  一大早,麦蒙就被院子里的狗叫声吵醒了。无奈起身准备喂狗却看到另一个人再跟狗对峙,正试图用眼神征服这条狗,感觉再叫一会儿这人就会冲上去咬它了,“狗蛋别叫!”再叫说不定就出血案了啊,“你,你也进屋里来咱们聊聊”本以为还要多说几句,谁知这人却很识趣嘛,倒是乖乖的进来了。
  “咳咳,”麦蒙先清了清嗓子,“你昨晚晕倒在河边了,我看你身上有伤怕你死了,就把你背回我家来了先,你现在有没有哪不舒服啊?”
  “身上的伤还好,就是脑子感觉蒙蒙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一片空白?什么意思?”“就是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那你叫什么总该记得吧”
  “叫什么?我,我不知道,你认识我吗?”
  “怎么会认识,我就是在河边捡到你而已,我可什么都不知道,你的伤是哪来的我也不知道,对了,我昨晚帮你换衣服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木牌,其他的可都没有见到了,木牌,对了,在这里”说着从那人昨晚躺着的床边拿来了一个木牌递给了他。
  接过木牌,只见正面刻着一只狼应该,看起来威风极了,正在鸣叫,像是在召唤什么,只看着木牌却仿佛听到了叫声一样“嗷呜~”就在他被这狼深深吸引的时候却听到旁边的人对着外面叫了一声“狗蛋别叫”,心下一时有点尴尬,便把这木牌反过来确实用隶书严谨的写着三个字“金挽剑”,麦蒙也看到了这三个字,只看这字就能知道这块木牌价值不菲,“金挽剑?这是你的名字吧,还挺好听的哈”说着还用手挠了挠后脑勺。
  “我的名字吗?金挽剑”说着像是陷入了沉思,麦蒙还以为他应该是在想东西,准备先去做个早饭,毕竟等会儿还要进山里去打猎呢,不吃饱可不行,却在转身后听到那人压抑的口申口今,听起来痛苦极了,“你怎么了?”“没事,就是隐约感受想到了什么再想多一点就头疼了。”
  “那你还是别想了吧,我回头带你去看看大夫吧,你先别想了,吃了饭咱们就去吧。”“恩,那麻烦了”“客气什么,捡到你也是咱们的缘分啊,你就放心吧。反正你也想不起来什么了,这金挽剑应该就是你的名字了,我以后就叫你金子吧,显得亲切,我叫麦蒙,大家伙都叫我麦子,你也这样叫我就行了”
  “那就多谢麦子兄弟了。”?
 
☆、失忆
 
?  大夫一手搭在金挽剑的手腕上,一手撸着自己的山羊胡,片刻后方说“这位公子应是被人一掌伤在了心口处,幸好不是很严重,只要喝几服药在休息几日就无碍了,只是照你们所说这位公子有失忆之症的话,怕是头部受到了伤害,以至脑子里有血块,影响了公子的记忆,等这血块没了,想必公子也就能想起来了。”
  “那这血块什么时候能消失?”麦蒙很是着急,却见那大夫不急不躁的回答他“这就要随缘了,有可能明天,有可能下个月,有可能明年,也有可能一辈子。”“大夫你这也太随意了吧,我们花了银子来找你你怎么能这么敷衍我们,你这样还想不想...”
  麦蒙说着竟是要发火的样子,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发火,说实话这人与他也没有什么关系,而且看这人面上一副淡然的样子即使知道自己失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就是忍不住的打他一顿。
  “麦子,你别急了,既然大夫都说了随缘,想必也是真的没办法了,好在总还有恢复的希望的,你就别着急了”金挽剑看到麦蒙似乎是要发火赶紧先给人顺顺毛,眼前这个大夫可不能随便得罪,万一惹毛了,虽然不会出什么大事但总也是会有些小病小痛让人不舒服的,想起上辈子麦蒙和这个吴明神医见面就要掐的情景,忍不住想笑却也只能生生忍住,蒙蒙看起来粗糙,却总能注意到一些小细节呢。
  二人走后大夫旁边的小童确是有些疑问“公子,咱们要在这边呆多久啊,也不知道这金公子为何要咱们在这边扮作普通大夫的样子,而且他还要装失忆,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吗?”“你一个小孩子就不要问这么多了,能有什么事,有事也轮不到咱们操心,去去,去整理药材去吧,我昨天教你认得药材都认齐了吗?”
  听了这话小童的小脸都皱在了一起,低低的回了声“是”后就磨磨唧唧的去了,见小童走了这吴明才笑的一脸猥琐“什么大事,还不就是想勾搭人家良家妇男了,还装失忆,哼,臭不要脸”。
  而此时麦蒙和金挽剑却在一家面馆里一边吃饭一边讨论人生大事,关于失忆的金挽剑该何去何从的问题。
  想起来上辈子蒙蒙总是说自己如果能拉下面子不总是等着蒙蒙来主动找自己,蒙蒙也不会无奈离开。也就不会发生后面那些事情了,想起那些事情决定以后一定要对蒙蒙主动一些,哪怕不要脸也不能让蒙蒙离开自己,顿了顿后主动开口“麦子,我以前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家在哪里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暂时收留我?”
  说着还娇羞的看了他一眼,只是这一眼在麦蒙看来却是对未来的恐慌和不知所措,想到自己现在也是一个人住多一个伴也没什么,况且这人长得也还不错,看他随身的木牌也知道不是一般人,等他想起来了说不定自己还能得到一大笔报酬呢,再看向眼前之人的时候就好像看到金子在向自己招手一样,就傻呼呼的说了“好”。
  待看到他笑了才后知后觉的说道“我虽然可以收留你,但是你也不能白吃白住,我没有地种,平时就靠打猎砍柴为生,你既然要跟我一起住,以后也要跟我一起去才好”,金挽剑看麦蒙说的一脸认真不免笑道“麦子你就放心吧,我虽然不记得什么力气确实有的,一定会赚够养活自己的钱的,而且还要能养麦子你的,就放心吧。”
  说着便忍不住的笑,上辈子蒙蒙的目标就是赚多多的银子,然后就买个大宅子每天吃吃喝喝玩玩就好,却因为自己过上了另一种与这种悠闲生活完全相反的生活,暗暗在心里发誓一定要让蒙蒙这辈子过上他所说的那种“地主”生活。
  麦蒙见他如此识趣也是很开心的,吃完面后就拍拍他的肩膀决定带他去买点生活用品,家里的米面什么的都该添了,想起这些又问道“你会做饭吗?”金挽剑听见麦蒙问的这个问题心下了然“隐约有点记忆,简单的应该可以”。
  “那就好,我做的饭虽然能吃,味道可能就要委屈你了,既然你会的话那就太完美了”。不过金挽剑怎么可能会呢,他心里不过是想命人做好然后在装作是自己做的就行,反正此时的也是个粗糙惯了的,吃不出什么的。
  自己如果不会做可就惨了,上辈子自己如此一个不注重口腹之欲的人都受不了,这辈子既然能避免还是努力对自己好一点吧,蒙蒙的那些黑暗料理还是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好,不然就要担心装不下去该怎么办了。?
 
☆、进山
 
?  金挽剑休息了几日身体上的伤就好了,看今天天气也不错决定和蒙蒙一起去踏青不对是打猎。于是当麦蒙一大早起来的时候看见同样穿戴整齐的金挽剑的时候还是很意外的“今天怎么这么早起,你现在还早你再睡会儿吧。”
  “没事,我现在伤也都好了,在家里呆着也很无聊,想想还是跟你一起上山打猎去好了,就算做不了什么路上有个伴儿,也能聊聊天省的路上无聊。”“也好,那就一起走吧。不过我也没带吃的,中午习惯在山上吃点野果,随便烤点东西吃的,也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
  麦蒙一边说还一边关心的看着他,毕竟这人的身体也才刚好,也不知道受不受得了。“放心好啦,我昨天晚上就多做了些吃食特意留着今天中午吃的。”
  感受到麦蒙的关心金挽剑很开心忍不住笑的眉眼弯弯,而麦蒙则是想到人家的厨艺忍不住直乐,自己的厨艺自己知道吃了这么久没死真的觉得自己命挺大的了。
  麦蒙带金挽剑去的山不是村子附近的山,而是略远一些的山,平时很少人去,这样的山里动物才比较多,而且说不定有机会碰到什么珍稀的草药。
  打猎用的东西麦蒙都在自己背了,虽说麦蒙看着瘦弱了一些可也是少年人,正是力气最多的时候。而金挽剑则是满身的力气无处使,看着心爱的人背着挺多的东西还是略心疼的,不过想到他上辈子倔脾气还是没有说出自己帮忙的话,只默默牵好了狗蛋。
  没错,就是狗蛋!想他金挽剑何等风姿,居然沦落到牵狗蛋的地步了,简直是,简直是,是什么呢,什么也不是,狗蛋这货看着就是一普通的小狗,可拥有上辈子记忆的金挽剑却知道这是一只有灵性的狗,最是忠心好多次自己不再蒙蒙的身边都是狗蛋护在他左右。 
  虽然这狗有时候确实很讨厌比如每次自己想做些什么的时候这死狗就跟门神一样在蒙蒙身边转悠害的自己只能看着,自己也不能用暴力赶走这狗,不知道吃了多少暗亏,重来一次一定要找个机会收服这条狗让他对自己乖乖的。
  想到这里忍不住就把手里的绳子牵的更紧了些,惹的狗蛋老是回头冲着他叫。一看到这这蠢狗回头看他,就忍不住呲牙笑。
  然而麦蒙这货还蠢呼呼的在前面开路啥都不知道,偶尔回头看看后面一人一狗有没有跟上,然后继续投入到开路大业中。偶尔交谈一两句,都觉得很惬意。中午的时候,金挽剑拿出昨晚“自己做的”吃食,放在地上,二人一狗就开始吃了。
  看着地上摆着的饭菜麦蒙忍不住惊叹“金子你还真厉害啊,只这些简单的食材居然就能把菜弄得这么好看,也太厉害了吧。”“先别急着夸我,你先试试看好不好吃在决定要不要夸我,有些东西记得不是很清楚,所以也不知道怎么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