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自古护法多苦逼 作者:锦瑟凉歌

字体:[ ]

 
《自古护法多苦逼》作者:锦瑟凉歌 
 
 
文案:
     我叫白凌,是魔教的左护法,其实让我在这个位置我的内心是拒绝的。我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呐?面瘫教主,腹黑长老,冰山同行,坏事堂主还有帅比大侠!!
卧槽着阵容够强大,而我倒感觉有点鸭梨山大啊喂!虽然我是主角但是像我这么苦逼的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泽,白凌 ┃ 配角:教主,司徒春,杜昆 ┃ 其它:傻
 
 
==================
 
  ☆、自古护法多苦逼
 
  1.
  是夜,乌云遮住了月亮的最后一丝光线,整个皇宫笼罩在了一片黑暗当中。
  子时刚过,禁卫军还在四处巡查,一队队排列整齐,步伐统一的从各个宫殿走过,盔甲和盔甲之间相互摩擦着,发出“索索”的声响,穿过纵横交错的小道,一丝不苟的把所有能藏人的角落都检查了个遍。
  我穿着一身夜行衣,几乎快融入夜色之中了,非常小心地蹲在不知哪个宫殿的房顶上,稍稍敛住气息,眼睛一扫下面的禁卫军,趁着他们刚走过,提气一略,拐进了一条小道。
  虽说已经步入仲夏,但是夜风还是冰凉如水,一波接着一波,吹得竹叶“飒飒”作响。曲径通幽,我沿着小路一直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竖着耳朵,忽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虽然很轻,但是还是被我察觉到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也没什么可以躲藏的地方,索性直接翻上了依墙而长的一颗树上,敛住气息猫在上面,想等人走了再说。
  等了片刻,那人便出现在了小道上,光线很暗,我只隐隐约约地看到银色的盔甲,估摸着大概是禁卫军,也没在意。但是他实在走的太慢了,我等不及,打算先走一步,正蹑手蹑脚的起身,刚迈出一步,手未抓稳,身形晃了晃。还没等我站稳,就见一个剑鞘便直直地朝我飞了过来。
  身体先于脑袋的反应,下意识的避开,却忘记了自己还在树上,一脚踩空,坠了下去。
  落到地上,我好不容易站住了脚跟,抬眼一看,正巧撞上了那个禁卫军的视线,我们就这么一脸茫然的对望了几秒。
  看上去不过是个小白脸,刚才那个暗器是怎么回事?我环顾四周,也没见其他什么人,视线又回到了小白脸身上。
  只见那人用复杂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忽然勾起了唇角,饶有趣味地说问:“江洋大盗?”
  我一愣,茫然的眨了眨眼:江洋大盗是在说我吗?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见那小白脸欺身攻了上来,我连忙与之拆招,但是没过几招就落了下风。眼见再打下去就要把禁卫军引来了,我眼珠一转,这小白脸别看着挺弱,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儿,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想罢便一个纵身跃了出去,踩着屋顶“刺溜刺溜”地跑远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连皇宫的红墙黄瓦都变得朦朦胧胧的,我才停下来喘了口气。
  问我去皇宫干什么,我只能很无奈的说,还不是为了我们教的那个长老司徒春,这件事还要从一个月之前说起。
  随着魔教日益壮大,白道众人觉得对他们有所威胁,决定在雁华山举行盟会,商量如何打压魔教,教主得知这消息,二话不说和司徒长老带着众教徒攻上了雁华山。
  后面的事也不用多说了,白道的那些老头见架势不好,连忙搬出一大堆“君子动口不动手”“这么打胜之不武”等等,磨到最后,搭起擂台一对一,三局两胜。
  老套归老套,但还挺管用。前面的两局赢得都很轻松,到最后一局白道的落无道长提出让教主上擂台,教主受不了他们的冷嘲热讽,只得上去,打到途中眼见就要赢了,却不料台下竟有人放暗器,司徒长老眼疾手快,却来不及推开教主,只能以身为盾,挡住了那枚袖箭。教主大怒,怒斥白道众人使下三滥的手段,如果不把人交出来,必定血洗白道,说罢便带着司徒长老回了教里。没想到请了些许的大夫都说那袖箭上抹了唐门的剧毒“千机”,解药好配,但是独缺了一味药引血龙珠。
  说起这血龙珠,众人可犯了难,这血龙珠可是一个十分稀有的宝贝,世上独此一颗,可制作成剧毒亦可入药救人,若是得到了,司徒长老中的毒还不迎刃而解?为了这事,教主特地派人去探查,但是由于血龙珠失传已久,一时间也找不到踪迹。
  这不,前几天好不容易道听途说来了一个消息,说是这血龙珠已经被皇帝收入囊中了,具体就在皇帝的小金库里。原本这差事还轮不到我,但是右护法颐尚被派出去寻找其他几味草药了,教中也没什么人比我还闲得慌,最后这苦差事就落在我的身上了。
  哎,不说了,这次出师不利我还要回去禀告教主呢。
  2.
  “什么?”眼前那个高大的黑衣男人调过头来,两条漆黑的剑眉紧蹙在一起,挤压着眉心,挤出两道深沟,“没拿到血龙珠?”
  我盯着自己的鞋尖:“我原本打算去御书房找找看,没想到半路上遇到了一个小……高手……”好险,差点说出小白脸这三个字。
  若是办不成事,那就要把对方夸得神功盖世、天生神力、天神下凡……咳咳,总之就是很厉害,反正教主又不会闲的没事做亲自去找那人,再说,他本来就很厉害,我也没说错啊……
  “这点小事都办不成还好意思找借口?”教主瞪了我一眼,我很无辜的撇了撇嘴,怪我咯!
  “行了,这件事本座会派杜昆去办,你就去帮颐尚吧。”教主的命令毋庸置疑,出了血魔宫,我便打算回住处收拾收拾包袱去协助颐尚,结果刚到大门口,就和颐尚打了个照面。
  “咦,你不是去找草药了吗,怎么回来了?”我诧异地望着他,看他一身风尘,想必是匆匆赶回来的。
  他睨了我一眼,淡淡地回道:“我是回来交差的。”
  “你已经把所有草药都找齐了?”我问。
  “嗯。”他回道。
  这下我不仅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可以塞下一个拳头了。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去见教主了。”他说着便进去了,独留我一个人站在走廊上。
  “哈哈哈,小白,你怎么站在这里啊?不进去坐坐吗?”不知何时,一个人站在了我的身后,我还没来得及感觉到他的气息,肩膀上就被人重重的一拍,我猛地一回头,就看见一张笑嘻嘻的脸。
  “呵呵,杜堂主的冷笑话越发的有趣了呢。”我十分配合地干笑了两声。
  杜昆撇撇嘴:“我就知道小白最喜欢我的笑话了,可惜今天教主找我有事,不然我可以好好讲给你听了呢。”
  幸亏教主找你,我默默地在心里抹了把汗:“既然教主找你,那你快进去吧,莫叫他等急了。”
  杜昆冲我挑了挑眉,什么也没说,就进去了。他前脚进去,颐尚后脚就出来了。
  “教主让你去照顾司徒长老。”正当我以为颐尚要走的时候,他在我身后来了一句。
  我一愣:“哈?为啥子是我?”
  颐尚淡淡地说:“因为你没事做啊。”
  “那你呢?”我不服。
  颐尚朝我一挑眉:“我还要去检查分坛账目,马上就走,你会?”
  我:“……”
  谁不知道我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论这个左护法的位置还是因为我爹白南山的缘故,他在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就已经追随上一代教主了。而我也得到了我爹的真传,学了一手好功夫,但就是头脑不太灵光。我爹经常劝我“书犹药也,善读可以医愚。”,而我的确笨拙的很,回他:“既然书像药,我又没病干嘛要看那么多书?”
  我爹快被我的话气晕了,抄起竹条就要打我,我撒腿就跑,我爹就满园子追着我打,到最后还是一群人上前劝阻我才免了一顿皮肉之苦。之后我爹看见我就说我“朽木不可雕也”,然后在那里长吁短叹,搞得我莫名其妙。反正也不逼我念书了,我倒乐得自在,成天上树掏鸟蛋,下水摸鱼,在房顶上用轻功捉麻雀,玩的不亦乐乎。到最后,就成了我这幅模样,除了功夫好点叫人没办法捉着也就没有什么长处了。
  叫我去照顾司徒长老?嘛,反正无聊,就去找他玩玩好了。我想了想,便朝着司徒春住的怡湘园走去。
  其实院子离这儿也不远,沿着走廊一直往前走,再拐个弯就到了。我走近一看,还别说,这小院子还打理得有模有样的。大门上挂着块牌匾,龙飞凤舞的“怡湘园”三个大字,一看就是教主的手笔。
  外面看非常低调的院子,一进去倒是让人大开眼界。
  院子不大,但大部分地方都种满了花花草草。我一眼就看见了躺在一棵枇杷树下乘凉的司徒春,一袭白衣被笼罩在树的阴影里,树上枝繁叶茂,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些许已经熟了的枇杷。
  “小白!小白!”我目光一扫,只见屋檐下挂着一个鸟笼,里面关着一只五彩缤纷的鹦鹉,声音就是从它嘴里传来的。
  “这是上次颐尚捉到的那只鹦鹉吗?”我走过去,从它的“饭碗”里捻起了几粒小米,喂了它一些之后,又拿了一些来,放在它够不着的地方,故意不给它,“说句‘小白最厉害’来听听。”
  “……”它只是用滚圆的眼睛瞥了我一下,扭头梳了梳羽毛,直接不睬我了!
  喂!有你这么不配合人的嘛?!气得我都想打开笼子把它抓出来了,可惜这个念头刚起,就被司徒春给掐掉了。
  他朝我招了招手,我便乖乖的丢下了臭鹦鹉走进了树荫里,坐在他旁边的躺椅上。
  “唔,小白来吃枇杷,刚摘的,新鲜的很。”说着,他把小桌上的一盘枇杷朝我推了推,我拿了一个,剥开皮扔进了嘴里。
  ……等等,这画风怎么有点不对?
  我诧异地望向了司徒春:“你不是中毒了吗?!难道不应该躺着吗?!”
  司徒春淡定的望着我:“我难道不是躺着吗?”
  我:“……”
  司徒春没有管我,继续说:“你看我这小院子多好,比屋子里好,待在这里别提多开心了。”
  “你开心就好。”我望天。
  “嗯,小白真懂事。”司徒春笑着看着我。
  我:“……”
  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能和司徒春这种怪人聊一个下午的,大多数时间我们两个都不讲话,躺在躺椅上一起望着湛蓝色的天空,别提有多惬意了。
  3.
  好日子没过几天,我又被叫到教主那里去了,这次在场的还有杜昆。
  我看了看杜昆,又看了看教主,道:“血龙珠偷回来了?”
  教主不语,只是横了一眼杜昆,杜昆说:“我已经知道血龙珠在哪里了,只是大内高手太多,我打不过,就回来了。”
  我了然:“那这又是让我去的节奏?”
  杜昆点了点头:“当然,我已经牺牲自己为你铺好了前路,你一定能成功的,要不然我的努力就白费了。”
  说的好像你多伟大一样,还不是因为打不过人家才回来的!我翻了个白眼:“所以?”
  “所以血龙珠就在养心殿的密室里,你加把油就到手了。”杜昆说得一脸轻松,感觉要把我捧上天了,我顿时有点压力山大。
  这时,教主发话了:“小白,今晚你再去一趟吧,拿不回来本座拿你是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