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宠宦 作者:沈如(下)

字体:[ ]

 
 
  宋轲嘟着嘴冲上前去,一侧马身,与宋辚挨在一起,他探过身子,摇晃宋辚的胳膊,道:“我不管,罚你再陪我跑两圈。”
  “你输了倒要罚我?你还讲不讲理?”
  宋轲咧嘴笑道:“就是不讲理了。跟自个儿哥哥讲什么道理?”
  宋辚让他说得心头起伏。他们兄弟能如此毫无猜忌的日子,究竟还能剩下多少?魏皇后野心勃勃,一心想让宋轲取而代之,代替他成为东离的太子。她从来就没想掩饰过,如今的宋轲年纪尚小,心思又单纯,尚不明白魏皇后话里话外的意思,可再过几年呢?等他长到十七八时,他还能不懂吗?只怕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兄弟两个免不了又是一场手足之争。
  心中五味杂陈,宋辚的心绪翻腾了好几下,才渐渐平复下来。
  看着宋轲毫无城府的笑脸,宋辚也不由放下心防,且不管他日如何,今日,他们还是一起纵马游缰的好兄弟,那么,就且尽今朝酒,不理他日愁,只管陪他玩个尽兴罢了。
  宋辚一提马缰,朗声笑道:“好!今儿就陪你好好溜溜,咱们再跑几圈,等晚上浑身的骨头颤散了,可别找娘哭鼻子去!”
  宋轲哼了一声,嗤道:“我才没那么没出息呢!”
  说着话兄弟二人又上了马道,沿着校场飞马跑了起来。
  足足玩了一个多时辰,宋轲还觉得不尽兴,他从教头当中指了一人,非要跟他比比枪棒。
  宋轲胡乱一指,正指到那个一团英气的矮个儿汉子身上,“就是你了,你陪我练练!”
  那矮个儿汉子皱了皱眉头,顿了好半天,才在马上躬身答道:“诺!”
  “你叫什么名字?”
  “回十皇子,在下杜青山。”
  宋轲点了点头,回头向宋辚笑道:“哥你帮我在旁边看着,看看我近日练的工夫有没有长进!”
  宋辚瞧了杜青山一眼,嘱咐宋轲道:“当心!那杜青山可不是好相与的。”
  宋轲心中不屑,他一仰脖子,脱口喝道:“小爷也不是吃素的,怕他不成!”
  这马场是专为皇族中人练习骑射预备的,除了跑马用的马道,正当中就是一个校场,校场内各式兵器一应俱全,马场中的教头们也都个个身怀绝技。
  宋轲一磕马腹,到兵器架子前,从上面绰起一杆银枪,他一抖枪杆,素白枪身上的红缨来回乱颤。
  跨马到了校场中间,宋轲拿枪尖点指,叫嚣道:“杜教头,请教了!”
  杜青山不由叹气,想他也是武状元出身,就因为当年没有向冯魁兄妹送礼,打点门路,这才被一贬再贬,一拖再拖,让兵部打发到这么个鸟地方来受气。
  杜青山瞧不上宋轲这样的皇家子弟,这些人当中多数不学无术,会几下花拳绣腿,就跑到这里来抖威风。他这人性情刚直,脾气又冲,生平最受不得别人激他,因此得罪的人不少。宋轲举止嚣张,小小年纪说话就这样不客气,杜青山还未上场,心里就存了半肚子的火气。
  郑长春赶忙上来拦着,他不敢到宋轲面前自找晦气,转而拨马凑到杜青山跟前,拉着他的马缰悄声劝道:“意思一下即可,千万别伤了皇子。你看打得差不多了,就赶紧认输,到时候赏钱银子自然少不了你的。”
  郑长春不说这话,杜青山还没那么生气,可听了那银子二字,杜青山肚子里的火气就再也压抑不住。
  银子,银子,这世上难道除了银子,就连个公道天理都不讲了?
  一股火直上脑门,杜青山一抖缰绳,脚下一夹,拿马靴狠踢了一下马腹。他骑的马早被他驯熟了,脾气禀性都了解得一清二楚。他深知跨下这匹马是个顺毛驴,只能好吃好喝的哄着,最受不得一点委屈,当下被杜青山一踢,那马的脾气立马就上来了,只见它后蹄一抬,前腿一蹬,撒欢似的就蹦了出去。
  这一下动作太大,郑长春正和杜青山说话,手里还拽着他的马缰绳,那马撒蹄乱蹦,一下正踢在郑长春骑的马腿上。马儿立时惊了,嘴里长嘶一声,紧跟着便尥起蹶子。
  郑长春骑马本就是个棒槌,平日也没怎么练过,只是会骑而已。他跨下的马一惊,郑长春早慌了手脚,连喊带叫的在马身上胡乱颠簸,眼看就要掉下马去。
  杜青山哈哈大笑,制住了自己的马,又挥起手里的鞭子,狠狠在郑长春的马屁股上抽了几鞭子,那马越发吃痛,也不顾方向,掉转马头没命似的跑了起来。
  众人也不敢笑,宋轲却等得不耐烦了,他高声喝道:“怎么还不比?莫不是怕了不成?”
  杜青山哼了一声,他拍马上前,也从兵器架子上绰起一杆银枪,拱手向宋轲说道:“十皇子,刀枪无眼,若是在下侥幸赢了,还望十皇子不要怪罪!”
  宋轲举枪便刺,“那也要你赢了小爷再说!”
  杜青山侧身躲开,宋轲紧跟着又是一枪,连刺三枪,都让杜青山轻轻松松地躲了过去。宋轲急得暴叫一声,拍马直往上扑。
  杜青山叹了口气,只好提枪抵挡,两条银枪战在一处,如两条银蛇乱舞,枪尖上寒光闪烁,两道白光滑破天空,枪尖上的红缨如点点红霞,掺在那冷光之中,煞是好看。
  宋辚瞧了一会儿,心中已然有数。杜青山的武艺,比宋轲的强上百倍。他与宋轲交手时,手下留了情面,别看表面上步步紧逼,丝毫不让,其实他一招一式之间都留了余地,只是陪着宋轲在校场里来回乱转,抵挡时也未用全力。
  几个回合下来,宋辚就看出眉目,杜青山粗中有细,手下也极有分寸,他是绝不会伤了宋轲的。
  杜青山身手不错,让宋轲跟他好好练练,倒能受益不少。
  又看了一程,宋辚放下心来。他回到校场边上,翻身下了马背,将马交给管事牵走。
  慢步踱到阮云卿等人跟前,小太监们忙行礼:“太子殿下!”
  宋辚笑道:“你们都散了吧,十皇子那里一时半会儿还比试不完,你们先去别处逛逛,半个时辰后再过来伺候。”
  小太监们欢喜非常,他们和郑长春不能比,轻易是不能离开皇宫的,整日在那个四方格子里拘着,谁也得憋疯了。听见太子发话,让他们四处逛去,小太监们全都高兴不得了,一个个谢过太子,三三两两地四散而去。
  
 
第76章 纵马
  小太监们全都散了,校场边只剩下阮云卿一人,宋辚瞧了他一眼,笑问道:“你怎么不走?”
  阮云卿愣了愣,他压根没想离开,留在这里,是怕宋辚一个人在此,万一有事,身边连个支应的人都没有。
  阮云卿抿了抿唇角,笑答道:“我也没处逛去,不如就在这里陪着殿下。”
  一句话说得宋辚心里跟喝了蜜似的。他板着脸左右张望,见近处也没旁人,马场管事和郑长春等人都在宋轲和杜青山那边围着,根本无瑕顾着别处。
  拉着阮云卿的手,和他一起在石凳上坐了。
  阮云卿怎么也不肯坐,他摆手道:“不成。到底是外面,还是顾忌些好。”
  他刚要起身,就被宋辚一把拉住。宋辚修眉一挑,露出一个顽皮笑容,“怕什么?此处又没旁人,那些规矩等一会儿人来齐了,再立也不迟。”
  阮云卿知道犟不过他,与其闹起来惊动了别人,倒不如顺着他的意思坐下,自己警醒着点,不时留意着周围,有人来了赶紧起来也就是了。
  阮云卿也不再僵持,挨着宋辚坐了,伸手拿过早就预备好的滚水,给宋辚烫了茶碗,沏了茶来。
  宋辚接过茶碗,“又是碧玉银针?”
  阮云卿点了点头,“是,这儿还有殿下爱吃的棋子酥,我趁他们不注意,偷偷装了好些过来。”
  揭开食盒,里面果然整整齐齐码着一碟子棋子酥。阮云卿端了出来,摆在宋辚手边。
  从碟子里拈起一块,阮云卿弯着眉眼,将手里的点心递给宋辚:“殿下快尝尝。”
  宋辚望着阮云卿手里的点心,一时真不知说什么好了。他这样细心体贴,事事都想着自己,阮云卿对他的好里,没有丝毫机心,干净纯粹,绝没有半点杂质。他从不向自己要什么回报,反而还凡事都以自己的喜怒为先。
  这样的好法,简直都快把自己宠坏了。宋辚如今已经不能想像,要是没有了阮云卿,这日子得变成什么样子。
  好想日日都跟他待在一处,每时每刻都不与他分开。
  宋辚心中翻江倒海,诸般情感汹涌而出,最后竟全都化作一股温暖甜蜜的情绪,温柔的缠绕在他心间。
  宋辚眉目含笑,接过点心,送入口中,棋子酥做的松脆可口,淡淡甜味却没有腻人的味道,就像阮云卿这个人一样,清爽而又动人。
  “味道不错,你也尝尝。”
  宋辚拣了一块棋子酥,亲手喂进阮云卿嘴里,问他:“好吃么?”
  阮云卿笑着点头,“好吃。”
  宋辚心中欢喜,简直比自己吃了还要欢喜百倍,他觉得有趣儿,从食盒里把其他几样点心全都摆了出来,精挑细拣,选出顺眼的,一一喂给阮云卿吃。
  阮云卿哭笑不得,他摇头不吃,宋辚那里又不答应,两个人僵持许久,终于还是阮云卿败下阵来。宋辚这才满意,一面拿手里的点心喂他,一面和阮云卿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话。
  这可把阮云卿给忙坏了,顾得上吃点心,就顾不上说话,好容易顾上说话了,点心又忘了吃。
  宋辚有意逗他,故意在他吃东西的时候问他话,阮云卿只好拼命快吃,好及时回答宋辚的问话。
  眼见着阮云卿跟个松鼠似的,腮帮子里都快装不下了,还在那里使劲往嘴里塞,宋辚就不由得忍笑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阮云卿瞪他一眼,嗔道:“笑,笑什么!”
  宋辚轻咳两声,单手抵在唇上,拼命掩着笑意,“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可别恼我。”
  阮云卿咽了嘴里的点心,又喝了一碗热茶,这才把这口气缓了上来,他看着宋辚肆意大笑,眉目间满是快活,一颗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哪里还顾得上生他的气。
  阮云卿也跟着快活起来,他轻笑一声,心里默默叹道:“只盼你日日如此,我也就不用替你整日悬心了。”
  说笑一阵,宋辚问阮云卿可会骑马。
  阮云卿摇了摇头,笑道:“牛我倒骑过。”
  宋辚闻言,立刻站起身来,“走,我教你骑马去!”
  阮云卿忙摆手:“不成。让人看见,又是一场是非。”
  宋辚看了看校场的方向,宋轲还与杜青山缠斗不休,看他的样子,正战得兴起,一时半会儿是打不完的。
  在此处太过扎眼,阮云卿也提心吊胆的放不开。宋辚拉着阮云卿往围场的方向走,“我带你到围场去,那里林深树密,外面的人也看不见。我们快去快回,别人也不会留意到。”
  阮云卿这才点头,两个人悄悄出来,分头往围场走。
  马道外面就是冬日狩猎时用的围场,那里丛林密布,不大的山头上满是高大树木。春日天气晴和,刚刚下过一场春雨,树梢上的枝芽返青,地面上的野草也冒出头来,到处都是淡青碧绿颜色,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穿林而过,进了围场,宋辚翻身上马,向阮云卿招手道:“上来!”一手拽着马缰,另一手拉着阮云卿的胳膊,将他拽上马鞍,与自己共乘一骑。
  眼前景色骤然一变,阮云卿已然到了宋辚的马背上。宋辚将他揽在怀里,笑道:“别怕,你抓着我的手,和我一起拽着缰绳,脚下收紧,圈着马肚子点,就不会掉下去了。”
  阮云卿摇晃了两下,急忙照宋辚的话做,等他稳住身形,宋辚脚下一磕,跨下的枣红马长嘶一声,四蹄迈开,朝密林深处跑去。
  纵马狂奔,自有别样情怀,阮云卿缓了一会儿,也就习惯了马上的颠簸,举目望去,青翠、碧绿、鹅黄、嫩紫,无数种颜色在眼前飞速掠过,心中的烦恼也仿佛随着马儿的奔跑而被抛在脑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