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奈何 奈何 作者:三个兔崽子

字体:[ ]

 
 
书名:奈何 奈何
作者:三个兔崽子
 
文案
范无救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居然就这么跌了下去。他不敢相信的睁大双眼看着来人的方向,瞬间就掉入了山涧的溪水里。范无救听到一声骨头折断的声音,然后颈间一阵钻心的疼痛,紧接着就没有了任何知觉。他的身体被溪水冲刷着,推动着,往山下而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荷,范无救,谢必安 ┃ 配角:楚江王,肖玉,阿傍,阿玛等 ┃ 其它:无常,阎王,孟婆
 
 
 
  ☆、第一话 阿傍阿玛
 
  七月十五。
  这一天对陆正崇一家来说,尤为特别。
  陆正崇,字文先,浙江龙泉下樟村人。家里世代以种田为生,父母祖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朴实的乡下人。到了陆正崇这一代,父母一共生育了两男两女。陆正崇排行老三,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下面还有个妹妹。兄弟姐妹都和父母一样,老实巴交的守着几亩田,流着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但陆正崇却不愿意这么荒废了一生。虽然没有上过学堂,但小时候,每次跟爹爹进城赶集,他都会偷溜到附近的学堂外偷偷听上一课。清雅书院里传来稚子们的朗朗书声,让他不甚羡慕。
  再到后来,陆正崇更长高一些,已经需要对爹爹娘亲垂目而视的时候,他决定了要背井离乡,到外面去闯出番天地来。不顾爹娘的劝阻,也听不进兄长姐妹的挽留,年轻气盛的陆正崇就背着个简单的包袱,千里迢迢,风餐露宿,终于在大半个月后,从偏远的浙江小村来到了武汉最繁华的地方——汉阳。
  陆正崇没有办法像那些有才气的书生一样,去考取个功名,从此扬名立万。但是他从小跟着父亲进城学做买卖,身边商人精明的气息他早早就耳闻目染。
  小小的商机一触即发,陆正崇的命运,就是从帮着猪肉店的老板打小工开始改变的。他不但头脑灵活,更擅于心计,小小年纪便懂得踩人抬已。汉阳街头的猪肉铺一共三家,原本大家也只是平分秋色。但在陆正崇巧妙的算计下,那两家的生意便一落千丈。其中原由,必少不了些jiān佞的手段,但陆正崇觉得,这是他们不够聪明。
  适者生存,这是他从来信奉的教条。
  六年后,陆正崇真正成为了汉阳的大商家。他放弃了做猪肉铺的生意,而改做了盐商。
  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但陆正崇却做到了。除了他自己的才智过人,也仰仗了他现在妻子,一个出身青楼的女子——林晓可。
  林晓可虽然出身青楼,却是个有才的女子。她所接的客人,非官即商,由于她姿色过人,又在人□□故中周旋有余,因此赢得不少高官红顶的青睐。
  陆正崇娶她,除了因为觉得她是个难得的女人外,她身边所系的人脉纽带,也是他最为觊觎的。
  虽然心有鬼胎,但成亲后,陆正崇才开始真正的佩服起这个发妻。林晓可不但把家务打理的井井有条,且真正在生意上助了他一臂之力。
  那时起,他便真正成为了一个成功的商人。
  虽然身边不少人都劝他好好再娶上个有头有脸的女人,但陆正崇却始终没有答应。尽管他从商为jiān,对这个发妻,却始终是不离不弃的。
  把一双老爹娘从浙江接过来颐养天年之后,林晓可在成亲的第二年,终于诞下了一个麟儿。
  陆正崇喜不自禁,把这个儿子当宝一样捧着,并取名“陆骁天”,希望他长大后和这个名字一样,强壮,勇猛。但是事与愿违,陆骁天在五岁那年突发疾病,群医无策,最终撒手而去。
  陆正崇一夜老了十岁,夜深人静,独自垂泪时,他不由回想过去的种种,最终觉得,那是他这些年来穷极手段的报应。为了金银浮土,他最终失去了爱子。
  今天是儿子的头七,适逢七月十五。
  陆家人围坐在后院,将一早准备好的元宝新衣,慢慢的往那跳跃的火光中送中,期盼着儿子能否回家再来看看爹娘一眼。
  老爹娘年纪大了,陆正崇担心他们承受不住,早早劝了他们回房,只剩下他和妻子相对无言的化着准备好的东西。
  元宝在火焰中像被烫到的兰花指一般,渐渐蜷曲,最终化成朵朵锡灰,衣摆轻轻一带,便顺着这风儿散了去。
  陆正崇和妻子并肩化着元宝,又把儿子生前最爱的纸竹马也一同放了下去,只觉得心绞如刀,一旁的林晓可也早忍不住潸然泪下,正待强忍了安抚两句,就忽然听到一阵不甚分明的铃铛声。
  “叮铃……叮铃……”那铃铛声幽幽幽的从陆家大院的墙外传来,陆正崇听得分明,那分明像是麟儿脚踝上系的那两串银铃。
  “骁儿……”陆正崇站起了身,鬼使神差般沿着墙壁去追寻这个声音。
  “相公……”林晓可见他神色有异,顾不上其他,赶紧上前扶了他:“你怎么了?”
  “是骁儿……你听到没?”陆正崇侧耳贴墙,跟着声音往前走着,眼睛里透出欢喜的神色:“是骁儿来看我们了……”
  “真的?!”林晓可思子心切,不由也信了他,跟着他一起仔细辨听着。
  二人一直跟到后门口,声音越发清晰了,还伴着孩子奶声奶气的童谣,陆正崇迫不及待的推开了后门,果见个小小的身影一蹦一跳的从后门口经过。
  “骁儿!”陆正崇一把拉住了那个孩子。
  孩子似吓了一跳,当场就愣住了。
  一看之下,陆正崇不免大失所望,这哪里是他的骁儿?只是个不认识的孩童罢了。夫妻俩看着孩子,一时无语,不一会儿就听到有急促的脚步跑过来,一把抱起了孩子,在他屁股上拍了两下。
  “你怎么不听奶奶的话!中元节乱跑,小心牛头马面出来把你抓了去!”奶奶一边吓唬着孩子,一边哄着被吓哭的孩子离开了。
  陆正崇看着远离的祖孙,失力的靠在了墙边,林晓可伸手扶了他:“相公,我们……回去吧……”
  二人沉默了一阵,终是返了回去。一抬眼,就被眼前的情景惊的说不出话来。
  一个穿着小肚兜的孩子正蹲在火堆前,伸手去火里掏出件物什来,竟是那根纸竹马。只见孩子在空中挥了挥,便往□□一骑,边跳边唱了起来。
  “月光光,照草地,捡根竹马当马骑。一二三,三二一,竹马驮我家家去……”
  “是……骁儿……!”林晓可思儿心切,松开了扶着陆正崇的手,朝孩子跑了过去:“骁儿!我的孩子……”
  可那孩子只转过头朝他们笑了笑,便一挥手,骑着竹马穿墙而过,消失不见。 
  陆正崇赶紧打开门追了出去,哪里还有孩子的身影,只有盏盏莲灯飘浮在门前的河面上,烛火连着绵长的思念,一直到天的尽头。
  “骁儿……”林晓可掩面痛哭,她的孩子,是再不会回来了。
  “月光光,照草地,捡根竹马当马骑。一二三,三二一,竹马驮我家家去……”小鬼头骑着竹马在大街小巷晃得飞快,这马儿并不听他的话,只一路直奔向一个无人的小巷子里。
  才停下,小鬼就被双手提了下来。黑暗中高大的人影蹲了下来,眼睛大得像头牛……呃……也不是,严格来说,他就是头牛。
  长了牛头的……一个人。
  “小鬼头,玩够了吧?得回去了。”牛头伸手在他光着的屁股蛋蛋上拍了一下,肥嘟嘟的肉就顺着这个动作滚了一圈。
  小鬼看着这个长了牛头的人,咧嘴一笑,对他的鼻环很感兴趣,伸出肥嘟嘟的手指碰了碰。
  远处的戏台上唱着一出不为阳间所听的戏,摇曳的烛火跳跃着如荼的思念。中元的烛火似要染红这片漆黑的天空,召唤着生离死别的亲人回家看上最后一眼。
  一大一小俩个人对视着,最终牛头忍不住惨叫了一声,朝身后的阴影里大吼了一声:“你还在看个鬼啊?!还不过来帮我弄下来!!!”
  原来那胖小鬼的手指竟好死不死的扣进了他的鼻环里,大小正好够卡在那里拿不出来。这会小鬼似乎玩够了,正想用力抽回来,牛头人便整个人跪到了地上,拉住了他的手:“死小鬼!!!不要拉啊!!你想给我拉出第三个鼻孔吗?!”
  牛头人身后的阴影里漫不经心的走出来一个小个子,长着一张马脸的人,抬脚就在牛头人背上踹了一脚:“叫什么叫?你个蠢货!连个小鬼都摆不平,怎么当鬼差的?丢我们阴司的脸。”
  说着,那个马脸人在牛头人面前蹲下,凶狠着一张扭曲的马脸道:“小鬼头,把手指□□,再不出来,小心我把你的手指给剁了。”
  小鬼抬头用另一只手抠了抠鼻子,似懂非懂的“啊”了一声,把刚刚抠过鼻子的手伸过去,一下子就勾进了马脸人的鼻环里,曲了曲手指,挂紧了拉了拉。
  “啊!!!”马脸人一声惨叫,鼻子里喘着粗气:“死小鬼!我要剁了你的手!!!”
  “你个蠢货!!”牛头人立刻把刚才挨的骂还给了他:“现在怎么回去?!太丢人了!”
  “阿傍,阿玛,我想回去了,我饿了……”小鬼拉了拉他们俩的鼻环:“走吧……”
  “啊!!……你给我站住!!!”阿玛惨叫着赶紧抱住小鬼胖胖的小腿,不让他再动。
    “死小鬼!别拉!!!”阿傍赶紧护住了鼻子,生怕真的拉出第三个鼻孔,他悲壮的看了一眼阿玛:“看来只能这样了……”
    “你该不会是……”阿玛皱着张马脸,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人死往生, 必然都是要去阴间投胎的,或是被牛头马面锁了去,或是被黑白无常捉了去。无论哪一种,都不是让人愉快的方法。所以,当牛头马面以手做轿,把这个小鬼抬回去的时候,那可以说是相当引鬼注目的。更何况马面要比牛头矮上半个头不止,阿傍这才真正体会了一回什么叫卑躬屈膝,作牛作马。
  三个人进了鬼门关,阿玛才突然恍然大悟的停下了脚步:“坐下坐下!”
  “坐下?”阿傍不明白的看着他,脚还是一屈,就地坐了下来:“你要干吗?”
  “跟你这个傻子在一起,我都被你带笨了。”阿玛也坐了下来,松开小鬼,伸手解开鼻环:“拿下鼻环不就行了?还跟个傻子一样,一路被鬼参观回来。”
  “啊……对!”阿傍一拍额头,也开始解鼻环:“不过,为什么你要怪我?你的脑子原本就这样好吗?”
  “不怪你怪谁?”阿玛解下鼻环,终于得到解放:“我是因为谁变成这样的?”
    “当然……是因为这个小鬼。”阿傍揉了揉鼻子。
    “孟婆姑姑说……”小鬼开了口:“你们都是傻瓜。”
    “你个臭小子!这是欠揍吗?”阿玛一只手撑在地上就要扑过去对小鬼一顿胖揍。
  手还没落下来,小鬼就开始嚎啕大哭,干打雷不下雨,声音简直可以撼动整个鬼门关。
  “……”阿傍看着这个装腔作势的小鬼:“你把他弄成这样,你搞定吧。”
  “哭什么哭?我还没打呢!”阿玛之前凶神恶煞的样子全然不见了,有些手忙脚乱的围着个小鬼转。
  小鬼一边干嚎,一边朝他伸出了手,意思让他抱,虽然摆明了是在害他,但在其他鬼眼里看来,都是个大鬼在欺负小鬼,很没面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