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青鸟何须殷勤探+番外 作者:商十疏

字体:[ ]

 
书名:青鸟何须殷勤探
作者:商十疏
 
文案
魔教教主和武林正派的故事。
魔教魔得不明显,正派更是没得正。
其实只是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小小地谈了个恋爱。
 
永远写不虐,最后连虐的心情都没有了,真是虐。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还殷,陆青简 ┃ 配角: ┃ 其它:魔教与正派
 
 
  ☆、楔子
 
  时隔几月,西南沧澜魔教和中原武林正派的最后一场争斗顺利平息,腥风血雨终于平静,江湖进入休养生息阶段,一片安宁。
  魔教教主陆青简死于隔月山庄庄主傅还殷之手,然而傅还殷却在隔天正式宣布隐退,隔月山庄不再理会江湖事。
  这件本该轰动一时的事情却如一颗小石子投入湖水,波纹荡漾了几圈便再无声息了。
  紧接着江湖一大门派藏梅堂一夜之间起了大火,几乎成了灰烬,却也没有人追究。
  各大门派全都默契地绝口不提。
  其中种种因果却没有人能说得清,只剩下模棱两可的猜测被当做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谈笑之间也都成了过去。
  
 
  ☆、第一章 
 
  寸沧州刚刚下过雨,大雨已经把空气中残留的血腥味通通洗刷干净,整座城池焕然一新。
  此时的隔月山上格外安静,清新的草木香气弥漫,偶尔响起清脆的鸟叫声。然而山顶的隔月山庄却寂静得肃穆,大门紧闭,连个守门的人都没有,唯有门前挂着白灯笼和白绸,倒像是在办丧事。
  雨丝慢慢地飘起来,山庄门前突然出现了几个如水墨一般穿着黑色斗篷的身影,出现得突然却不突兀,与周遭环境巧妙又诡异地融合在一起,仿佛随时能够突然消失。
  为首的那个人摘下黑色的兜帽,带着一丝邪气的脸上面无表情,雨丝落下连睫毛都没有动一下,周身笼罩着肃杀之气,莫名阴冷。他青紫的嘴唇动了起来,声调平缓,不卑不亢:“沧澜孟戚求见隔月山庄庄主傅还殷。”
  其实如果有其他门派的人在这里若不是闻风丧胆就是群起而攻之了,总而言之绝不会像这个人一样如此波澜不惊。因为沧澜即是魔教所在,更直白些,沧澜这两个字代表的就是魔教,而正派人士却决不会主动提及这二字。孟戚的名号江湖人也不会陌生,因为他是魔教左护法,是魔教中除教主之外地位最高的人。
  孟戚等了片刻,山庄依旧寂静。
  “沧澜孟戚求见隔月山庄庄主傅还殷。”
  他又喊了一遍,依旧无人应门。
  当然不会是没有听见,他用内力传输,附近稍有内力的人便能感知。他嘲讽一笑,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怪异的表情,那是他怒极却又隐忍不发的模样。
  “沧澜孟戚求见隔月山庄庄主傅还殷。”这一次他提高了音量。
  大门仍旧纹丝未动。
  孟戚脸上怒气愈盛,斥道:“傅还殷,你以为避而不见就相安无事了么?你既然猜到我今天是为了什么而来,你也就该知道我们沧澜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你既敬酒不吃吃罚酒,也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呵,真是可笑,”突然他话锋一转,语调悲哀又嘲讽,“我竟忘了那人已死,这人世间又哪里还有情面可讲?!我一再忍让,耐心告罄,后果自负。”
  他没有回头,其余几个着黑色斗篷的人和他一样,浑身已经湿透,静止得像石像,却透露出一种不容忽视的坚定和决然,他们都知道今天是为了什么而来。
  孟戚轻轻向前挥了挥手,几人瞬间动作起来,反应之快令人叹为观止,只能看见行如鬼魅的身影在雨幕中忽隐忽现。
  正准备强闯之时,大门终于被打开。
  十几个身穿白色丧服腰间佩剑的人排成整齐地扇形出现在门后,像是一堵围墙阻挡着来人的入侵。为首的是个长着胡须的中年人,他跨出门槛,脸色冷硬,连口吻也是硬邦邦的:“今日隔月山庄不便招待外客,来人一律请回。”
  “呵,我如何算是外客?何叔你当真是老糊涂了。”孟戚言辞间已不甚客气。
  中年人不悦地皱紧了眉头,催促道:“我不与你逞口舌之利,麻烦你快离开,隔月山庄不会再追究。”
  “我离开可以,把他还给我。”孟戚一字一顿地道。
  何叔立马翻了脸:“你们是卑鄙阴险的魔教余孽,人人得而诛之的过街老鼠,我们隔月山庄是名门正派与你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我们这里并没有你要找的人,烦请原路返回。否则隔月山庄就要为武林除魔卫道……”
  “何叔你好大的胆子!”孟戚怒极反笑突然大喝一声打断他,“你竟敢带头违逆你们庄主的命令,不知阳奉阴违按隔月山庄规矩该如何处置?再者,何叔,何必还要揣着明白装糊涂,诛心之论少说为妙。你老了,就不要挡路了。”
  何叔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尴尬不已,欲言又止,站在原地不动。
  孟戚已经带着人从他身边大方走过,硬生生挤过那道人墙。几个穿丧服的弟子不愿动弹,被挤地踉跄几下险些摔倒,有几个甚至差点拔了剑,但最终还是没有人动手。
  孟戚见到傅还殷的时候,后者正在梧桐台上凭栏而望,身形颀长但却消瘦,平日里看来丰神俊朗的人此刻脸上全是憔悴不堪。
  孟戚只是嗤笑一声,不想跟他多废话:“把他还给我,我就离开,再不相扰。”
  “已经下葬了。”
  “下葬了又如何?我要带他走。”言下之意即使已经下葬,他也会把尸身挖出来带走。
  “他是我傅还殷的夫人,也是隔月山庄的主人,早已经和你们沧澜没有关系了。”傅还殷不为所动。
  “他生于沧澜,死也得葬在沧澜。”孟戚也毫不让步。
  “从他跟我成亲的那一刻起,他便是隔月山庄的人。”
  “哈哈哈,”孟戚陡然大笑,口中皆是嘲讽和愤慨,“死了才来说这些有什么用?!就算他一心想跟你成亲也绝对不会弃沧澜于不顾,若是早得知今日情形,他根本不会跟你成亲。”
  傅还殷突然沉默了。
  “呵,”孟戚觉得奇怪,打量了傅还殷几眼,眸中精光一闪,“他临死前是不是说过什么?他后悔当初的决定了?他不愿葬在隔月山庄,他是要找我还是要回沧澜?”
  傅还殷脸色霎时变得阴沉,眸光晦暗。
  孟戚见他大受刺激便知道是自己猜对了,一想到陆青简为了这么个人受的苦心中就愤恨不已,继续火上浇油:“他做事周全谨慎,若是要离开,肯定是心灰意冷绝不回头了,既然走到这一步,他既不愿意再和你有任何牵连,必然是要一个了断的,至于你们的关系,若是想断倒是也简单得很……”
  果然听到这里,傅还殷身子一抖,双手紧紧抓住身前栏杆,像是支撑不住,手上用力又像是要把栏杆掐断。
  孟戚露出残忍又得意的笑容:“既然休书已写,你和他才是名副其实的陌路人,留不得他的人是你才对。”
  傅还殷感觉五脏六腑气血翻涌,胸口钝痛不已,一时不备竟然猛地呕出血来,忙从怀中拿出帕子掩住,形容颇为狼狈。
  孟戚冷眼旁观,也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陆青简才是真正狠决的人。纵然我知道你不会杀了他,只怕是他自己愿意这样做,更因为只有这样你才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将要提出的所有要求。当初他撇下我和师父执意再回到这里来,一定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沉默良久,傅还殷脸上一丝血色也无,只是嘴唇泛着异样的红,心下只剩一片无能为力的颓然,道:“……你说的对。”
  这些事情他在那个人死了之后不久就想明白了,因为一切发生得太快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于是陷入迷惘,有一瞬间既怨他也恨他,然而相应的,他很快就发现,这些恨和怨都是无济于事的,怨怼一个死人有什么意思呢,他不会笑不会哭甚至对正在经历的一切毫无所觉,只是安静地躺在那里,便与整个世间都隔绝了。
  最终都是他自己的错,这千万种情绪沉淀得太快,即使最后只剩下爱,也没有意义了。
  且不管时局是如何天翻地覆,他和陆青简只是互不信任最后倒落了这个结果。原本许多没完的事竟就这样完了。
  世间没有死而复生的法术。也没有人会回来了。
  孟戚见他一脸凄然依旧摆出铁石心肠的样子:“现在做出一副痴情的样子给谁看呢?人都不在了。他要是知道你最终爱上了他,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表情。”
  傅还殷猛地一颤,震惊地看他:“你说什么?”
  孟戚又是狡猾地一笑:“哦,看你的样子,你是不是还不知道当初他为什么执意要跟你成亲?”
  傅还殷愣住。
  孟戚又笑,也不生气了:“陆青简本来就不需要为别人为他出头,我白忙活了这半天,原来他才是最狠心的那个。傅还殷,你也是一个可怜人啊。”最后慢慢叹息道。
  傅还殷不可置信地盯着孟戚,后者微笑不变,他的心底却开始泛冷,从头顶至足尖寒彻入骨,整个人像是被冰层覆盖,失了所有感觉。
  雨水淅淅沥沥地下,梧桐湿透,叶片上的墨绿浓稠如血液一般蔓延。
  
 
  ☆、第二章 
 
  在傅还殷记忆中,第一次见到他是在魔教和正道一道召开的和谈大会上。
  当时的情况十分不容乐观,魔教已过南塘,占据中和,甚至小部分势力已经发展至棠州,整个武林正道联盟节节败退最后被迫驻扎在芜州藏日湖附近,一时间人人自危人心涣散乱成一团。
  就在众人以为魔教会乘胜追击的时候,魔教却主动要求和谈。当时武林正道虽然不齿,却也已经别无选择。
  就是在这样恶劣的境地里,傅还殷见到陆青简。
  完全不像是魔教中人,那个人就那么安静地坐着,周围的喧嚣和尘土与他格格不入,仿佛这整个打打杀杀的江湖都和他没有关系。
  一袭青衫,素雅干净,极富书卷气,手里把玩着一块翠绿的玉佩,表情认真甚至入迷。身形瘦削,脸庞白净,只有那一双眼睛细长,眼尾上挑,慢条斯理地环视周遭,眼神像块冰隐隐透出丝丝寒气来,只是似乎一切都落不到他眼底,仅仅傲慢地作壁上观。
  没有见过他的人都以为又被魔教耍了一道,纷纷出言指责对方欺人太甚,幸而武林盟主谢尘寰却摆了摆手,意义明了,这个人确实是搅得武林天翻地覆腥风血雨的罪魁祸首沧澜魔教教主陆青简。
  傅还殷和大多数人一样惊讶但却保持着沉默,他暗暗地打量着青衫人,心下盘算,毕竟谁也不知道魔教打的是什么算盘。
  突然陆青简似有所感,偏头朝他的方向淡淡一笑,犹如春风破冰,水光潋滟,其冷冽犹存却足够令人怦然心动。
  明明未曾见过,明明身侧众人,傅还殷却直觉对方笑着的时候眸子是很认真地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多年未见的熟人。
  和谈十分顺利,因为谢尘寰提出的条件被魔教全盘无条件答应,反常即妖,众人不敢小觑了魔教,又不禁疑窦丛生,有些莽撞的甚至已经认定魔教是在戏耍他们,眼里冒出火来,暗暗拿住了兵器蓄势待发。
  气氛趋于紧张如同绷紧的弓弦,魔教不可能一无所觉,但是陆青简却泰然自若,神情傲慢,紧接着他犹如惊雷的一句话彻底让这根弦粉碎。
  “我要与他成亲。”与此同时,他手里的玉佩已经飞出。
  众人的目光随着那块玉佩落去,最后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了傅还殷身上。
  傅还殷只是下意识接住朝他飞来的物件,等察觉到手中温润一时惊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