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代男后 作者:云若杉兮

字体:[ ]

 
  书名:一代男后
  作者:云若杉兮
 
  【文案】
  瑾之,意为美玉,无姓仅名,独属穆龙轩一人。
  他生于平民家,却注定不凡,被养在深宫里。
  没有自由,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只有穆龙轩。
  穆龙轩,圈养了瑾之一生的男人。
  生在帝王家,见多无情人,心机深沉,不懂信任。
  他不相信任何人,只能选择培养一个绝不会背弃的身边人。
  于是他抱走了襁褓中的婴孩儿,亲手将之抚养长大。
  为他取名瑾之,教他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舞,甚至房中术。
  宠他宠得几乎天理难容,只是不给他自由,不准他离开。
  这一切的一切,但求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谁说帝王总无情,穆龙轩为瑾之,便可刻骨浓情。
  即使冒天下之大不韪,废后宫,封男后,亦无怨无悔。
  PS:《男后的重生(古穿今)》的前世篇,也就是木瑾之和穆惟的前世,穆瑾之和穆龙轩的故事,内容互不影响。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天作之和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瑾之,穆龙轩 ┃ 配角:穆勋 ┃ 其它:占有欲爆表帝王攻,温柔清冷优雅受,宠溺甜文。
  
 
☆、第1章 缘起
  九零九年,穆王成手握兵权,自立为帝,定国号为“穆”,都城“穆京”,被三大国党项、岐、后梁团团环绕,时有战争,但由于他擅长外交又鼓励国与国之间通商贸易,在三大国的夹缝中,大穆这个他一手创建的诸侯国,虽小却繁荣安宁,可算诸侯割据混乱之中的一片小小净土。
  而穆龙轩正是穆王成第四子,不似皇长子、三皇子是皇后嫡出,亦没有二皇子得穆王成喜爱,在众皇子中显得最不显眼,也没有强大母系支持,在穆王成眼中一直是个可有可无的皇子,直到穆龙轩的母亲由于常年郁结于心溘然病逝,穆龙轩才突然开始显示出异于常人的军事、武功、政治、文学才能,慢慢吸引了穆王成的目光,得到穆王成的赏识。
  在穆龙轩第一次得到穆王成的赞赏和赏赐之后,他脸上露出了孩子对父亲的孺慕表情,心底却越发冷漠了起来,因为他想起了他母亲死前悲伤寂寞的眼神,他的母亲是被帝王的冷漠与遗忘害死的,对此,他永远不会原谅穆王成,也永远不会将现在的“帝王家”看做他的家人,但如果皇权能让他肆无忌惮,他就必须得到它,他要坐上那尊贵的位子,掌握生杀予夺的权利。
  九一二年,穆龙轩刚满十一岁,脸上却再也没有了单纯可爱孩子似的笑容,他的眼神充满了坚毅,心智也渐渐成熟坚定,因为他母亲的死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最是无情帝王家”,从前隐忍的策略已经让他失去了母亲,他决不允许再失去属于他的东西或者人,既然他无从选择身世,那么他要么上位,要么死。
  十一岁的穆龙翔,第一次随父踏上真实的战场,却仿佛天生属于战场,毫不怯懦、决不后退,最终以声东击西、化整为零的方式,勇猛击退了党项的进攻,在军中初步建立起属于他的威名,帮助穆王成守住了大穆的这一方土地,彻底得到穆王成的欢心,在随军返回穆京后,便被穆王成封为了大穆太子。
  一个没有母系支持、并遭到皇后忌恨的太子,穆龙轩明白,他此刻能做的,就是哄好穆王成,让穆王成欣赏他、信任他,才能保住他现在的命。
  于是,穆龙轩在做了太子之后,反而越发低调起来,每日做的最多的,就是尽孝,在穆王成生病期间,还连连在穆王成病床前守了三天三夜未曾合眼,让穆王成心里感动至极,多次在群臣面前表彰太子的孝义。
  而帝王说得多了,自然有臣子开始关注这个原本不被看好的太子,后来在接触拜访过太子府后,便发现了穆龙轩身怀经天纬地之才,更难得的还有一颗仁爱百姓的心,于是群臣中也渐渐出现了太子一派,穆龙轩的太子之位在无形中慢慢稳固,直到皇帝最喜欢的二皇子突然在穆京著名的青/楼“绮红馆”被毒死,一时朝野震惊,穆王成更是怒极攻心,势要将凶手碎尸万段。
  在这段人心惶惶的时期,穆龙轩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冷静理智,也一直坚守在穆王成身边,安抚失去了爱儿的穆王成,暗地里却有条不紊地安排着借刀杀人的策略,渐渐让二皇子暴死的原因付出了水面,买凶杀人者竟是当朝皇后之子——皇长子。
  原来,皇长子与二皇子同时看中了绮红馆里的一个红倌,一开始只是普通的钱财权利争斗,后来竟衍生出了生死之决,对于这个结果,穆王成一时怒极,又在穆龙轩等人看似劝解,实则煽风点火的催化下,当场便拔剑亲手了结了这个“逆子”,准备去质问皇后,让她知道知道她教出的好儿子。
  在穆王成离开后,穆龙轩冷眼看着三皇子抱着他大哥的尸体痛哭,刚刚还苦苦哀求穆王成手下留情的神情瞬间换做了冷漠,而三皇子抬头不经意看到穆龙轩的眼神,瞬间像是想明白了一切,他大哥的死、二皇子的死,还有离间他母后与父王的感情,这一切一切最终受益者……会是谁?
  “是你!是你!都是你做的,是不是?”二皇子怒红了双眼,在见到穆龙轩冷冷勾起唇角、并微眯起凤目的那一刻,他终于忍不住心里的悲愤,捡起刚刚被穆王成扔下的长剑,就朝穆龙轩刺过去。
  “三哥,你做什么?”只见穆龙轩一脸惶恐地四处躲,却最终没能躲开疯了一般的二皇子,肩膀处被剑狠狠刺中了,这时旁边一直等待时机的太子一派臣子才高声喊道,“护驾!护驾!三皇子疯了,他要杀了太子殿下,快拿下这个逆贼!”
  最后,当穆王成得知三皇子被穆龙轩错手杀死,穆龙轩也重伤的消息后,他想要发怒,却看到穆龙轩脸色惨白、衣衫被鲜血染红地跪在他的寝宫外,拼命磕头认错,又听到群臣都在为穆龙轩求情,说二皇子当时确实是跟失心疯一样,而穆龙轩实为自保才失手失了分寸,最终穆王成只是闭上眼狠狠吸了一口气,仅关了穆龙轩三个月禁闭,就将此事揭过去了。
  其实,穆王成后来回过味来,何尝想不到这三个皇子死得蹊跷,却也不得不接受当下的这个结果,毕竟他只剩下穆龙轩这一个皇子,而穆龙轩确实是难得的帝王奇才,为了他这片江山,他也只能选择放弃那已经牺牲的几个儿子,当做不知,毕竟相对于儿子,江山社稷才是更重要的,儿子死了还可以再有,江山没了,就真是什么都没有了。
  穆龙轩三个月禁闭期满后,他第一件事便是上缴了手中所有兵权,以此表态,暗示完全支持穆王成,也绝不会造反,由此终是获得穆王成的完全信任,彻彻底底地坐稳了太子之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之后,穆龙轩的生活便步入了正轨,主司外交、农业、税收、商贸,帮助穆王成巩固皇权,并经常走街访巷,掳获民心。只是,偶尔的偶尔,他也会觉得寂寞,因为这个世上他连一个可以说真心话、全然信任的人都没有,实在太过寂寥。
  于是,穆龙轩渐渐生出了一种想法,那就是亲手培养一个陪伴他一生的人,那个人将只属于他一个人,绝不会背叛、离弃,那么他就可以放心地将所有炽热的感情投放到那人身上,可以信任那人,与那人一起体验寻常人该有的真情真意的感觉,至于这个人是谁,就看天注定的缘分吧!
  在这种想法慢慢更深地在心底扎根后,穆龙轩又一次单独微服出游,来到郊外骑马捕猎,却突然听到一声婴儿啼哭声,本来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听到婴孩儿啼哭,却是第一次为此而勒住了马蹄。
  心里觉得有些新鲜,穆龙轩跃下马,进到了那户贫寒人家的大门,见到了正被女人轻哄的啼哭婴儿。
  说来也巧,这婴孩儿本一直哭闹不休,却在看到慢慢走近的穆龙轩后乍然停住了哭泣,反而咯咯笑开了,甚至摇了摇手臂,似是在向穆龙轩求抱抱。
  对此,穆龙轩在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觉得也许这就是与他有缘的那个人,于是他脸上的表情稍稍变得柔和了起来,问道:“我能抱抱他吗?”
  “小儿哭闹,惟恐污了公子衣裳。”妇人见穆龙轩衣着华丽,气度不凡,不由有些惶恐。
  “把孩子给我。”穆龙轩声音立刻冷了下去,他以后会是天下之主,没人可以忤逆他的决定。
  “是。”
  将婴孩儿接过后,穆龙轩抬手碰了碰婴孩儿的嫩脸,不自觉地也勾了勾唇,觉得这孩子很合他眼缘,便问道:“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多大了?”
  “刚满月,男孩儿。”妇人只是乡野村夫,遇到穆龙轩这样有气势的人,不自觉地就垂下了头,小心翼翼地回话。
  “也就是说他还不会认人?”对这孩子越发满意起来,穆龙轩已经确定要带走他了,他需要一个能够全然信任的人陪伴他的人生,即使是男孩也不要紧,即使会多些麻烦,他也会将一切麻烦解决。在这孩子成年之前,他会将这个孩子塑造培养成他需要、喜欢的样子,而作为对夺取男孩自由的回报,他会对他好,给他除自由外的一切。
  “仅对贱妇熟悉,他父亲服了兵役,至今未归,生死不明。”
  听到这个答案,穆龙轩微微勾起唇,一双凤目流露出几分锐利的邪气,然后他直接以命令的语气说道:“这孩子我带走了,作为交换,你的丈夫我会派人帮你找回来,并晋升他为这一方州县长官,但若不幸他已战死沙场,我便赐你黄金百两,并为你寻户好人家托付终身。”
  “什么?你要夺走我的孩子?还我孩子!”涉及到自己的孩子,任何女人都会变成最勇敢的战士,妇人瞬间忘了一切,不顾一切地朝穆龙轩扑过去,却被穆龙轩以长弓推到了。
  妇人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再抢夺回孩子,就听到穆龙轩更冷漠地说道:“若答应孤,孤便承诺你下半辈子的锦衣玉食,若不答应,孤便强抢了你儿子,你又待如何?孤是这大穆的太子,也是这大穆未来的天子,莫说孤要你的儿子,就是孤要你全家性命,你也得双手奉上。”
  “太……太子?贱妇拜见太子。”
  终于,太子二字压倒了妇人一切的念想,皇权的绝对权威让妇人只能跪倒着匍匐在地,听着马蹄声渐行渐远,带走了她的儿子,也带来了她后半生的富贵荣华。从此以后,这个孩子就不是她的孩子了,他只属于大穆的太子、未来的天子——穆龙轩,是福缘,还是孽缘,都再与她无关,因为她是大穆的子民,就必须遵从他的殿下、未来的君王,至于那个孩子,她会在心底祝福他一生幸福安康,只愿若有来生,再续母子情分。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亲说想看木瑾之和穆惟前世的故事,我也觉得有爱,就来写啦~~~偷偷地开坑,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现我来写这个了,哈哈~~~
  
 
☆、第2章 入府
  骑快马回到太子府,穆龙轩单手环抱着用披风护得好好的小婴孩,单手勒住缰绳,然后潇洒跃下马,顺手将长鞭扔给紧随而来的下仆,大踏步走进府邸,直奔温暖的内室,这才伸手轻缓地解开披风,露出一张玉雪可爱的小嫩脸。
  只见被穆龙轩抱回来的小男婴,尽管还什么都看不清,却仍正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穆龙轩,一个人玩儿得极为开心,在穆龙轩低头看他的时候,还捏着拳头咯咯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嘴里晶莹的口水便禁不住流了出来,弄脏了衣领子。
  见状,穆龙轩不仅不觉得脏,甚至还觉得小男婴无比可爱,他抬手极为轻柔地用袖口帮小男婴擦掉了口水,却又见小男婴两腿用力一蹬,一只小手仍紧紧攥着拳头,另一只小手则抓紧了他的袖口,嘴里还无意识地“啊啊啊”了起来。
  “哈哈,知道是我吗?以后也只能认我,知道吗?我是你太子哥哥,穆龙轩。”穆龙轩话音刚落,便听旁边的太子府老管家倒吸一口冷气,想要问什么,却见穆龙轩收了笑脸,一个冷厉的眼神扫过来,便只能将所有的话全部吞进了肚子里,等着穆龙轩的后续安排。
  穆龙轩感觉臂弯里的小东西在昏昏欲睡,便抬手有些笨拙地拍拍小男婴的背,轻哄着他缓缓入眠,等他打着呵欠完全闭上眼睛,才轻轻吩咐道:“去找个家世背景干净的年轻奶娘,以后负责给孩子喂奶,然后安排几个有经验的老嬷嬷过来,教孤如何照顾婴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