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双性·穿成弟弟后+番外 作者:天痕壹月

字体:[ ]

 
《双性·穿成弟弟后》作者:天痕壹月
 
 
原创  男男  架空  高 H  正剧  美人受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程昱身为武林盟主,与好友凤升鸣撑起武林正派半边天。
程昱弟弟身为双儿,加入奇兰教手段极其残暴,程昱领众人灭奇兰教后不忍心亲眼见弟弟之死,
便要离开一段时间,哪知道途中被袭击,醒来,竟成了弟弟……
而,自己的好友,竟锁了他,强行破了他身……
 
 
嗷(* ̄? ̄)ノ终于完结这篇文了=3=么么哒所有看文的大家~~
滚来滚去……~(~o ̄▽ ̄)~o 。。。滚来滚去……o~(_△_o~) ~。。。
【注:=L=也许在龙马里弄的个人志,名字会变成:风雨声明之,之所以会变成这个名字,是因为作者又丧心病狂地想要用文名凑一首诗(* ̄? ̄)ノ】
 
 
第一章
“喜欢一个人,总要去追的……”
轻叹一声,青年俊雅的面容,琼花般的容颜,却是皱起了一双烟墨眉。
“不过决战在即,升鸣,你不能在此时儿女情长。若是牵肠挂肚太多,只怕……”
凤升鸣眸眼幽幽得比今日无月无星的夜还要深,深得程昱眨了眨眼睛,茫然了一瞬。暖暖的灯光照在他脸上,暖玉般的光泽几乎诱人伸出手去,程昱很美,青年不过二十又四,正是风度翩翩之时,况且子承父业贵为武林盟主,地位也高,不知引得多少江湖女子、闺阁小姐觑觎,只道他聪慧过人,武功极高,待人也温柔,而只有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凤升鸣,知道程昱并不能算什么太聪明的人,他隐忍,他温柔,虽然和凤升鸣一起长大,父母未言,不知道谁大谁小,但程昱一直觉得自己是哥哥,同时也一直照顾他。
哪怕在要将奇兰教灭了之前,他拉着他,说自己喜欢上一个人,程昱也并没有骂他,而只是安抚鼓励,同时也小心劝导他这时候不要想……
凤升鸣微微一笑,俊美绝世的容颜令程昱又眨了眨眼睛,暗自感慨昔年天下第一美人的遗传。
“莫担心,我会等的。”
程昱松了口气,想了想,又道:“也不知升鸣看上了哪家闺秀?”
凤升鸣道:“他……也不算谁家闺秀。”
程昱笑道:“想来当初父亲希望你我各自成家立业,子孙满堂,现下却终于有个人先实现了他老人家这个愿望。”
凤升鸣的眼一暗,道:“只是……”
“嗯?”程昱微歪了一下头,这是他独特的,表示自己在倾听的动作。
“昱弟,你可会有喜欢的人?若是有……”凤升鸣竟似艰难了一瞬,道,“可会在意……与他,没有子嗣?”
程昱摇头,道:“不行,父亲遗命,我必须有子嗣,若她……若她不能生育,我无法娶她……”他不希望自己会三妻四妾,而也不可能干出让除妻子外女人怀孕却不负责的事,于是只能祈求几率不要那么小,刚好爱上不会生育的女子,若是爱上了,只怕他……要么做负心汉,要么做不孝子。
其实程父的遗命是让他与弟弟程胭其中一个人有孩子就可以,程胭是他亲生弟弟,原名程朔,他们俩一母同胞,一卵双生。然而不知是否程母中毒的缘故,程胭竟然有了女子的特征,于是母亲给他改名为程胭,甚而让他扮女子,而后来,他入了奇兰教,成为魔教护法,恢复程朔之名,杀人不眨眼……
想起自己的弟弟,程昱目中浮现几丝痛楚,他从来都认为程朔是自己的弟弟,好弟弟,从前,他和他关系很好,父亲虽然因他身体不想多见他,但母亲仍旧偷偷疼爱,而父亲也会感叹自己作孽,时不时找到程朔与他交流一下感情。但程朔变了,甚至不是因为身体原因而变的——或者也有身体原因,那日程昱偷偷将父亲传给自己的绝世剑法,瞒着程朔教给了他,程朔不知道那是什么剑法,但心中也隐隐明白其中的高妙,然而程昱会的,他竟然学了三天还不会,后来一个仆人走来看见了,背地里与人说程家小姐资质好差,连兄长的一半都比不上。
程朔于是怒而对程昱下毒,杀了那下人,跑走了,再知道他的名声,他已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武林人人得而诛之,距离这次围剿前,程朔甚至将一怀孕妇人开膛破肚,只为取出其腹中孩儿玩乐,此种手段,程昱也不由心冷。
“程昱,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难得他竟叫了自己的全名,程昱做出认真肃穆的样子,仔细倾听。
“我只是打个比方……昱弟,若是我想和你在一起,但是我们都没有子嗣,你不肯跟我,我以死相逼,你会不会答应和我在一起?”
程昱呆了一呆,转瞬心中一惊,道凤升鸣难道喜欢上个男子,想要对那男子以死相逼成就好事?怕凤升鸣真的做出什么事来,程昱连忙皱起眉,显露出自己的不赞同。道:“我不会答应的,你我都没有子嗣,九泉之下何以见我父母?若阿朔……程朔能够有孩子,那我也不拘于此,可是程家无血脉,你凤家也无血脉,若你以死相逼,岂非不孝不义?”
程昱向来说话算话,他很少说谎,甚至不会说谎,程父教导很严格,而且没教导程昱阴谋诡计有时候也可以用,只要用在恶人身上……他没来得及教程昱就去世了,所以凤升鸣一直在帮他,甚而许多人将程昱当精神领袖,却情不自禁听凤升鸣的话,若无凤升鸣,程昱未必能好好当这个武林盟主。
“你说的是……”凤升鸣沉吟。
程昱却是笑道:“升鸣这到底是看上了谁?莫非是真的看上个男人?其实我也不会怪你……只不过父亲希望你有子嗣……”凤升鸣与他不同,他程昱持身甚谨,而凤升鸣当年因堂主之故,被拉去了青楼,是以一年也会有两三次去青楼,凤升鸣是注定会三妻四妾的人,程昱倒是不反对,反而希望他能多多生孩子,好全了当初程父所说的子孙满堂。
凤升鸣垂眼,只道:“只要有子嗣,不论和谁在一起,哪怕是男人都没关系?”
程昱点头。“升鸣,一切随你心意。”
 
第二章
 
暖风柔和,柔和得烟柳醉软,晴丝拂过水面,有鸟鸣啾啾,鱼跃水间。
红日的映照下,却有杀伐之气隐透,透在湖边,透在骨子里,暖风虽柔,但却化不开透骨的寒气。
只一剑,铿锵之声隐隐,绚丽的剑光一闪而现。
凤升鸣划伤了程朔的脚筋,程朔一下子跪了下去,与程昱几乎无差别的容貌,只眼中色彩一点也无程昱的清澈阳光,满是嗜血冷色。微微勾起嘴角,程朔笑道:“怎么,来这杀我的不是我的好哥哥?”
武林盟集合的大队正义之士将奇兰教几乎灭教,而程昱不想将武林盟的酷刑加诸于自己亲弟弟上,于是只让人痛快点送他走,干干净净,痛痛快快,比他折磨的那些人死法都要好。
话虽如此,但是命令传达后,程昱却是坐卧难安,几乎连眼眶都要红了。他差点就要亲自去,凤升鸣阻止了他,凤升鸣说,他会帮他,帮他杀了程朔。他知道程昱下不了手,程昱对其他无药可救的人都能干脆,却无法对自己的弟弟干脆。
凤升鸣一双凤眼微垂,更有几分睡凤眼的风流滋味,再度一剑,划开程朔的手腕,程朔狠狠咬牙,痛得发抖,然而他眼中一点痛苦都没露出,全部被怨毒掩盖,只低声恨道:“我只恨当初没有毒死他!那个假情假意……连我的小安也喜欢他的……啊——”
凤升鸣干脆利索得划伤他又一脚一手,他没有直接挑断他的手脚筋,只为了他日后能够行动,掐住程朔的下巴,皱眉看他那一双与程昱相同却又似乎分毫不同的眼睛,再细细打量他几乎与程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庞。
他们两个真的长得很像,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没有什么人会错认他俩,程朔戾气太重。
“我记得当初大夫说过,你,能怀孕。”
程朔瞳孔微缩,一时间竟没能明白他的意思,猛然睁大了眼睛。
他……什么意思?!!
已是夏日。
晓风轻抚,初荷的香气清新自然,然而却无法抚平人烦躁的心。
程昱站在亭子里,怔怔地望着一池翠绿荷叶。
凤升鸣道程朔已死,未受什么折磨。程昱许久不说话,最后,却是沙哑着嗓音道:“总算是给受害百姓一个交代。”虽然……他因着私心,没有将程朔交给武林盟专门施展酷刑的黑堂。只让他无痛苦得死。
凤升鸣轻声道:“不错。而且……是个好交代。”
程昱深吸一口气,道:“升鸣,你可否……暂代武林盟主一职?我想去趟思谷。”思谷埋葬了他的亲人,程朔已死,他自该去见见。
思谷险峻,向来程昱只有心绪极度不平时才会去,他让他暂代武林盟主,自然是不想他跟去的,看了程昱许久,凤升鸣道,“好。”
程昱笑道:“多谢升鸣。”
草草交代了诸多事务,程昱甚至没有多留,即日启程,前往思谷。
现下非是秋冬,午时山里更加炎热,无有柳絮因风起,更无蒲扇添凉意。
思谷险峻,山中也多猛兽,程昱拜过父母后,自己一人在谷中漫步走着,每每想到程朔心中就是一酸,走过一里地,看得见开阔的一处平地,上面有一个洞穴,正是他从前总是跑过来静思的地方。
从前这里,他也是带程朔来过的。眼眶一热,忍不住伸袖去拭。
缓缓走到洞穴旁边,站立良久,不想走也不想进去,日头越发猛烈,晒得绿树都自叶子上出了一层油。程昱身上出了些汗,吐出口气,终于抬步要往里走。脚步还未踏得入里,猛然一阵鹰啼,抬头见到一只大鹰俯身向自己冲来,还来不及拔剑,那鹰竟似会武一般,避开他攻来的招式,猛然袭向他天池穴。程昱浑身一凛,只堪堪来得及想天池穴被袭的后果,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很痛……
全身无力……骨骼都好似咔咔作响。
但好像不是头痛,手脚处都有些隐隐的痛,奇怪的痛意,好似被利器划伤,莫不是那鸟将他身上也划了道道?但是这痛似乎快消失了,体内丹田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为什么醒不过来?难道他已死了?不,死了怎么会觉得痛,或者是被人救了。
一杯冷水浇上脸,程昱费力地睁开眼,茫然了一会,看见好友凤升鸣坐于桌边,淡青长衫,俊美风流,只是眼中又似乎冷,又似乎热,手上拿着空杯。
升……鸣……?
程昱撑住地,想要爬起来,事实上他也的确爬了起来,虽然手脚都痛得厉害,但仍旧忍住了。凤升鸣眯起凤眼,竟似有种与平日里程昱见到的那个温和、笑起来温柔的凤升鸣完全是两个人的感觉,一拉手中的锁链,程昱双眼中还带着茫然,就被捆着他却又没束缚他双手的锁链带到了他怀里。
凤升鸣迷恋似的摸他的脸颊,炽热的情火在眼中燃烧,还有说不出的情欲。
程昱被他盯得一个哆嗦,神智清醒了几分。“升鸣……”
凤升鸣怔了一瞬,随即眼一利,捉着他的头发迫他仰头,冷冷地、一字一句地道:“谁允许你叫我升鸣了?”
程昱一边挣扎,一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茫然,凤升鸣见他现在的眼神,先前要碰心上人弟弟却得不到心上人的烦躁竟然平静了许多,情欲也是高涨,或者是他之前为了能忍住心中厌恶而吃的chūn药的效果……
真是恶心。
一把扯开程昱的衣襟,迫他打开双腿坐于自己腿上,解开裤头,将粗壮的xìng.器抵上他腿间花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