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壶清酒醉浮生 作者:水露清荷

字体:[ ]

 
 
父子训诫,
虐身为主,不是太虐心,
非同好慎入。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恩怨情仇 虐恋情深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朗,韩清翼 ┃ 配角:颜心若,韩明,等等 ┃ 其它:父子,家法,训诫
 
 
 
☆、十年囚禁为情殇
 
?  寂静的山洞,不时传来水滴落下的声音。洞中,一条千年寒铁打造的锁链,隐隐发出摄人心魄的光。那锁链的一头,深深地插/入寒谭之中,而另一头,则栓在了一个少年的手腕上。
  那少年身穿一件蓝色的衣衫,头发略显的有些凌乱,身材看上去十分消瘦,两边的脸上都隐隐有些浮肿,紧闭的双眼和微微皱起的眉头,好像在无声的宣布着少年此刻正在隐忍着巨大的痛苦。
  洞口,隐约有细碎的声音传来,少年缓缓抬起头,轻微的动作,将身上的锁链,带动的哗啦啦的响。
  从门口走进来的,是位妇人。她雪白的头发下覆盖的,是一张奇丑无比的脸。真的,很难想象,一个人,怎么可以长得这样丑。
  “哎呦呦,丑八怪,你这又是上哪里浪去了,这时候才回来。我早就说过了,这里除了你朗大爷,就没有别的男人啦。你偏偏不信,是不是又白跑一趟,还不如趁早从了你朗大爷,你说是不是?”那蓝衣少年阴阳怪气的说道。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响起,少年原本就肿胀不堪的左脸愈发火辣辣的。
  咳咳——少年清咳两声,稍稍拧过头去,将嘴角的血迹,尽数抹在肩上。
  “哎呦喂,又是这招啊,你除了会扇耳光,还能不能有点别的花样了,都十年了,这十年里,你扇我的嘴巴,没有上百万,也有几十万个了,真是太没有创意了。”那少年又道。
  听了这话,那妇人转过身去,一个闪身,便掠到了对面的石头上。
  “哼,小杂种,你现在随便说,待老娘神功练成之日,定将你生吞活剥,以泄心头之恨。”那妇人恨恨地说着,眼里闪过怨毒的光芒。
  “哎呀,天呀,我好怕哟!”少年扮出一副鬼脸,接着道,“可惜了,你朗大爷我,天生就两个特点,第一,骨头硬,第二,嘴贱。想让我不说话,简直是做梦。还有,嘿嘿,丑婆娘,就你,还想练成神功?我看你自宫还差不多。真是笑死你家大爷了,哈哈……”少年说着,兀自笑了起来,好像刚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那妇人听少年这样说,微微眯起双眼,口中轻哼了一声,“小子,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好,老娘成全你!”
  妇人说完,轻轻吹了个口哨,待那哨音响起,原本黑漆漆的洞里忽的闪起一抹光亮。紧接着,一个美丽到极致的生物,缓缓现出身形来。
  它是,一只蜘蛛。一只美丽到无法形容的蜘蛛。它有两丈来长,全身不断地闪耀着五颜六色的光,它有一个十分好听的名字————九彩霞蛛!不过,这个名字很少有人提起,外面的人说到它的时候,通常都喜欢称其为————蛛王殿!因为它虽然美丽,可它不是宠物,相反,它是妖王。它所蕴含的巨量毒液,传说只需接触一下,便可以毒死天水掌教那等人物。这样的毒物,怎能不让人谈之色变。
  此刻,这蛛王殿自隐蔽的角落爬出,在哨音的指引下,直奔少年。
  少年静静的看着,嘴角露出一丝哂笑,“哼,老太婆,都说你没有创意了,你拿个大蜘蛛吓唬谁呀?我都被它咬了十年了,早就习惯了,你直接将另一个也召唤出来,俩一起来,我也不怕。”
  那妇人斜眼看了看少年,半晌,竟又吹出了一声诡异的口哨。
  一瞬间,整个寒谭,剧烈晃动起来。一个巨大无比的妖兽,缓缓从水中探出了头,它有着七八丈长的身子,身上的鳞片闪着耀眼的寒芒。它通体透明,粗壮的骨骼和锋利的牙齿清晰可见。一双冰蓝色的眼眸,如同盯着猎物般,只需望上一眼,便能将人骇的魂飞魄散。
  它是同为妖王的水晶冰蛇,绰号————蛇王殿。
  少年向大蛇望了一眼,眼眸之中包含的,满是复杂的神色。
  听说以前,在自己家里,也有着一只妖王殿,不过自己还没有见过,就被抓到这样一个鬼地方来了,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去见见。
  “哈哈,小子,这可是你自己愿意的,老娘成全你。”正此时,妇人突然怪笑了一声,对少年说道。
  “呦,丑婆娘,你又瞎嘀咕什么呢?要来就快点,大爷没空总陪你练那什么破典。当然了,要是你选择双修的话……嘿嘿。”少年朝妇人嚷着。
  “小子,你果然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妇人怒道。紧接着,一声极其刺耳的哨音骤然吹响。
  少年左侧,那色彩斑斓的大蜘蛛听到指令,突然挥舞起了数条巨爪,笔直的向少年的肩上抓去。
  “啊——” 少年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全身开始剧烈的抖动,拴在身上的锁链不断的,哗啦啦的响。不消片刻工夫,少年的嘴唇转变为青色,全身上下的皮肤都明显的变黑了一些,可想而知,这些毒液有多么的剧烈,若不是少年会一些幽冥心法的话,保不齐,难逃此劫。
  “怎么样,小杂种,滋味好受吗?”那妇人怪笑道。
  咳咳——
  半晌,少年喘了几口粗气,缓缓抬起头,“好受,怎么会不好受呢,实在是太好受了,丑婆娘,你要不要也来试试?”
  那妇人冷哼了一声,真是死鸭子上架————嘴硬。都到这份上了,还有力气贫嘴,不知死活。
  “喂,丑婆娘,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呀,真的,快过来试试啊,绝对包你爽,我只告诉你一个人,这个大蜘蛛啊,他是公的。像你这种八辈子没有男人的女人,”
  “你住口!”妇人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少年的话,“我看你今天是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
  说完,又是一声尖锐的口哨。那自寒潭之中探出半截身子的蛇王殿,听到哨音,威武的抖落掉身上的冰屑,甩着长长的身子,凑到少年的跟前,对着少年高高吊起的胳膊,一口便是咬了下去。
  “呃————”少年再次发出一声闷哼,原本就还没有从刚才被毒液侵蚀所带来的巨大痛楚中缓过神来,现在被这冰蛇一咬,全身猛然袭来一股巨大的寒意,那种寒冷,几乎可以冻透人的灵魂。只片刻的功夫,那少年竟被冻成一座人形的冰雕。
  妇人对着少年的身上轻轻敲了敲,差不多可以用来练功了,这是她每天都要做的事。
  她所练的功夫,叫做寒□□典,乃是全天下一等一的武学。这功夫虽然厉害到极致,可修炼过程却也十分艰难,若非资质绝佳之辈,断然是难以修炼成功的。
  不过,这妇人倒也聪明,她居然能够想到利用剧毒属性的蛛王殿和寒冰属性的蛇王殿,来帮助自己修炼神功。只是,这方法虽然成效显著,过程却残忍了一些。那蛛王所携带的毒液和蛇王所具有的寒气,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为此,她竟然想出了一条那样的办法,找一个牺牲品来替她承受那种过程,很不幸的,那少年便是她寻找来的牺牲品。
  隐秘的石洞,一黑一白两股气流不断地从少年体内涌出,缓缓的注入妇人的体内,随着这股能量的转移,少年那冰冻的身子渐渐苏醒了过来。
  “呵呵,还真是,难怪我刚才感觉好像做了一个噩梦,原来是你在我身边啊。”刚刚清醒过来的少年,气若游丝的说着。
  专注于练功的妇人并不理会他,依旧不停地从少年身上吸取着她想要的东西。
  “嘿嘿,丑老太婆,你在吸快一点儿啊,看看你那张脸,越来越丑,赶紧使劲吸,我真想看看一个人最丑能丑到什么程度。”少年调笑着。
  啪————清脆的耳光声,再次响起。少年的左半边脸肿的又高了一些。
  “切,就会抽耳光,这样没有情趣的女人,难怪我爹不喜欢你。”
  啪————第二个……
  咳咳——怎么,恼羞成怒了是吗?别这么激动,我只是说了句实话而已。看看你,才30出头,竟把自己搞成这么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要是我爹啊,也不要你!
  啪啪啪啪啪……连续的耳光声响起,妇人终于忍无可忍了,她最恨有人在她面前提起韩清翼的名字,那个男人不爱她,是她心里永远的伤。
  “呃……”少年轻轻的吐了口嘴里含着的血。他此刻已被这一连串的耳光,扇的有些天旋地转,他,终于也怒了,“老太婆,你他妈的,能不能别老打一边脸!”
  那妇人听到这话明显愣了一下,然后……
  啪————又一个耳光声从少年的右脸上骤然响起。
  少年随着这股力道偏过头去。
  “嘿嘿,丑婆娘,你还挺听话。让打哪边打哪边。”少年嘲笑道。
  啪————第二个!
  ?
 
☆、一朝逃脱任翱翔
 
?  “唔——”躺在地上的少年,轻哼了一声,幽幽转醒,他已经昏迷了不短的时间。当然,他不是被扇晕的,只是那妇人从他身体里吸走了太多的能量。
  可以说,这一觉,他睡得很不舒服,不过,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少年重复着每日都要做的动作,轻轻睁开眼,朝那妇人看了看,不过,这一次,只一眼,他便是呆住了。
  那妇人看起来好像正在调息,可她周身环绕着的一股黑气异常刺眼。
  那是什么,难道说,她果然炼成的寒冰/毒典上所记载的绝世神功吗?少年一惊,若是那样的话,情况可真是不妙了。
  少年从石头上缓缓爬起,眼睛一刻也不离开那妇人,他就一直这样盯着,迫不及待的想要一探究竟。
  蓦地,少年的内心狠狠一震,他发现那妇人身上所显示出来的异象,怎么看都不像是神功将成的感觉,反倒像是————走火入魔的征兆!
  这是怎么回事?这婆娘练功失败了吗?少年仔细地盯着,心中莫名的涌起一股期待。若果真如自己推测的那般,会不会……是个机会呢?
  那正在调息的妇人,感受到了身旁少年的目光,一瞬间睁开紧闭双眼,眼眸中闪过的,尽是恶毒的光。
  “哈哈,丑婆娘,你怎么了,是不是马上就要玩完了?”少年故意开口刺激道。
  “小杂种,你马上给老娘闭嘴,你若是在敢多说一句废话,老娘立刻生撕了你。”那妇人威胁道,说话时,脸上隐隐显出不正常的红晕。
  少年仔细的观察着,果然不出所料,这婆娘确实出问题了,这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一边想着,少年又继续故意说道,“丑婆娘,你这么激动干嘛,莫不是练功的时候突然想起我爹来了。其实我也知道,你练这功夫,不就是为了对付我爹的吗?是为了报复我爹当年那么无情的抛弃你吧。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跟我娘比起来,相差的实在是太远了。我敢说,即便我娘死在你的手上,可她依然拥有着我爹对她独一无二的真爱,不像你,以前就没男人要,现在变得这么丑,肯定是更没人要了。别说是我爹,恐怕就算是那大街上的乞丐,都看不上你这种货色吧。”
  少年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那妇人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些话是她最大的忌讳,如果现在她能动的话,一定要生撕了眼前这个人。
  少年看到自己这一番刺激很明显的奏效了,吐血过后的妇人,气息明显弱了许多。
  就是,现在!
  少年向前两步,疯了一般的扑到了妇人的身上,一拳直袭那妇人的要害,不过,那妇人倒也真不是等闲之辈,她在还没有修炼寒冰/毒典的时候,便已经算是个高手了,如今,又修炼了这世间一等一的武学,虽则最终修炼失败了,却也绝不是普通人能够收拾得了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