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爹说 作者:guaner16

字体:[ ]

 
《我爹说》作者:guaner16
 
将军攻X庶子受
 
 
第1章
  庶子是长子,娘是丞相的表妹,长得好看,和丞相又是青梅竹马。本来打算丞相高中就成亲的,可是丞相一高中就被当时的老丞相招去做了女婿,庶子的娘哭了三天,等了三年,最后被丞相当作妾抬进了府里。
  大夫人当初对丞相一见倾心,老丞相又觉得丞相是可造之材,完全没想到丞相会不会不愿意就当众宣布了亲事。丞相当时脸色难看,但是也没有反驳。
  丞相和大夫人成亲三年无所出,然后就开开心心地娶了表妹,第二年就生了庶子。大夫人气炸了,丞相还要去安慰她。过了两年,大夫人怀了,生了大小姐,又过了两年老丞相退了,丞相变成了丞相,又过了两年大夫人终于生了一个儿子,嫡子有着落了。这两年两年又两年,庶子的娘一个都没多生,守着庶子,把他喂成了一个小胖子。
  丞相爱死这个小胖子了,当着大夫人的面不敢太过,一进小夫人的屋就要把小胖子叫过来又揉又搓,还不知怎么就能从小胖子那张大圆脸上看出他最像自己的。但是没想到丞相真的是慧眼如炬,小胖子越长越瘦越长越像丞相年轻的时候。丞相年轻的时候是很好看的,要不然大夫人也不能一见钟情,非君不嫁。但是庶子虽然长得像丞相,学问却一点也作不起来,反观嫡子,长得跟大夫人一个模样,却是和丞相一样的神童。庶子长到十六岁,书不爱读,狐朋狗友一大堆,丞相又舍不得打他,每次骂两句,庶子一撇嘴,丞相就开始心疼了。
  庶子向着一个标准的纨绔长,丞相头疼死了,可又没有办法,但是没想到庶子十七岁的时候,睡了一觉醒来,自己说要改过自新啦。
  啦啦啦啦,没错,庶子重生啦!
  
 
第2章
  庶子2.0虽然内核升级了,但是大家不知道,只觉得大少爷又想出什么新花样了,面上个个惊喜,心中人人不屑。
  只是没想到庶子2.0真的和以前那些狐朋狗友绝交了,然后……交了另一群狐朋狗友……
  大家心里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庶子2.0还是不读书,整天玩耍,但是脾气比之前好一点了,不再随随便便就找人发火,隔个几天还会回家吃饭,给小夫人带点新出的小糕点,给丞相带幅字画什么的。
  丞相其实很欣慰了,觉得儿子长大了,作为一个溺爱孩子的父亲,他觉得庶子这样就很不错了。
  就这么过了一年多。有一天丞相得了一块古砚,喜欢得不得了,正好庶子2.0来了,就喊他一起来欣赏。庶子2.0完全看不明白砚台好在哪里,站了半天,突然说,我看二弟喜欢练字,您这块砚台要不给他算了?
  丞相一脸心疼,说,啊……?
  庶子2.0虽然是重造的,但是被他爹宠习惯了,张口要东西一点也不犹豫。正好装砚台的盒子还在旁边放着呢,庶子2.0连盒带砚台一起端走了……丞相在风中流泪,心想庶子不是最讨厌他弟弟了嘛,是想到新点子整弟弟了吗,要是闹起来了要怎么在大夫人面前把庶子摘出来呢?丞相心眼子偏到爪哇国去,一点也没发现自己这么想有什么不对。
  
 
第3章
  庶子和他弟弟确实不对付。庶子一直觉得如果不是大夫人仗着家里有势要嫁给丞相,他娘也不会变成小老婆,自己也不会变成一个庶子。所以有事没事就要欺负他的嫡子弟弟,反正丞相护着他。可那是重生前了,重生了以后庶子发现了弟弟的好。上辈子自己嚣张跋扈,还带着猪脑子办事连累了全家,丞相死了,他娘跟着殉情,最后是弟弟撑起了这个家。而且在庶子二十余年不遗余力地欺负他弟弟之后,弟弟居然没长歪,反而成为了一个三观正得不得了的好青年,三观正,人又聪明,还一直努力想要救庶子。虽然庶子上辈子最后还是死翘翘了,但他还是很感激弟弟。
  庶子想要这辈子对弟弟好一点,虽然现在正是他之前中二欺负弟弟最厉害的时候。但是不怕,他中二,弟弟不是啊。
  当然了,这不是一篇兄弟文。
  
 
第4章
  庶子去的不是时候,弟弟和朋友出去踏青了。庶子觉得不太高兴,自己头一次想来做好事,正主却不在。他把砚台扔给下人,让他们告诉嫡子这是丞相送的,然后憋着一口气去和朋友喝花酒了。
  庶子之前换了一帮酒肉朋友,但这个换当然不能像五六岁的小娃一样,说一句“我不想同你玩了”就可以把人扔到一边。谁家里没点势啊,李二怂他娘还是公主呢。所以这个换要委婉地,潜移默化地,你可以告诉人家,哎呀,我们兴趣好像有一点不一样哦,或者说哎呀,姑娘的大胸我现在有点腻啦,我想去断一下袖……
  当然,在庶子委婉地表达完断袖的念头后,他的朋友是换的很快的。
  庶子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有一帮人在那里喝起来了,他一眼扫去,发现将军也在,正搂着他最喜欢的小倌喂酒。将军看见庶子挺高兴,笑眯眯地招呼他过去一起喝,可庶子不高兴,挂着个脸挑离将军最远的位子坐下了。
  将军是半年前从边疆回来的,打了胜仗,皇上给了好多赏,安顿下来后就在京城开心地嫖起男人来了。庶子也不幸遭过魔手。一开始也是在花楼里,一帮人喝高了,庶子不知怎么就走错到了将军房里。他完全不知道事情具体是怎么样的,只记得过程挺爽,事后想骂娘。
  庶子觉得自己被白嫖了,将军不觉得。后来在将军强烈的自荐枕席下,两个人断断续续又勾搭了几回,庶子觉着了滋味,也就不介意嫖你还嫖我的事了。
  不过今天庶子没心情嫖大将军,只想喝喝酒,捏几把肉多的小屁股。但将军明显很想嫖他,现正一脸猥琐地用眼神上下地扫他。
  
 
第5章
  庶子喜欢将军的胸,将军的屁股,将军的手,将军的脸。他喜欢在将军埋头苦干的时候抓住他的背,要是将军弄得他不舒服了,就用力捶将军的背,将军每次放开了干时被这么一捶,血都险些要吐出来。
  今天将军像是打定了主意要嫖庶子,酒没喝几杯,衣襟已经撩开一大片,露出古铜色的健美大胸。庶子心下好笑,觉得将军无耻,但又有点想,口不禁干起来。
  将军色相牺牲撩拨半天,庶子终于忍不住借口如厕,起身往外走。将军心有灵犀地也尿急,出来看见庶子正站在外面等着他。俩人搂着抱着就近挑了间空厢房进去胡闹了。虽然有半月没见,庶子也不好奇将军去哪里了。嫖最重要,多的他也不想管。
  庶子和将军鬼混到半夜,等回去,那帮狐朋狗友早就散的一干二净。夜里宵禁,他们只好在花楼将就一宿。将军哼哼着要庶子给他揉揉背,说已经被捶出淤青来。庶子懒得理他,只叫人送水送夜宵上来。他们一张床睡到天亮,醒来也没多什么话就分头回府了。
  庶子回了府,才知道出了大事。
  他那弟弟昨夜也没回家,早上丞相府一开门,就有人报信说二公子被抓起来啦。
  
 
第6章
  庶子他弟弟除了脸就没有不像丞相的地方。八岁能作诗,十岁写文章,现十四岁,已经在准备打破他爹史上最年轻状元的记录。
  庶子去丞相那里打听他弟弟是因为什么被抓起来了,结果还没张口,丞相先一脸纠结地问他,是不是他做的手脚。庶子震惊了,他看起来像聪明到能给他弟下套吗?丞相想一想也是,庶子每次欺负弟弟都简单粗暴,永远人证物证俱全,想别人不知道是他干的都难。这下丞相反而更愁了,小儿子一向循规蹈矩,能犯什么事呢?
  下午,派去顺天府的下人回来了,带回了顺天府尹和小少爷口信。丞相脸色整个沉了下来,原来嫡子竟然是因为买卖春闱考题被关起来的。
  而嫡子还不知道他的罪名,他与朋友去郊外踏青,在返程时突然被抓了起来,到现在还一头雾水地蹲在牢房里。
  丞相自是知道这罪名莫须有,但关键是有人要动他儿子。庶子在一旁也煞是疑惑,除了自己,还有谁会跟嫡子过不去呢?
  庶子问他爹怎么办,他爹表示很难办,这是有人要整你爹。
  庶子问那是谁呢,他爹又表示太多人了,一下想不出是谁。
  庶子也使劲想了想看他家不顺眼的人,这辈子,上辈子,然后脱口而出一句话,难道是六皇子?
  丞相一下就不好了,你怎么会觉得是他呢,你什么时候见过人家啦?
  庶子吞吞吐吐地说,我就是觉得他不像好人。
  真的,不是好人。
  庶子想,好人怎么会弄得你家破人亡,然后还把你关在暗无天日的地方想起来就折磨你呢。
  庶子觉得自己全身上下莫名地痛起来。
  丞相让庶子不要管这件事,最近也老实一点不要出门,等他弟弟回来了再说。庶子乖乖地答应,然后就回房了。
  庶子回去也没事做,就去他娘亲那里坐了一会儿,听他娘亲絮絮叨叨地念他。庶子重生以后听话了不少,现在他爹叫他别出门,他就真的能在家一直待着。
  
 
第7章 。
  六皇子说,你怎么不乖?
  六皇子说,别怕。
  六皇子说,疼吗?
  六皇子说,你要去哪儿?
  六皇子说,你哪里也去不了。
  庶子大汗淋漓地从梦中醒来。
  这已经是庶子待在家的第六天,丞相每日上朝下朝,也不说嫡子的事办得怎么样,只是每天都让府里去给嫡子送吃食,还捎带书本什么的。听送饭的下人讲,嫡子在顺天府牢里的待遇还可以。
  庶子想不通这事是谁干的,也不明白现在事情的发展是为什么。按常理来说,他弟弟这罪名可大了,朝廷对科考抓得很严,如果嫡子真的涉及考题的买卖,那全家都得被连累。可是,丞相看着也没有多着急。
  嫡子是远近闻名的神童,这次春闱赌场开的盘都不是他考不考的中,而是考状元还是探花。现在再这样拖下去,嫡子能不能参加考试都悬。
  庶子努力回想上辈子这个时候他在干什么。吃,喝,嫖,赌,嗯……好像就这些了。
  庶子又回忆嫡子那会儿在干什么。呃……应该是在读书吧……
  他那时候从来不关心嫡子在做什么,偶尔无聊了才会去找嫡子麻烦。但他记得嫡子就是这一次春试的状元,因为他上辈子为这事不高兴了很久,心里满是“这么讨人厌的家伙怎么可以优秀”的扭曲情绪,很长一段时间不肯回家。
  庶子越想越觉得自己颇为小家子气,最后带着一点愧疚的心理决定去看望看望牢里的倒霉弟弟。
  庶子跟着送饭的下人一起去了顺天府的大牢。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闹哄哄的,等进去一看他乐了,原来那里关的不止嫡子和嫡子朋友两个倒霉文人,而是关了一大帮。庶子到的时候,他们正辩什么学问,一个大汉隔着牢门在冲嫡子大喊,诡辩!你们这都是诡辩!后面还有好几个人愤怒地附和,而嫡子这边也好多人在拍牢门,满脸通红像是要挤出去动手,我们这是至理名言,你到底懂不懂?懂不懂!不懂你过来我们好好讲讲!
  拿着食盒的下人似是习惯了,跑过去冲着把脸卡在牢门间隙里的嫡子大喊,爷!吃饭了!爷!咱歇会儿!
  嫡子答应着一回头,看见庶子也在便愣住了。
  “大哥……?”
  嫡子说这些读书人都是这几天陆陆续续关进来的,不同身份不同学院,但都同一个罪名。每个人都说自己是清白的,每个人都想要个说法。
  嫡子说的时候一直低头扒饭,倒是他那个朋友复杂地看了庶子好几眼。
  庶子想了想,也没什么实质性的话能说,最后只能憋出来一句,爹在想办法呢。
  嫡子点点头,终于抬起脸,嘴里还满是饭菜,含糊地说了句,大哥,放心吧,我知道没事的。
  明明在牢里的人是他,反倒来安外面人的心。
  庶子觉得他弟弟……果然是个奇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