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有臣于此 作者:阳关大盗

字体:[ ]

 
 
文案
 
从太子封地的属臣,一步步走到权臣的故事。
 
君臣文,臣攻君受。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未 
 
 
 
 
   
    第1章
    
    一片广廖的田野上,金黄的麦穗随风而动,在阳光下发出柔光。农人们如撒在麦浪中的星点,正弯腰埋头地忙着收割今年的劳作汗水。
    这时马蹄声传来,农人们纷纷抬头,直起腰,望向田间的小路。只见一位骑着骏马、穿着黑劲骑装的青年穿过阡陌,来到收割稻谷的里正老人面前,勒马停住了。
    骏马长嘶一声,里正老人仰起脸,苍苍白发被夕日染成了金色,他迎着光向青年望去,笑道:“是二少爷来啦?”
    青年身手敏捷地跳下马,他有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庞,皮肤黧黑,肤色将他英俊端正的五官遮掩得失色不少,倒显出一股质朴之气。此时他额头上布满了细汗,青年利落地将马鞭别在腰上,擦了一把汗:“七伯,今年收成怎么样?”
    里正老人拿出一只牛皮缝纫的水袋,递过去,“二少爷慢点,喝口水。”青年接住了,“多谢。”说罢便咕嘟咕嘟喝了两大口,这才将水袋还给里正。
    “今年收成很好,去年二少爷免的租子,今年能还上了。”老人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笑纹,眼睛眯了起来,“去年冬,多谢二少爷在大少爷面前,给我们求情,否则年关都过不去,怎么等得到今年这么风调雨顺。”
    说话间,许多农人也都放下手中的农具,穿过麦田来到了里正身边,都纷纷附和着:“谢二少爷”,“去年冬多亏了二少爷!”
    青年笑了,摇了摇头:“谢什么,都是族人,收成好,对太子也有交代了。”里正老人连连点头,“是呀,太子爷的事是大事。我族是太子封地,说来也是件荣耀,可不能丢脸呐!”说着里正老人上下打量青年,问道:“二少爷这身装束,是从工坊来的?难道又要为太子卫戍征兵?”
    “七伯,不瞒你说,太子如今在大京也要开府了,封地要出一个百人的卫队。”青年看了看日色,道:“刚才我接到兄长传信,说太子驾临,我就不久留了。你们打好了谷子就去找家老入账,有什么事直接上府门找我。”
    “诶,多谢二少爷!”里正老人望着青年再次跨上了骏马,在阡陌间扬尘而去……凝视着远去的背影,老人久久才垂下了眼睛,叹了一口气。
    这位二少爷是位好说话的,常常和他们这样的普通族人混在一起,造剑甲,开水井,农忙,都能看见二少爷的身影。有了他在,农人们被执事家老盘剥得就少了,所以大家都喜欢他、敬爱他。
    而那位大少爷,他们这些族人除了前年祭祀求雨远远望见过一眼以外,平日就再也没有见过了。据说那位大少爷非常得族长老爷宠爱,与太子的交情也非同一般,族长老爷百年以后,这块封地的管辖之权,自然会留给大少爷而不是二少爷。可要说长幼之序,其实这两兄弟差得并不多,兄弟二人是双生子,大少爷也不过比二少爷早出来小半个时辰不到,可如今,却是天壤之别。
    想到这里,老人又望了望田间劳作的男女老幼,再一次叹了口气。
    ***
    季家二少爷季未骑着马匆匆赶回了季城。季城是一座小城,在他父亲的时候才真正从聚落开始建起城墙。季家的宗族要人都住在季城里,季城外广阔的原野则交由普通族人耕种。当年季未之父从王出征有功,才得到了这块土地作为太子封地的荣耀。季家也从曾经的耕战大族,一跃成为了太子属臣。
    季未进了城,马蹄声哒哒穿过鳞次栉比的街道。街道东侧是集市,目下早已收市,行人寥寥;西侧是几座家臣的宅邸,也已洒扫庭除,十分洁净。街道尽头是宽广方正的季府。只见府门外青白相间的纛旗展展,仪仗列列,季未知道是太子到了。
    季未翻身下马,将缰绳交给赶来的马奴,箭步流星便入了府门。穿过一片堂间,来到厅前,只见守在厅口的家老,正躬身对门里说着什么。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家老脸上谄媚的笑还没褪干净,一看见是季未就垮了下来,跺脚道:“二少爷呀!你怎么又迟了?”
    季未面无表情,眼都没抬,几步就上了阶梯:“我这几天都住在工坊赶造剑甲,过了午时才知道,所以晚了。”
    话音未落,有人推开家老,一步跨出了门槛:“怎么,家老说你几句,你还有理了?早与你说了太子这些日子不定要来,怎么还出去乱跑?”
    季未这才抬头一看,应了一句:“见过兄长。”
    只见季吉穿着一身滚银纹的淡青色大裳,领口袖口的花纹图案繁复,一看就不是季城能作的,怕是只有大京才有的工线。两厢一比较,季未的一身黑衣就显得十分不合时宜了。
    虽然是双生子,但季吉长了一张雪白的面孔,五官也更为精致隽秀。站在一起的两兄弟,纵是眉眼细处还能看出相似,可乍一瞧,却好像一个是正品一个是赝品一般;季吉一身华服,面如冠玉,季未的五官粗糙了许多不说,又一脸黧黑,衣服也黑黢黢无甚光彩。
    “进来进来,”季吉皱眉,侧身让开一步,“难为太子还挂念着你,这么迟。”
    季未一边擦汗一边向里面走:“我这就向太子请罪!”
    看着两兄弟进门的背影,家老摇头笑了笑,也难怪人都说老爷偏心大少爷,可任谁谁不得偏心?一个是姿仪高雅之士,好像是天生的人上人;另一个却天天钻在泥土里,怎么都脱不去身上的土味。
    况且从起名上就能看出老爷眼中的轻重,‘吉’,意思是能给季家带来吉祥,振兴季家,让季家再上一步的人,可见厚望殷切。而‘未’,或许是老爷表达未料到还有第二个儿子,不过是‘吉’的尾巴而已,无可无不可,没有任何期待。
    
    第2章
    
    季家大府是一座三进的宅院,第一进是小堂,容家老执事等议事;第二进是待客厅,用于接待要人贵客;第三进才是居处,家眷所在。
    季未刚才穿过第一进的堂间花园,踏过一条碎石子的小路,来到第二进的厅口,一路上并没发现自己的不妥。倒是季吉见季未匆匆,倏地伸手拦了一下,“你等等!把衣服理一理。一身的灰,让太子看着,像什么样子!”
    季未抬手扫了扫肩头,左右各扫了两下,不轻不重。季吉摇头一吁,先季未一步走进厅中。
    季未跟在季吉身后,跨进门里,只见屏风边站了一个人。那人背对着大厅,好似在欣赏屏风上细致的雕花镂纹。梁国以白为尊,此人一身白衣,黑发由一根玉簪轻挽,披在身后,仪态天成。
    “太子,这屏风上雕的花不错罢?可是我从大京专请工匠做的。”季吉上前一步,走到屏风前,含笑道。他一身银青大裳与纯白无垢一比,刚才还显得华贵,如今却有些艳俗了,露了乡里新贵的底。
    “哦?季吉,这是你让人做的?心思何其巧也!”
    太子转过头来,露出一张儒雅俊朗的脸,眉间的庄重之色在遇见季吉的笑容时,如冰雪焕然而释。
    “小臣动这些心思,若能入了太子的眼,也不枉了。”季吉微微一笑,眉眼弯弯。太子抬袖轻抚了抚季吉的肩膀,却朝季未的方向望过来:“季未从外面赶回来的?可是辛苦了,我本说不用这么慌慌张张的,倒让你为难了。”
    季未看了一眼太子,那人眉目间都好像是墨色画出的意蕴,却又带着储君的庄重有礼,一如初见。季未心中涌上一股暖流:“小臣不及接驾,有罪,请太子责罚。”
    太子信步走到季未面前,上下看了季未:“身上有泥土味,还有工坊的铁味,你可是去督造刀剑了?”
    季未点点头,“小臣不才,但太子吩咐过的事,小臣都尽力做好。”
    “你很好。”太子道,“去休息吧,我来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就是来见见季吉。”
    “是!”季未躬身作礼,便要退出。
    “等等,”太子又唤,季未回过头,见太子对他笑了一下,“我差点忘了,这次从大京,给你们俩都带了东西。”
    季未看着那笑颜,一时间怔忡,回过神,季未低头:“多谢太子体恤。”
    “我也有么?我也有么?”季吉上前一步,笑着问太子,太子看他一眼,“当然,季吉也有。”
    “来人!”太子拍了拍掌,立即有太子从属小侍捧匣而入,一长一短,太子接过短匣,“为兄者先来。”
    季吉撩服在太子面前跪了下来,太子脸上带着微笑,将匣盖打开,只见一阵柔光拂面。太子从匣中取出一品柔和温润的暖玉,双手挂在季吉胸前:“卿于我,如玉暖心,我赐卿暖玉。”
    “谢太子!”季吉脸颊上染上一丝淡红。
    太子捏了捏季吉的手:“卿快起。”
    季吉含笑站了起来。两人的手又握了一会儿,太子这才抽出了手,走到季未面前。季未撩起武装黑袍,也跪了下去。
    小侍捧着长匣躬身上前,太子从中取出了一柄古剑,只见剑身斑驳如玄铁,锈迹依稀,却隐隐散发出一丝冷冽的青光。
    季未盯着这把剑,屏住了呼吸,只听太子的声音响在耳边:“卿善剑,我偶得此古剑,今赐卿。愿勉之。”
    “多谢太子!”季未小心翼翼地将剑接在手中,又对太子拜了拜,这才退了出去。
    ***
    这晚季未便歇在了府中,夜风习习,季未将木门合好,只见玉兔栖于树梢,月光从窗棱间洒下。
    季未坐在窗边,对着清辉看那柄太子赐剑,拔出剑鞘,耳边嚓一声,金属轻划,鸣响不绝,寒光立即满盈内室。季未深吸了一口气,在心中赞叹一声,他一点一点将利刃从包裹的锈鞘中缓缓抽出。锃亮的白刃倒映出季未的眼睛,那是一双有神的,却并不漂亮的眼睛。眉目如刀刻,更添了一丝粗犷之气。
    看着剑光倒映中的自己,季未心想,也许和季吉长相精巧相比,自己的确太不雅致了,太不讨人喜欢了。也不知道太子眼中的他,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垂下头想着,季未刚才还被名剑点亮的双眼,现下渐渐黯淡了下来。
    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在意太子的看法呢?明明父亲、家老、还有宅中众人对于他与季吉的差别,他从小就习以为常了。
    可只有太子……
    只有太子……
    季未还记得太子刚立时,初次来到封地时的情形。太子比季吉和季未长五岁,两兄弟还是七岁的总角儿童,太子却已是风度翩雅的白衣少年了。
    那是一个冬天,大雪纷飞,他们在城外等太子。太子的仪仗出现在一片白茫中时,鹅毛般地雪片落在轺车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季吉被父亲抱着走到太子身边,“太子,这是老臣的儿子,季吉。季吉,快见过太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